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上课偷偷伸进女同学下面_娇妻在黑灯舞厅被吃奶

2021-11-02 11:28:02情感专区
“今天路归远恶有恶报,你们在九泉之下也可以安息了。”
  她担忧地看了一眼周衍,周衍脸色平静没什么反应。
  杀人者终于受到了惩罚,压在周衍心里的一块大石也该

“今天路归远恶有恶报,你们在九泉之下也可以安息了。”
  她担忧地看了一眼周衍,周衍脸色平静没什么反应。
  杀人者终于受到了惩罚,压在周衍心里的一块大石也该放下了。
  第二天,周衍做了一个梦,他梦见在那个世界里,漫山遍野都是鲜花,山坡上有一个小木屋,温情和林寒住在那里,他们俩还热情地招待了周衍,还跟他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活着的人更重要。
  梦醒后,周衍明白,是时候该放下温情了,哪怕他现在全心全意对沈若年,但温情早已经过去,不应该再占据他的生活。
  所以周衍把温情的旧物都处理掉了。
  沈若年问:“温暮寒不会难过吗?”
  周衍说:“其实,在刚生下温暮寒之后,温情就去世了,温暮寒对这个母亲根本没有什么具体印象,他只是缺少母爱,逝去的就已经逝去,活着的人要学会放手,更何况,他现在有了你这个妈妈。”
  沈若年和周衍相视一笑,自从婚礼那天起,温暮寒就已经改口叫她妈妈了,以前温暮寒总是把沈若年当作母爱的补给品,但现在他们是真正地一家人了。
  这天,周衍拿了一份律师公证给沈若年看。
  公证上面写着,将周衍名下百分之六十的财产转移到沈若年名下。
  “周衍,我不能收,这太多了。”
  周衍的身家沈若年很清楚,百分之六十那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是她十辈子也挣不到的钱。
  “若年,你一定要收下,我以往对你太不好了,亏欠你太多,这是我对你的补偿,也是我的赎罪。”周衍轻轻地吻在她的额头上。
  现在回想起来,周衍想起自己以前对沈若年干的那些坏事儿,他简直想给自己来几巴掌。
  不过好在有沈若年的陪伴,周衍的躁郁症好了很多,心理医生说,很快就会治愈了。
  能治好周衍的躁郁症,对沈若年来说才是最大的宽慰。
  几个月之后,很快就到了沈若年的生产期。
  周衍给沈若年准备了大包小包的东西以便备产的时候用,因为担心出问题,所以沈若年提前几天就住进了医院的VIP病房。
  “你急什么呀,慢点儿。”沈若年忍不住说,周衍走来走去,生害怕拿漏了什么东西。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沈若年自己都还觉得没什么,周衍倒是整晚整晚地失眠。
  第二天的时候,沈若年就说不出话来了,她的肚子开始阵痛,这是孩子要出生的表现。
  沈若年疼得一整天都睡不着觉,周衍一刻也不敢把眼睛闭上,沈若年难受他也难受。
  很快,沈若年就被推进产房,周衍被挡在外面。
  沈若年生产了好几个小时,产房里一直传来凄厉的叫声,周衍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文学

终于,在沈若年进产房五个小时后,婴儿呱呱坠地的声音传来。
  五年后,海边。
  在海边某所餐吧当调酒师的小张百无聊赖地擦着玻璃杯,他在这里工作了两年,每天都要面对大量的游客,就算酒吧外边是多么美丽的海景,他也会看腻的。
  这是一名清秀的少年从门外进来:“爸妈,你们快点儿。”
  就算是看多了帅哥美女的小张,此时也被这名俊美的少年给吸引了。
  少年身后传来奶声奶气的女孩子的声音:“哥哥,你等等我。”
  少年看样子是饿极了,后头把小女孩儿一拉,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这时门外走进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已到中年,但容貌身材丝毫不输给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经过岁月的沉淀,身上反而有一股强大的气场,不过这股气场,在那个女人身边收敛了不少。
  那个女人也是十分美丽,一身雪白的皮肤,乌黑的长发,凹凸有致的身材,刚走进这个餐吧,就吸引了众多男人的目光。
  “暮寒,你小心点儿你妹妹。”女人开口嘱咐。
  这一家四口正是周衍他们。
  “念念,你要吃什么?”温暮寒很是疼爱周念这个妹妹,什么事情都会优先让她。
  周念虽然年纪很小,但毕竟是周衍和沈若年的血脉,学习能力还是很高的,菜单上的字都能认。
  “哥哥,我要秋后醉意。”周念白嫩的小指头往菜单上一指。
  周念估计是看着这个名字好听,但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酒哦,你现在还小,还不能喝。”温暮寒有耐心地跟周念解释。
  随后又点了几个适合小孩子吃的菜。
  吃完午饭,温暮寒迫不及待地下海玩水,被沈若年拉着浑身都涂了防晒霜,不然迟早要被晒掉一层皮。
  周念年纪还小,人也小小个的,不能下水玩,就在沙滩上玩沙子。
  周衍带着温暮寒学冲浪去了。
  到了晚上,温暮寒果不其然被晒伤了,肩膀上面红彤彤得,一摸还很痛,沈若年一脸无奈地给他涂修护霜:“看吧,我都叫你每隔两个小时就要涂一次防晒,现在好了,你这晒伤没个十天半个月是好不了的。”
  温暮寒很委屈,明明老爸也没有涂防晒,为什么他就没事?
  周念这个小小人在爸爸的怀里躺着,仰望着星空:“爸爸,妈妈,你们看今天天上好多星星呀。”
  另外三人闻言往头上看,确实,哪怕是在天气晴朗的海边,也很少会看见如此美丽的夜空。
  “爸爸妈妈,这里真好玩儿,以后我们能经常来吗?”
  “当然可以,以后念念你想来,我们就来。”周衍很是宠溺这个小女儿。
  “那太好了,我们全家都要一起来,爸爸妈妈,我们永远都不分开。”小孩子说的话永远是那么真挚动人。
  沈若年和周衍相视一笑:“好永远都不分开。”
  他们的眼里,有夜空,有星河,也有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