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按摩师给了我7次高潮_公车上玩弄白丝高中生

2021-11-02 16:16:05情感专区
票房也在逐渐走下坡路了,赖景明的意思是到这个月底就撤档了,因为四月份愚人节人家也有新电影上线。

顾知南自然没什么意见,他只需要看到收益就行了,其他的他又不懂。

票房也在逐渐走下坡路了,赖景明的意思是到这个月底就撤档了,因为四月份愚人节人家也有新电影上线。

        顾知南自然没什么意见,他只需要看到收益就行了,其他的他又不懂。

        自然娱乐的组建很顺利,按照赖景明的说法,他们在原色工作室那边进行改造,打算把一整个楼层都租下来作为自然娱乐的大本营,到时候有钱了在换大楼。

        又他吗要烧钱了。

        自然娱乐一个空壳子,现在要拉起来一个团队又要花不少钱。

        算了,这都是投资……

        顾知南心疼的一批,却只能把没捂热乎的稿费丢了一半过去。

        还好原色工作室那边的人设备什么的列为自然娱乐的资产是属于投资入股。
 

 文学

        不然顾知南这800万肯定毛都不剩了!

        也不知道《初恋》最后能挣几个钱,顾知南很期待结算票房的时候钱到账的声音。

        登上中文网《仙剑》的后台。

        “今日起床深感羞愧,让诸位道友泪洒当场,尤为痛心,故请假一天忏悔。”

        没有么么哒,这很合理。

        可是他的书评区炸了。

        “我靠?”

        “老子今天起了个大早想看你后面怎么水?结果你跟我说今天挂机?”

        “来,出来对线,你跟老子说说什么叫深感羞愧请假一天?”

        “rnm退钱!我昨天特地为《一直很安静》给你打赏了!”

        “我算是明白了,直男这个比的意思是,如果我惹到你们了,对不起,但老子不改,记住了吗?”

        “我艹?这么嚣张?”

        “此子定不可放出锁妖塔!”

        “直男出来!给,你讲个故事,爷,爷的脸上,爬,满了皱纹!”

        “我天真的以为这个比给我们砍了这一大刀会痛改前非,一直很安静我很喜欢,不仅听出了月如的感情,也听出我自己的感情,可我没想到啊!直男他吗的还是那个直男!”

        “求求你了,给个地址!我就想见一下能写出这么好看的小说的作者平时都在干什么!”

        顾知南一记回首请假打懵了所有人,包括一些蹲守的媒体记者,这两天顾知南的每一次更新都是一次热搜。

        从一开始的七天连更,到林月如的领盒饭,再到有关的《一直很安静》,写小说也能这么搞事情,顾知南是独一个。

        其他作者羡慕的紧,却也没办法,人家他吗的会写歌啊!

        人家角色嗝屁了,反手就是一首好听到爆炸的歌丢出来了,烦死了!

        中文网的作者还好,跟着源源不断进入网站的网友混了一点人气,有些吃瓜的不下心就把自己留下了!

        但****的作者就只能羡慕了,为什么他们网站没有这样的人才?

        小公寓里面。

        夏安歌翻了个身,顾知南笑笑,有些宠溺的看着这一张发丝散落的脸庞。

        你好了,也该去王朝娱乐了。

        其实不去也行,宣布退圈,顾知南把自然娱乐完全交给赖景明了,他写几个剧本给他们,让他们自力更生。

        他就跟房东大人不理了。

        可是这样显得他有些不负责任,司徒宏伟拖家带口的选择信他。

        还有那几个小演员都放弃大公司的的邀请。

        房东大人一开始也直接放弃了自己所有的优势,就想来自然娱乐。

        如果喜欢自己要让她放弃自己喜欢的另一样东西,那么这种喜欢就是不对等的。

        他不喜欢。

        顾知南趴在床边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感觉到有人在触碰自己的睫毛,他不由得睁开眼。

        夏安歌急忙缩回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声音有些沙哑。

        “几点了?”

        顾知南一下子清醒过来,看了一眼手机。

        “下午三点。”

        “想喝水。”

        顾知南点点头出去接了一杯温水回来,扶起房东大人,她一口气全喝完了。

        还顺势打了一个饱嗝。

        “哇哦。”

        顾知南乐了,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

        “要是能一直喝水饱,多省钱。”

        夏安歌红着脸靠在床头,顾知南给她拿了枕头垫着。

        喝了一杯水,燥热的喉咙才有些缓解,不然一直干干的,像火烧一样。

        但看着顾蛮子一直守在身边,有些过意不去。

        “你出去码字吧,我没事。”

        “今天不更新,请假了。”

        夏安歌愣了一下。

        “是因为我吗?”

        “额…”

        顾知南摸着鼻子有些尴尬,是又不是,哥们纯粹懒得码字……

        顾知南不说话,夏安歌信了,而且她刚才就醒了,看见顾蛮子一直在那里犯困,还断更了。

        “你为什么会想写小说。”

        夏安歌咳嗽了一下,还是有些好奇,这个问题她想问很久了。

        顾知南想了一下,难道直接说因为有的抄嘛?

        这肯定不行。

        “其实每个写小说的人都是因为喜欢看小说,我以前很喜欢看,因为我的青春太平淡了。”

        顾知南咧嘴笑了笑。

        “所以就想看看别人笔下的青春那明目张胆的偏爱,后面想写,大概是房东大人所说的,我们希望的主角其实就是最好一面的自己,希望能看到那个自己无拘无束一些。”

        “可我感觉你写的李逍遥现在并不开心,你也不开心嘛?”

        夏安歌能感觉到顾蛮子最后描写的时候,他笔下的主角不开心。

        “我很开心,房东大人别乱想。”

        顾知南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有你在我还不开心,我想上天?”

        “也是。”

        夏安歌认真的点点头,有些俏皮。

        “饿了。”

        “我去热粥。”

        “不吃粥!”

        “那吃什么?”

        “能吃回锅肉嘛?”

        “这边建议你去做梦呢。”

        顾知南捏了一下房东大人的脸,柔柔笑道。

        “只能喝粥,你没得选,不然揍你。”

        “???”

        夏安歌听着这熟悉的语气,不由得羞红了脸,抽出枕头就砸了过去!

        “事实证明,吃肉还是喝粥都不影响房东大人丢枕头的力度。”

        顾知南轻松接住,抛了回去。

        “好好休息吧,我已经用房东大人的手机通知小英和梦莹过来了,好了就该去进厂了,王朝大厂你值得拥有。”

“怎么了?闷闷不乐的?”

        饭桌上,夏安歌挖着白粥,看着面前的一碟小咸菜,又看看顾蛮子面前的煎蛋和辣椒炒肉。

        “我就吃一口,我好了。”

        夏安歌说的极为认真,如果不是说完就咳嗽一声的话就十分具有信服力了。

        “感冒不能吃鸡蛋,这是房东大人告诉我的,至于辣椒炒肉,我其实是不想吃的,但都拿出来弄好了,不吃会坏掉,而房东大人嗓子疼,你也不想唱歌变鸭子是吧?”

        顾知南淡淡道,视若无睹的吃着自己的晚饭。

        “多吃点,粥很多,都是你的。”

        勺子跟陶瓷碗碰撞的声音叮叮当当的,顾知南偷着笑,夏安歌看着炒肉喝粥,感觉索然无味。

        “我讨厌你,我要开始不理你了。”

        “没关系,我喜欢你,我理你就好了。”

        顾知南不在意,继续闷头吃饭。

        夏安歌不说话了,也跟着闷头喝粥,怒吃三大碗!

        早上还蔫了吧唧的没点力气,现在就能在房间跑动了。

        “吃药。”

        夏安歌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耳边响起了顾蛮子的声音,鼻子和喉咙还是不舒服,只是没有早上那么晕乎了。

        看着假装听不见的的房东大人,顾知南坐在沙发边上。

        “是在暗示我来喂嘛?”

        夏安歌睁开眼,眸子淡淡的看了顾蛮子一眼,接过杯子的冲剂,看着他手里的几粒药,狠下心拿了过来,一把全丢进嘴里。

        咕噜咕噜一口闷!

        “哇哦?!”

        顾知南惊了,这是自己找到方法了?

        趁苦味不注意?

        夏安歌豪迈的一饮而尽之后,皱巴了一下小脸,拉过顾蛮子一直放在沙发的毯子盖住,看手机去了。

        “待会药效上来了就会犯困了,建议回去躺床上睡觉。”

        顾知南好心提醒。

        夏安歌扫了顾蛮子一眼,翻了个身子继续看手机,不理他。

        看见顾蛮子发给小英和梦莹的信息,让她们明天就赶过来。

        看来真的要分开了,夏安歌心里一下子有些空落落的。

        围博上还是有自己的热度,而且不低!

        《一直很安静》未发先火了,完全不顾忌什么听觉疲劳,怕现在发布网友们听腻了,到时候出完整单曲的时候就没有多少流量了。

        夏安歌不怕,让她直接弹唱并录制的顾知南更不怕。

        好歌应该是分享的。

        还有夏安歌注意到自己昨晚那不经意的抬头好像让很多网友都记住了。

        深情,妩媚,妖精,摄人心魄,老婆,全部的形容词都出来了。

        夏安歌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热热的,又偷偷看了一眼坐在另一边的顾蛮子。

        这个钢铁直男!

        说不理他他就真的也不理自己了!

        夏安歌蜷缩着身子生闷气,手机也不看了,就紧盯着沙发看。

        看着看着,药效上来了,夏安歌感觉眼皮子越来越重了。

        耳边传来顾蛮子可恶的声音。

        “几点和好?我看你快睡着了。”

        “不,和好。”

        夏安歌呢喃,倔强的很。

        “那晚安?”

        顾知南径直回房间了。

        客厅陷入了短暂的静寂。

        他再一次来到沙发边上蹲下,表情无奈,还真睡着了?

        顾知南轻拍了一下那个精致的脸庞,夏安歌没有反应,平稳的呼吸着,正沉沉的睡着。

        “真棒啊你。”

        顾知南动作轻柔的抱起房东大人,走回了她的卧室,等顾知南把她放下的时候,人惊了。

        房东大人睁着那双大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好像在说。

        不是打算把她丢在客厅晚安?

        “房东大人不去当演员真的太可惜了,这演技我是一点看不出来……”

        跟要求他假扮男朋友的秒飙泪有的一拼……

        顾知南无语了,但还是帮她盖上被子,蹲在床头看着笑意盈盈的房东大人,满是无奈,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没睡着还装睡,房东大人自己多重不知道嘛?”

        “你自己说我可以吃到100斤的。”

        夏安歌桃花眸子转了一下,用顾蛮子的话来回击。

        “但我没说我能抱得起你啊?”

        顾知南也歪着头装作不解的样子。

        夏安歌一愣,收起笑容翻身过去,只有闷声的委屈声音传来。

        “那我明天不吃了。”

        “那我们和好了嘛?”

        顾知南小声问道。

        “没有!”

        “那要睡觉了,先暂时和好一下?”

        顾知南小心试探道。

        “不。”

        顾知南笑了,扳过房东大人倔强的身子,看着她那张俏脸冷冰冰的瞪着自己。

        “装睡让我抱你回来,不就是想引起我的注意?”

        夏安歌没有说话,眼珠子却不自然往别处看,她才没有。

        “看我。”

        顾知南附身凑近吧唧了一口那张倔强的小嘴。

        “用那句话来说就是,女人,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夏安歌捂着嘴赤红了小脸,眸子羞怒,软绵绵的声音从指缝传出。

        “我感冒了你还这样,顾蛮子你疯了?!你不怕被传染啊!?”

        “房东大人叫我啥?”

        “顾蛮子!!!”

        “那不就对了,晚安。”

        顾知南温柔的摸摸房东大人的头。

        “记得把手缩回去,晚上睡不着不舒服直接喊我。”

        顾知南出去了,留下夏安歌一个人在房间里面发呆。

        顾蛮子。

        蛮子……

        跟一个蛮子有什么道理可讲的。

        她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夏安歌恨恨的捏紧了拳头,她明天绝对绝对不要再跟顾蛮子有任何的交流!

        要冷落他一天!

        想想今天被他灌药又只能和白粥的感受,夏安歌就想跑过去把顾蛮子狠狠教训一顿!

        回到房间的顾知南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心里暗道真有这么邪?

        要不要出去泡杯板蓝根喝喝?

        算了,要相信爱情。

        他把房间门大开着,直接上了床躺着,今天在床头趴了半天,腰都累了,早知道直接爬上床挤一挤,反正床那么大,又不是睡不下。

        本来还想码点字的,谁知道看到床就想上去,一上去就人就自动关机了。

        心里只有最后一个念头。

        明天还要陪房东大人解闷,所以肯定没时间码字。

        故所以然,明天继续鸽子么么哒吧。

        反正又不是没鸽过。

        唯手熟尔。

        —

        夏安歌今天起来的感觉特别好,整个人神清气爽了。

        本身就不是特别严重的发烧感冒,昨天基本除了吃药就是睡觉。

        今天她能绕着小公寓跑十圈都没有问题了。

        拿过手机看了一眼。

        早上八点。

        威信信息显示最早的是半个小时前,来自程梦莹的信息。

        表示自己已经跟顾知南联系了,拿到了王朝娱乐音乐总监罗文伟的联系方式,今天下午她会直接去海浦跟王朝交洽,把住所这些都弄好。

        到时候好了再回来跟夏安歌和阮英过去就行了。

        程梦莹还是很靠谱的,夏安歌给她回复了一句。

        “好的,麻烦梦莹了。”

        谁曾想那边秒回。

        “安歌姐早!我准备去机场咯!不麻烦,到时候给我抱抱亲亲就好啦!妩媚美人!”

        夏安歌一滞,表情无奈,要是顾蛮子不吃醋,就可以。

        夏安歌心里默默想着,不对,她才不管顾蛮子呢。

        刚想放下手机,手机威信又响了。

        夏安歌只好点开。

        这一次是阮英的信息。

        说自己中午会从家里赶来临城,大约在傍晚会到。

        阮英的家在一座二线城市,距离临城还挺远的。

        夏安歌让她不着急,慢慢过来就行了,然后把程梦莹的话给她说了。

        弄完这一切,夏安歌伸了个懒腰,满意的掀开被子想下床,然后她愣住了。

        她的棉拖鞋呢?

        脑子有过短暂的空白她才想起来昨晚是被抱进来的。

        鞋子自然还是在沙发边上放着。

        失策了。

        陶瓷地板早上冷冰冰的,像踩在冰块上一样!

        夏安歌大早上的直接来了一个透心凉,白皙的脚丫踩在地板上凉的她瞬间就像兔子一样加快了脚步!

        然后不出意外的撞在刚来到门口外的顾知南身上。

        “大早上的玩疾走?”

        顾知南连忙稳住房东大人的身形,低头看着她皱巴的小脸不由得笑了,可等他看到房东大人是光脚踩在地板上时,顾知南皱眉了。

        夏安歌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顾蛮子架起来了,慌乱落脚间感觉软绵绵的。

        腰被顾蛮子搂着紧贴着他,脚丫踩在他穿着棉拖鞋的脚背上,夏安歌瞬间羞红了脸,想挣扎开完全就是螳臂挡车,顾蛮子的手纹丝不动。

        “你放开我,我去穿鞋。”

        夏安歌见挣扎不开,也不敢抬头跟顾蛮子对视了,只好小声请求。

        “我们还没有和好呢!”

        顾知南本来还想说她几句的,昨天刚感冒完,今天刚好就来这么一出。

        可是听到看到房东大人脸红的样子他就把所有的话咽下去了。

        这世间真话本就不多,女子的脸红便能胜过大段对白。

        顾知南脑子里面只剩下这一句话。

        夏安歌没有听到顾蛮子的回应,也没有感觉他松手,有些奇怪,她抬起头,就正好对上了低头的顾蛮子。

        “???”

        大早上的?

        她还要不理他的呢!?

        可是夏安歌不自觉逐渐垫起的脚尖完完全全的把她出卖了。

        两人渐分开。

        夏安歌脸上粉霞一片,如同朝阳初升。

        顾知南柔声说道。

        “有男朋友了要懂得使唤,知道嘛?”

        夏安歌手扶着顾蛮子的肩膀,头低着,细如蚊声,却还是一贯的作风语气。

        “哦。”

        顾知南嘴角微扬,一下子把房东大人抱了上来,夏安歌惊呼一声,不自觉的抱紧他,腿夹着他的腰,屁股被托着。

        夏安歌抬头羞怒的瞪着他。

        “野蛮人!”

        “野蛮人是你男朋友。”

        顾知南无所谓,来到客厅沙发,才把房东放下,她站在沙发上,比顾知南高了半截身子。

        “谢谢房东大人的馈赠,今日份的男友福利我很喜欢。”

        “滚!”

        “好嘞,记得穿鞋去刷牙吃早餐。”

        顾知南憋着笑意走开了。

        夏安歌盘腿坐在沙发上,双手捂着发烫的脸颊,咬着牙。

        总感觉跟顾蛮子在一起之后被他吃的死死的,一点翻身的余地都没有!

        昨晚信誓旦旦的说今天不理他,结果天一亮就被破防了!

        “烦死了!”

        夏安歌狠狠的锤一下沙发软垫,厨房的顾知南探个头出来又被远程眼神杀回去了。

        夏安歌穿着拖鞋一步一个脚印,走的气势汹汹的样子,脾气大得很。

        顾知南心里估摸了一下,脾气大的很合理。

        房东大人的亲戚应当是快来了,还好过两天她就要求厂里面上班了,不然他要是不小心呼吸错了空气指不定就被灭口了。

        还好还好,我真他吗是个小机灵鬼,熟练把握时间!

        “新歌有思路吗?”

        顾知南小心的问道,因为房东大人的脸色看起来冷冰冰的,他就知道大早上的光脚踩地板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这不是被传染了?

        “没思路的话,要不要试着弹奏一下,我看看能不能提供你一点思路?”

        房东大人喝着瘦肉粥不说话,顾知南继续问道。

        夏安歌这才停顿了一下,闷声道。

        “有两首歌的灵感,一首之前出现的,一首是在福利院回来做的梦,梦到我跟你的小时候,你说我们小时候遇不到,我不知道怎么就做了一个梦。”

        “这样子?”

        顾知南惊了。

        “房东大人这是不是爱的太深了?”

        夏安歌停顿了一下,还是打算不理他了!

        饭后,顾知南一如既往的听着赖景明和司徒宏伟的自然娱乐组建进度。

        表示现在已经把原色工作室的一整个楼层都租下来了。

        正在联系装修团队进行装修,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搬进去。

        而最顺利的就是团队组建了,司徒宏伟已经完全把婚纱店关闭了,全心全意在自然娱乐这里。

        而他婚纱店的人也都没有离开,一听说要正式加入自然娱乐了,一个个都开心到不行。

        本身桑落去了自然娱乐,他们就想着有一天也能在自然娱乐工作,拍电影的氛围比拍婚纱摄影这些有意思多了!

        现在自然不会拒绝的!

        至于《初恋》的电影,赖景明依然是简单的汇报了一下,然后跟他说起了《神话》电影的安排。

        剧本赖景明本身就是有一份的,他这些天很司徒宏伟有空也会两个人研究一下,司徒宏伟对顾知南这种天马行空的脑洞感到震惊,却也对剧情有些方面表达了自己的改动思想。

        顾知南对此完全没意见,就好像《初恋这件小事》一样,原片的故事背景这些都不是华国,这些都需要细磨,他只是给了一条路出来,怎么修缮是他们的事情了!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进行着。

        —

        房东大人的卧室里面,许久未曾响过的钢琴也在散发着它的旋律。

        夏安歌手轻轻的按着每一个琴键,却始终找不到内心梦里出现的感觉。

        那应该是一场儿时等待许久的结果。

        也是一场许久未曾有结果的遇见。

        更是一个儿时的守候诺言。

        “乱了?”

        顾蛮子的声音适时响起,夏安歌转头,他正拿起自己最新画出的稿纸看着。

        认真的样子真的挺帅的,如果不说话的话。

        夏安歌看着他的样子有些笑意,可是顾知南一抬头,她又转过头了。

        “房东大人这旋律挺好的,跟《一直很安静》的意境是两种类型却是同一种风格的。”

        顾知南放下稿纸笑道。

        “你怎么知道?”

        夏安歌有些惊讶,她这首歌的意境确实挺伤感,愁绪满怀,又像是儿时的乡愁一样,因为是一场等待。

        “难道你?”

        夏安歌不敢相信,难道顾蛮子有完整的思路了?

        “我试一下?”

        夏安歌点头,站了起来,换顾知南坐在钢琴前,伸手掰了一下手指。

        钢琴这种,果然就算用不上上学的时候有条件还是要学一招,指不定哪天穿越了能拿来撩妹!

        顾知南现在深有体会,特别是看着房东大人的小脸明明有着期待却故作不在意的样子!

        手指在钢琴上轻弹了几个音,顾知南开始回想,只是没想到房东大人的旋律那么契合。

        那也不算是拿来了,毕竟房东大人的灵感也是有这首歌的调子在。

        夏安歌静静的听着顾蛮子试音一样的在弹着琴键,一直持续了十几分钟。

        顾知南突然扭头对房东大人自信一笑。

        “我弹出来了我们就和好?”

        “考虑。”

        夏安歌撇过头,和不和好的,大早上的都被偷袭了!

        “行。”

        顾知南笑笑,手指按下第一个琴键,清脆略显单调的钢琴声响起,随后第二个,第三个。

        不再是是试音一样的,而是一段完整的旋律,并且顾知南越弹越顺畅,夏安歌张开了小嘴。

        即使已经对顾蛮子的本事有过了解了,她还是止不住,这就是她所要表达的情感!

        为什么顾蛮子听了她一个上午又看了一下她的稿子就能完善出来啊?

        顾知南并没有唱,只是用钢琴的旋律把这首歌弹了出来。

        这首歌用房东大人的声音来唱应该会十分惊艳!

        三分钟后。

        顾知南收回了手,揉了一下太阳穴才站起身看着房东大人。

        “奖励一个抱抱?”

        夏安歌嫌弃的推开他,上去拿起纸笔就开始记录刚才顾蛮子的旋律。

        “歌词呢,房东大人有思绪吗?”

        夏安歌摇摇头,顾知南眼睛一亮。

        “抱一下我全包了?”

        “你有歌词思路?”

        “一点。”

        夏安歌想了,张开双手,顾知南立马就把她揽了过来。

        “要是写不出来咋办?要不待会房东大人抱回去?”

        顾知南嘿嘿笑道,很享受这温香软玉般的感觉,温暖人心。

        夏安歌抬头撇嘴。

        “你当我傻?”

        足足半分钟,夏安歌挣脱开来。

        顾知南拿着纸笔走出了卧室去到客厅,夏安歌也跟着走了出去。

        一个坐在地板上转着笔头,一个撑着脸颊坐在沙发上看着他。

        顾知南想了几分钟才动笔,洋洋洒洒的写满了一张纸,又在另一张纸上写下了完整的曲谱。

        夏安歌记录的是单独的钢琴曲谱,还需要配乐器,顾知南直接帮她把这一步也完善了。

        简直三好男人!

        “诺,这个爱的抱抱还是很有力度的,你看这么快就出来了,要是多抱几个,房东大人这一年的专辑我都包了!”

        顾知南拍拍胸脯嚣张道。

        “屁!”

        夏安歌罕见的骂他。

        “才华是老天给的礼物,也是自己的积累,可是也需要休息。”

        夏安歌想去赖景明说的顾蛮子在原色办公室用脑过度累的差点晕倒的事。

        “你要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就真的不理你了。”

        她说的很认真,顾知南愣了许久,然后坐到房东大人身边揽过她的肩膀。

        “那我今天的字还没有码呢?”

        “唔…”

        夏安歌思考了一下,小声说道。

        “要不写一半?”

        “哪有鸽子鸽一半的嘛。”

        顾知南无语。

        “那请假吧。”

        夏安歌想了一下才说道。

        “反正你是惯犯了。”

        “我真的太幸运了!感觉这个世界都是为了房东大人才存在的!”

        顾知南大为感动,蹭着房东大人未施粉黛的小脸,夏安歌推开他,匀红着脸瞪着他。

        “不许再动手动脚!”

        “我没有啊。”

        顾知南奇怪。

        “还没有?”

        “有一说一我刚才蹭的是脸。”

        夏安歌哼一声,拿起稿纸看了,不想再理他。

        顾知南嘿嘿一笑,坐在身边没有再说话,靠着沙发无比的惬意。

        “顾知南,你没有写歌名。”

        “房东自己想一个。”

        “哦。”

        夏安歌盯着歌词稿看了十几分钟,反复看了好几遍。

        她回过头看着顾知南的脸,有些开心。

        “叫《小小》吧?”

        夏安歌说完解释道。

        “因为歌词出现了很多的小小,而且跟我想要的那种梦里小小孩童的感情很像。”

        顾知南坐了起来,脸色奇怪的看着房东大人,脱口而出。

        “天后容祖儿?”

        “啊?”

        夏安歌不解,歌坛天后有这个人嘛?

        她怎么不知道?

        “谁啊?”

        “没事,一个在我梦里唱歌很好听的天后。”

        顾知南笑笑,心里却有些不能平静。

        对两个世界绝对是有联系的有了更直观的感受。

        想来他都能穿越过来,那肯定是有联系的,只是一次又一次,顾知南还是有点惊讶。

        就怕有很多人生活在他的阴影下……

        “《小小》不好嘛?”

        夏安歌以为顾蛮子不喜欢。

        “好啊,这首歌叫《小小》是最适合它的,你真是个取名鬼才,一击击中我的心脏!”

        顾知南反应过来有些笑意,一切只能往前走,他想也没有用。

        “哦。”

        得到顾蛮子的肯定,夏安歌有些小开心,拿着歌词稿靠在他的肩膀。

        “可惜不是好结局,你写的歌词很好,可却也改变不了这首歌的曲调,反而是更好的契合了。”

        她有些遗憾。

        “我好像只会作这种悲伤的歌曲,他们喊我凌晨的眼泪也没有错。”

        “歌曲是反应大众内心的,不能说我们过的开心就不能写悲歌啊,这都是一种情绪,有效控制情绪就行了。”

        顾知南纠正她。

        “别忘了,《青柠》,《你被写在我的歌里》,都是我看房东大人才作出来的的,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你是我的开心果。”

        顾知南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好多歌了,有的发咯!”

        “是啊,好多歌了,有的发了。”

        夏安歌努了努鼻子。

        “下次别写那么多歌给我了,我想待在你身边都不行了。”

        顾知南沉默了一会,点点头。

        “想见我就说,无论在哪,无论我在做什么,我会到,这个世界没谁比你重要了、房东大人要记住这句话。”

        “今天不煽情,我想好好靠一下你。”

        夏安歌抽了抽鼻子,伸手凭感觉拍拍顾蛮子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