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撕开丝袜强进入校花:无套白浆农妇大屁股

2021-11-02 09:38:34情感专区
“他当然不冤,做了这样的事情,落得这个下场,不是正常?”

  虽然这么说,但是验尸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一下的。

  当检查武山的口腔时,钟约寒一下子就在里头发现了一

“他当然不冤,做了这样的事情,落得这个下场,不是正常?”

  虽然这么说,但是验尸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一下的。

  当检查武山的口腔时,钟约寒一下子就在里头发现了一样东西。

  他当时就是一惊,下意识的就将东西用镊子夹了出来。

  那是一个纸团子。

  钟约寒戴着手套,将纸团子打开,就看见上头写着一句话:“较量,现在开始。”

  付拾一一看这句话,登时不由得骂一句:“靠,好中二的台词!”

  这种台词,不是应该是那种热血动漫里,脑残反派才会说的吗?或者就是那种特别中二的少年男主——

  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话,瞬间就让付拾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忍不住搓了一下胳膊,然后看钟约寒:“我感觉咱们遇到了一个神经病。”

  钟约寒也是这个感觉。

  他翻来覆去的看那张字条,然后得出了结论:“上好的宣,墨也是好墨,字迹如此的沉稳,没有几十年的功力写不出来。”

  付拾一也凑上去看,然后觉得自己的确是没有欣赏美的细胞:这个字看着是很工整,很赏心悦目,但是如何能看出几十年功力……

  不过根据钟约寒的判断,付拾一也就跟着总结:“这么说来,这个人一定很有钱。”

  有钱人,才能练字,才能用好的笔墨纸砚。

  钟约寒木着脸: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付拾一摩挲自己下吧,认真审视字条,然后问了一个很实在的问题:“这个人是冲谁来的?你吗?你得罪过谁?”

  钟约寒深深的看付拾一:“我以为,是冲着你来的。”

  付拾一:……不至于吧?我这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好吧,我好像是得罪了不少人的。

  她干笑一声:“那就不好确定人选了。”

  钟约寒更加无语了。于是他专心去做尸检。

  不过,武山的尸体,再没有透露出有用的信息。

  整个尸体,没有一处其他伤,只有开放性伤口。

  武山的死因,是被割破了脖子上的动脉血管,连同气管。

  不过,在死之前,武山身上的血液也流得差不多了。最后那一刀,只是折磨够了之后,给了一个痛快而已。

  付拾一等到钟约寒彻底验尸完毕之后洗手时,问了钟约寒一个问题:“你觉得,武山的尸体,给你一种什么感觉?”

  钟约寒沉吟一二:“悲惨?”

  “专业一点。”付拾一提醒他:“从专业角度考虑。”

  钟约寒思索一二,最终灵光一闪:“专业!刀刀避开要害!就像是你一样!”

  付拾一:……我就不该说那话。

  不过,钟约寒的确说出了她心中所想的东西。她看着武山的尸体,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这个人,对人体十分了解。同样对人体了解的,还有仵作。”

  “而且,字条上提到了较量。”付拾一摸了摸自己鼻子,略尴尬:“所以,如果真是冲我来的,我能和别人较量的,也就是验尸——”

  钟约寒和付拾一面面相觑。

  然后他发出了灵魂感叹:“我觉得付小娘子你以后还是在家呆着吧。这前前后后,都遇到多少个想和你一较高下的人了!”

  付拾一略尴尬:“我也不想啊。”

  这种事情,谁能想到……

  但是付拾一就更奇怪了:“可是这个事情,不是和李县令被掳走的案子相关吗?总不能是那个人在暗处盯着我,刚好就决定杀了武山吧?”

  钟约寒沉思一阵,摇头。

  一直在旁边听着的高力士,沉声说了句:“或许是一伙的。”

  高力士不是很自然的看一眼付拾一:“一般来说,当仵作的,没有几个身体特别强壮的。”

  至少,都不习武,也不怎么会读书。

  “混出来的,基本年纪也不会太年轻。”高力士微笑看一眼钟约寒:“钟郎君和徐郎君这样的,都属于例外。”

  翟老头那样的,才是常态。

  付拾一秒懂。

  所以,一个仵作不会有这么好的身手,但如果说豢养杀手,一个仵作恐怕也没有那么大的宏图伟略——

  剩下的,只有合作了。

  两个对她都有兴趣的人,联合到了一起。

  付拾一遗憾的表示:“看来没抓到我,他们一定遗憾死了。”

  钟约寒和高力士想了想,却只觉得庆幸:幸好昨天她没跟着李县令!

  付拾一却已经双手环胸,认真思量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和对方来一场公平的较量了。

  她想来想去没好主意,于是虚心求教:“你们觉得,我应该如何和对方公平竞争呢?他又想怎么跟我较量呢?总不能是杀人吧?”

  想到上一次严宇那个变态,付拾一感觉自己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不自在的挠了挠:“那也太不人道了。”

  高力士也觉得头疼:“没准。”

  付拾一毛骨悚然:“咱们还是想个办法吧。要不,搞个擂台?”

  高力士看付拾一的眼光,宛如看傻子:“你觉得人家会听你的?”

  付拾一叹息:“那怎么办?总不能干等着。”

  万一真死了人,那这个人,岂不是就等于是被她害死的?

  高力士揉了揉眉心:“你想想,心里有没有怀疑的人,年纪大点的,也做仵作的。”

  付拾一脱口而出:“翟老头?”

  钟约寒一口茶水喷了出来:翟老头听见这话,怕是立刻就要躺地上去——

  高力士也听说过付拾一和翟老头的那一段过往,于是带着诡异表情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才不确定的说了句:“为沈镜秉报仇吗?”

  付拾一觉得不大可能:“那么多次机会,要报仇,不如一刀捅死我来得更快?而且他和我接触这么久,应该早已经知道我们两不是一个流派的,也没啥可比性……”

  “那就是范家?”付拾一眨了眨眼睛,“你们觉得,严宇那样的人,会有人想给他报仇吗?”

  高力士和钟约寒对视一眼,齐刷刷摇头。

  但高力士紧接着也说了句:“但是不排除,有人想胜过你。”

 文学

不管是哪样,最后付拾一都将目光暂且锁定在了仵作身上。

  尤其是年长的仵作。

  这个时候,作为县衙,就方便了:两边县衙加起来核对一下,就知道最近长安城有哪些仵作进出了。

  再将二十五岁以下的排除掉——剩下的也不会太多。

  而且,仵作学院的可以排除掉:就算有人有当眼线和传话筒的功夫,但军事化管理之下,没有人能去干坏事!

  当然,这个事情,要悄悄摸摸的进行。

  付拾一将这个任务,交给了王二祥。

  至于其他的,就只能见招拆招了。

  做完这些,张春盛正好来送饭。

  张春盛看着付拾一要开口,于是率先就将她的话堵在了口中:“不管什么情况,饭总是要吃的!不吃饭,怎么能有力气干活!我知晓小娘子没什么胃口,但是好歹也要吃一口!”

  付拾一:……其实我是想问问,做了什么菜。

  但是他都这么说了,付拾一也不好表现得太冷漠,于是就期期艾艾的叹了一口气:“你说得对。所以你做了什么菜?”

  张春盛不疑有他,打开食盒:“都是开胃的菜,酸豆角炒肉末,还有酸辣莴笋粒,酸菜鱼。”

  付拾一连着听了三个酸字,几乎是下意识的,口水就下来了。

  她看着张春盛,感受到了他浓浓的关爱:这三个菜,不得下三碗米饭吗?

  就是李长博现在还杳无音讯,她一口气吃三碗饭,会不会有点儿不合适?

  但是这种微微的不合适,很快就淹没在了下饭菜的开胃中。

  直到饭盆见底,付拾一这才放下碗筷,幽幽的叹息一声:“也不知道李县令有没有饭吃。”

  张春盛罕见的不毒舌了,难得嘴巴吉利了一点:“李县令一定会平安无事,很快回来的,小娘子不必担心!”

  旁人也跟着纷纷附和。

  付拾一觉得,他们如果不是一面附和一面抢菜,这话会更感人的。

  那么一瞬间,她忍不住感叹:啊,这情谊比不上一碗酸豇豆炒肉末的现实!冷冷的拍在了我的脸上!

  事实上,这会儿李长博也在吃饭。

  他还是没见到主人家,只是被摘了头套,放开了手脚,关在屋子里吃饭。

  饭菜很丰盛。

  筷子还是银筷子。

  诚意满满。

  李长博看着满桌子的饭菜,也是真的饿了,于是沉声道:“送热水来,我要净面洗手!”

  不多时,有小厮送来了热水。

  李长博当着他们面,从荷包里掏出香皂洗了洗手,又洗了脸,这才觉得舒坦一些——那些人也不知道手干净不干净!

  洗干净手后,他就很坦然的拿起了碗筷。

  门外偷窥的人看见了,这才悄悄去禀告:“李县令开始吃饭了。”

  屏风后头的人简直喜极而泣:“他肯吃饭就好。我还害怕他这样的人,不肯屈从——”

  事实上,李长博不仅屈从了,还认真的嫌弃了一下:嗯,这些菜都不如拾味馆的好吃,炒菜是炒菜,但有些不伦不类的。尤其是和付小娘子亲手做的一比……

  最后,李长博嫌弃的就着一盆水煮青菜,吃了两碗米饭。

  一面吃,一面怀念付拾一做的豆腐乳和小咸菜。

  吃饱后,他将碗筷一推,叫人收拾了,又提了要求:“有鲜货没有?”

  用付拾一的话说,越是到了冬天,才越多要吃青菜和鲜货。才能保持皮肤的鲜亮水润。

  李长博摸了摸脸,认真思量:可别因为这个,耽误了成亲时候的容貌!

  折腾完这些,他才开始想:这一次,又要怎么传递信息呢?估计也不好再用芋头皮这样的东西了。

  估算了一下时间,李长博觉得这里应该是离长安城不远。而且感觉,像是在山上。

  马车有一段时间,走的都是上坡路。

  而且十分颠簸,好几次压在了石头上。

  他还听见了鸟叫的声音。

  所以估计这个地方还是蛮偏僻的,他们未必能找来。如果想尽快脱身,还是要想办法自己逃出去。

  但是在行动之前,他想见一见这个所谓的主人。

  眼看天色已经暗下来,李长博感觉他们今天是不会见自己了,索性就从里头关上门,自顾自睡了——

  而宅子另一处,却有人吵架。

  一娇柔的女声道:“我不管,我要留下他!你答应我的!你若成了事儿,就将他留给我!”

  另一男声耐心哄道:“你别着急,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也不能将李家得罪了。你再耐心等等——现在你可别去见他,他万一认出你来了,事情就不好办了。”

  “那你呢?打算什么时候见他?”先前那女子明显有些烦躁,但也没反驳这话,悻悻的问了这么一句,又商量道:“到时候我在屏风后头看总可以吧?我不出声,他不会知道的。”

  男子语气十分无奈:“那你一定不能出声。我打算明日叫人见他。我肯定不能亲自出面。”

  先前那女子声音雀跃许多:“那就好。反正我将我最心爱的玩物都给了你们,你们如果不能做到答应我的事情,我绝不会再理你!”

  似乎是想起什么,她又问一句:“你们将他怎么样了?我看那老头怪渗人的——他不会有事儿吧?”

  男子安抚道:“能有什么事儿?就是借来当个替身而已。你不是也想成事?又何必心疼?现在真的就在你跟前了,还看假的做什么?”

  女子就没再言语。

  天色一点点暗沉下来,最后只有朦胧的月缓缓升起。

  救灾基地已经搭建好了许多屋子,就连火炕都开始建了起来。

  虽然火炕还没干,但为了早点烘干,所以一直都烧着火,草棚子里一下就不冷了。

  付拾一坐在羊皮垫子上,兢兢业业的继续画图纸。

  今天消息已经散出去了,根据敏郡王的回馈,长安城里,但凡有些实力的商户,都表示很感兴趣。

  所以,敏郡王的府邸,简直可以称之为门庭若市。

  付拾一感觉很快就能见到成效。

  除此之外,方良的情况也很稳定,一切都好似再朝着好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