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跑步机上边跑边顶第三章|处,女校花的第一次

2021-11-02 09:29:06情感专区
程彦安受宠若惊到有些不太敢喝了。

  苏沁瞪他一眼:“放心大胆的喝吧,没有下毒。”

  程彦安低声笑了笑:“你不是那样的人。”

  说完,他喝下了乐

程彦安受宠若惊到有些不太敢喝了。

  苏沁瞪他一眼:“放心大胆的喝吧,没有下毒。”

  程彦安低声笑了笑:“你不是那样的人。”

  说完,他喝下了乐勺子里的汤。

  苏沁皮笑肉不笑地道:“你可别把我想得太善良,我要是狠起来,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程彦安笃定地道:“但你对真心对你好的人,永远狠不下来心。”

  被说中的苏沁不禁有些别扭,拿着勺子在碗里使劲的搅,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结果搅得过了头,碗里的汤溅了出来,泼在了手上。

  “呀——”

  苏沁惊呼一声,程彦安吓了一跳,想也没想就伸手拉起了她的手检查,“怎么样?烫到了吗?疼不疼?”

  其实那汤盛出来好一会儿了,虽然有余温,但也根本烫不伤人,苏沁的那一声惊呼,只是纯粹被吓到了而已。

  看着自己的手被程彦安翻来覆去的查看,苏沁只觉得脸烫得吓人。

  把手缩回来,苏沁将汤碗塞进他手里,自己起身跑了出去。

  程彦安一脸茫然地捧着汤碗,心里直嘀咕,她跑什么呀?

  苏沁跑到院子里,为了掩饰自己慌乱的心跳和滚烫的脸颊,刻意用手在脸旁扇了扇,嘴里还抱怨着:“这天怎么这么热呀?”

  程彦安听着院子里刮得呼呼作响的山风,突然勾起了嘴角。

  她,似乎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讨厌他嘛。

  他们之间会不会有那么一点可能呢?

  可……想到苏沁如今的身份,程彦安突然冷静了下来。

  他不应该生出非分之想,毕竟苏沁如今已经不是凡人,自己如果真的和她有了牵绊,只会影响到她。

  程彦安低下头,敛去眼里的情绪,缓缓喝了一口鸡汤。

  香浓的鸡汤入喉,他却尝不出丝毫的味道,只觉得心里某个地方扯着疼。

  接下的日子,苏沁便专心地给程彦安疗伤,每天清晨和黄昏带着他去山顶,一坐便是两三个时辰。一连半个月,从不间断。

  程彦安的伤也渐渐有了好转,每天昏睡的时间越来越短,脉博也越来越有清晰有力。只是苏沁总觉得程彦安的态度有点怪,冷冰冰的,好像对她有意见一般。

  不过她也没太在意,只当他是因为受伤而影响到了情绪。

  程彦安的伤好得太慢了,苏沁在山里憋了这么久,实在有些无聊得厉害,见天气不错,于是便生出了下山去散心的想法。

  她又不太放心把程彦安一个人留在山里,毕竟他那伤势不一定哪会儿就发作,万一自己出门途中他又突然有了状况,搞不好等她回来,他人都凉透了。

  于是苏沁一本正经地跟他起了大旗,“我觉得最近你的伤势好得有些太慢了,整天这样闷在山里,我觉得有点浪费时间。要不如这样,咱们把疗伤的事情往后挪一挪,或者只晚上进行,先下山一趟,去看看这里的百姓的生活情况如何?”

  程彦安冷着脸道:“不去。”

  苏沁一愣:“为什么?你难道不觉得闷吗?”

  程彦安道:“不闷。”

  他不是不闷,只是害怕自己和她相处得越多,到时候就越舍不得放手。

  但苏沁并不知道他的想法,强烈想要出去玩的心思怎么也憋不住,于是便开始游说:“你闷不闷倒是其次,其实我觉得你真的应该多到民间走一走看一看,毕竟眼下这情况,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你应该会是下一任皇帝。”

  “想要当好一个皇帝,光会帝王心术是远远不够的,你必须要知道百姓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百姓都有哪些需求,百姓对皇帝又有什么期盼,只有知道了这些,你才能把一个国家给治理好。”

  “眼下大邺一片混乱,你多到民间走一走,访一访,体察一下民意,深入百姓的生活,回头才能在接手大邺朝廷之后,快速的把朝政管理好。”

  “我这都是肺腑之言,你可别不识好歹。去不去?你要真不去的话,我可就走了。”

  程彦安看着满眼狡黠的小女人,心里一阵苦笑。

  她知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有多惹人心动怜爱?他对她的这个样子,没有丝毫的抵抗力。

  拒绝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程彦安的理智最终还是败给了自己内心的那一丝贪婪。

  他想和她多一点相处,这样,在以后没有她的日子里,他也能多一些回忆来慰藉自己。

  “你说得有道理,好吧,我陪你下山。”

  苏沁瞪他一眼:“这是陪我下山?明明是我陪着你去体察民情!”

  程彦安嘴角抽了抽,但眼里却有着难以察觉到的宠溺。

  苏沁是真的憋坏了,从空间里翻出一身男装换上,又给程彦安换了一身行头,急急忙忙地带着程彦安下山。

  两人身处大山深处,远离人烟,下山必须靠苏沁用飞剑带着他才行。

  掏出飞剑,苏沁率先跳了上山,然后转身把手伸给程彦安,“上来,我拉你。”

  程彦安看着眼前那只素白的手,把自己的手递了过去。

  苏沁将他拉上去之后便道:“扶着我的腰,站稳了,当心把你摔下去。”

  程彦安看着她那盈盈一握的纤腰,心跳有些加速,脸也有些发烫。不想让苏沁发现他的窘状,他赶紧若无其事的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苏沁心里松了口气,方才她那话没过脑子就说了出来,说出口之后才发现不妥当。

  男人的头,女人的腰,都不能让人随意碰触,她忘了这一点。生怕程彦安真扶上了自己的腰,苏沁都想抽自己两巴掌。

  幸好程彦安是个知道礼数的,只把手搭在了她的肩上。

  苏沁稳了稳心神,拿出隐身符拍在两人的身上,催动着飞剑朝山下的城镇飞去。

  因着程彦安身体不好,苏沁没让飞剑飞得太快,一路用着和马儿差不多的速度往前飞,连绵起伏的群山和处处白去在他们的脚下掠过。程彦安看着脚下的风景,还有她娇俏的背影,多希望能永远一直这样没有尽头的飞下去。

 文学

寒风下的青山县,显得格外的萧条。

  进城的路上,许多头上插着草的孩子,被父母带着跪在路边,看到有人经过,便不停的磕头乞求,“贵人行行好,买下孩子吧,让他们有口饭吃就好,他们很听话的……”

  一些胆子大的,发现了一些看起来像是有能力买下人的人,就会拉着孩子紧跟在人身后不停的央求,而待卖的孩子则满脸麻木的跟在后面,场面看着让人有些不忍。

  程彦安和苏沁虽然穿得低调,但两人衣着干净,气色红润,身上透着一股子贵气,自然就成为了那些穷人追逐的目标。

  两人都没有要买人的意思,费了些功夫才从甩开那些可怜却也难缠的百姓进了城。

  城里虽然也萧条,但至少没有沿街卖孩子的情况了,只是那些看起来日子并不太好过的百姓实在太多了,街道两边的店铺大多都没有开放,只有一些卖粮食和丧葬用品的店铺还开着。

  程彦安心情有些沉重。

  原本想出来透透气的苏沁,这会儿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没想到,这个地方的百姓日子竟然这么苦。

  程彦安突然停下了脚步,不愿继续往前了:“咱们回去吧,我想赶紧把伤治好。”

  他真的不能再继续耽误下去了,他耽误得起,可这些百姓耽误得起吗?

  严家军现在已经被吴国公的那些属下去接手,就等着他了。本来按计划,早在一个月前,他们就已经去攻打京城了,结果因为两个孩子的事情,生生耽误了这么久。

  和天下这些百姓的性命比起来,个人的恩怨纠葛真不算什么。

  苏沁抿了抿唇,点点头。她也没心情继续逛下去了,虽然她没心没肺惯了,但并不代表她真是不无心之人。

  身上的能力越大,对那些不平之事就越容易心生悲悯。

  想到自己空间里放着的那些银子,苏沁转头看了看程彦安,“你若是缺银子的话,记得跟我说。之前狗皇帝失窃的那些银子,都在我这里。”

  程彦安并不意外,之前他就知道那些银子失窃和苏沁有关,后来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后,对那些银子的下落就更加确定了。

  “那些银子你先放着吧,攻打大邺朝廷的事情,还用不着动用那些。”

  光是那些士绅土豪的支持,就已经足够了。

  苏沁摇了摇头:“我要那么多银子有什么用?取之于民,还是让它们用之于民吧。等你接手了朝廷之后,用银子的地方多的是。我原本是打算用这些银子养了军队打朝廷,然后把剩下的银子拿去买田地分给那些百姓。以后这两件事情我就不掺和了,银子你拿去吧,给那些百姓多谋些生路。”

  程彦安思考了一下,没有再拒绝。

  两人转身往回走,准备找个没人地方御剑回山里,结果刚走到城门口,就听到一阵喧哗声。

  “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跟你们走。”

  “放开我姐,你们这些坏人,我跟你们拼了!”

  抬头一看,只见城门口那里来了一群人,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押着一个披麻戴孝的姑娘往城里走,一个十来岁年纪的男孩儿在后面狼狈地追赶,几次想冲上去把那个姑娘抢回来,但却根本敌不过那些大汉的拳脚。

  眼看着男孩儿再次被打倒在地,那个姑娘哭着喊道:“小杰,小杰,你们住手,不要打我弟弟,我求求你们了,不要打他……”

  为首的汉子说道:“只要你老实跟我们走,我们就不为难他。”

  姑娘哭着道:“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不要你们的银子,我不要你们的银子……”

  “可由不得你不要!”

  一个汉子对那个被打得快要爬不起来的孩子说道:“别再跟了,识相点拿了银子回去把你爹娘葬了,拿着剩下的银子好生过日子去吧。你姐到了我们楼里,以后吃香喝辣,有啥不好呢?”

  那孩子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吼道:“不要你们的银子,放开我姐!”

  吼完,孩子又梗着脖子冲了上去,走在后面的两个汉子挥着拳头就要往那孩子身上砸。

  结果两只大手突然伸了过来,将他们的拳头给拦住。

  那两个汉子回头一看,威胁道:“不长眼的东西,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敢拦我们春香楼的人,活腻味了吗?”

  苏沁冷笑一声:“春香楼?没听说过。看你们这逼良为娼的架势,想来也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窑子。”

  为首那个壮汉一听这话,立刻怒了,“兄弟们,上,让这两个有眼不识泰山的小子开开眼!”

  其他几个汉子立刻一拥而上,挥着拳头就砸了过来。

  苏沁准备动手,程彦安已经先她一步,身姿飘逸的朝那几个壮汉迎了上去。

  只见他轻松的挥出了几拳,就把那几个壮汉给放倒在地。

  为首的那个壮汉一看这情况,立刻放开手里抓着的姑娘,掏出身上的匕首就朝程彦安扎去。程彦安虽说有伤在身,可这些人的攻击在他眼里,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所只他根本没费力气,就将这为首的汉子也能放倒了。

  那对姐弟都看傻了眼,愣在原地好一会儿都回不过来神。

  苏沁咳了一声:“还愣着做什么,不赶紧跑,等着他们缓过来再为难你们吗?”

  那姑娘醒过神来惨然一笑:“跑?我们又能跑到哪里去?如今天下大乱,到处都一样,我们这样没有自保能力的人,出去了也只有死路一条。何况,我的父母还在等着我们安葬……”

  听起来确实有点惨。

  苏沁还想再说点什么,那个被打得脸都肿了起来的孩子,突然扑到程彦安的脚下跪着磕头:“请恩公救救我和姐姐,请恩公救救我们……”

  程彦安弯腰一把将他拉了起来:“有话好好说,别这样。”

  方才被打成那样都没哭的孩子,突然放声大哭起来:“恩公,求你救救我们吧,不然我们会没命的。这些人肯定不会放过我姐的,求求恩公救救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