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第一次处破女18分钟|强奷绝色年轻女教师

2021-11-02 08:50:09情感专区
荀之卿,是狐狸精变的吧!

  一定是!

  要不怎么可能一个眼神就让她色心大发,忘乎所以!

  丢人,又丢人了。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

  大概是不想她尴尬,荀之卿反握住她

荀之卿,是狐狸精变的吧!

  一定是!

  要不怎么可能一个眼神就让她色心大发,忘乎所以!

  丢人,又丢人了。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

  大概是不想她尴尬,荀之卿反握住她的手,用再自然不过的语气说道:“今天就在学校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去周围转一转,顺便做家访。不是说演员也要多体验生活么,这几天你就好好在这里体验一下。”

  “好”,憋半天,田馨就憋出这一个字儿来。

  心不在焉的看景,手上越来越热,心也越来越热。

  第一次跟爱情这种东西亲密接触,很新鲜,也很紧张惶恐。

  田馨沉不住气,先打破朦胧的气氛开口说道:“你说,以我现在的情况谈个地下恋情问题大不大?”

  荀之卿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会儿才回答道:“我觉得问题不大!一来你好像也不算是特正经的爱豆,你的粉圈刚形成的时候粉丝属性比较杂乱,现在各种属性的粉丝都在向事业粉过度,这是好事。二来么,我觉得我也不差,就算哪天被曝出去或者主动公开,我觉得我还能拿得出手,你觉得呢?”

  田馨:...

  什么叫她不算是正经爱豆?她哪里不正经了!

  至于后面的问题,田馨心里自然也有答案。

  不过,她不想顺着他的意说。

  “我觉得你还差点儿意思!”田馨倍儿认真的说道:“我现在正值事业上升期,人气高流量大最主要的是赚得多,未来不可限量啊!你再瞧瞧你...算了,还是别瞧了,挺没劲的!”

  荀之卿:...

  世界上最难听的话是什么实话。

  田馨本意是调侃,只不过调侃都是实话,多少有些噎人。

  好在荀之卿不是那种大男子主义的人,他不在意女强男弱,更不在意别人怎么说他,他只想依从心底的想法去喜欢一个人,呵护一个人。

  “那怎么办?你会嫌弃我是个吃软饭的么?”荀之卿笑着问道。

  田馨也笑。

  从荀之卿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哥儿俩好的拍了拍他的肩,贼够意思的说道:“软饭随便你吃,吃到饱!哎呀,以前我努力工作的动力是买房,以后我努力工作的动力除了买房还有养你,我顿时觉得浑身是劲儿!”

  “咱们说好了,谁都不能反悔”,荀之卿笑着低低的说道:“等你买了大房子,我就搬进去住,让你金屋藏娇。”

  田馨:...

  好家伙,骚还是荀老师骚啊。

  给他起个头,他自己就能编一出曲折离奇还色了吧唧的故事,也是没谁了!

  又聊一会儿,张纯他们转悠一圈回来,都特没眼力见儿的坐到他们旁边,二人世界顺变得拥挤不堪。

  学校还有十多个没回家的孩子,这会儿也都从楼里跑出来,在操场上玩儿,空旷的校园似乎一下子就热闹起来。

  一向不苟言笑的斌哥跑过去跟学生们一块儿玩,小孙他们也坐不住,都跟着去玩儿了。

  他们玩,成城在一边拍,画面倍儿温馨。

  “荀老师,您不想跟他们玩一会儿?”张纯十分委婉的问道。

  荀之卿会意,站起身来笑着说道:“我上去给你们收拾几间宿舍,你们慢慢聊。”

  人走了,张纯特别无奈的伸手在田馨眼前晃了晃。

  “得了你,收敛一点哈,那什么目光?我都怕你就地给人家荀老师吃了!”张纯戏谑道。

  田馨:...

  污蔑,纯属污蔑,她才没有。

  张纯才不管她有没有,兀自说道:“怎么个意思?滔滔江水向东流,姑娘的心她不回头了?”

  田馨:...

  这都什么比喻?

  “有话你直说,别跟我拐弯抹角的”,田馨强掩尴尬说道。

  张纯轻笑,用过来人的口吻说道:“哎,饮食男女,正常正常。今晚你跟荀老师睡一屋?你放心,咱们自己人嘴都严,也没有狗仔跟拍,你们在这儿比在首都还安全呢。”

  田馨:...

  “不是,我没...”

  “你不是什么啊你不是?我跟你说陈弦,过了这村下一个店可不好找,你确定不把握机会乘胜追击?”张纯打断她的话兀自问道。

  田馨特别无奈的说道:“纯姐,有你这样的经纪人吗?司羽给我打电话说她跟男艺人多说一句话牛姐都要发飙,你怎么还推着我去睡男人呢!”

  “嗐,这你就不懂了吧”,张纯解释道:“睡荀老师总比睡外边的野男人靠谱吧。陈弦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不敢?害怕也正常,但是你千万别有女人不该这么做的想法,‘自尊自爱’这词儿不是这么用的,你一成年大姑娘没悖德没犯法千万别自己把自己框起来!”

  这话乍听起来挺离经叛道的,可是仔细一琢磨又特别有道理,至少跟田馨的想法是一致的。

  大概是张纯的话给了她勇气,也可能是她蠢蠢欲动的那点儿小心思也没有按下去的必要,她一拍大腿决定道:“好,今晚我就跟荀之卿睡一块儿!”

  睡觉呢,分很多种。

  有这样那样的睡,有闭上眼睛啥也不干的那种睡,还有盖上大被热火朝天的纯聊天的那种睡...

  可不管怎么睡吧,至少都该在一个被窝里头。

  然而田馨和荀之卿的睡比较另类,俩人一个上铺一个下铺,黑灯瞎火的聊人生、聊理想、聊未来。

  嘿,就是不聊该聊的那些事儿。

  宿舍隔音不咋地,他们聊什么住隔壁的张纯小孙和龙姐听的一清二楚。

  张纯都气笑了。

  她拿出手机在三人小群里发信息真是服气,我耳塞都准备好了结果俩人啥都不干,真行!

  小孙和龙姐对视一眼,都跟着笑起来。

  越聊越精神,根本睡不着。

  荀之卿提议道:“要不,你给我拉段二胡?唢呐也行!”

  “不会吵到别人吗?”田馨也有些意动,不过还是有顾虑。

  荀之卿看看手机,坐起身来道:“没事儿,才刚过九点,肯定没人睡。”

  唢呐响起的那一刻,张纯躺在床上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轻声说道:“没救了,这俩人都没救了!

 文学

就在张纯以为这俩人已经让人无语到头了的时候,田馨和荀之卿总能给她新的惊喜。

  高亢嘹亮的唢呐吹完,田馨开始拉二胡。

  荀之卿爱好特殊,他以前听曲儿催眠,往往是越悲的曲儿他入睡的越快,于是今晚田馨就给他拉了一首倍儿悲的曲子。

  结果是什么呢?

  曲子拉到一半儿,荀之卿困的眼睛睁不开的时候,房间门被敲响,他起来开门一看,好家伙,大大小小十几个孩子站在宿舍门口眼泪巴叉的看着他...

  田馨的二胡可惹祸喽!

  孩子们可能不懂音乐,但他们听懂了音乐里传递出的感情,大晚上的不是想爹就是想妈,还有想家里大黄狗的!

  行了,谁都别睡了,起来哄孩子吧。

  唢呐不能吹,二胡不能拉,田馨就给他们唱歌,唱二人转小帽,热热闹闹过了十二点才把学生一个一个哄回去睡觉。

  行吧,这下更没别的心思了。

  田馨倒在上铺的床上,迷迷瞪瞪来一句:“今儿可是真累啊!”

  说完一翻身,人就呼呼睡过去了。

  荀之卿起来关灯,正瞧着她的睡颜,轻笑着摇了摇头。

  她真的自带光芒,总能给他无尽的能量。只就跟她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做,他已然心满意足。

  他是心满意足了,田馨可没有。

  她这一晚上一直在做梦,现实中没做的事儿梦里全都做了,一觉醒来懊恼的想撞墙。

  昨晚上多好的机会啊,她都干了什么

  错过最好的机会,头开的莫名其妙,接下来再想按原计划行事可就太难了。

  田馨想太多。

  接下来的几天她忙的很,根本没时间没精力胡思乱想。

  荀之卿真的带他们去家访了。

  这个过程辛苦、有趣又让人难受。

  每家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

  有的父母失联孩子小小年纪不仅要照顾自己还要照顾年迈的爷奶;有的学生家里兄弟姐妹众多,留守在家看顾孩子的老人根本没办法照顾这么多孩子,所以孩子一个一个都造的不像样;有的孩子不想留在家里,就想出去找爸妈,在家各种作各种闹...

  家访第一天田馨就发现一个问题,这所学校的学生绝大多数都是留守儿童,不缺读书的钱也不缺生活费,他们缺少的东西是田馨根本没办法帮到他们的。

  每天晚上田馨都会和荀之卿聊这些事儿。

  他们都很无奈,因为他们都改变不了什么。不过也不能因为什么都改变不了就什么都不去做,教育方面的公益本来就是要细水长流,毕竟小树苗不可能一天就长成大树。

  白天出去的时候张纯他们也会跟着一起去,成城负责拍视频,李武强拍照片,斌哥一直在给田馨打遮阳伞,小孙隔一会儿就给田馨补个防晒,都挺累的。

  几天下来,田馨除了累点儿其他都还好,其他人可都黑了不止一个色号。

  张纯老在她耳边叨叨,说是陪她在剧组拍戏都没这么辛苦,亲力亲为的公益果然不是那么好做的,怪不得娱乐圈那么多明星做公益都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呢。

  第四天,下雨了...

  最高兴的就是张纯,不能往外边跑,终于可以一整天都待在学校休息。

  然而这边网络信号不太好,网速特别慢,没有点儿耐心上个网都要发好几次脾气。

  张纯在宿舍上网,田馨在隔壁隔几分钟就能听到她的咆哮声,就觉得特别搞笑。

  学校没有空调,房间只有风扇,湿热的风吹到身上特别难受。

  田馨躺着不舒服,坐着也难受,心里还特别烦躁,好像干什么都不对劲儿。

  本来在写东西的荀之卿看出她的不对劲儿,主动开口道:“今天大家一起做顿饭吧,反正都闲着,找点事情做。”

  那感情好。

  做什么呢

  大家都让田馨来决定,田馨想半天,决定包饺子!

  人多,口味还不一样,那就要包好几种馅儿的,光剁馅调馅就要花费不少时间,确实可以让人不无聊。

  荀之卿和田馨把放映室收拾出来,大家可以去那边一边包饺子一边看电影。

  看什么电影不好,张纯偏要看!

  跟身边最亲近的人一起看她出演的电影,非常尴尬。

  她真的进步了很多,这种进步不光别人能看出来,她自己也能看出来。

  当初上映,全网夸她演技好,实事求是的说她演技确实好,人物塑造的非常成功。

  但是回头去看,她觉得自己还有很多细节没有处理好,她完全可以表现的更好。

  别人看电影都是看情节看表演,她呢,就一直给自己挑毛病。不光挑,她还要说,说到后边连一向对她要求严格的张纯都听不下去。

  “你差不多得了啊,你的第一部电影,要是真一点儿毛病没有最佳女配角不就是你的了么。现在我们就想安安静静的看个电影,你能不能别叨叨?”张纯怼道。

  田馨:...

  电影看完饺子还没包好,张纯又放了一部周导的商业大片,让田馨认真看,学着点儿。

  这怎么学?

  虽然她要拍周导的电影,但跟现在放的电影完全不是一个类型,拍摄风格肯定也会不一样,根本没有什么可借鉴的。

  不过多看看周导电影也挺好,别的不说,至少电影是好看的。

  第二部看到一半,饺子终于包好,荀之卿去煮饺子,其他人都坐在桌边等吃现成的。

  张纯看田馨好几眼,看的她莫名其妙。

  张纯恨不能戳开她的脑袋看看里边儿是不是锯末子,一点儿情调都没有,不懂浪漫。

  不懂浪漫的田馨被张纯硬生生撵去帮忙...

  厨房这地方,就算是懂浪漫的荀之卿也发挥不出来啊。

  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煮饺子,先煮的给学生吃,然而谁都没想到,这些孩子竟然吃那么多!

  第二锅饺子还没煮完,第一锅已经吃光了...

  前三锅张纯他们是一个也没捞着,第四锅终于吃上了,可是根本不够,大家都没吃饱。

  忙活半天吃的还没消耗的多,肯定不行啊,还得再整点儿别的吃。

  所有人里最开心的就是成城,他举着机器笑着说道:“嘿,这情节有意思嘿,等我剪出来一定特吸引人。纯姐,你就瞧好吧,咱这纪录片肯定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