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承受不了的巨大_你的这里只能给我C

2021-11-02 15:05:14情感专区
而且很轻松。因为青蛙玩具体型本来就小,从其中发射出来的银针当然也很小,力度虽然能够刺穿皮肉,但还不至于达到楚江王无法触及的地步。

在楚江王接到那枚银针时,众人神情微变,有

而且很轻松。因为青蛙玩具体型本来就小,从其中发射出来的银针当然也很小,力度虽然能够刺穿皮肉,但还不至于达到楚江王无法触及的地步。

在楚江王接到那枚银针时,众人神情微变,有些难以置信,没想到这世间竟有能够接住这根针的人,而且今日竟然还让他们遇见了。

那女子察觉到了这人的不一般,男孩女孩自然也察觉了,几乎在同一时刻纷纷退到了那女子身后,就连手中的雪瓶都扔在了地上,滚落在雪地里。

楚江王查看了一下手中银针,发现并没有毒,于是咬了一下,笑道:“果然是银的,估计也值不少钱!”说着便将银针装进了衣兜里。

那女子见楚江王将银针收了起来,再难多费口舌,便想掏出了腰间配枪指向面前的男人,然而手才朝腰上探去,却发现这男人已经有所动作了!

女子心中微惊,便想后退拉开距离,然而令她大感惊惧的是,这男子的速度实在太快,她的手才碰到那把手枪,才感受到其上传来的丝丝凉意,那男子便已掠到了其近前,一把抢走了她的枪,然后顺势顶在了女子的脑门上。

身后十人连枪都没掏出来,便听见楚江王喊了一声:“停!”

一时间无人再敢有所动作,然而紧接着,身后茶楼门口忽然传出一道平淡的声音:“住手!”

楚江王回头望去,发现来人是小刚,于是放下了手枪,叹了口气说道:“又不能好好打了!”

说着将手中枪重新扔给了那女子,兀自转身走到那处雪地里,捡起那个瓶子重新系在腰上,轻呼了口气。

小刚却看向那女子说道:“原芝小姐,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原芝看到小刚的那一刻,他便猜到了楚江王乃是小刚这边的人,对于小刚之前提到过的少爷也有些好奇,他的身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高手?

她朝小刚微微施了一礼,表示并不会将此事记挂在心,然后问道:“林公子就在茶楼里吗?还有大人……”

没等她说完,小刚便点了点头,回答:“都在,已经等候多时了,原芝小姐请!”

原芝当先走了进去,却是那个男孩朝楚江王跑来,托起小手嘟着嘴说:“还我银针!”

这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自然便是刑狱司中的锋芒二人组,若是遇上寻常人,先前那一招暗器便可能早已要了人性命,只是他们很不幸,今日遇见的是楚江王。

“银针?什么银针?”楚江王四处寻找了一下,然后说:“没看到什么银针啊,我有拿你的银针吗?”

毕竟还是个孩子,男孩被如此玩弄,如何能好到哪里去,登时嘟着嘴眼眸里有些雾气,静静看着面前楚江王,啜泣之声隐隐传出,看上去甚是委屈,令人怜惜不已。

“哎呦!”楚江王神情微惊,登时手脚有些慌乱,从衣兜里掏出那枚银针,塞到男孩手中,说道:“好了好了,银针还给你了,哭什么哭,不哭了啊!”

男孩收起银针,立刻便喜笑颜开,拉着那女孩的手冲进了茶楼里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地上雪里两道小脚印。

楚江看着空荡荡的茶楼门口,不由暗暗惋惜道:“楚江啊楚江,你到底还是心软了,这下好了吧,到手的财物又要送人!”

……

柳思琪其实早早便将原芝等人约在这处茶楼会面,然而没有料到会发生先前那事,倒也无奈得紧。

“王宫里现在什么情况?”

柳思琪看着自己这个秘书,问了出来。

原芝放下手中茶杯,回答说道:“回大人,王宫现在是王子奇轩环管事,刑狱司被迫无奈已经领了王的命令捉拿林公子,只是在王子的授意下,我们都是做做样子而已……”

原芝将王宫里的事情都说了一番,其内容与先前卓震山所说相差无几,朝臣们确实在准备联名上奏恳请王子敕封林弈,如今只待林弈出现在朝堂上了,可是问题很难解决,因为每次上朝奇轩炆都会出现,又不好在奇轩炆面前做这种事情。

朝臣们一直想不出个两全其美的点子,林弈不知道联名上奏这种事情是不是自己那个老父亲暗中搞出来的,他对什么敕封不敕封的都无所谓,只要能给麾下百万将士一个安稳的家就行。

他如今已是九幽阎皇,怎会去觊觎一个小小的官职,只可惜如今毕竟身在奇轩王朝,若没个官职,只怕自己拥兵百万却没有正当的名分,他日难免有人在王面前说一些不该说的!

原芝继续说道:“对了,我这次出宫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带林公子去见王子奇轩环!”

众人神情微异看着原芝,柳思琪当先说:“眼下王毕竟还在宫中,如此贸然前去,可会有不妥?若是被王发现后下令捉拿,你我是拿还是不拿?”

原芝解释说道:“大人放心,一切我都已安排妥当,此时西宫门处的守军已经全被我们的人换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还有所准备!”

她说着拍了拍手,门外走进十个身穿黑衣的人,正是先前跟随她来的十人小队。

她继续说:“林公子几人可以扮作刑狱司的人,随我们进宫,如此可以避开诸多眼线!”

林弈大致看了一下,九幽八王加上自己和小刚,刚好十人,至于殷无魅,他知道她一直在暗中,神出鬼没的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至于以林弈等人如今的本事,神不知鬼不觉出入王宫重地也不是什么难事,但这毕竟是柳思琪有心安排,他倒也不好拒绝。

“王子为何会忽然说要见我?”

林弈想到了一个关键,按理说王子奇轩环如今年仅八岁,若是处理政事,定会有人在其身旁随侍,签字盖章之类的总不能由年幼的王子亲力为之,可是如此一来,岂不是很容易传到奇轩炆耳中?

原芝抿了一口茶,感受着茶水里传出的温度和清香,说道:“王子说,关于林公子的忧虑,他已经想到了,所以如果要避开他父王的耳目敕封林公子,那只能在私下敕封,而不能再朝堂上明言下诏,关于其中具体细节,估计林公子见到王子之后就会知道了。”

林弈闻言眉头缓缓皱了起来,他虽不是对这种不能明言下诏的方法有什么意见,只是在好奇,为什么这个王子才八岁便已如此聪慧?

“大哥,会不会有诈?”

平等王也跟着想到了,有些担心地问道:“我们要不要真的进去,万一……”

林弈看着众人忧心忡忡的目光,他知道柳思琪不可能害自己,所以刑狱司也不可能害自己,那么关于这其中具体事宜,可能只有真正见到王子奇轩环才能知晓了。

于是他点了点头,平静说道:“既然是王子邀请,我们若不去,之后就很难立足了,何况如今又有哪里能留下我们?”

尽管语气很平淡,然而还是很难掩盖住其中夹杂着的自信意味,他们毕竟都是从九幽里出来的,这天下确实很难找到能留住他们的地方,他们进入王宫,若有不妙便可随时退出,没人可以留住,那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林弈继续说道:“为今之计,只有这方法可行了!”

众人再无异议,又是饮了会茶,闲聊片刻后便换上了这十人的衣服,在柳思琪和原芝的带领下出离了茶楼。

数个黑衣人来了又去,在这白色的雪地里确实很显眼,然而前些日子里原芝已经带着这几人在王城中走了一遍,几乎所有的百姓都知道了这是刑狱司的人,是以绝对没人敢轻视。

尤其是其中那道红色的身影,就像雪地上忽然洒出的一抹鲜血一般红艳,又似雪地里一朵绽放的血色彼岸花那般美丽无暇,对于刑狱司首领,寻常百姓都没有见过,只知首领经常穿着一件鲜红如血的衣服,手段也非常铁血,百姓闻之无不胆寒,如今却不料是这般美若天仙般的容颜。

茶楼隔王宫西门并不远,只有三两条街的距离,走了几分钟便即抵达宫门口。

那门口处的卫兵并没有拦截,只是对柳思琪等人施了一礼后便对众人视若无睹,任由众人径直进了宫门。

刑狱司虽说是个独立的部门机关,但是其中的人遍布朝中各部,有些人虽然名在禁军中的花名册上,但并不影响他们加入刑狱司,有些人虽在刑狱司里,但却在首领的授意之下加入其他部门,简单说就是双重身份。

如果你是一位禁军士兵,可能你床下那个战友就是刑狱司的人,如果你是宫里的太监,可能你的顶头上司就是刑狱司的人,如果你是后宫里的宫女,可能你服侍的王妃就是刑狱司的人,比比皆是!

只是寻常时候刑狱司都没有任务,他们也就只能专心于兼职工作,若是刑狱司有重大任务,他们也会第一时间接受来自首领的指示。

这就是为什么当初奇轩破率军破城时有刑狱司的影子,为什么璇奇登基时要在意刑狱司的脸色,刑狱司的脸色在这其中显得举足轻重。

柳思琪和原芝二人当先带着林弈等人回了刑狱司,柳思琪的意思是,此时正是大中午时分,若是就此去见王子恐怕太容易引人注目,只有等天色稍晚才更安全。

几人没有异议,前去刑狱司里稍歇了,只是才刚进入刑狱司大楼的门,柳思琪却见林弈面有疑惑,却是久久听不见他说话,于是只能自己问道:“有什么疑惑吗?”

林弈摘下面罩,看着面前的柳思琪,问了心中那个一直没有答案的问题:“关于彭家,王打算如何处置?如今是王子当政,王子又打算如何处置?”

 文学

二十年前的林宅和柳宅的灭门惨案,尽管如今已经知晓了罪魁祸首并非彭家,但彭氏一族确实在罪魁祸首的指示下做出了那等事情。

当时是没有能力阻止惨案的发生,而如今身为林家独生子的林弈已经长大,并且有了弥补的能力,那他就应该为二十年前那些死去的家仆报仇雪恨。

林弈是江湖中人,但他不相信什么一笑泯恩仇的鬼话,该报的仇还得报,还是那句话,若是不想活在仇恨里,那就尽早将仇报了一切都好说,若是不想冤冤相报,那就斩草除根挫骨扬灰。

而此时彭氏一族也已被璇奇关入了死牢,尽管如今王朝里换了个主事人,却还是没有将彭氏一族无罪释放,然而即便如此,林弈还是不放心,他本是个杀手,亲眼看着敌人死去已成了习惯,甚至还可能在敌人的尸体上补上一刀,这是专业!

所以在问出这个问题时,林弈就已经做好了打算。

柳思琪这些日子为王朝事业奔波,并不在刑狱司里,对于宫中的事情她也不太清楚,她也是二十年前那些事情的受害者,她确实也不想放过敌人。

她掌管刑狱,即便是那些被下死诏的犯人,来到她手中在死前也必然会遭受到最痛苦的折磨,因为是死罪,所以已经没人会在意他们会怎么死,也没人会在意刑狱司会让他们怎么死。

也因此,刑狱司的女首领也被盖上了铁血的高冠,从来无人敢轻视亵渎之。

二人看向了原芝,却见原芝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关于这个事情,王子还没有表态,宫里各部大臣对祭酒大人的下场都还在猜测阶段!”

林弈疑惑问道:“难道至今为止,王子还没有知道这个事情吗?”

原芝依旧摇头说:“不是,王子确实是知道的,因为前几日才刚传我去问话,他问我彭家的人是不是都还在死牢中!”

她顿了顿后说道:“也就问了这么一句,之后就再没有看到王子关心过这个问题,具体事宜,林公子可以在见到王子之后亲自问,我想应该会得到有用的答案!”

林弈和柳思琪闻言相视一眼,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于是几人在刑狱司里吃了晚饭后,直接脱下了那一身的黑衣,拿出包裹取出自己的衣服重新穿上。那宫外十人小队自然早有备用衣服,根本不需要穿上林弈等人的衣服,如此倒也方便了不少。

原芝留在了刑狱司里,柳思琪同林弈等人待得天色暗下来之后,便即寻那王子所在而去。

王宫里的各处宫殿房檐处都装饰着不少的霓虹灯,夜深后,那些霓虹便亮起了耀眼的光芒,伴着本就金碧辉煌的宫殿,如今更在金色的瓦片之上多了一层雪,远处看去,那些透出的金色有些模糊。

深夜的朱红宫墙上也有不少彩灯,看上去像是鲜血染红了整面墙壁般诡异,奇轩王朝的朱红宫墙,有着一个美丽而凄惨的寓意,有传言说,这座王宫之所以能够建成,是历代先王在其上投注了不少的心血,不少的工匠为了建造这座庞大雄伟的宫殿群而呕心沥血,呕心沥血并不只是个夸张的形容词。

有人说当初不少建筑师确实因为疲惫劳累,在建筑的过程中喷了不少血在墙上,无论如何擦拭粉刷,总会有人会忍不住将血喷到其上,于是干脆直接染成了鲜血般的红色。

这也就寓意着,若想成为这座宫殿群的主人,所经历的必然是惨痛的血的代价,一将功成万骨枯,只有让敌人的鲜血染遍这些墙壁,才有资格成为这座宫殿群的主人。

这种寓意很美,如鲜红的花朵般美艳,却也很凄惨。

奇轩殿偏殿殿外守卫的已经不再是那个忠于璇奇的蔡勇忠,而是重新恢复官职的禁军统领汪平海,只见其面色肃然挺立于偏殿门前,如似一尊门神般丝毫不惧风雪,似乎即便这风雪再大几分,他的身躯依然笔直。

就如其名字一般,只要他在,身后殿中之人就在,那人在,这片四海之内的江山便会太平无事。

身后的偏殿中透着些许亮光,光线十分微弱,从殿外窗子看去,不难看到空荡的偏殿里有一个男孩,男孩正光着脚像是坐在床上一般坐在案桌上,一手拿着一个小台灯,另一手时不时从案桌上拿起一张纸看着,看得出了神。

那些纸是朝臣们私底下送来的奏章,上面写着一些密密麻麻文字,然而男孩的神情并没有因为这些文字的繁琐而有一丝不悦。

偏殿门窗紧闭,所以身处其中的两人并没有感到有多寒冷,就连空调都没有打开,男孩依旧双足赤裸地坐在案桌上,也没有丝毫不适。

“谢公公!”

男孩终于说话了,原来在这偏殿之中还有第二个人,只是光线太过昏暗,看不清那第二个人是何模样,但从男孩口中便可知,那是一位太监,这位太监姓谢,乃是新上任的大内总管。

如今的总管已经不再是那个应公公,自那日璇奇登基失败之后,汪平海便将应公公私下处决了,便是尸体都暗中扔进了九幽炼狱,宫里没人知道怎么回事,也没有人敢过问。

“回殿下,老奴在!”

昏暗的光线中,谢公公的态度十分恭谨,看着面前这个殿下极力不肯打开灯的做法,心中感到很奇怪,而且还有些无奈,但是他并没有丝毫的怨言,只是这般安静陪在其身旁。

这个男孩便是当今奇轩王朝的王子奇轩环,他端着台灯朝谢公公的方向侧了侧,带着稚嫩的声音说道:“你来看,这句‘君者,上也,与民理而不争,民喜而喜,悲而悲;国存而存,亡而亡’是什么意思?”

谢公公看着奇轩环递过来的纸张,在微弱灯光下看着这句话,微笑回答说道:“回殿下,这句的意思就是说,为一国之君者,地位虽然至高无上,但不应该和百姓争执事情,理应用理去说服之,若是百姓高兴了君王也高兴,百姓伤悲君王也会跟着伤悲,进而提升一个档次,国家存在,那么一国之君也存在,国家都没了,更别谈什么一国之君了!”

奇轩环眉头皱了一下,若有所思,然而紧接着点了点头便又恢复了平静,随后又沉浸在了这些奏章里。

片刻后才听他说道:“谢公公,你把字典拿过来一下!”

“哎!”

谢公公应了一声,然后转身走到书架旁,欲言又止,不得已只得掏出手机,借助手机散发出的微弱光芒开始在书架上翻找。

过不多时便找来了一本字典,这本字典不是新华的,而是奇轩的!

王子奇轩环接过字典后便开始翻找奏章上那些晦涩的字眼,他年仅八岁,认识的字不多,所以每次看奏章看到一些不会读的字便要查字典,不懂的语句便要询问身旁的谢公公,为了保证能够记住这些字,他还特地写在一张空白的纸上,闲暇无事时便会多写写。

如此一来,处理朝中事物的速度就变得慢了很多,所以为何天色已暗,他却还要在这偏殿中加班加点的原因之一,这由不得他反对,他听王后讲故事的时候听过,所以他知道身在帝王之家就该如此。

第二个原因便是,他今晚要等一些人,一些该来、会来的人。

奇轩环深吸了口气,放下手中的台灯,甩了甩酸麻的手,问道:“现在几点了?”

谢公公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说道:“回殿下,现在已经深夜十一点了,也就是书上说的子时!”

见奇轩环点点头,又打算将那台灯抬起,谢公公连忙抢道:“殿下,还是老奴来举着吧,要不然您先休息会儿!”

谢公公毕竟四十岁年纪,哪里见过像奇轩环这等聪慧的孩子,想着来年春天面前这个孩子便要登基继承王位,到时候自己服侍着这样一位王,倒也还算舒服,于是心下便多了些期待。

只是他这几日看着八岁的奇轩环从早上七点便要保持清醒的状态一直到凌晨,内心还是有些许不忍。

这个王朝还等着这个男孩去管,他可不想看着这么个英明聪慧的王英年早逝,那真是这王朝的一大损失,只是有些话实在忌讳不适合说,倒也十分无奈。

奇轩环看着手中的奏章,听着谢公公说的话,摇了摇头说道:“子时,那应该快来了,不用休息了!”话音刚落便打了个满是困意的哈欠。

谢公公叹了口气笑道:“殿下可真是一代明君,王朝上下能有殿下,真是万民之福啊!”

奇轩环回过头来,稚嫩的脸上忽现一抹笑容,说道:“我允许你说实话,但拍马屁什么的就算了,如今父王还在,你可别说错了话,否则我也保不住你!”

谢公公登时受宠若惊,笑道:“是是,老奴嘴欠,多谢殿下提醒!”

奇轩环说道:“行了,你去给刑狱司那边打个电话看看,叫他们带来的人怎么这么久都没到?如果有什么麻烦,叫汪叔叔去接一下!”

谢公公点头欠身一礼领了命,而于此同时,门外出现了一丝动静。

汪平海看着出现在偏殿门口的一黑一红两道身影,正欲喝止却认清了来人,正是刑狱司的首领,当下施了一礼说道:“柳大人来了!”

柳思琪点了点头说道:“汪将军辛苦了!”又问:“王子殿下可在殿中?”

之所以有此疑问,是因为汪平海身后的偏殿中实在太黑了,没有开灯,若不是在王宫中,肯定会被错认为是一间鬼屋。

汪平海看向林弈,笑问:“这位想必就是林公子了吧?殿下已经在殿中等候多时,两位还是快快进去吧!”

汪平海转身敲了敲身后的殿门,说道:“殿下,人到了!”

而此时谢公公刚好走到门后,听着门外汪平海的声音,脸露喜色,直接打开了门,低声说道:“快快进来!”

待得林弈和柳思琪进门之后,谢公公对汪平海嘱咐了一声:“将军好生看守,切勿叫人靠近!”

林弈看到了殿内不远处那个提灯的小男孩,又看了看谢公公的做派,不由皱眉心想:“你们这是……大内密盗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