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最爽的交换疯狂的交换|玩弄少妇人妻

2021-11-02 08:59:05情感专区
仔细打量了一下,连忙又还给苍源,嘘呼道:“苍大师,这是灵柳枝,太珍贵了。我只是随口一问,不能要!”

  “这……”

  苍源一时被感动了,不由对

仔细打量了一下,连忙又还给苍源,嘘呼道:“苍大师,这是灵柳枝,太珍贵了。我只是随口一问,不能要!”

  “这……”

  苍源一时被感动了,不由对牛小田刮目相看。

  其实,牛小田不收,是因为这根灵柳枝的品相,远不如自己拥有的。

  没处理好,隐形的能力很差,而且还不能重新加工,等同于废材。

  “小友如此大度,品质如金,若有需求,尽管开口,本人一定尽量去收集。”苍源收好灵柳枝,激动地拍了拍胸口。

  作为风水世家,拥有的宝贝一定不少。

  牛小田忍着贪婪之心,故作平淡道:“苍大师如有闲暇,帮我弄点金银符纸。这玩意是耗材,总是不够用。”

  “好办!先给小友几张用着。”

  苍源满口答应,将随身的小皮包拉开,立刻从里面取出一沓符纸,也不清点,直接递了过来。

  金银两种符纸各半,总数有十几张。

  真有实力啊,随身就带着这么多!

  “哈哈,多谢,开个价吧,多少钱?”牛小田开心笑道。

  “提钱就见外了,得遇小友,实乃三生有幸,等回去后,再给小友邮寄来一批。”苍源连连摆手。

  损失一千多万,是不幸才对!

  钱财乃身外之物,苍源发自内心的认为,牛小田能留他一条命,就是莫大的恩惠。

  接下来的聊天气氛,就变得很融洽,同行之间,话题也很多。

  在苍源看来,兴旺村必是富庶之地,甚至会超过他所在的苍山村,而且后福绵绵,发展不可估量。

  “苍大师,您了解法门居吗?”牛小田打听道。

  “不甚了解!”

  那就是知道一点!

  牛小田抱拳:“大师知道的,都告诉我吧。”

  “据我所知,法门居甚是邪恶,无所不为,无所不能为。听闻中原万花,便是法门居的一员。”

  顿了下,苍源又问:“小友因何提起法门居?”

  “在一张金符上,看到了这三个字,有点好奇。”

  “莫要探寻其秘,会有祸殃。”

  苍源的提醒,倒是带着几分善意。

  “大师稍等!”

  牛小田立刻客厅,回到房间里,将无毒的魁蝻从收仙笼里放了出来。

  眨眼就消失了!

  苍源感应到飞蝻脱困,立刻收入体内,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将那些猫爪骨,用纸包起来,牛小田重新回到客厅,也一并还给了苍源,没用的东西,看着还挺恶心。

  “多谢小友!”

  苍源感激地起身鞠躬,一时间泪光盈盈,内心感慨良多。

  “苍大师,恕不远送!”

  “山水有相逢,还有见面时。”苍源抱拳。

  “希望到那时,你不会一门心思想杀我。”牛小田呵呵笑。

  “岂敢一错再错,定然以挚友待之。”

  把苍源送出大门外,他还要回张棋圣家里一趟,然后立刻返回南方。

  后来,牛小田听说,苍源多给了张棋圣一周的住宿费,两人互留联系方式,依依惜别,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确定苍源坐上旅游大巴,离开兴旺村。

  牛小田倍感轻松,暴涨的千万身价,独自在房间里乐不可支。

  站着笑!

  坐着笑!

  躺着笑!

  一直笑到腮帮子酸疼。

  兴旺村首富,当之无愧!

  烦恼又来了,这么多钱,都不知道该怎么花?

  这时,亿万身家的尚奇秀敲门进来,大大方方,又给牛小田转了三十万,预交下个月的住宿费。

  “秀儿,你这份觉悟非常难得,应该保持下去。”

  牛小田心安理得收了,引来尚奇秀一阵白眼,接着又问道:“老大,我爸他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是对你的一种保护,我估摸着,他外面有仇家,唯恐稍微不慎,连累到你,仇家追杀上门。”

  牛小田说得煞有其事,心里却在偷笑,死去的尚晨,当然没机会再跟女儿联系。

  最多,也就是给养女托个梦吧!

  “总觉得哪里不对,我怎么都没梦到过他。”尚奇秀挠挠头,傻毛病又犯了。

  “这个问题很复杂,那你慢慢想,本老大要再睡一会儿。”

  尚奇秀走后,牛小田琢磨了半天,还是拨通了黄平野的手机。

  “小田,苍源走了,我还以为,他会跟你纠缠个没完。”黄平野笑呵呵的语气,心情不错。

  居然啥都知道,牛小田认定,青云镇附近一定有黄平野的探子,怕还不止一个。

  “嘿嘿,不能赶尽杀绝嘛!”

  “苍源弟子很多,也有人暗中支持,处理他容易,但后患无穷。”

  “对了黄先生,从苍源和龙虎身上,我打听到一件事儿,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直接说就是,咱们之间,不用兜圈子。”

  “威胁并指使他们的背后人物,是白先生,名字不详。”

  手机那头,突然没了动静。

  牛小田还以为断线了,拿起来喂了几声,才又传来黄平野的声音,有些低沉,“不是白先生,那人应该姓柏,柏树的柏,消失了十几年,他居然又出来了。”

  “这人啥背景?”牛小田心头一惊。

  “别问了,对你没好处。这条线索很重要,我这边也要做出调整。”黄平野匆忙挂了电话。

  能让黄平野如此忌惮,这位白先生,错了,是柏先生,该是个何等可怕的人物。

  牛小田却想不通,自己哪里得罪过此人,接连派人上门找茬!

  多思无益,只能破坏了好心情。

  午饭后,大家集体出发去滑雪,年轻不羁的欢笑声,洒满了整个山坡。

  “小田,头一次觉得,兴旺村这么美。”

  刚刚学会滑雪的林英,凑到牛小田身边,站直身体,眺望了远方。

  “哈哈,过不了几年,这里会更美。到时候,咱也像苍山村似的,遍地千万富豪,没文化颜值低的姑娘都嫁不进来!”牛小田傲气大笑。

  “我都不想走了!”林英嘟着嘴。

  “那可不行,英子,远方的风景更多,你都会看到的。”

  林英呵呵一笑,“昨晚,我做了个梦,非常奇怪,醒来后,好半天转不过来。”

  “说说看,我给你解梦。”

 文学

看了眼远处的安悦,林英低声道:“我梦见,安悦是我的亲姐姐,而你,成了我的……”

  后面的话,林英不想说下去,轻轻叹了口气。

  “这个梦好解释,说明内心深处,你已经开始接纳悦悦,相逢是缘分,好好相处吧!”

  牛小田说完,身影嗖的一下消失了,追着单板滑雪王巴小玉而去。

  尚奇秀依然是雪场最闪亮的存在,她选择的是难度最高的雪道,有些地方几乎达到九十度角,身影上下翻飞,不时引来下方的惊呼和掌声。

  不少年轻人是慕名而来,却失望发现,尚奇秀的目光总追随一名作风随意的毛头小子。

  如今牛小田身边,巾帼林立,藏龙卧虎。

  林英暗自伤感,曾经可以把握的美好,一不留神,就这样失去了。

  就在大家收拾好,准备回家时,牛小田的手机响了,陌生号码,刚才没注意,已经是第三次拨打。

  牛小田满不在乎接通,里面传来个女人的声音,“牛大师,俺是郭小翠。”

  郭小翠?

  想起来了,是路发久的媳妇,曾经在家里住过。

  这口气,显然不是来拜晚年的。

  “咋了?”

  “俺男人他,被鬼给迷了,又开始胡言乱语,整晚的闹腾,还想杀俺。呜呜,这日子没法子过了,大师救救命啊!”郭小翠哭了起来。

  路发久的身体,被白狐侵占过,长达多年。

  这样的体质,确实容易再被灵体入侵,估摸着,后来刺下的避妖符,也让白狐给悄悄破坏了。

  “别着急,详细说说,入侵他的鬼魂,是男是女,到底想干啥?”

  牛小田漫不经心,在白狐的问题上,路发久撒谎了,当初念在他们夫妻又穷又可怜,不做计较。

  “说是他几百年前的祖爷爷,让俺下跪磕头,还说俺男人不孝,不遵守祖宗教导,忘了杀狐仙报仇。”郭小翠哭诉。

  有点意思!

  白狐几百年前的仇家,化作鬼之后,居然又杀回来了!

  “你们答应了?”

  “俺们当然不答应,刚脱离苦日子,哪儿还能再犯错。还有,上哪儿去找狐仙啊!”郭小翠道。

  “不答应,他就没完没了?”

  “是啊,太折磨人了,大师,救救俺吧。这次俺给钱,攒了好几千呢!以为要过好日子了,刚买了副银镯子,都给你!”郭小翠苦苦哀求。

  “等着吧,晚上我去一趟,保持手机联系。”

  “多谢大师!”

  回到家里,牛小田立刻喊出了养仙楼的白狐,哈哈一阵笑。

  “老大,你笑什么?”白狐疑惑地问道。

  “路发久又要追杀你了。”

  “这个傻缺,臭不要脸的,看在老大的面子上,我不跟他计较,还上劲了。我这就出去弄死他,以绝后患。”白狐破口大骂。

  “呵呵,稳住,稍安勿躁。准确说,他被他祖宗入侵了,逼着他追杀你。”牛小田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槽,我知道是谁,路六角。”

  名字挺个性,牛小田好奇打听,“这人很有来头?”

  “路家破产后的第二代,为了对付本仙,学习过一些法术。当初收拾他,确实费了点功夫,到底让本仙利用妖媚女子,让他失了元气,然后跳崖死了。那货鬼魂跑了,没追上。”

  “白飞,不是我说你,太较真了。”

  牛小田皱眉,这桩多年恩怨上,白狐也撒谎了,还祸及后人。

  “本仙助他家富贵,反过头来,却要忘恩负义加害,就该遵守誓言,落得斩草除根的下场。”白狐想起过往,还是很生气。

  “嘿嘿,幸好咱们之间,没有誓言!”牛小田直乐,躺在床上,悠哉地点起一支烟。

  “老大别多心,你跟他们完全不一样,咱们的关系杠杠滴,同生共死,同枕共眠,将来还要做两口子呢!等见到我的人形,老大立刻觉得那群傻女人,真的就是红粉骷髅。”

  忽悠又开始了!

  牛小田才不信,认真道:“白飞,路发久的事情,本老大还是要管,要帮你把隐患扼杀在萌芽中。”

  “反正我不去,怕压不住火。”白狐赌气道。

  “不用你去,看好家就行。”

  牛小田说完,又问:“我不明白,他们哪来的信心,敢跟一只狐仙叫板?”

  “切,他们哪敢,不过是假手别人。”

  白狐极度不屑,跟着说出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当年的路家,联合一群术士法师,对白狐展开无情攻击,试图抢夺内丹。

  被打得人仰马翻,四散溃逃,终于意识到,情况严重了。

  请求原谅,跪求原谅,各种求!

  晚了!

  遵守誓言,是白狐的硬性要求,标志着五代终结。

  于是,路家展开对命运的抗争,千方百计,搞到了一种特殊的药丸。

  吞服药丸,体内就多了个特殊地带,非常适合兽仙藏身修行,有点类似于收灵术。

  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让白狐顺利入侵,并且在里面生活。

  接下来,携带体内的狐仙,遍访大术士,宁可耗光钱财,房舍不留一片砖,也要干掉美狐仙。

  精明的白狐,早识破诡计,从不上当。

  每次路家人去找术士,它都会先一步脱离身体,让那些术士法师,连狐狸影都抓不到。

  路发久小时候,就服用过这种药丸。

  他是最弱的那个,也最穷,连大术士的门都进不去。

  白狐经常在他体内,一边修行,一边折腾他玩,自得其乐。后来发现了养仙楼,那种简陋的寄居之所,便成了寒酸苦逼的过往。

  牛小田之前没发现路发久身体异常,只是修为不够。

  “白飞,恩怨该了结了,犯不着跟个凡人治气。”牛小田劝说。

  “是他们不知深浅,挑衅在先。”白狐哼道。

  “你也是不依不饶,小心眼,跟着本老大混,思想档次要提高。上次咱们就坐了飞机,下次带你坐轮船,畅游无边无际的大海,让你再把胸襟开阔开阔。”

  白狐小爪子挠挠脸,歪头问:“老大,你怎么突然好心起来了?”

  “屁话,本老大一直慈悲为怀。”

  “嘿嘿,就是附带的利息有点高。”

  吃过晚饭,牛小田喊上春风夏花,开上红奔奔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