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旅游妈妈给了一次_老师别摸啊摁摁快点

2021-11-02 17:06:18情感专区
姿态闲适从容,正把玩着站在他旁边秦梵的手。

裴景卿现在正爱情危机, 被秀了一脸。

这对夫妻来干嘛的?

倒是秦梵,看到姜漾这么有精神的样子, 放心

姿态闲适从容,正把玩着站在他旁边秦梵的手。

        裴景卿现在正爱情危机,  被秀了一脸。

        这对夫妻来干嘛的?

        倒是秦梵,看到姜漾这么有精神的样子,  放心许多。

        姜漾眼底划过一抹惊喜,“梵梵,你来了!”

        面对秦梵时,她眼底的神采一如往常。

        将这幕尽收眼底的裴景卿,心梗得要死。

        十分钟后,  裴景卿把谢砚礼拉走,  偌大的病房只剩下秦梵跟姜漾。

        秦梵捧着姜漾瘦了一圈的小脸蛋说:“我们终于可以过二人世界了。”

        姜漾也学着她的样子,  捧起秦梵的脸蛋:“我们家小仙女都瘦了,是不是害怕啦,怕本小姐抛下你先走一步。”

        秦梵捏了捏她的唇瓣,捏成鸭子嘴:“别胡说八道,  还没痊愈呢!”

        “唔唔唔,知,道……”

        秦梵松了一点:“还乱说吗?”

        “不说了!”姜漾说话恢复自然,故作委屈,“你对我这个病号好点。”

        秦梵拿出家里厨师炖的补汤,  盛了一碗后,  打算亲自喂她。

        至于为什么不是她亲自炖汤,自然要追述到清早被谢砚礼拽到浴室里开始说起。

        在浴室折腾了足足一小时,她才重新洗澡洗漱出门,  哪里还有时间给姜漾炖汤,在车上,  秦梵全程在谢砚礼耳边叭叭叭的念叨。

        姜漾很给面子的全都喝了,然后躺在病床上昏昏欲睡,却拉着秦梵的手不放。

        秦梵怕她吃饱就睡觉对身体不好,捏了捏她的手心:“你跟裴总怎么回事,他今天一大早打电话给我们求救。”

        听到裴景卿的名字,姜漾抬了抬眼皮,若无其事道:“还能怎么回事,好聚好散呗。”

        “我谈恋爱什么时候超过三个月,现在跟他已经要超时间了,分手很正常。”

        “你什么时候谈过恋爱了,跟那些小奶狗小鲜肉不是过家家吗,还谈恋爱。”秦梵比姜爸爸还要了解姜漾。

        姜漾噎住:“……”

        秦梵看着她:“说实话。”

        姜漾沉默了两秒,然后倒在秦梵肩膀上,有点委屈道:“我不想喜欢他了,喜欢他太累了,他爸爸妈妈都只喜欢程熹那样的儿媳妇,连裴家给儿媳妇的传家宝都给程熹了,可见多满意。”

        “我又不是他们家喜欢的类型,以后就算结婚也会各种矛盾,趁着现在还能断,赶紧断了。”吃过一次亏就够了,她不想吃第二次。

        秦梵双手揽住她清瘦的肩膀,特别心疼:“好好好,我们漾漾才貌兼备还有钱,找个什么样子的男人找不到,不在一棵树上吊死。”

        “对,不能为裴景卿这棵树就放弃整片大森林。”虽然裴景卿这棵树算是森林里长势最优越的,但……大森林也很香,尤其是嫩嫩的小树苗。

        就在小姐妹在考虑下一棵小树苗时。

        裴景卿拉着谢砚礼到医院天台,递给他一听啤酒,满脸写着要借酒消愁。

        谢砚礼晃了晃易拉罐:“医院禁止喝酒。”

        裴景卿已经拉开拉环喝了半听,喝完之后才看向谢砚礼:“这酒不禁止。”

        易拉罐是正常的啤酒包装,怎么就不禁止了。

        直到谢砚礼抿了口之后,才略略顿住,素来清清淡淡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变化。

        入口清甜,葡萄汁浓郁。

        侧眸看裴景卿喝果汁喝出酗酒的架势,谢砚礼掀了掀唇:“这里不是精神病院。”

        言外之意很明显,你在这家医院待久了,不应该被传染成精神病。

        裴景卿握着易拉罐的手顿住,觉得谢砚礼真的太没有兄弟爱。

        手臂用力,他撑坐在栏杆上:“实不相瞒,我想跳下去。”

        谢砚礼:“……”

        他顺势将易拉罐放下,语调清冷淡漠:“依照天台距离地面的高度,你跳下去,残疾可能性占百分之八十。”

        姜漾住的高级vip病房,在整座私立医院的最后排,环境安静适合修养,为了保证安静,楼层不高,只有寥寥四层。

        所以即便他们在天台,也没有很高,一般人跳楼不会选择这种高度。

        裴景卿当然不是真想跳楼,“你兄弟这么惨了,你不能安慰安慰我。”

        谢砚礼瞥了他一眼,终于大发慈悲问了句:“怎么了?”

        还要死要活的。

        自从姜漾出事,裴景卿整个人变得格外浮躁。

        裴景卿再次解开一瓶‘无酒精啤酒’才开口:“漾漾好像想跟我分手。”

        没等谢砚礼开口,他手机铃声响起。

        是容怀宴。

        谢砚礼抬了抬手,接起电话,想着:应该是天鹭湾那栋别墅的事情。

        裴景卿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全都憋了回去。

        听谢砚礼跟容怀宴聊什么别墅什么园林,几分钟后,他忍无可忍,“你们两个,能不能关心一下可怜的下铺兄弟?”

        容怀宴没想到会听到裴景卿的声音,顿了几秒:“他怎么了,你们俩大上午的怎么在一块?”

        他们三个是大学时期的舍友,容怀宴和谢砚礼两个洁癖住上铺,裴景卿自己住下铺。

        巧得是他们同年,容怀宴以比谢砚礼早出生半个月霸占了老大的位置,谢砚礼屈居老二,裴景卿比谢砚礼还小三个月,位居老三。

        谢砚礼漫不经心:“哦,他失恋了,在寻死觅活。”

        容怀宴:“……”

        裴景卿:“我还没失恋!”

        但快了。

        容怀宴没忍住低低笑出声:“你们两个在北城倒是过得感情丰富,一个追老婆,一个玩失恋。”

        “你开免提,我跟他说。”

        既然容怀宴把这活接过去,谢砚礼自然毫不犹豫把这个烫手山芋递给他。

        容怀宴温润的嗓音响起时,裴景卿还坐在栏杆上。

        冬日冷阳洒在他身上,倒是有种凄清的氛围感。

        容怀宴:“老三,男人要是不想分手,有个非常管用的办法。”

        “只要她不是变心爱上别的男人,肯定手到擒来。”

        裴景卿听着跟传销似的,“什么办法这么管用?”

        容怀宴一字一句,语气正经:“跪下求饶。”

        咳……

        这话差点没让裴景卿从天台掉下去。

        他还以为是什么高明主意的。

        神特么跪下求饶。

        裴景卿想着容怀宴那张君子如玉的脸,完全想象不到他给他老婆跪下求饶的画面。

        容怀宴不疾不徐:“这是我的哄老婆王牌秘籍,传授给你们,不要太感谢我。”

        裴景卿皱眉:“可行吗?”

        容怀宴很有经验:“不行的话,就别干跪,跪键盘,跪搓衣板,跪榴莲皮。”

        “这些还不行的话,只好跪钉子跪刀子。”

        裴景卿:“……”

        谢砚礼:“……”

        这就是他的王牌秘籍?

        这边容怀宴自觉对兄弟们不藏私,继续道,“年后我去北城出差,老二把过户办了。”

        最后这话自然是对谢砚礼说的。

        谢砚礼嗯了声。

        等他挂断电话后,裴景卿看向谢砚礼:“你说容怀宴那狗是不是骗我们?”

        谢砚礼将手机收回去:“你试试。”

        裴景卿若有所思地从栏杆跳下来,自我安慰:“可能是我猜错了呢。”

        或许漾漾并不打算跟他分手,只是说气话。

        但他很有先见之明的给助理打电话:“给我送个搓衣板过来。”

        “没有?键盘也行,要机械键盘。”

        裴景卿洞察力多强,听今天姜漾的口吻,就猜到了,她是想跟自己分手,可后来秦梵他们夫妻两个过来,才让她没有说出口。

        不过是侥幸心理罢了。

        下楼时,他没坐电梯,清俊的面容神色凝重。

        ……

        中午十二点。

        黑色宾利停在医院路边,司机早就把车开在这边等着,直到秦梵他们上车。

        自从那辆迈巴赫被拍到后,谢砚礼日常出行的车子便换成了这辆。

        秦梵问谢砚礼:“如果漾漾跟裴总分手,裴总不会找她麻烦吧?”

        要说裴景卿这样的男人,并不是姜漾想要招惹就招惹,想要放手就可以放手的。

        但凡裴景卿不放手,姜漾可能会很麻烦。

        谢砚礼揉了揉眉梢,后靠在舒适的椅背上,嗓音平静:“不会。”

        秦梵轻轻松口气:“裴总是拿得起放得下的脾性就好。”

        然而这口气没松多久,边听谢砚礼语调徐徐:“他拿得起,放不下。”

        ???

        秦梵被谢砚礼的大喘气说话方式气死了,忍不住捏他手臂一下,“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被谢砚礼反包住那只乱动的小手:“放心,裴景卿不会强迫她。”只会跪下求她。

        当然,后面这话谢砚礼没提,暂时给兄弟保留一点面子。

        秦梵狐疑地望着他:“你可别骗我。”

        谢砚礼睁开眼睛,侧眸看她:“谢太太,与其担心别人,不如想想明天回老宅过年的事。”

        这话一出,秦梵果然面色微变。

        也不敢再掐谢砚礼,捧着腮装可怜,“你会保护我的吧,保护你可爱美貌的仙女老婆?”

        谢砚礼对着她微微一笑:“当然。”

        这微笑,让秦梵瑟瑟发抖。

        **

        除夕那天中午,除了谢家人之外,各种亲戚朋友,甚至合作伙伴都提前来拜年。

        谢家作为北城第一家族,每年这个时候,门槛都要被踏破。

        当然,能踏入谢家大门的,也只有寥寥几家,皆是顶级豪贵。

        秦梵今年红了一把,尤其是大年初一《风华》就要上映,不少年轻的小朋友们抢不着票,都来找秦梵要票。

        秦梵被一群少年少女小朋友围在中间,生无可恋地仰头看向站在二楼往下看的谢砚礼。

 文学

二楼,  谢砚礼身后是大面积的玻璃窗,自然光洒在他身上,像是镀上了薄薄的光晕,  素来清冷的面容都柔和了几分。

        然而秦梵看到这样的美人景色后,内心暴躁——

        啊啊啊,  狗男人!!!

        故意的。

        他要失去自己这样的仙女老婆了。

        他居然还站在二楼看戏,也不来解救她?

        耳边是年轻少年少女们的声音:“您手里一定有很多票吧,能不能匀我们几张?”

        “大嫂不是女主角吗,我们给您捧场呀!”

        “对对对,我们有同学也都说买不着《风华》上映的第一场票,  太难抢了。”

        “您还有吗?”

        “……”

        还有一半的人运气好买到了,  就在跟其他人炫耀:“嘿嘿嘿,  我们买到了,嫂子到时候去电影院支持您!”

        “嗨呀,本来还打算包场的,谁知差点连一张都买不到。”

        “等过几天热度下去了,  我再去包十场给谢太太捧场!”

        “……”

        秦梵很清楚,他们的热情基本上都来自于谢家。

        如果她不是谢砚礼的太太,那在这些天之骄子眼中,不过是个女演员而已。

        面对那么多贵客之子,秦梵即便心里清楚,  也不会没礼貌到不给面子,  要维持谢太太的优雅矜持。

        她精致的小脸蛋都要笑僵了,今天眼角绝对要多长两条皱纹。

        全算在谢砚礼身上!

        秦梵好不容易挣脱大家热情的围观,抬步上楼时,  还能隐约听到客厅正在跟公公婆婆们聊天的长辈们说:“你这儿媳妇还挺粘人,这才多久没一块就迫不及待去找。”

        谢夫人:“那没办法,  我们家儿子儿媳感情就是好,家和万事兴,是吗?”

        那人笑着道:“谢夫人说得对,我们呀,也乐意看到年轻人感情好。”

        “我记得他们结婚也三年了吧,怎么还不打算要个孩子?”

        谢夫人虽然催谢砚礼他们,但在外人面前还是护着的,她抿了口茶水,笑意盈盈:“我们家梵梵可是女演员,这要个孩子从怀孕到生产到坐月子再到产后修复,没有两年下不来。”

        “年轻人,先事业为重,我们当父母的,总不能为了想要抱孙子就拖后腿吧。”

        “您说得是,不过家里有个孩子还是热闹的。”那贵妇人平时私下就爱跟谢夫人较劲儿,现在她儿媳妇刚生了对双胞胎儿子,正得意着呢,捂嘴笑,“我们家现在可热闹了,还是你家清静……”“……”

        二楼走廊处,谢砚礼已经坐在尽头休息区的沙发上查看邮件。

        秦梵从他肩膀旁,探头过来:“你不是休产假不工作吗?”

        谢砚礼指尖顿住,按灭了屏幕,对上她那双明显闪烁着不高兴的眼神,“不是工作,是私事。”

        秦梵:“???”

        这么理直气壮的跟正室太太说有私事,什么私事是她不能知道的。

        不过秦梵没有在他这件私事上纠缠,男人嘛,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小秘密很正常。

        谁知道是不是什么狐朋狗友给他发的□□。

        因为她刚才瞥到了邮件名称——老婆不在时私下看。

        就跟那种黄色小广告似的。

        秦梵看着谢砚礼那张清冷寡欲的面容,想到那天在浴室发生的事情,轻啧了声……

        就这么欲求不满?

        甚至沦落到偷摸着看片儿的地步?

        秦梵终于想到怎么扳回一局了,她拍着谢砚礼的肩膀,语重心长:“你年纪也不小了,少自己玩,别玩坏了。”

        “毕竟,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她那双眼睛过分清澈,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想什么。

        谢砚礼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就在秦梵神清气爽觉得自己把谢砚礼堵的哑口无言时。

        他慢条斯理来了句:“我有太太,为何要自己玩?”

        秦梵:“……”

        谢砚礼将手机屏幕重新按开,入目还是那条邮件:“想知道是什么吗?”

        不得不说,谢砚礼神神秘秘的,秦梵还真的来了兴趣。

        不是小黄片?

        那是什么,不能让老婆看?

        这次秦梵看到了发件人的名字——ronghuaiyan?

        怎么有点眼熟。

        容怀宴是当初他们婚礼的伴郎,不过多年没见,她都把人名字忘的差不多了。

        容怀宴?

        秦梵将这三个字拼音拼出来,忽然想到:“这不是你那个大学室友的伴郎吗?”

        同时,也想起了容怀宴的长相,当时伴娘姜漾还跟她说过无数次,伴郎多帅多帅,想撩!

        那是真正的公子如玉般的人物。

        也是,谢砚礼身边的朋友,有几个不是与他同样优秀出众的,什么人跟什么人做朋友。

        不过容怀宴给谢砚礼发邮件的名称居然是——老婆不在私下看?

        怎么都不符合他的长相气质啊。

        谢砚礼颌首:“是他。”

        秦梵表情一言难尽:“你们男人平时私下都在聊什么?”

        没等谢砚礼回答,秦梵便看到了婆婆大人冷着脸上楼:“你们两个,跟我来一下。”

        秦梵推了推谢砚礼的手臂。

        谢砚礼嗓音徐徐:“没事。”

        随后一同进书房。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谢夫人优雅的皮相都绷不住,捂着心口:“大过年的这么糟心。”

        秦梵上前给她倒了杯水:“妈,您消消气。”

        谢夫人接过温水,看到秦梵穿着身雾霾蓝色的掐腰长裙,衬得皮肤白皙,小脸精致,就忍不住脑补她未来的小孙子小孙女,一定也特别可爱。

        她重重叹口气:“梵梵,今年是你嫁到我们谢家第三年了。”

        谢夫人刚起了个头,谢砚礼难得打断她的话:“妈,她嫁几年都没用,生不生孩子这事,我说了算。”

        谢夫人想打死他:“……”

        谢砚礼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被秦梵弄皱的衣袖:“您再等三年吧。”

        原本谢夫人以为孙子这辈子都没有了,却没想到谢砚礼给她来了个转折,大起大落。

        她居然也能接受三年。

        谢夫人知道儿子从不说大话:“不骗我?”

        “不骗您。”谢砚礼手机震动几下,他垂眸看了眼显示的名字,“我接个电话。”

        秦梵还没反应过来。

        就被这母子两个定下了生孩子的时间。

        等等,他们都不问问她的意见吗?

        起初秦梵跟谢夫人一样,听到谢砚礼那句生不生孩子他说了算时,还以为谢砚礼不想要孩子,又被他后面那个转折弄得不上不下。

        他到底什么意思。

        后来,直到除夕当晚,秦梵都没找到机会跟谢砚礼单独聊聊。

        入夜,因为禁止烟花爆竹的缘故,外面有无人机灯光秀,也格外壮观。

        秦梵站在落地窗前,仰头望着辉煌灯火。

        搁在旁边的手机响个不停,都是发来给她拜年的。

        秦梵拿起手机,看着屏幕上那些或是群发,或是单独发给她的拜年信息。

        一一回复后。

        举起手机对着外面绚丽的天空拍下张照片,准备发微博。

        点击拍摄键时,才发现身后多了个修长挺拔的影子,存在感极强。

        但她还是按下了拍摄键。

        将那道身影同时定格在照片里。

        谢砚礼走近时,便看到秦梵发微博的画面,掌心按在她肩膀上:“我入镜了。”

        秦梵往玻璃上印出来他的那张脸贴了个粉色卡通头像,“好看吗?”

        谢砚礼:“……”

        “你应该重修审美课。”

        哪有这种课?

        秦梵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此时偌大的老宅已经安静下来,只有他们两个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灯光秀。

        谢砚礼忽然看着外面的灯光开口:“谢太太。”

        秦梵乍然听到谢砚礼的声音,抬眸看他一眼:“干嘛?”

        谢砚礼朝她伸出一只手,掌心朝上“要私奔吗?”

        秦梵:“……”

        今晚喝了多少,醉成这样。

        哦,他没喝酒。

        那醉水了?

        秦梵微微用力拍了下他的掌心:“不……”

        ‘要’字还没有说出来,便被握住了手,“那走吧。”

        “我什么时候说要走的!”秦梵被谢砚礼带了个趔趄,“你大过年的,不要犯病!”

        谢砚礼已经拉着她走到玄关位置,先给她披上厚厚的羽绒服,又戴上帽子,最后裹了条羊绒围巾,捂得严严实实。

        倒是他自己,只随手穿了件黑色长款双排扣大衣。

        男士大衣布料很厚实,但掩盖不了它的设计缺陷,露出男人修长白皙的脖颈。

        外面可是要下雪的天气。

        秦梵见他就准备这个样子出门,刚走出老宅门口,把自己脖子上那条围巾解下来,垫脚要往谢砚礼脖颈上围。

        谢砚礼拒绝:“我不冷。”

        秦梵跺脚,外面刚下了一层雪呢!

        她戴着口罩,说话声音闷闷的:“你懂不懂有一种冷是你的仙女老婆觉得你冷?”

        谢砚礼薄唇微微上扬起弧度。

        在路灯下,垂眸清晰看到小姑娘眼底的着急。

        还笑?

        秦梵清晰看到他眼底的笑意,着急之下,直接拉住他的衣领:“低头。”

        大概,只有秦梵对谢砚礼敢用这种命令的语气。

        偏偏谢砚礼不生气,还从善如流地低下头,清淡的音质在寒冷天气中依旧冷冷的,但莫名让人听出了几分纵容:“别生气。”

        秦梵的羽绒服帽子处有毛茸茸的大片狐狸毛,不用围围巾也没关系。

        谢砚礼顺手将那大大的帽子盖在秦梵脑袋上,毛茸茸糊了她一脸。

        秦梵好不容易才把拉开,露出自己半张小脸:“去哪儿?”

        谢砚礼走在她旁边,拉开车门:“私奔。”

        秦梵:你看我长得像是那么好骗吗?

        他们有什么可私奔的,是被棒打鸳鸯呢还是被棒打鸳鸯,别说棒打了,家里那两只大棍恨不得他们夜夜洞房,赶紧给搞出来个成果。

        谢砚礼亲自开车,很快,黑色宾利停在北城最大的电影院。

        秦梵站在电影院门口时,便看到两侧人体立牌上都是《风华》剧组的角色。

        其中她和方逾泽的人物立牌最显眼。

        她一身婀娜旗袍,自带民国风大美人的风情,偏偏那双纤细白嫩的指间把玩着一把精致的匕首,妩媚与锋利凝成真正的宁风华。

        这张海报,也是秦梵最喜欢的。

        她看到后,趁着前面的人拍完照片,也跟着上前:“给我拍一张!”

        秦梵裹得跟白色雪人似的,就算是拍照也没有摘下头上那个毛茸茸的大帽子。

        围着秦梵那条奶茶色老花图案羊绒围巾的谢砚礼,并没有半分女气,反而显得越发清贵温润,就那么随意站着,便是风景线。

        此时见他拿着手机给穿得厚重的女孩拍照,引来不少来看《风华》电影的观众们围观。

        还有人上前搭讪:“小哥哥,能帮我们也拍一张照片吗?”

        秦梵看到谢砚礼被一群小姑娘围住,也顾不得摆造型,上前把谢砚礼从人群中拉出来,仰头望着他围着围巾的面容。

        戴着口罩,围着围巾,还能引起围观,还能有小姑娘搭讪,还叫小哥哥?

        秦梵哼哼了声:“谢小哥哥宝刀不老啊,半夜三更都能被这么多小姑娘围观。”

        话音刚落。

        那群小姑娘惊呼了声:“啊啊啊,《风华》可以入场了,我们快点,我要看仙女的第一部女主角!”

        “秦仙女永远的神!”

        “……”

        原本那些围着谢砚礼的小姑娘看都不看他们一眼,朝着打开的放映厅奔过去。

        秦梵到嘴的讽刺戛然而止。

        谢砚礼环着手臂,垂眸看她:“嗯,谢太太宝刀未……”

        秦梵踮脚要捂他的嘴:“住嘴,住嘴,不准说那个字!”

        谢砚礼从善如流停下,下颚微抬:“那么,我们可以入场了吗,谢太太?”

        顺着他的方向,秦梵看到7号放映厅的门也打开了,但却没有任何人排队。

        秦梵怔住了:“你……”

        谢砚礼重新握住她微凉的指尖往那边走去,随意道:“谢太太的第一部女主角的戏,自然要支持。”

        秦梵看着偌大的放映厅只有他们两个人,口罩下的红唇微微抿起,脑海中浮现出门外那些没有买到票但依旧到场支持她粉丝们。

        她扯了扯谢砚礼的衣袖,仰着头露出一双水润的双眸:“我能请外面没买到票的粉丝们一起看吗?”

        原本秦梵手里有两张明天大年初一上午的电影票,还是小兔提前准备好的。

        她打算和谢砚礼一起去,当作是请回来他上次请自己看的电影。

        却没想到,谢砚礼大半夜居然把她带来电影院要第一时间观看她拍摄的电影,不得不说,秦梵有被感动到。

        但她没有时间细细思考,反倒是想起了外面大厅内等候的粉丝和观众们。

        说完之后,秦梵有些不安,因为谢砚礼喜静。

        上次去看电影,他也包场了。

        秦梵张了张嘴:“有些为难吗?”

        下一秒,却发现头顶一沉。

        隔着两层帽子,秦梵仿佛都能感觉到男人掌心的温度。

        谢砚礼说:“你可以随意为难我,这是谢太太独一无二的权利。”

        有那么刹那,秦梵竟然从谢砚礼话中听到了宠溺?

        宠溺?!

        是她感觉错了吗?

        秦梵被毛茸茸的帽子挡住了视线,不能看清楚谢砚礼的表情,只能压下心中的困惑与紊乱的心跳。

        低垂着眼睫毛,看到了谢砚礼垂在身侧的手。

        男人指骨修长,肤色冷白,还有一串冰凉的淡青色佛珠随意垂下。

        她慢慢地慢慢地碰了上去。

        手腕上那串黑色佛珠像是不经意碰上了那淡青色佛珠,发出细微的声响。

        随即,如她所料,谢砚礼主动握住了她的手。

        那一刻,秦梵感觉自己心里仿佛有漫天烟花盛放。

        给粉丝、观众送票的事情有保镖们来做,秦梵和谢砚礼已经提前找了角落的位置坐下,这里可以提前离开,就在后门出口旁边。

        原本安静的放映厅,渐渐喧闹起来。

        秦梵被谢砚礼握着的手却没松开过,原本冰凉的手指都暖呼呼的。

        秦梵不知不觉,竟然倒在谢砚礼肩膀上睡着了。

        大概看自己主演处女座电影还能这么心大睡着的,只有秦梵这个女演员了吧。

        谢砚礼感觉到肩膀沉了沉,侧眸看过去,眼底划过一抹笑痕。

        看着肩膀上睡得安稳纯粹的面容,再看电影上那凌厉妩媚的女人,完全看不出来演的痕迹。

        谢砚礼即便是外行人,也能看得出来,谢太太的演技确实不错。

        她当初要进娱乐圈时那肆意笃定的模样,让谢砚礼忍不住揉了揉眉梢:

        三年,够吗?

        **

        回老宅之后,等秦梵洗漱后懒懒地靠在床头,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发新年微博。

        看了眼钟表,凌晨四点,好像有点晚。

        在电影院从开头睡到结尾大概两小时,她现在完全不困。

        熟练地打开微博,她轻敲几个字后,秦梵下意识看向靠坐在她旁边的男人。

        壁灯光线昏暗,却依旧能清晰看到男人俊美深邃的五官,神色从容不迫,自带属于他的矜冷气质,让人不敢靠近,又忍不住靠近。

        谢砚礼感觉到了谢太太的目光,不过他正在让温秘书把陵城那套中式园林别院整理出来,没时间关注她。

        既然要交换,自然要有交换的诚意。

        ‘新年快乐’的文案,好像有点无聊。

        秦梵点开之前在阳台拍摄的夜幕灯光照,足足看了三分钟,再次望向近在咫尺清冷淡漠的男人,她脑海中闪现出一句话,莫名的,这句话越来越清晰。

        秦梵迟疑两秒,还是决定凭心而行,指尖缓缓输入一句话,点击发布——

        秦梵v:愿为一盏灯。照片jpg.

        照片上,是落地窗外盛大的灯光夜景,而模糊的玻璃,倒映着两个人的身影。

        明明是意境很好的照片,偏偏上面那个粉红色的卡通图案,让这张照片多了趣味性。

        粉丝们已经在等着秦梵的新年微博了。

        她微博一发,顿时蜂拥而至——

        “啊啊啊,崽崽终于发微博了!新年快乐,麻麻又是爱你的一年~”

        “仙女不愧是仙女,其他明星发的都是新年快乐,就咱们秦仙女独树一帜。”

        “朋友们,你们品,你们细品,你们以为她是在跟我们粉丝拜年吗,不,她在秀恩爱!”

        “我不管我不管,我偶像的意思就是新的一年要像小太阳一样照亮我们!”

        “梵梵小仙女yyds。”

        “感谢仙女百忙之中还抽出空来敷衍我们~”

        “哈哈哈哈,新年快乐宝贝。”

        “你们都没看到那个被贴了头像的男人吗,他们一起过除夕啊姐妹们!”

        “我艹?”

        “我操操操操!!!”

        “这是……见家长了?”

        “呜呜呜,我们纯洁的仙女明年是不是要嫁人了,麻麻们不允许呜!”

        “就算你男人身材再好,我们也不同意!”

        不得不说,秦梵这张照片确实把谢砚礼的身材拍得极好,比例完美,宽肩长腿细腰,隐约还能从薄薄的布料感受到修劲有力的肌肉线条。

        自然,都是脑补的。

        但,就算这样,他们也不允许!

        仙女是大家的,怎么能找个小土狗,如果对方是佛子也就算了。

        小土狗不可!

        秦梵看得笑得花枝乱颤,她调出来谢砚礼的微信备注,终于把那个‘网络小土狗’的备注名改掉了。

        微凉的小脚嚣张地伸进谢砚礼被子里。

        等谢砚礼看过来时,她眨了眨眼睛,满脸无辜:“冷。”

        谢砚礼自然也感觉到了她脚上的温度,没作声,也没把她赶出去,任由她越来越嚣张。

        秦梵感觉到谢砚礼身上的温度比自己高多了,有点嫉妒,明明今晚出门时他穿得那么少,偏偏人家不怕冷,回家还是暖暖的。

        而她呢,穿得又厚又暖,回家还是凉透了。

        秦梵把谢砚礼的备注名字改成了早就想改的:【自热小暖炉】

        越看越觉得形象。

        忍不住想要偷笑。

        然而没等她偷笑太长时间,便被谢砚礼握着手按入柔软的床铺之间。

        谢砚礼长指格外肆意,从她腰间抚到了冰凉的脚尖:“冷吗?”

        秦梵下意识抱住小暖炉取暖:“冷。”

        一双桃花眸望着悬在她上空的男人,纤细的双腿主动攀上了他修劲有力的窄腰。

        看着男人深暗幽邃的眼神,明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却像是不知道,慢悠悠地摩挲着。

        女人湿润的红唇微启,乌黑眼瞳弥漫着薄薄雾气,“谢总要用什么给我取暖?”

        “这儿?”

        “还是这儿?”

        俨然一只蛊惑人心的妖冶女鬼,把人精血吸食干净。

        谢太太难得的主动,谢砚礼自然不会忍下。

        她不刻意勾人时已足够摄人心魄,主动勾人更是欲罢不能。

        每个动作,都能逼出燎原大火。

        谢家老宅,谢砚礼的房间虽然重新装修过,但那张他从小睡到大的木质沉香床,这一夜却晃了足足整夜。

        晃得秦梵都觉得这床随时随地要塌了。

        隔音极好,每次谢砚礼都要她哭着求他时,才会满足她。

        翌日,秦梵也不知道多久了。

        直到手机铃声响了好长时间,她才哑着嗓子接通了电话:“喂……”

        大概是昨晚喊得时间太长,导致她现在嗓子都哑得不像话。

        秦梵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嗓子出问题了。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蒋蓉听到她哑着嗓子的声线,忍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

        除夕夜,这对夫妻都不能歇歇吗!!!

        秦梵那双本就带着钩子般的桃花眸,此时染满了春色过后的潋滟,轻轻一眨,便能激起层层水波。

        听到蒋姐的话,她懒洋洋地重新闭上眼睛,蹭了蹭被子,鼻音清甜惺忪:“都不想听,我想睡。”

        “大年初一,你饶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