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洞饿了想吃大香肠怎么办_黑人肉大捧进出全过程动态

2021-11-02 16:44:39情感专区
就算杨志远是雅虎公司总裁,也不能独断专行的将定好的推文顺序私自改变。

  但等到杨志远从硅谷带回来的一纸合约,才没有再开口抱怨。

  这是方启博提出来的,让雅虎公司干

就算杨志远是雅虎公司总裁,也不能独断专行的将定好的推文顺序私自改变。

  但等到杨志远从硅谷带回来的一纸合约,才没有再开口抱怨。

  这是方启博提出来的,让雅虎公司干活不能白干,而且在费用方面还要翻倍计算,不然就算杨志远是雅虎公司总裁也会落人话柄。

  开始杨志远并没有在意,直到回到办公室看见卡斯滕·邓肯进来一副义愤填膺的姿态准备兴师问罪,才认为方启博的做法是正确的。

  报道发酵的很快,当天就成了IT行业的话题。

  有人说这个phx芯片的开发商盘古科技是自作多情,连因特尔和AMD都没有研发的方向,盘古科技居然干私下这么干,这完全是狂妄至极。

  但也有人说盘古科技这家公司的稿子真实性有待考证,因为要研发这么一个芯片组需要的人力物力财力不是一般的公司可以承担的起的。

  一亿美元打底,十亿美元不多,超过十亿美元也不奇怪的项目,盘古科技就敢动?

  还是这种刚成立、连主要业务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公司在主导?

  这也太可怕了。

  如果是真的,盘古科技的魄力堪称为IT行业史上最强。

  毕竟这种改变网络、降低电脑运行功耗的芯片组一旦成真,说是电脑革命一点也不为过。

  IT行业的从业者在雅虎网站的留言板上讨论越来越激烈,各种说法不一,有褒有贬,而最关注phx芯片项目的公司,也越来越多。

  此时,英伟大位于圣克拉拉市的公司总部,黄壬迅在内的三个公司创始人也在讨论关于phx芯片组的报道。

  黄壬迅手里握着鼠标,操作投放到大屏幕上的笔记本电脑。

  将《电脑革命——从网线开始!》中间一段拉选,然后松开鼠标,双手插在胸前。

  他再次动心了。

  思考一番后,他说:“phx的作用在雅虎公司的报道里面已经说的很彻底了,不论是因特尔或者AMD跟phx合作,都将彻底改变现有的处理器平台,以后我们的GPU研发方向也会跟随这个平台去研发,而且要在赶在ati之前做出成绩,才能在更换平台的初始阶段取得显著成绩,将ati彻底抛在后面。”

  副总裁赛席尔·达特说:“这一点我也可以做出肯定的判断,我认为和盘古科技合作可以放开一点思维,条件可以再提高一点,赶在ati公司跟盘古科技之前展示出我们的诚意,不过谈判的周期可以适当拉长一些,毕竟因特尔和amd的态度我们并不了解,万一他们谈崩了,phx将会变得一文不值,这样我们也有回旋的余地。”

  另一名副总裁尼可罗·莱希纳想了想说:“达特,你的意思是要跟盘古科技谈,释放出足够的诚意,但是又要放缓谈判的进度,是这个意思吗?”

  没等赛席尔·达特回应,黄壬迅便摆摆手说:“这样不行,虽然ati现在的财务状况并不理想,上个季度的报表显示亏损2亿美元,但人家的底蕴还摆在那里,万一人家给你来个孤注一掷,开出大价格跟盘古科技达成合作,phx的开发参数先落在ati公司手中,我们就会后悔莫及,这不是一个好的提议,我的建议是快刀斩乱麻,马上开始跟盘古科技开启谈判,最快的速度达成合作,就算不能投资股份,拿到一份合作开发的协议,也未尝不可。”

  尼可罗·莱希纳却摇头不同意这个意见,他说:“盘古科技是一家刚成立的公司,虽然经过调查显示这家公司的幕后操纵者是华夏港城的大财团,但毕竟不是IT领域的佼佼者,phx万一没有报道的那么好,或者效果并没有达到报道里的基数,我们将会成为投资失败者,到时候不但资金会落后ati公司,连带的效应是我们的研发也会滞后,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赛席尔·达特点了根雪茄抽了几口,看了眼黄壬迅,又看了眼尼可罗·莱希纳,说道:“我的建议是跟盘古科技可以开始进行试探性接触,同时也要开始对因特尔和AMD两个公司积极沟通,看看这两个处理器巨头的态度,如果这两个行业领头羊真的会跟盘古科技合作,那我们随时可以加快进程,采取黄总的意见,迅速完成谈判,反之,我们继续放缓谈判进度,走一步看一步,两位觉得如何。”

  黄壬迅摆手,“我坚持要快速完成谈判,雅虎公司都敢于报道的基数,我认为就算不能达到百分百,也起码能达到百分之八十,现在的电脑市场一日千里,前段时间我们不就稍有迟疑,就落后ati公司了吗?当时图形处理阵列我判断会马上应用到游戏领域,可是当时市场反馈的信息根本没有支持基础,我们都走宝了,这是一次沉重的教训,应该引以为戒。”

  尼可罗·莱希纳伸手有节奏的敲着桌面,然后才说:“黄总的话也对,有时候眼光真的不能太局限,我认为或者可以这样,达特你上回不是帮杨总去跟因特尔公司联系过吗?或许你再跟杨总联系一下,杨总是phx的股东之一,也是互联网行业的老行尊,你跟他确认一下phx的实验数据,我相信他说话就算有水分也不会太多,有百分之十,我都觉得超乎想象了。”

  黄壬迅说:“还是我来吧,我相信杨总不会骗我,我也可以跟因特尔和AMD两个公司再沟通一下,而你们两位可以联系盘古科技,该谈的谈,该聊的聊,先把合作框架聊出来,等我这边出了结果,再来确定谈判模式。”

  “好,我认为可以。”

 文学

英伟大公司三个创始人的会议刚刚定下对phx芯片项目的策略,便听见门口总裁办秘书的汇报,盘古科技发来一份商务函,邀请黄壬迅参加盘古科技的phx项目定档仪式。

  定档,意味着这个项目的研发告一断落,还要举行仪式。

  三个创始人面面相觑,什么时候IT行业还有这种仪式了?

  不一样的公司,名堂也多。

  黄壬迅对秘书问:“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三点。”

  “好,我知道了。”

  另一边,杰米玛·科伦在盘古科技的办公室里敲着键盘,根据方启博的安排正在准备给黄壬迅讲故事的素材。

  这是盘古科技开业以来的第一个业务,为了达成目标,他准备的很详细。

  因特尔和AMD两家公司的公函、phx芯片的未来规划,专利证书等等一切可以促成的细节材料,经过修饰之后,被打印下来。

  如何在谈判中带好节奏,是重中之重。

  作为索先生的弟子,索先生教给他的经验,发挥了作用。

  一个顶级的金融家,在策划每一次金融操作,难免需要游说部分机构或合伙人。

  没有点嘴皮功夫和细腻的规划能力,是办不到的。

  在回忆索先生交给自己的经验时,他对方启博的崇拜心理再一次提升。

  因为方启博的策略,和索先生说过的一个理论非常相似。

  这个理论叫反身理论。

  简单来说,反身理论是指投资者与市场之间的一个互动影响。

  索先生传授的经验,说金融市场与投资者的关系是投资者根据掌握的资讯和对市场的了解,来预期市场走势并据此行动,而其行动事实上也反过来影响、改变了市场原来可能出现的走势,二者不断地相互影响。

  因此根本不可能有人掌握到完整资讯,再加上投资者同时会因个别问题影响到其认知,令其对市场产生偏见性的预判。

  现在,理论中的金融市场,可以将其代入为phx项目。

  投资者,可以代入为英伟大、因特尔、AMD。

  杰米玛·科伦笑了。

  笑容在他脸上出现的很突然,打着字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就笑了。

  杰米玛·科伦忽然意识到,方启博竟然可以在他心里跟索先生相提并论,这想法实在太惊奇了。

  美国时间凌晨5点,杰米玛·科伦在办公室里敲完了自己需要准备的文案。

  整整几十页文档,四个应对方向的策略让他感觉精疲力尽,比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的建筑工人还要麻木,还要疲惫。

  点上一根烟,喝完桌上早已冷透的咖啡,他在大班椅上靠着椅背就睡了过去。

  这一睡,就到了中午才醒过来。

  在办公室里的休息间洗漱一番,还一身衣服,他才打开办公室门,对门口的助理说:“帮我准备一份丰盛的午餐,可以让我吃上一个下午的午餐,安排在会议室。”

  助理对杰米玛·科伦的吩咐很是疑惑,确认的语气说:“科伦先生,你是要一份在会议室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吃完的午餐?”

  杰米玛·科伦点头说:“是的,没错。”

  “可是下午你约了英伟大公司的黄总,这样安排是不是会不妥呢?”

  “没关系,邀请黄总一起享用就可以了。”

  “请问你有什么标准吗?或者说,你是想吃烤火鸡还是烧牛腿?”

  “火锅?华夏的火锅,刘总工和黄总也能一起享用。”

  “好的,这样安排的话没有那么快准备好,可能要在华夏的饭店送过来,要给你先准备一份点心吗?”

  “不需要,我还可以再坚持一下,对了,看看有没有烧烤,顺便点一些过来,要放孜然和五香粉的。”

  “孜然和五香粉?”

  “这两个单词很陌生是吧,没关系,店家会懂的。”

  “好的,我马上安排。”

  助理马上打开电脑,调出里面存档的订餐联系方式,但是却没有一家是华夏人开设的餐厅,于是只好打开微讯的一个群聊,发了一条需求信息出去。

  这个群的成员是硅谷的餐饮行业老板,助理的信息一出去,马上有个百斯特餐厅的老板接单,他说他是美籍华人,祖籍在华夏川省,有最正宗的火锅配方和原料。

  助理连忙点开微讯头像,添加好友……

  下午三点,黄壬迅带着一名助理出现在盘古科技楼下。

  他两点半就到了距离盘古科技不足一公里的地方,现在是踩着时间到达的。

  昨天到现在,他一直在跟因特尔和AMD两家公司联系。

  得到的结果,有些摸不着头脑。

  例如因特尔副总裁巴尼·马克,当他听见黄壬迅说今天约了盘古科技一起开会时,问题居然比黄壬迅还多,还要更直白。

  你要跟phx要合作吗?

  合作内容是GPU方向吗?

  你有没有掌握phx更详细的实验数据呢?

  黄壬迅不傻,这样的反应说明因特尔公司的确重视这个项目。

  AMD那边的态度,开始和因特尔差不多,回复的不清不楚,不过他们听见黄壬迅说去盘古科技开会的时候,语气上能有一丝微弱的失落感。

  这让黄壬迅很是诧异,两个同样的公司,态度居然有这么大的差距,他搞不懂这是为什么。

  实际上,他并不知道AMD给盘古科技开出的条件,是整体收购,而不是合作发展。

  但因特尔不同,因特尔认为盘古科技在剽窃他们的研发成果,就算是合作也只是短暂的,只需要一两年以后,因特尔就不再需要盘古科技,不再需要phx,所以才会开出使用phx技术生产一片处理器,就给盘古科技支付5美元的条件。

  因为一旦因特尔公司在同样的方向有了突破时,随时可以停掉这份协议,就可以不再支付这笔费用,而到时候phx芯片项目便会一文不值,因为十年的协议里面还有一条限制,那就是跟跟因特尔合作期间,盘古科技不能跟类似的企业在进行合作,比如AMD。

  一个是想稳住phx芯片不落入竞争对手手中,一个是想独自享用这个技术在行业获取先机,目的完全不一致。

  所以,两个敲着不同算盘的人,回复出来的态度,便会截然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