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新排行榜(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h)合集列表

2021-11-02 09:31:53情感专区
那边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

  接连又打了三个电话,才被缓缓地接起,但是对面没有声音。

  静悄悄的。

  温吟:“傅初晨?”

  她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那

那边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

  接连又打了三个电话,才被缓缓地接起,但是对面没有声音。

  静悄悄的。

  温吟:“傅初晨?”

  她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那边闷声闷气的回了一句:“嗯。”

  呼——

  温吟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这位少爷真被绑了呢,要是真被绑了,她还得想想办法找他。

  “还在伤心生气?”温吟笑着问:“怎么回事儿你?”

  傅初晨:“我听不得我妈妈那样说你,你不是那样的人。”

  “每个人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听不得就不要听,怎么还玩失踪?”

  “我也很难受。”傅初晨声音闷闷的:“我觉得我妈也不是那样的人,我实在想不到她会说出那种话。”

  温吟唇角扯了扯,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问:“母爱的光辉伟大在你眼里破灭了?”

  傅初晨:“……”

  “我以为你打电话是要安慰我。”

  温吟嗓音漫不经心的:“安慰你,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因为我也没感受过母爱的光辉伟大。”

  “要不咱俩出来喝一杯?”

  “……”傅初晨犹豫了一下子:“咱俩都还是未成年,去喝酒不太好吧?”

  “没关系,可以为成年做个铺垫。喝一点点就好,我们买了就找个地方喝,不去酒吧那混乱的地方,怎么样?”

  傅初晨很想去,可是:“但明天还要上学,起不来怎么办?”

  “你怎么那么啰嗦?”温吟:“怪不得你不快乐,做一件事都考虑犹豫那么多。”

  “我就问你,现在能不能喝一杯,你能不能见一面?”

  那边,静默了几秒钟后:“能。”

  “这不就对了?我还以为你连放纵自我都不敢。”

  ……

  秋夜冷凉。

  巷子里的路灯下,少年拎着一袋的啤酒,小姑娘双手背在身后,就跟在他左侧。

  少年的脸色不好看,垂头丧脑的。

  两个人到了巷子末的天台上。

  温吟席地而坐,天台的冷风更甚,傅初晨都冷的直发抖。

  他看着坐在地上的温吟:“要不然咱俩去楼梯间喝吧,这里太冷了,你的伤还没好,你也不要喝太多。”

  温吟笑了笑,仰头看着傅初晨:“这么关心我?”

  “我没那么娇弱,这点儿风吹不死我。”

  傅初晨:“……”

  但他看着温吟就是弱不禁风。

  最后,傅初晨坐在了风口,替温吟挡住了风。

  温吟唇角微微扬了扬。

  傅家不是什么好地方,与寻常那污脏水深的豪门一样,没什么好人。

  可傅家的兄弟俩,都很好。

  傅初晨开了一瓶啤酒:“在这种时候关心我情绪的只有你了,我妈到现在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过。”

  温吟也开了一瓶,喝了一口,偏头看着傅初晨说:“我不介意当你妈,我给你打电话了。”

  “……”

  傅初晨闷闷的喝酒,被冷风一吹,整个人也都清醒了不少。

  “我不懂大人的世界。”少年的嗓音有些沙哑。

  “姐姐,你说人长大了是不是都会身不由己,言不由衷?”

  “是不是都要被逼迫着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温吟:“你是想为你妈妈开脱,觉得她是被逼迫的?”

  “每一条路都是自己选的。”温吟莞尔一笑,与傅初晨干了一下杯:“你没办法改变别人,就像是你没办法让你妈妈成为你想象中的妈妈一样。”

  “你妈妈并不温柔和蔼,甚至现在…她并不善良,她完全打破了你的认知。”

  “你被束缚在了道德与亲情之间,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我理解。”

  温吟说的很对,就是傅初晨心里的结。

  纵使乔冉千错万错,她也是他的母亲。亲生的。

  乔冉也是爱他的,有些时候嘴上凶了一些,但细节都是爱。

  傅初晨抬起眼,吸了吸鼻子,又有一些狼狈的喝了一口酒:“那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不要问我。”温吟的声音在风中缓淡飘零:“我没有这样的人际关系需要处理,也没有经历过母爱。”

  她偏头笑着看傅初晨:“你知道我的从前吗?”

  “可能大家以为那是地狱的地方,就是我的家,我生长的地方。”

  温吟仍旧笑着:“弱肉强食,像我这样的小可怜,根本没法活。”

  他们会被扔到各种地方,无人的海岛,是狼群与未知,满是毒蛇与毒物的原始森林,每一次,都可能回不来。

  为了活着,人与人可以自相残杀。

  人可以生吃了人。

  可以享受血淋淋的味道。

  她不行,她一直都不行。

  傅初晨不懂温吟在说什么。

  “你爸爸妈妈不喜欢你吗?”

  温吟:“不说我,今天就是开导你的,我也就是跟你出来喝一杯,有什么话可以跟我说,但我不包解决。”

  毕竟她不是正常人环境长大的,有些时候,正常人的情绪,她不会告知得那么清楚。

  傅初晨没说话了,喝了一些酒,微醺没有醉。

  谈话结束的时候,温吟手脚都冰冷的。被冷风吹的。

  傅初晨跟她说:“谢谢你,我心情好了很多。”

  她笑了笑:“回去睡个好觉,明天学校见。”

  温吟回到总统套房。

  傅叙没有回来。

  她用热水泡了泡脚,就回房间里了。

  她现在已经养成了有他味道伴随入眠,没有的时候,还是硬睡,睡不好,但也得睡。

  可能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温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傅总,那我先走了。”这是傅叙助理的声音。

  “嗯。”这是傅叙低低的回应声,很轻微。

  一直到听到大门咔嚓一声关了,助理离开,外面再没有一点儿动静。

  温吟疑惑。

  起身开门出去看了看。

  一开门就看到了男人倒在沙发上,领带松垮的挂在脖子上,领口的扣子也松了几颗,西装的外套都没有脱。

  他闭着眼,一动不动,这一副懒散的样子,欲气纵横。

  温吟靠近,就闻到了好大一股的酒气。

  她蹲在沙发旁边,轻轻的推了推他:“哥哥?”

  男人喉结动了动,没有回应。

  看样子醉的不轻。

  温吟继续推他:“你起来进屋去睡,这里睡着会感冒。”

  空气安静,安静的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呼吸声,她现在要是随便动一动,似乎都会扰乱着和谐的寂静空气。

  她看着男人的容颜,面部轮廓流畅,就算醉酒,也有些凌厉气。

  薄唇因为喝酒,有些润,色泽,也有些艳丽。

  安静的夜里,她的耳畔,都是他醉酒后有些凌乱的呼吸声,每一口,都呼着热气,都散着野纵的欲气。

  温吟呼吸窒了窒,忽的双手攥紧了他西装的袖口的衣摆,微微起身,凑近了他的唇瓣,男人灼热的呼吸带着酒气,瞬间洒了她一脸。

 文学

凑过去,轻俏的碰到了他的唇瓣。

  带着酒气,又柔软。

  温吟呼吸都屏住,手心也密密麻麻的出了一层汗,心脏都仿佛要停止跳动。

  天呐——她在干嘛……

  温吟吞了吞口水,睫毛颤了颤,想移开。

  但内心一股力量驱使着她,浑身的细胞都告诉她,她舍不得,甚至还想再用一点力气。

  可理智把她拉了回来。

  就在她要移开的那一刹那,男人薄唇忽的微微动了动,两片唇瓣微微的咬了咬她。

  酥酥麻麻的,浑身过电。

  温吟的手更紧了,眼睛瞬间瞪大,大脑一片空白。

  猛地离开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脸色一片血红。

  她紧紧的咬紧了自己的唇瓣,盯着躺在沙发上的他。

  他没有醒,唇瓣动了动也只是自然的动作,却差点索了她的命。

  “哥哥。”温吟再次开口时,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哑了。

  傅叙醉得似乎很厉害,温吟试图拉他起来,可他太重,拉不动。

  男人喝多了就是安静的睡觉,没有吵闹,没有发酒疯。

  最后,温吟拿来了被子,给他盖上,她缓缓坐在沙发边的地毯上。

  盯着他沉睡的脸,少女的心思弥漫着,也拨开了层层迷蒙的雾气,把先前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占有欲明确了。

  哥哥,我想要你。

  你再等我一年。

  至于合适不合适,试了才知道。现在,她就是要他,她只知道,就是控制不住的想。

  ……

  这晚,她人就趴在沙发旁边,陪着他。

  约莫凌晨五点,气温更凉了。

  傅叙脑袋沉沉的动了动,有被子盖着他,被子又被什么给压着束缚着他,有些动不了。

  他睁开眼,就看到了小姑娘穿着单薄的趴在那里。

  他微微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头很疼。

  又轻手轻脚的起来,尽量不把她吵醒。

  脚落地的时候,因为酒精作用,脑子不清醒,整个人都恍了一下,差点没站稳。

  傅叙摇了摇头,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一些。

  他喝酒不会喝成这个不省人事的样子,今天那酒局的酒里,肯定是有问题的。

  而他本身,对各种药物,有着强有力的抵抗,他的血液会稀释药物,不是天生的,是从部队里执行任务练出来的。

  没有练死,也算命大。

  所以他不容易喝醉,也不容易被什么药给迷住,这回迷过去了,只能说这迷药分量是很足的。

  傅叙弯身,轻松的就把小姑娘从地上抱了起来。

  她脑袋靠着他胸膛,迷迷糊糊的,知道是他,她也没动。

  一直感觉他把自己放下,盖好被子。

  站在床边停留了一阵。

  傅叙看着小姑娘乖巧的睡颜,忽然庆幸,今天酒局下的不是那什么不三不四的药。

  否则屋里就他们两个人。

  他是正人君子,但他也不能保证在药物驱使下能做点什么。

  ……

  翌日清晨。

  温吟起床时,觉得喉咙很疼。

  脑子也有些晕,估计是昨天在沙发边上睡感冒了,洗漱了一下,换了衣服就出了房间。

  客厅里,已经摆好了早餐。

  傅叙坐在沙发上,偏头看了她一下:“过来。”

  她走过去:“怎么了?吃早饭吗?”

  男人却只是淡悠悠的嘱咐道:“下回哥哥要是喝醉了回来,你就离我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