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呆在体内不出去|性高朝大尺度少妇大屁股

2021-11-02 09:18:28情感专区
阮今瑶不觉得挤,魏明琅侧躺着,保持一个姿势不动弹,她也看不出来到底挤不挤,但她怕魏明琅睡得不舒服,或者再冻着了,那就麻烦了。

  “不挤不挤,再开一间挺麻烦的,就这样吧。&

阮今瑶不觉得挤,魏明琅侧躺着,保持一个姿势不动弹,她也看不出来到底挤不挤,但她怕魏明琅睡得不舒服,或者再冻着了,那就麻烦了。

  “不挤不挤,再开一间挺麻烦的,就这样吧。”魏明琅总觉得说挤很尴尬,一个劲儿的摇头表示不挤。

  “那就好,那睡了。”阮今瑶把被子往身上一卷,侧到墙壁那边睡了。

  魏明琅下床熄了灯,再上床突然觉得好像宽敞了些。

  魏明琅躺好盖好被子,也睡过去了。

  第二日一早,魏明琅把她叫起来,洗漱完下楼吃饭。

  因为赶路的缘故,众人起的都很早,匆匆吃过早饭,众人继续出发赶路。

  他们一行人走的官道,一路上平平安安无事发生。

  一直走了八天,商队首领找他们说要准备好东西,接下来两天会在外面过夜。

  阮今瑶从来没在外面过夜过,不知道该准备什么,按照首领的意见,在离开上一个城镇的时候准备了许多炭火、食物和水,棉被也买了几床。

  白天马车就照常行走,到了晚上,商队找了避风的地方停下来,开始搭帐篷。

  王府的侍卫拿了他们的帐篷过来,选了地方给他们搭好。

  “晚上我们守夜,主子们安心休息。”侍卫首领过来跟他们汇报。

  “辛苦你们,等到了城里,给兄弟们买酒喝。”侍卫首领一身气质冷峻锋利,魏明琅最不擅长应付这类人,都不敢跟他套近乎的。

  侍卫首领朝他微微颔首,转身回了人群之中,安排着守夜工作。

  冬天,晚上,野外,这些元素加在一起总让人感到不安定,哪怕有王府的侍卫在,阮今瑶心里也不放心,睡觉不敢睡死过去,稍大一点的动静就能把她惊醒。

  她这样实在得不到真正的休息,第二天一早很没精神,窝在马车上睡了一天也没养回来。

  第二天晚上又是宿在帐篷里,但这一次阮今瑶实在太累,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半夜,阮今瑶忽然惊醒,看着帐篷顶,有些不知道今夕何夕的感觉。

  发了会儿呆,阮今瑶正想再闭上眼睡一会儿,忽然听到一阵呜咽声。

  这呜咽声断断续续,时有时无,像是被风从远方吹来的一样。

  阮今瑶听着这声音,心里害怕极了,平日里看的话本情节大把大把的涌进脑海。

  阮今瑶把被子往上提了提,把脸埋了进去。

  阮今瑶怕了一阵,忽然想到,他们这里背风,风应该是不会吹来的······那就是说,这个呜咽声就在附近喽?

  阮今瑶倒吸了一口凉气。

  什么神仙妖怪狼群,乱七八糟的想法全在阮今瑶的脑子里过了一遍。

  而把她从胡思乱想中拯救出来的是一个孩子的哭闹声。

  这孩子边哭边喊,哭声震天但口齿不清,听不懂在喊什么。

  这声音离他们不远,守夜的侍卫一下子就发现了他,几个睡觉浅的也被吵醒了。

  阮今瑶看着睡的正香的魏明琅,毫不客气地把他给摇醒。

  “嗯?嗯?天亮了?”被摇醒地魏明琅还没迷糊着。

  “外面有孩子在哭。”

  “什么孩子?哪来的孩子?”魏明琅咂咂嘴,翻了个身,“二嫂生了?”

  阮今瑶好笑地给了他一巴掌,“什么二嫂生了,快醒醒,我们在外面呢。”

  阮今瑶早就披着衣服坐起来了,手露在外面有些凉了,看魏明琅还不清醒,直接把手伸进魏明琅的被窝里,放在了他的颈窝。

  魏明琅被冰的一激灵,抓住阮今瑶的手往外扯。

  阮今瑶挣脱出来,又掐上了他的脸,“快醒醒,快醒醒,你没听到有小孩在哭呢。”

  魏明琅被她闹得彻底醒了,坐起来揉着眼睛控诉她,“哪有小孩儿啊,你就是单纯闹我。”

  “闹你什么,喊那么大声你没听到啊?是不是耳朵不好使?”阮今瑶笑他。

  魏明琅委屈巴巴的瞪她一眼,认真听起来。

  “好像是有。”

  “是吧。”阮今瑶扬了扬下巴,“这大晚上的,荒郊野外的,哪来的小孩儿啊?”

  阮今瑶这么一说,魏明琅跟着自动联想,想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别乱说,说不定也是赶路的人呢。”魏明琅抱着手臂搓了搓,“来人!去看看谁在哭?”

  魏明琅冲外面喊道。

  他话音刚落,侍卫首领的声音就响起来:“回三少爷,是个孩子在哭。”

  还真有孩子啊?

  魏明琅和阮今瑶对视一眼,穿上衣服,掀开帐篷走了出来,“具体怎么回事?”

  “前边有个受伤的男人带一个孩子,那男人伤的太重死了,孩子在他旁边哭。”

  “啊。”阮今瑶一听说死了人,吓得后退了两步。

  “你先进去,我去看看情况。”魏明琅挡在她面前,对她道。

  阮今瑶点点头,进了帐篷,魏明琅跟着侍卫首领过去看情况。

  前面不远处,侍卫们和几个商队的人围在那里,小声讨论着,看的魏明琅过来,连忙把位置让开。

  魏明琅过来,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一身黑色棉袍的男人躺在地上,看脸色已经是冻僵了。他身上趴着一个八九岁、裹着貂裘戴着毛绒帽子的小男孩儿,小男孩又哭又喊,小脸煞白。

  他看到魏明琅过来,爬起来扑到他脚边,扯着他的裤腿哭,嘴里喊着什么,但魏明琅听不明白。

  感觉他好像不太会说话一样。

  魏明琅蹲下来,伸手圈住他,猜测道:“你是要我给他看病?”

  小男孩摇摇头。

  “那是要我把他叫起来?”

  小男孩继续摇头。

  魏明琅搞不懂他得意思,无辜又焦急得跟他对视。

  小男孩挣开他得束缚,在一边做起挖土得动作。

  魏明琅恍然大悟,“你要我把他埋了?”

  小男孩点头如小鸡叨米。

  魏明琅沉默了一下,然后看向了侍卫首领。

  首领冲他点点头,命人把尸体扛起来,带到别的地方埋了。

  魏明琅拉着小男孩得手,把他带进了阮今瑶所在得帐篷。

  阮今瑶在帐篷里等着,见魏明琅带了个孩子进来,诧异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文学

“这是······”阮今瑶打量着小孩。

  这小孩也不怕生,大大方方站在那儿任人打量。虽然他脸上还挂着泪珠,但一双眼睛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满是好奇的看着阮今瑶。

  魏明琅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这孩子身边的大人死了。这么冷的天总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外面吧。”

  阮今瑶对此还是认同的。

  一个孩子在这种弱小又可怜的情况下,很容易被人怜惜。

  阮今瑶叫来秋菊打水,给他擦脸洗手。这孩子的随身包袱里带有几套衣服,秋菊给他换了干净的。

  收拾妥当,阮今瑶三人和商队首领、侍卫首领他们一起坐在阮今瑶他们的帐篷里,商量这个孩子的去留问题。

  这孩子会说话,但总感觉好像嘴里含着什么一样,模模糊糊听不清楚。

  “你会写字吗?”用语言沟通不了,只能用文字了。

  小男孩点点头。

  秋菊拿来纸笔给他。

  “你先回答我们几个问题。你叫什么,哪里人,几岁了,跟那人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沈静娴作为代表发问。

  小男孩听完问题,在纸上一笔一划写出答案。

  这孩子写字时坐的端正,从握笔来看,是专门学过的。再看他写出来的字,虽然有大有小,但每个字都写的很工整。

  小孩写的缓慢,几人忍不住凑上去看。

  “王松,中州人,十岁,他是我爹爹的朋友,家里遭了山贼,叔叔带我逃命来的。”

  “你家里是做什么的呢?父亲是做官还是?”沈静娴继续问道。

  “我家是卖布的,山贼下山抢钱,带不走的布料全烧了,他们还杀了人。”

  “你叔叔打算带你去哪儿?”

  “不知道,叔叔没跟我说。”

  “他为什么受那么重的伤?”

  “他带我出来的时候被山贼的大刀砍了,伤口一直不好。”

  因为他是个孩子,还口齿不清,问不出太多东西,所以他们的话就问到这里。

  阮今瑶看着他写的回答,总感觉有哪不太对,但一条条看下来又找不到哪儿不对。

  “你先跟这个叔叔去休息好吗?”阮今瑶指着商队首领道。

  小王松看看商队首领,有些迟疑的点点头。

  阮今瑶见了,笑着对他道:“你别怕,这个赵叔叔很和善的。”

  赵首领听阮今瑶说他和善,搔了搔头,嘿嘿笑了。

  小王松被赵首领带出去安置了,剩下的四人凑在一起讨论。

  “我看这孩子有点奇怪。”阮今瑶先发表了意见。

  侍卫首领认可的点头。

  魏明琅不解的看着他俩,“哪奇怪了?”

  “你不觉得他的说辞,看似很合理,但细想感觉很怪。”阮今瑶指着桌子上的纸道。

  “有······吗?”魏明琅使劲儿盯着纸上的字看,但根本看不出什么。

  “虽然看不出来哪儿怪,但就是感觉很怪。”沈静娴也附和道。

  阮今瑶和首领一同点头。

  魏明琅受到了打击。

  就他看不出来?

  “尸体上有发现什么吗?”沈静娴问首领。

  首领略想了想,回道:“他身上没东西,包袱在王松那儿,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还有就是尸体冻僵了不太好脱衣服,他们懒省事,直接给埋了,所以只知道胳膊上有伤,其他地方不知道。”

  “既然已经埋了就算了,别管那么多了,等天亮了问问那孩子有没有亲戚,送走吧。”阮今瑶开口道。

  他们有西蜀王的案子要管,没那么多工夫管闲事。

  首领点点头,他的想法跟阮今瑶是一致的。

  魏明琅和沈静娴有些不认同,但此时除了送走还能做什么?总不能带着一起走。所以也同意了。

  几人散了,阮今瑶把桌子上的纸张叠起来收好,继续去睡了。

  第二日一早,几人再起床,吃了早饭,开始打算王松的事。

  “你家还有什么亲戚吗?我们送你去投奔亲戚吧。”

  “不知道,我们家只有我和爹娘。”王松写到。

  “只有爹娘吗?”阮今瑶吃惊道。

  从这小孩的衣着打扮和行为举止来看,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应该是个很大的布商才会有貂裘、锦缎这些东西。

  这样的人家,只有三个人?就算没有妾室,那孩子应该也不会只有一个吧?

  当然,不排除他们家就是这么特殊。

  “那你怎么办呢?”阮今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好。

  “我不能跟着你们吗?”王松可怜的看着他们。

  几人对视一眼,拿不定主意。

  “我们要去很远的地方,而且有重要的事要做。”阮今瑶还是偏向送走这个孩子的。

  现在天冷,路上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情况,带着个孩子实在很不方便。

  “我不给你们添乱,我可以帮忙做事。”王松连忙摇头,一脸的乞求。

  这孩子长得很可爱,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人,让人狠不下心来。

  “罢罢,你就跟着我们吧。”沈静娴被看的受不了了,率先妥协了。

  有人开了头,其他人妥协就很容易了,就算不点头,也不会反对。

  就这样,这个王松被留在了他们的队伍之中。

  这之后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情,一行人加急赶路,十几天后到达了蜀地。

  他们快到时传了书信过去,等他们到了,魏明璋派人在城外等着,见到他们就把他们带到了驿馆。

  阮今瑶他们和商队分开,王松本来要跟着阮今瑶他们,但因为他们要忙查案,所以就被赵首领带走了,说等阮今瑶他们回京时再带他走。

  现在的蜀地的主城西蜀城已经关了城门不让进出了。驿馆建在城外,他们进出很不方便。

  “怎的住在这里。”阮今瑶问带路的侍卫。

  侍卫闻言,拱手道:“回三少奶奶,世子让住这里的。”

  既然是魏明璋安排的,那必定有他的道理吧。

  驿馆只接待他们一行人,众人稍作休整,便把侍卫叫来询问情况。

  “西蜀王死于一种苗毒。这毒无色,有股酸味,混在酸口的饭菜里察觉不到。王府的太医说这是慢性毒药。这毒药在西蜀王体内积累到一定程度才会毒发,从毒发到死亡不出半刻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