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掀起少妇的包臀裙挺进去_公么看我喂奶下面好硬好大

2021-11-02 15:30:44情感专区
便就微微低下了头,使得陆羽看不到她的神情。

只因在上一刻,陆羽又一次感应到了上官飞雪的敌意,而这一股敌意,却不是针对洪文宗,而是冲着洪武而去。也是为此,陆羽才开口及

便就微微低下了头,使得陆羽看不到她的神情。

        只因在上一刻,陆羽又一次感应到了上官飞雪的敌意,而这一股敌意,却不是针对洪文宗,而是冲着洪武而去。也是为此,陆羽才开口及时制止。

        虽说他与上官飞雪接触得不多,但却对其性情非常了解,简单而偏执。

        他要是不出声制止,或许,上官飞雪在下一刻,就会突然对洪武暴起出手。

        果然。

        经由他的警告之后,上官飞雪的敌意,也隐敛了起来。

        陆羽的视线,也转到了洪文宗与洪武身上。

        ......

        此际,洪武这边只剩下两千余名弟子,其中有多达八成都是外门弟子,还有一百来个风烛残年,也不知什么时候,就驾鹤西去的洪门长老。

        简而言之。

        洪门,完了。

        若是无有意外,洪门,将由洪文宗与洪云峰这一脉传承下去,而由洪武为首率领的这些外门弟子,再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物竞天择,优胜劣汰。

        可以预见的是,当洪文宗带着洪门的精锐离开中土前往西域,那么剩下的这点残余力量,很快就会遭到中土其他势力的吞并。

        灭亡,是迟早的事。

        洪武的境界修为,在第八步没错,可也唯有他一名第八步。

        面对来自外部势力的吞并,洪武的能力再大,彼时亦是势单力薄,寡不敌众。

        而另一边。

        对于这种结果,洪文宗与洪云峰非常满意。

        大局已定。

        自立一门,事非寻常,如果还有别的选择,二人也不愿走到这种地步。

        究竟是不是举宗迁移,掌门洪金川的意见洪文宗有征询过,不过洪金川的回答,却是让他大失所望。

        “这一件事......你还是去问洪武吧。”这,就是洪金川的原话。

        于是他派遣一名弟子,前去询问洪武。

        洪武的答复,也是只有一句话,“恭喜大长老迈入第九步,成为一方天地之主,只是大长老,好像还不止被一人钳制?”

        ......

        洪文宗当然是没有忘,在他前去西域修行界的时候,洪武也一队随行。

        而他如何成为天地之主的过程,当时许多人都看见了,可是其中的内情,理应是没有几人知晓才是。

        毕竟那个时候,仙元门的叶冕布下了一道屏障。

        但,洪武是旁观者。

        而以洪武的心机城府,从洪文宗与其他几名天地之主的神态反应,揣测出其中内情......却是不难。

        所以在听到了洪武答复之后,洪文宗就知这个话题算是彻底的聊死了。

        由此,洪文宗也强硬了态度,决定了自立一门,以此胁迫洪金川与洪武妥协。

        岂料到了最后,这二人都还是不肯服软。

        也没办法了。

        赫然,他已是一方天地之主。

        洪门必须是在他的引领下,才可得以发扬光大。

        这,是毋庸置疑的。

        洪文宗与洪文峰再次相顾一眼,皆都露出了会意一笑。

        直至此刻,他们放心了。

        西域修行界之行,几番跌宕,又是机缘巧合,洪文宗一跃迈过了那道天堑。

        这也就意味着,从此以后,成为了一方天地之主的洪文宗,须得留在西域修行界了。

        不过他还是回到了洪门,呆了一段时日,是因顾虑到,这洪门......是不是真有老祖宗的存在。

        假设,老祖宗真的存在,那么能不能举宗迁移,这还是另说。

        主要是谁都不知,老祖宗的境界是不是第九步之上。

        不是,洪文宗就能得偿所愿。

        是,那么怕是有很大几率,老祖宗不会同意。

        而随着时间过去,他们并无其他发现,老祖宗,也没有现身。

        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洪武与他二人道说的,那个关于老祖宗的传言的不真实性。

        于是,这举宗迁移的念头,就在洪文宗心头越趋强烈,亦是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这也算得上是一种无言的默契。

        尽然洪文宗的确是受到巫十九的钳制,但是同为一方天地之主,巫十九不可能再让洪文宗在中土修行界,流连得太久。

        至于洪云峰......

        其实是他找上的洪文宗。

        洪云峰身为洪门唯一一个,兼修了内外两门功法并且将之融会贯通的天才,身上,自然是有着身为一名天才心高气傲的通病。

        可他的高傲,却与洪文宗的决定没有任何冲突。

        相反,他是绝对支持的。

        众所周知,西域修行界地域辽阔。

        这洪门若是举宗迁移过去,这也就意味着洪门,将是西域修行界唯一的巅峰宗门,也是唯一的势力。

        就如,以往的密宗。

        是的,密宗。

        这方天地的修行者,谁人不知密宗有十三位活~佛?

        十三位活~佛,这是什么概念?

        每一位活~佛......怕都是第九步之上!

        当他后来知晓,这第九步还不是这方天地至高的时候,洪云峰就断定了一件事。

        活~佛,必然是第九步之上。

        换一个角度,也可以认为这西域修行界,将是他冲破第八步巅峰的桎梏,迈入第九步之上的契机!

        当然。

        他欲要迈入第九步之上的前提,是要晋境至第九步,也即成为一方天地之主。

        可是,洪文宗已是一方天地之主。

        傻子也能预见得到,洪文宗既然是第九步了,势必是不可能甘心,一辈子都停留在这个境界。

        而到了那时,洪文宗身上的天地中枢,也就唯有递交给他。

        如此他就将取代洪文宗的位置,也就有了朝着第九步之上迈进的筹码。

        若有别的选择,洪云峰也不想听命于人。

        问题却是,欲要迈入第九步之上,就得先迈入第九步,而他要迈入第九步,天地中枢必不可少。

        如果这天地中枢,他不在洪文宗这里获得,莫非,他还得抢夺某一位天地之主的天地中枢?

        这显然是异想天开。

        他利用自己在洪门的影响力,支持洪文宗自立一门,唯一的条件,就是这天地中枢。

        洪文宗同意了,实则他也没有不同意的理由。

        洪云峰是洪门的四长老。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的修行者,其实放不下的事情无非就只有一件,那就是传承。

        的确,洪文宗还有一个非常有天资的弟子,李大牛。

        他这个弟子的境界,迈入第八步已是指日可待。

        而这天地中枢,洪文宗为何不传给李大牛,而答应了将之交予洪云峰,其实本质上是差不多的。

        比如,洪文宗在迈入到第九步之上以后,将天地中枢交给洪云峰。

        那么以洪云峰的天资悟性,以及心高气傲,也铁定不甘心于停留在第九步这个境界,继而亦是会朝着第九步之上迈进。

        这么一来,洪云峰也得将这天地中枢交予其他人。

        这得来不易的天地中枢,说穿了实则不过是一件工具。

        洪文宗和洪云峰,只需保证这天地中枢,仅流转于洪门弟子之中,这就够了。

 文学

只要他们保证这天地中枢,始终都在洪门之中流转。

        迟早,洪门都将迎来一次,如当年密宗那般,拥有十三位活~佛坐镇的,空前盛大的境况。

        所以两人就此达成了共识。

        如果说在这其中,洪云峰的确是有着私心,却也不能否认一个共同目的,他们都是为了洪门的传承。

        ......

        而在确证了,洪门没有老祖宗的存在,二人也在无顾虑,这自立一门的想法,则更为坚定。

        从今日后,洪门就分成了两支。

        一支,是由洪文宗与洪云峰共同率领的,洪门的精锐。

        一支,是由洪武率领的,老弱病残。

        无有疑问,洪武的这一个分支,在他们离开中土修行界以后,必将遭到其他势力的吞并。

        不肯低头妥协,这在二人看来无疑是自取灭亡。

        ......

        双方,沉默了很久。

        最终却是洪武打破了冷场。

        “既然,你们二人心意已决,也再无其他要求,如此,我就不相送了。”

        这言下之意,不言而喻,洪武对洪文宗与洪云峰下达了逐客令。

        看似有失了礼数,其实不然。

        洪武同意了洪文宗与洪云峰自立一门的决定,亦是默认了,二人拉拢了绝大部分洪门的精锐。

        这,可是洪门千百年来的根基。

        却是在今日,拱手相送于人。

        不过,从这一刻起,洪文宗与洪云峰,却与这一支洪门传承再无瓜葛。

        也即是说,包括这些被洪文宗邀约而来的看客,都是外人。

        所以这一帮外人,就无理由再在洪门重地逗留,而身为主人的洪武下了逐客令,这却是正常不过。

        正当一众看客察觉到大局已定,又给洪武下了逐客令,也有了离去的意思,他们还要回去,向身后的教派禀报,今日在洪门发生的事宜。

        然而却在这时。

        洪文宗沉默了一下,便就开口说道,“二长老,这只是你的意思,我还没有听到掌门的亲口应允,不是?”

        听得如此一说,一旁的洪云峰也点了点头。

        洪文宗说是要自立一门,洪武爽快的答应了,于是,洪文宗又做了一件更为过份之事,拉拢了洪门绝大部分精锐......洪武也默认了。

        可是由始至终,这都是洪武的一家之言。

        虽说,洪文宗已是西域修行界的天地之主,而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洪门的传承。但,这却不是没有第二个说法,比如,他为了创建一支新势力,而对给予了他所有的老洪门,来了一手狠绝的釜底抽薪。

        这个把柄,他不能让任何人抓在手里。

        否则哪怕他是一方天地之主,也在西域修行界创立了一个全新的洪门。

        却始终是,名不正言不顺。

        说得再难听点,这一个说不好,这个污点,将就沦为其余四大修行界的教派茶余饭后的笑柄。

        也是为此,他和洪云峰欲要自立一门,又想立得名正言顺,就得当着所有人的面,征得洪门掌门的同意。

        既,哪怕是在口头上,也要完成的权力交接。

        洪文宗成为了西域修行界的天地之主,如此,他必然得需坐镇在那里,这是共识。

        可你走就算了,临走之前,却抽调了洪门近乎全部的精锐,这就说不过去了。

        不过,这若是洪门掌门也亲口同意,旁人也不能再说什么,再说,就是妖言惑众。

        彼时若有证据在手,洪文宗便有充足的理由,惩处某个闲言碎语的教派。

        所以这就是洪文宗与洪文峰,要求当面征得洪门掌门同意的主要目的。

        却是在洪文宗的话音刚落。

        一道身影从掌门主峰飞出。

        多达上万名的洪门弟子定睛一看,这不是一直深居简出的洪门掌门洪金川,还能是谁?

        就要齐齐下跪。

        忽地又回神了过来,这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毕竟他们的绝大多数人,都已选择了立场,也即站在了老洪门的对立面,他们也已不是老洪门弟子。

        却就在他们恍惚的功夫,洪文宗与洪云峰却是齐齐抱拳,沉声说道,“拜见掌门。”

        其后,这些洪门弟子连忙纷纷跟着下跪叩拜示礼。

        “拜见掌门!”

        ......

        眼前的这一幕,在其他看客看来,着实是耐人寻味,由此也不禁感叹,洪文宗与洪云峰在洪门的影响力,怕是一早就远远超过了,这个一直都不显山不露水的掌门。

        洪金川点了点头,平和地道,“诸位,不必太过多礼。”

        众人微微一怔。

        这洪金川的语气,虽然平易近人,但这话里的意思,却是令人深思。

        他是洪门掌门,面对洪门弟子的叩拜,绝对是能承得了这个礼,可他此刻却说,不必太过多礼。

        这也即说,他已不将在这其中的许多人,当作是洪门弟子。

        只是这言间话里,却又无有任何责怪之意,实在是让人难以揣摩得透其想法。

        洪金川望向了洪文宗,笑了笑道,“这一件事,我同意了。”

        听罢,洪文宗愣了愣。

        洪云峰也是一愣。

        显然,二人都没有想到,洪金川也应允得这么干脆。

        原本以二人的设想,他们的谋划,势必会激起洪武与洪金川的激烈回应,为此他们也做出了对策。

        谁曾想这整个过程,完全没有遇上任何阻力。

        这干脆利索的回应,不禁就让洪文宗与洪云峰一阵胡思乱想。

        他们此举,等于是窃取了洪门的全部根基,尽然,他们也是洪门弟子。

        还有,这话说得再漂亮,实则也掩盖不了,这窃取之实。

        中肯的说一句,洪文宗身为洪门大长老,就算是成为了一方天地之主,前往西域修行界亦成定局,这也不是他因此提出自立一门的理由。

        而行这自立一门之举,也不是不行,从另一个角度考虑,若是处理得好,这还是一件好事。

        试想,在西域修行界,有一个洪门,在中土修行界,也有一个洪门。

        这两个洪门,有着同样的渊源,亦同一门,不分彼此。

        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而实际上,洪文宗的做法很绝。

        他要创立一个新的洪门,为此抽调了老洪门的绝大部分精锐,这与窃取无异。

        这个做法,也彻底的斩断了老洪门的所有活路。

        ......

        洪文宗和洪云峰二人,很清楚他们的这个决定最终会导致什么后果。

        按道理说,洪金川和洪武的态度,理应是勃然大怒才对,甚至做出一些过激的举动,也在他们预估的范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