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在车里给驾校教练吃奶:端庄美艳人妻教师的沉沦

2021-11-02 10:28:39情感专区
大部分人还都真相信了龙非夜和韩芸汐就在大秦的某个角落里。
  不得不说,这些传言某种意义上对于朝中某些不安分的人来说,也是一种震摄的作用。
  龙非夜和韩芸汐还在,那些

大部分人还都真相信了龙非夜和韩芸汐就在大秦的某个角落里。
  不得不说,这些传言某种意义上对于朝中某些不安分的人来说,也是一种震摄的作用。
  龙非夜和韩芸汐还在,那些人自然会有所顾忌,不敢太放肆。
  半年多了,顾七少和小影子来回了好几趟玄空和云空,始终没有带回来燕儿的消息。
  但是,顾七少已经联系上宁承,告知了宁承一切。也找到了小玉儿,还在历练的小玉儿得知此事之后,立马赶回狼宗,她以决斗的方式,杀掉了韩香手下几名大将,并且拿出了韩尘唯一的一枚令牌,宣布暂代师父,接管狼宗。
  燕儿之事,虽然寻找半年无果,宁承和苏小玉都没有放弃,仍旧暗中不停地询问。
  顾北月稳定了大秦的时局之后,亲自去了一趟玄空大陆,同顾七少、宁承、苏小玉密会,四人密谈了一天一夜之久。
  半年之后,顾南辰,金灵,唐红豆三个孩子被改名换姓,秘密送去了玄空大陆,至于送到玄空何处,去做什么,皆是机密。


  珵儿和上官家族,上官泽都知道宁承的身份。为了掩人耳目,宁承之子宁远冠上了上官家族的姓氏,名为上官宁远,留在上官家族习武。宁承终究是有防人之心的,并没有告知上官家主冰海的真相,只寻了别的借口,询问冰封练功一事。上官家主给了明确的回答,在玄空大陆的北部,雪族之人便都是以冰封练功的方式,修炼真气。真气防御寒气的过程,便是一种修炼。
  宁承得知此事,兴奋地整夜不眠。既有冰封练功之外,那便说明睿儿的感知是没有错的,龙非夜和韩芸汐非但没有丧命,而且借机在练功。
  睿儿仍旧留在大秦宫中,一边学着处理朝政,一边仍旧勤奋练武,不曾松懈。
  顾北月布下了一个局,既是复仇之局,亦是征服玄空之局,既是帮睿儿,也是帮龙非夜和韩芸汐。
  在送走顾南辰他们之后,睿儿站在冰海南边,大喊了一声,“我轩辕皇族终有一日,要踏平玄空!”
  局已经布下,接下来的时间便是等待和努力。
  日子一日一日过去,纵使一直都没有燕儿的消息,但是,谁都不相信燕儿已经死了。
  按小影子的话来说便是,生要坚韧,死要见尸。
  寻找,一直都没有终止过。
  顾七少和小东西成了沟通两边的关键,顾北月和睿儿的消息,唐离宁静,金子和沐灵儿的消息,都通过顾七少带给孩子们;而孩子们的信也通过顾七少带回云空大陆。
  冰海平静了一年之后,那些金眼雪獒都纷纷回来了,却都不敢踏入冰海,它们看得出来冰海黑色的冰面上有毒。
  它们看到顾七少的时候还是要围攻过来,但是,一看到顾七少背后那头高大威猛的雪狼,便全都臣服了,进而也臣服了顾七少。
  顾七少坐在岸边,一大群金眼雪獒就围过来守着他,至少,让他孤独的身影看起来不那么落寞。
  顾七少更多时候会和小东西到冰窟窿里去陪龙非夜和韩芸汐,他经常在龙非夜和韩芸汐身旁一坐就是一整夜,说孩子们的近况,说他和顾北月的计划,说玄空大陆的局势,说大秦国的时局。
  他知道龙非夜和韩芸汐能感知到他和小东西来了,但是,并不确定龙非夜和韩芸汐能不能听到他说什么。于是,他就一遍一遍地说。
  直到有一日,他把一件事重复说了五遍,匍匐在他身旁给他取暖的雪狼忽然凭空消失了。
  他一愣,随即大喜,“毒丫头,是你吗?你收走了小东西?你听得到我说话,对不对?”
  这话一出,雪狼就又凭空出现了。
  顾七少越发地肯定这是毒丫头在回应他,于是,他又说,“毒丫头,如果你能听到我说什么,你就把小东西收走吧。”
  果然,这话一说完,雪狼又不见了。顾七少无比惊喜,忽然就发现了很毒丫头沟通的方式。
  于是,他不断的询问,雪狼就不停地出现消失,出现又消失。
  最后,雪狼不满地嗷叫了一声,韩芸汐就再没有把它收入储毒空间了。
  雪狼还未完全恢复,能长时间化成雪狼,但是,仍不能和芸汐麻麻神识沟通。即便如此,它还是能察觉到芸汐麻麻的情绪的。
  芸汐麻麻分明是掀起顾七少啰嗦了,顾七少却自己玩得起劲,还要带上他受累……简直了!
  一件事重复了五遍呀!都不知道龙大大此时此刻是什么心情。
  顾七少见雪狼不满了,只当是毒丫头累了,于是不再多问,抱着雪狼心满意足地睡了。
  自此之外,顾七少除了做药材买卖,当信使之外,还多了一件事,那就是时不时来跟毒丫头沟通沟通,后来还把睿儿和顾北月他们给带来了。
  睿儿恨不得就在冰窟窿里住下来,但是,他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重,也不敢打扰爹爹和娘亲练功,所以,只能一两个月来一次。


  顾北月被敕封为摄政王之后,便搬离太傅府,住到了宫里。小影子被秘密送去玄空大陆之后,顾北月身旁就剩下秦敏了。
  这些日子,顾北月成日忙碌,奔波。即便秦敏是他身旁的人,可见着他的机会是少之又少。
  一年后的年末,顾北月终于有几日清闲。他亲自写了信,邀请唐离宁静,金子和沐灵儿到宫里来陪睿儿过年。
  当初,其实顾北月只打算把睿儿和几个心腹送去玄空大陆,可是,唐离他们主动提起了要把唐红豆和小灵儿也送去,顾北月只能答应。

 文学


 

金子和沐灵儿在城门口看到唐离和宁静,两对夫妻便一道往北走。
  而睿儿赶了好几天的路,总算赶到冰海岸边。
  大年三十夜,没有月亮。
  冰海岸边,荒凉冷清,不见人烟。
  这就像是黑暗的世界,不管朝哪一个方向看去,都是黑,漫天遍地的黑,没有尽头的黑。黑暗而且寂静,除了呼啸不断的北风声之外,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
  轩辕睿就站在冰海岸边,腰杆挺直,立如劲松。
  年仅二十岁,可他比同龄人要高出一个头,因为常年习武的原因,身体比同龄人也要硬朗精炼很多。
  他穿着锦白色的便装,腰悬玉佩,外披一件华贵的紫狐裘披风,那眉宇间的冷静和孤傲,简直和和年少时龙非夜一模一样。
  他一手负在背后,一手提着灯笼,这满天满地的黑暗里,就他手上这一抹小小的光亮。
  这光亮虽小,可风再大,都吹不灭!
  这光亮虽脸冰海一隅都照不亮,但却能照亮他那双黝黑深邃的眼睛,让他看清楚漫漫前路。
  一年而已。
  今日的轩辕睿,已经不再是昔日的轩辕睿。
  两年,三年,甚至是十年之后的轩辕睿呢?
  轩辕睿沉思着,这个时候,前方的黑暗中也出现了一抹光!
  他眺望过去,冷俊的眉宇终于暖了些许。
  或许,他比父皇要幸运很多。
  父皇那颗冰冷的心,从来都没有人能温暖,直到母后姗姗来迟。
  而他,有太傅,有干爹,有离叔金叔;还有父皇留给他的一群谋士,一群忠臣,母后留给他的不少人脉。他的心,总能被温暖;他的路,不至于那么孤单。
  那一抹光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明亮。
  只见一头高大傲岸的雪狼驮着一个红衣男子疾驰而来,雪狼后背架着一张宽大的椅子,铺着好几层狐裘,而椅子三面全都各插了十根红色大旗子,棋子末端都吊着一个大红灯笼。
  随着雪狼的劫持,迎着风,红旗飘扬,灯笼摇曳,这画面真真是醉了。
  不知道的人远远看去,真会把雪狼误当作怪兽的!
  但是,轩辕睿一眼就认出雪狼和他干爹顾七少来。冷了好几日的脸,不自觉就绽放出久违的笑容来。
  他大喊了一声,“干爹,小东西!”
  顾七少骑着雪狼,八面威风,帅气凛凛而来,一听睿儿这声大喊,他立马从舒坦温暖的狐裘大椅上跳下来,落在小东西背上,揪住了小东西的耳朵,示意小东西停住。
  只可惜,平素听话的小东西一见着小主子,立马就把顾七少抛到脑后去,它非但没有理睬顾七少的命令,而且还猛地一晃,差点把顾七少从背后晃下来。


  它疾驰而来,都有些刹不住车,一下扑向小主子就直接把小主子给扑到在地上,而站在它背后的顾七少就这么冷不丁往前飞了出去。
  轩辕睿一把抱住小东西,一人一兽便在雪地上滚了起来,全然不管顾七少。
  顾七少一栽倒在雪地上,潜伏在周遭的金眼雪獒就全都冒了出来,从四面八方将他包围住。
  一年呀!
  整个一年的时间,这群金眼雪獒都找不到机会围攻顾七少。不为别的,只因为顾七少每次都骑坐在雪狼后背,威风凛凛。金眼雪獒自是不敢靠近雪狼,只能眼睁睁看着顾七少一如既往经常往来冰海两岸,却奈何不了他什么。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顾七少环视周遭一眼,立马爬起来抽出匕首,而几乎是同时,所有金眼雪獒全都扑过来,瞬间就将顾七少的身影淹没。
  阔别一年,一场人狗大战可谓激烈。
  虽然过程久了一些,但是最后还是顾七少赢了,当他从一群趴下的金眼雪獒中站起来之后,只见睿儿和小东西坐在岸边,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他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衣裳,发型,才走过来,硬是从睿儿和小东西中间挤出一个位置来坐下来。别说,顾七少的武功进步了,跟一群金眼雪獒斗,居然能毫发无损。
  他问,“睿儿,饿吗?”
  轩辕睿回答说,“我不吃狗肉。”
  顾七少一把揽住小东西,继续问,“吃狼肉吗?”
  睿儿还未回答,顾七少就冲小东西吼,“你再把老子摔出去老子就宰了你喂狗!”
  睿儿嘴角抽搐了好几下,忽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小东西变成雪狼的时候,脾气也变了,不再是萌蠢的笨老鼠,而是严肃冷傲的狼!
  它高高在上瞥了顾七少一眼,不屑理睬。若非有任务在身,它才不会任由顾七少往它身上插那么多大旗,招摇过冰海。
  “干爹,我来陪我爹娘过年。”轩辕睿认真说。
  这话一出,顾七少便瞬间认真起来,他低垂着那双狭长的双眸,淡淡道,“睿儿,对不起,干爹还没找着燕儿。”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轩辕睿淡淡道。
  他宁可妹妹下落不明,也不想她生死不明。
  “漩涡里出现晋阳城,一定有原因。过了年,干爹到晋阳城去,挨家挨户地找,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出来!”顾七少认真说。
  睿儿恨不得自己去找,可是,他不能。
  他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做,虽然大秦朝廷并非一个烂摊子,可是他也不能把一切都丢给太傅,让太傅背负谋反篡位的骂名!
  轩辕睿飞上雪狼后背要走,顾七少拦下来,他从椅子后面的箱子里拿出一见披风来要提睿儿裹上。
  “大冬天的,冰海里特别冷。”他认真说。

“我有真气护体,不怕冷。”轩辕睿连同自己的披风一并脱下,“干爹,你穿上,快!”
  “废话那么多作甚?他来来回回的,习惯了。就一半路程,我冷死不了的。”顾七少不耐烦地说,“你爹娘要在呀,指不定给你裹上四五件披风!”
  睿儿要推辞,却见干爹阴沉的脸,他只能作罢。自小到大,干爹什么脾气,他还不知道?
  这一年来,太傅教会了他长大,教他独自去肩负起很多东西。
  可是,到了干爹身旁,却忽然觉得自己又回到一年前,又变成小孩子了。
  睿儿的眼眶有些湿,二话不说就裹紧了两件披风,坐到小东西背后上。顾七少这才满意,也飞跃上去,坐在睿儿身旁,将他拥在怀中。
  入冰海。
  睿儿还真发现干爹不怕冷了,这一年来,干爹往返冰海数次还真是习惯了。
  很多时候,习惯并非一件可怕的事情,而是令人心疼的事情。
  “干爹。”睿儿低声道。
  “怎么了?”顾七少好奇地问。
  “有你真好。”
  睿儿的声音依旧很小,顾七少却听得清楚。他笑了起来,“傻孩子!”
  天都快亮了,顾七少和睿儿才抵达冰窟窿。
  玄冰似乎可以冰封一切,包括时间。
  这里的一切都没有改变。
  韩芸汐身陷被冰封的水潭中,龙非夜就趴在一旁,两人依旧保持着十指相扣,凝眸相望的姿势。
  宁承居然早就到了,这会儿正坐在一旁。
  一见睿儿过来,他立马起身,作揖行礼,“太子殿下。”
  即便在大秦,睿儿已是少年皇帝,可是,在大家心里,睿儿依旧是帝国的储君,龙非夜依旧是帝国的主人。
  “承叔不必多礼。”睿儿认真说。
  他在爹娘身旁坐下,轻抚他们身上的玄冰,还未开口,一旁的小东西就忽然消失不见。
  无疑,韩芸汐把小东西收入储毒空间了。她和龙非夜都能听到大家说话的声音,他们知道睿儿来了!
  睿儿高兴地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却还是坚强着。他也不管其他人,就径自坐着,和爹娘说起话来。
  他说了好多好多,说大秦的国时,说玄空大陆的事;说他的思念,也说大家的思念;说他难过的事也说他的开心事,总之,不管爹娘知道了,还是还不知道的事,他都说。
  其实,不必经由小东西。
  他一边诉说,一边就可以感受到爹爹和娘亲真气的强烈变化。爹娘通过这样的方式回应着他。
  他甚至发现爹爹和娘亲的真气比一年前要深厚了许多,甚至有晋级的迹象。
  不得不说,这不仅仅安慰了他,更鼓舞了他。
  由着一贯惜字如金的睿儿变成了大话痨,顾七少早就凑到宁承那边去坐了。
  顾七少是先把宁承带过来,再去接睿儿的。他知道,今夜睿儿一定会来。
  “喂,你不回去给媳妇暖被窝,跑这里傻坐?”顾七少狐疑地问。
  凭着敢开罪龙非夜者借兄弟的原则,顾七少和宁承处得特别好。
  “你不找个女人暖被窝,跑这里作甚?”宁承反问道。
  顾七少笑了,“老子非毒丫头不要!”
  宁承蹙眉问,“你说什么?”
  顾七少非但没大声说,反倒把声音压低了,“老子非毒丫头,不要!”
  宁承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没再做声,而随手丢了一把烟火给睿儿,大声道。“太子殿下,让你爹娘的耳朵歇歇吧,你干爹已经快把他们烦疯了。”
  睿儿也说得差不多了,他才不要像干爹那样一件事反反复复说呢。
  他捡起烟火来,从干爹特制的灯笼里取了火,点燃了所有烟火。
  随着砰砰砰的声音,烟火飞窜而上,飞出冰窟窿,在冰海的天空上绽放出了绚烂缤纷绚烂的色彩,打破了冰海的黑暗和死寂。
  宁承和顾七少都起身过来,发现这烟火特别好看。
  龙非夜和韩芸汐是看不到烟火了,可能在除夕之夜听到睿儿的声音,他们已经心满意足了。
  此时此刻,两个人都因为跟睿儿互动动用太多真气而陷入昏迷。
  他们虽被冰封,可一点儿都没闲着。天底下再没有人比他们自己更想破冰而出了,在动用真气抵御冰冷保护躯体,又要兼顾修行,可是一件非常费力费神的事情。昏迷,其实是常事。
  昏迷的时候,韩芸汐总会做一个梦,梦回三千年的梦,梦里有龙非夜。而龙非夜亦做着同样的梦,只是,他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做着同样的梦。
  就算知道了,或许他们也分不清这个梦到底是谁的梦。
  分那么清楚作甚?他们之间,本就不需要分你我的。
  梦中,韩芸汐又回到那家医院,站在李先生面前。
  不似第一次做这个梦时的紧张,恐惧,难过,此时此刻,她面对李先生只有心疼。
  她说,“龙非夜,我允许你插队。无论哪一生哪一世,无论你迟到多久,我都允许你插队。”
  龙非夜笑了,“不,无论哪一生哪一世,我都要你留着空位。我不要例外,要专属。”
  十指相扣,两梦交织。
  有些人,命中注定在一起,就算梦,都能梦到一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