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他的手慢慢开始伸进她衣服里摸:快添捏我奶头我快受不了了

2021-11-02 09:41:26情感专区
没想到还有人可以把它读得津津有味,不自觉就走了过去。

  大白看到有人接近他的宿主,立马厉声尖叫:“喵!——”

  一笑听到大白的尖叫声,蹙着眉心抬头

没想到还有人可以把它读得津津有味,不自觉就走了过去。

  大白看到有人接近他的宿主,立马厉声尖叫:“喵!——”

  一笑听到大白的尖叫声,蹙着眉心抬头,眼前的景色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那人穿着灰色的长衫大褂,脖子上为了一条黑色的长巾。

  他长得比较温和,看起来像是个教书育人的先生。

  但一笑一眼就认出了他是谁。

  这不就是原主记忆里第二深刻的那个、那个什么来着……

  对,那个男主许霄汉。

  一笑不知道今天他也来了,更不知道他走这么近过来是干什么。

  “先生有什么指教?”

  许霄汉看了一眼门外炸毛警告他的白猫挑眉。

  这只猫虽然很讨厌他接近它的主人,但是依旧听话的没有走进来半步,真是听话护住,能把猫养成这样的女子,真的很神奇。

  听到一笑的话,许霄汉回眸一笑:“我没有什么事,就是看小姐好像对医书很感兴趣,正好我对这本书略知一二,想过来交个朋友。”

  他长的像教书先生,说话也像教书先生,怪不得带原主做实验的时候,就像是一个老师在教学生。

  一笑对他没感觉,但是既然是想交朋友,又没什么。

  女子那书放下:“小女子梁卿月,不知道先生姓名?”

  “许霄汉,我坐在这里方便吗梁小姐?”许霄汉指了指她旁边的空凳子。

  一笑点头:“您请。”

  许霄汉坐下后,一笑本来以为他就是过来交朋友闲聊两句,没想到他还会指点她看的那本书上一些和现在实验相悖的知识点。

  一笑立马高看他一眼。

  她看医书,但实在对这个世界一知半解,所以听许霄汉给她介绍,会更轻松的了解这个世界的医学;

  同时也可以更快的读懂这个世界的书籍,还有把原主记忆里的东西融会贯通,所以不知不觉就和许霄汉聊了很久。

  许霄汉也非常惊讶这个女孩儿天赋,刚开始时她明显是有很多地方不懂,就像一个初学者。

  但是越往后面聊过去,女孩儿迅速的吸收了知识,还可以举一反三。

  甚至在他言语出错的时候,对他的话提出疑问。

  和她聊天有点累,因为要不断的说知识点,还要面对一个学习非常快的人提出的反问,但同是也有点酣畅淋漓。

  这种感觉,不是找到知己,而是亲手在培养另一个自己。

  她的天赋比自己更好,要是能和自己一起共事,一起研究药剂学,说不定可以头脑风暴找到更多的药剂配方。

  所以,他毫无保留的把所有自己知道的都和一笑说,一笑听得很认真,要不是她眼睛偶尔还在看书,许霄汉都以为她是入定了。

  许霄汉教给一笑很多知识,但知识是传授不完的,更何况没多久会诊结束,老者已经拿到了一些确切的病情资料,正打算回去呢,就看见两人相谈甚欢的样子。

  “霄汉!”老者喊了许霄汉一声,许霄汉回头,大家都奇怪的看着他们俩,不知道为什么耳根子就热了一下。

  老者喊他一声,又对一笑说道:“梁小姐放心,这种传染病传染非常慢,没有唾液接触几乎不可能会传染到,所以等下有人带你去隔壁房间,观察三天没有事后,就可以离开了。”

  一笑站起来:“多谢老先生,不过我想留下来照顾师父……”

  许霄汉也跟着站起来,在她旁边小声的说道:“梁小姐还是去隔壁吧,现在药材稀缺要是你再传染上,会很麻烦的。”

  一笑一愣,也知道是自己任性了,低下头真诚的道歉:“对不起老先生,我这就搬去隔壁。”

  老者笑着点头,挥挥手让许霄汉跟着,他们得回去研究一下用药和计量。

  许霄汉小声和一笑告别后,跟着大部队离开了。

  一笑关上门,走到床边。

  黎素醒了,也听到了医生们的讨论,似乎她的病不是传染病中最严重的,之所以死亡率高传播面广,还是因为大众对疾病没有察觉。

  当然,更多的是药材供应不足。

  她有救了,自然不肯拖累梁卿月。

  “卿月,你快出去吧,为师已经好多了。”黎素哑着嗓子。

  一笑沉吟一声:“师父一定会没事的,徒儿不在身边照顾,师父有事一定要喊我。”

  黎素沙哑着喉咙,艰难的笑了笑:“我没事了,你快出去吧。”

  “当当当!”有人敲门了。

  一笑把床幔交叠严实一点,然后去开门。

  门外是一男一女两个伙计,他们身上穿着防护用具。

  其中一个男的递给她一个布袋子,里面好像也是装着防护用的东西。

  “梁小姐,请跟我来。”一笑把布口罩戴在脸上,跟着男伙计出去。

  那个女孩看样子是来照顾黎素的,她年纪不大,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差错。

  尽管心里担心,她还是没有坚持留下来。

  虽然她这具身体没有先天疾病,但是现在身子骨还是虚弱的很,她怕真的传染到。

  药材肯定得紧着黎素别到时候两头忙活,反倒耽误了黎素的治疗。

  “梁小姐,你就住在这间屋子,房间里有电话可以打到药台,有需要可以随时打电话过去。”医馆嘛,肯定有病人住院的地方。

  为了方便照顾,所以每个大点的医馆都配了呼叫电话。

  就是这东西刚传过来没多久,还没有多少人会用。

  “麻烦了,如果可以,能不能帮我送点笔墨和消毒用的?”一笑走进去又回头和伙计说道。

  伙计点头:“晚上送饭的时候,我会送过来,梁小姐先休息吧!”

  伙计走了出去,一笑看见大白从房梁上跳下来,蹲在房门口看她。

 文学

“饿了?”不知道是不是大白给她的印象就是特别能吃,反正看他来找自己,就是感觉他饿了。

  大白翻了个白眼:“我是担心你才过来的!”

  一笑挑眉蹲在地上:“是吗?那我谢谢你,快点回梁家等着我,我过几天就回去。”

  不知道病菌会不会传染到猫身上,反正小心点没错的。

  大白看了看她身后简陋的屋子,还有墙上的潮湿留下的痕迹。

  “宿主要不我给你兑换个丹药,你跟我回去得了。”这地方不太好,住着肯定不会多舒服。

  还是梁家的床好一点,更大更软和。

  一笑摇头:“我不是说了不到最后不用其他的办法吗?你回去等我,给你带好吃的!”

  好吃的就想打发我?

  大白哼了一声,垮起个小猫脸:“那我要吃糖葫芦!”

  一笑点头,习惯性的想去揉揉他的脑袋,最后还是把手收回去了。

  “回去吧!”

  大白身为一只猫,身手十分敏捷,一跃就爬上高墙。

  他站在墙上回头看了一眼,女子眼睛晶亮,像是晶莹剔透的水晶,他高喊一声:“别忘了我的糖葫芦!”然后飞身跳下去。

  小吃货,就想着他的糖葫芦!

  一笑笑着摇摇头,把门关上。

  她刚把门关上,大白又出现在墙头上。

  他屏蔽宿主对他的感知,然后迈着猫步跳上房顶,趴在门正上面的瓦片上伸了个懒腰,然后把自己团成一团趴在瓦片上休息。

  一笑这边,这间屋子也有医书,而且两个房间的书籍不一样,少有重复的,所以还是很开心又有新知识可以看。

  她拿着一本书掀开被子,靠坐在床上慢慢的进入状态,忘我的读了起来。

  ————

  她这边情况稳定下来,另外一边,易川骑着马飞快的在海港街上驰骋,吓得两边的百姓赶紧往旁边跑。

  现在海港流行自行车这种洋代步,所以很少有人骑马,而且这是闹市区,骑马很容易伤人。

  所以他飞驰过去后,就有些惊魂未定的人会骂骂咧咧的诅咒他。

  但他管不了那么多,速度越来越快的往郊区那边去。

  易老爷子不喜欢他爸,所以他们一家都搬出来在海港市区里住,老宅那边现在就剩下老爷子和一些仆人。

  也不是不喜欢他爸,就是不喜欢人太多。

  老爷子特立独行,不喜欢儿孙满堂的生活,更向往自己一个人居住,能享受自己想要过的日子。

  但是他又非常疼爱自己的这个大孙子,所以经常让人打电话给易父,让他把孙子单独送过去住几天。

  后来易川参军报效国家,老爷子纵使万般不舍,仍旧让他去了。

  老爷子年轻时,也是有志向的人,当时王朝大厦将倾,很多人愿意跟随他。

  要不是因为王爷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说不定他早就举旗造反了。

  不过没几年,造反的人太多了,他反而没那么想去做这件事了。

  王朝坍塌后,战争打响,他年龄大了妻子走后,就再也没有什么保护国家的想法了。

  但是这种意志继承到他孙子身上,孙子还年轻。

  他是不舍得孙子在外面冒险的。

  但是自己国家内部斗争的分化也就算了,外国人也想插一脚,他老爷子肯定是不同意的。

  所以孙子去参军后,他也让以前很多朋友手下的人加入军队。

  虽然风险大,但是老一辈人都是热爱自己的国家的,所以参军的人很多。

  最近战争结束了,有人衣锦还乡,有人马革裹尸还,还有的人被炮火摧毁,已经回不来了。

  战争太残酷了,尤其是对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百姓……

  听说孙子回来,住在庄园里正在钓鱼的老爷子心里一高兴,赶紧让人去准备好饭好菜。

  易川很久没回来看爷爷了,老爷子自然想他,看他进来就双手扶着他的胳膊,上上下下的打量他。

  “瘦了!”有那么一句话,不管你胖成什么样,到了爷爷奶奶那里,爷爷奶奶都感觉你瘦了。

  “但也壮了不少!哈哈哈,爷爷的大孙子!赶紧!咱进屋里说!”老爷子开心的拉着易川进屋。

  仆人把马牵走去喂了,易川想说的话在看见老爷子高兴的笑脸时堵在嘴里。

  爷爷很想他,但他回来后第一次来看爷爷,居然是因为别人。

  突然感觉自己有点不孝顺。

  所以被动的被老爷子拉着在客厅的檀香木椅子上坐下。

  “最近这么样?打仗的时候有没有受伤?”老爷子坐在他对面。

  仆人送过来一壶热茶,分别给两人倒上一杯。

  易川看着自己面前那杯茶水面上飘着的茶叶,摇摇头:“我运气好,没受过重伤。”

  “那就好!听说你在战场上还立了很多功呢!果然是我易家的孙子,就是比别人厉害!”易老爷子自豪极了,整张脸都笑成了一朵皱巴巴的花。

  老爷子年龄大了,得有八十岁了,身子骨硬朗,但脸上的皮肤已经松弛了不少。

  早也看不出年轻时候俊俏的模样。

  “爷爷……”易川迟疑一声。

  “嗯?怎么了?茶水不和胃口?我让人做了菜,等会儿咱爷俩喝一杯!”老爷子完全不知道他孙子在想什么,单纯的因为孙子的到来感到十分开心。

  但是易川现在还有事情在身,他不敢耽搁太久。

  可看着老爷子开心的脸颊,又不知道怎么说。

  最后想起了他和梁时说过的话,他已经把那种话说给卿月的父亲了,两家人的婚事八九不离十,是不是可以也和爷爷这么说?

  “爷爷,我给您找了个孙媳妇儿!”易川说道卿月,有点紧张。

  老爷子愣了一下“真的?”马上就笑得更开心了。

  “长得怎么样?对你好不好?”

  老人家早就想抱重孙子了,本来给孙子物色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好人家姑娘,还怕孙子不喜欢,所以一直没跟他爸说。

  没想到出去当个兵,结束了战争不但带回来一身军功,还带回来个孙媳妇。

  就是战场上带回来,会不会性格硬气,不太好相处啊……

  老爷子想了想自己的暴脾气,有点害怕自己和孙媳妇相处的不好,让孙子夹在中间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