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头肉吊粗大又长:翁熄性放纵好紧

2021-11-02 09:36:03情感专区
能不能正常一点?

  “哥,这件抹胸裙怎么样?”

  夏茵拿来一件粉色的抹胸给谢安看。

  谢安摇头,

  “那这个呢?”

  “太俗。”

能不能正常一点?

  “哥,这件抹胸裙怎么样?”

  夏茵拿来一件粉色的抹胸给谢安看。

  谢安摇头,

  “那这个呢?”

  “太俗。”

  “这个呢?”夏茵拿的是超短裙。

  “太短。”

  夏茵拿了一连串衣服都被谢安否决。

  “还是我自己来挑。”

  谢安转了一圈,挑了一件黑色的礼裙。

  “不行,这件太简单了。”

  夏茵立刻拒绝。

  谢安道:“就这件,不然不穿了。”

  “你要听我的话啊! 我积分兑换的!”

  “你看清了么,对你的要求我可以看情况满足。”

  “你这是文字游戏!”

  “好吧,那就这件。”

  夏茵妥协了,等谢安去试衣间换上。

  这裙子本来是拖地裙,她穿可以拖很远。

  但是到了谢安身上也就到小腿。

  黑色的裙子衬的谢安雪白如玉,因为出色的相貌。换上居然没有一点违和感。

  夏茵盯着谢安的样子,眼睛都要发光。

  她又给谢安带上假发盘起来。

  瞬间谢安的看起来就柔和了许多。

  “对了,还要化妆。”

  夏茵兴奋的说道。

  谢安又道:“不画眼影,不涂口红。”

  这是他的底线了。

  说实话,他现在有点点后悔了。应该把这个设成1000积分兑换的。

  “好吧,不画就不画。”

  夏茵忍痛答应了。

  然后看着镜子给谢安修修眉毛,化成细一点形状。

  本来想给谢安弄假睫毛,但是谢安的睫毛很密很长,根本就不需要带假睫毛。就给谢安夹了夹。

  变得更翘更好看了。

  嗯,再打一点高光,把谢安的轮廓再修的柔和点。

  夏茵打量镜子里的谢安。

  长发盘起,一双眼眸如月光般清冷,睫毛像小扇子。

  被夏茵画的有些尖尖的下巴,唇色浅淡。

  真的是个美人胚子啊。

  又加上谢安自身的气质,这完全就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女神形象嘛。

  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感觉。

  真真是美丽极了。

  “哥,你也太美了吧!”

  夏茵忍不住望着谢安的脸感叹道。

  谢安抬眸看了她一眼,看的夏茵都觉得惭愧了。

  她一个女生还没谢安好看呢。

  “但是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啊。”

  夏茵围着谢安转了好几圈,拍了脑门,“我知道哪里不对了。好像还差了礼帽!”

  夏茵在衣柜里找了一圈,找出一个黑色的带蕾丝黑纱的礼帽给谢安带上。

  谢安透过黑纱看她,夏茵瞬间觉得自己无了。

  谢安的眼神透过黑纱,清冷中带着神秘。

  “哥,不如我们穿着这,出去遛一圈吧?”

  谢安被夏茵夸的脸色虽未变,但是耳朵却悄悄的红了。

  “你休想。”

  “哼。”夏茵料到谢安会拒绝,也没在意。

  “那去我的房间没问题吧。反正爸妈也不在家。”

  她牵起谢安的手,准备出化妆间。刚出来却遇上了刚拿零食准备上楼的谢童。

  夏茵立刻感觉到谢安的身体一僵。

  “姐,这是哪个姐姐啊?你同学吗?好高啊。”

  “我可以认识吗?姐姐你的眼睛好漂亮啊。”

  谢童望着黑纱下谢安的眼睛有点痴痴道。

  “去,上一边玩去,我这个同学怕生。”

  谢童盯着谢安发呆,心里觉得自家姐姐已经够漂亮了。但是比起这个同学还是差了点,看那锁骨,看那眼睛。真漂亮。

  夏茵牵着谢安的手回了房间,刚到房间关上就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谢童那个傻子。居然还没看出来。”

  “哥,你刚才是不是紧张了。”

  夏茵还笑个不停,直到谢安忽然吻住她。

  谢安的眼神透过黑纱看着她,唇封住她的唇。

  夏茵忽然就笑不出来了。有种被女生吻的错觉,但是熟悉的味道包围着她。

  她的心动又不可抑制的加快了。她痴迷的看着女装的谢安,无论怎么样都是好看的谢安。

  真的太迷人了。

  ………………

  虽然给谢安穿女装真的很好玩。但是这500积分也真是让她累的够呛。歇了好久。

  才重新开始奋斗。

  又兑了一次50分的积分兑换。夏茵又乐此不疲的去积累500积分。

  兑换了之后,是让谢安带猫耳朵给她做饭。

  一脸冷漠脸的谢安,头上却带着可爱的尖尖的猫耳朵。在厨房里给她做蛋炒饭。

  夕阳温暖的光打在他的脸上,也打在夏茵亲手给谢安系着的粉色围裙上。

  谢安这样真的是太可爱了。

  虽然猫耳朵和他的气质很不符。但是却也没什么违和感。

  夏茵从背后抱住正在切胡萝卜的谢安。

  谢安切胡萝卜的动作顿住。

  “哥,你带猫耳朵的样子好可爱。”

  她去戳谢安的猫耳朵,“要是真的猫耳朵就更好了。”

  夏茵嘻嘻笑。

  谢安继续切他的胡萝卜,“捉弄我你就这么开心?”

  “对啊,谁让你平时总是板着脸,不苟言笑的样子。”

  “哼。”

  “多放点盐。胡萝卜少点啦。”

  夏茵说道。

  谢安却充耳不闻,报复的切了一整根胡萝卜,把夏茵当兔子养。

  夏茵不满的抱着谢安的腰,头趴在他身上说:“讨厌。”

  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她直起身子,掏出手机。

  是吴丽给她发消息。

  夏茵看到消息后,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身体也有点僵。

  谢安察觉到不对,问“怎么了?”

  夏茵声音低落,“安琪儿死了。”

  “怎么会?”

  他们学校人少钱多,捐了50万给安琪儿做手术和治疗。

  应该不会这样的。

  但是夏茵却说出来惨痛的事实。

  原来安琪儿寄养在她舅妈家,他的舅妈并没有拿这50万给她治疗。而是去还了赌债。

  所以安琪儿很快去世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这两天,突然下了很大的雪。

  比上次的雪还要大的雪。

  一片片雪花在天空下挥洒。

  就像是给安琪儿送行一样。

  夏茵和谢安在雪中散步。

  累了就在花园里的座椅上坐下。

  她和安琪儿其实也不是很亲密的关系,也没有很深厚的感情。

  但是莫名的,她就很难过。

  可能是努力过,最后结果

  却是这么差劲。

  而她又无能无力的感觉吧。

  有的事情真的不是努力就可以的。

  或者有的结局早就注定了。

 文学

她之所以难过,大概是因为有点兔死狐悲的感觉吧。

  如果是她以前得了这样的病,很有可能也会这样死去。

  但是林七月不会为这样的事悲伤太久。

  所以她拿出耳机笑着问谢安,“哥,听歌吗?”

  “嗯。”

  谢安接过耳机,塞到了自己的耳朵里。

  莫名的觉得今天的夏茵有些安静。

  他们坐在花园的座椅上,一人一个耳机,靠着彼此。谢安撑着透明的伞。

  他们看着雪纷纷下,静默而美丽。

  “哥,我真的好喜欢雪啊!”

  夏茵笑着说。

  “我也喜欢。”

  “真的吗?”

  “不仅喜欢雪,也喜欢雨。”

  “ 我以前以为哥哥除了画画,什么都不喜欢呢。”

  “哥哥,我们来堆雪人吧!”

  他们站起身来,堆了一个很大的雪人。

  谢安像是有强迫症,堆好以后还把它弄的非常平整。

  没想到这雪一下,就下了好多天。

  夏茵和谢安每天都来堆一个雪人,每个雪人都一摸一样。

  像士兵一样排列的整整齐齐。

  谢安堆雪人都堆的这么优秀,真是让夏茵觉得无语了。

  有必要事事都做得这么好吗。

  很久以后,她才意识到谢安不是有意识的,只是别人随便做的事,在他们看来就很优秀。

  夏茵这几日被谢安讲解题目,训的一塌糊涂。

  现在气就往雪人身上撒,她拿着树枝,雄气纠纠道:“所有人,全体都有,都给我站好,眼睛看前方。”

  “我告诉你们,春天已经快要来临,你们一定给我站好最后一岗。”

  “你,帽子怎么带歪了?”

  她的树枝指向一个雪人头上被吹歪的帽子。

  “赶紧带好!”

  她用树枝把雪人头上的帽子扶正,然后才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谢安在旁边站着,有点无语,“你戏精么。”

  “嘿嘿。”

  夏茵傻笑一声,语气有点舍不得道:“明天就要放晴了,他们就要化了。”

  谢安淡淡道:

  “不是还有很多个冬天吗?”

  “可是还要等很久啊。”

  “哥,在融化之前,快给我拍照吧。”

  夏茵把脖子上的拍立得给谢安。

  谢安接过来,给夏茵拍了好几张。

  “哥,我们合照啦!”

  谢安把夏茵抱进怀里,把拍立得拿了高一点,然后拍了一张雪中的照片。

  夏茵猝不及防的亲了一口谢安的脸,谢安脸上荡起浅浅的笑意。

  拍立得最好的地方,就是可以立刻取到照片。

  他们在椅子上凑在一起看照片。

  夏茵一张张看过去,觉得自己笑的好傻。

  “哥,你都不笑的,跟我在一起不开心嘛!”

  夏茵不满的看着夏茵谢安和她的合照,照片里谢安的脸仍然英俊的让人有点不敢直视。

  这张脸无论看了多少遍,都还是这么好看。

  夏茵的手抚过照片里谢安的唇与眼。

  他的怀里是笑的灿烂的夏茵。

  “不一定笑就代表开心。”

  谢安淡淡道。

  “也对,反正你表情万年不变的啦。”

  夏茵仔细看,还是能够看到谢安的笑容的。

  “好冷哦,哥,我们回去吧。”

  “谢安帮她把围巾带好,

  “你还知道冷,我以为你要睡在雪地里。”

  “哼。”

  “可是不想走了哎,哥,你背我吧。”

  夏茵的下巴搭在谢安的肩膀上。

  “懒死你了,走了。”

  “嗯~哥~~”

  夏茵在原地不动,拖长声音撒娇。

  “好了,别撒娇了。我背。”

  谢安受不了夏茵来这套。

  只好弯下身子,等夏茵上来。

  夏茵跳到谢安身上去,一手搭在谢安的胸前。一手给谢安撑伞。她在谢安耳朵上亲了一口。小声说:“哥哥最好了。”

  谢安垂眸有点认栽的感觉,背着夏茵往前走。

  在雪地上留下一串串脚印。

  第二天雪人就开始融化了。夏茵还有点难过。

  以后不去看雪人了。

  她想着,不然到时候为了雪人而哭泣。谢安可是会笑她的。

  她准备回房写点寒假作业,最近有点消极怠工了。

  但是到门口的时候,发现林婉如居然在她的房间。

  夏茵的心一紧,立刻想到林婉如不会偷看她的日记吧。

  “妈,你怎么进我房间没告诉我啊。”

  夏茵语气有些不满。

  “怎么,进你的房间还要经过你的批准啊。”

  “要不是今天心血来潮,想来看看你的狗窝,我就不会发现这个!”

  林婉如从夏茵的书桌前站起来,穿着皮草的她,看起来雍容华贵。一看就是富家太太。

  她的脸色却有点难看,指着桌子上她找到的照片。

  夏茵走上前去一看,居然是那天在雪地里谢安和她的合照。

  照片里是她亲着谢安侧脸,一脸笑容。

  夏茵立刻把照片拿到手上,“你干嘛看我照片,这是我的隐私。”

  “什么隐私不隐私。你是我生的,你什么我不能知道。”

  林婉如和夏茵说话的语气一点儿也没有了和谢霖说话时的温柔。

  “说吧,你们什么时候好上的。”

  林婉如尽量控制自己心平气和。

  “也就这几个月。”

  夏茵把照片放进兜里。

  “断了。”林婉如一副没有商量余地的表情 说道。

  “为什么?你不是不反对我这么早谈恋爱的吗?”

  “我是不反对,对于你来说,学习好不好不重要,学的好是锦上添花,最重要的是找一个有钱有势,对你好。能够依靠的男人。”

  “但是这个人不能是谢安。”

  “为什么不能呢?难道我们家不够有钱吗?我哥这么优秀,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喜欢哥的。”

  “你怎么不明白,?谢安对我的态度你不知道吗,?他认为是我害死了他妈,他怎么会真心的喜欢你。不过是想替他妈报仇。”

  “他不可能真心喜欢你。”

  “不会的,哥哥说了,他是真心喜欢我的。我相信他。”

  “你是不是傻了?没有脑子的东西。我是你妈,你最亲的人,还能骗你吗。”

  林婉如愤怒的看着夏茵,带着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她怎么生了个这么蠢的女儿,喜欢谁不好。非要喜欢谢安。

  自己怎么被玩死的都不知道。

  “无论如何,都要跟谢安断了!”

  林婉如重重说道,心里已经在想该怎么对谢霖吹枕头风,怎样让谢霖敲打谢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