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人妻的大肉蚌|和外国小伙子做3p的经过

2021-11-02 08:41:44情感专区
三月的微博正在让无数半导体从业者困惑着。真的,就你很难通过这篇微博内容悟出这里面的含义。配图看上去就是普普通通的八张芯片照片,在配上一个搞怪的猫头。

  尤其是那句

三月的微博正在让无数半导体从业者困惑着。真的,就你很难通过这篇微博内容悟出这里面的含义。配图看上去就是普普通通的八张芯片照片,在配上一个搞怪的猫头。

  尤其是那句话又是工业革命,又是手搓芯片的,还直接@了华为,让人一头雾水。如果创新,创新点在哪里就不能说出来么?这云里雾里的,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当然对于那些三月的粉丝而言,这完全不是问题。

  他们家的猫发微博了,而且还发了自拍照,微博内容还是辣么的有个性,霸气中夹杂着可爱,瞧瞧,先是霸气侧漏的一句“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工业革命”,再然后又是萌萌哒“这是我用小爪爪搓出来的芯片哦”,简直完美契合了大家对于这只小猫的所有感情期待。

  什么叫专业?

  这就是专业!

  首先三月是人工智能,虽然人工智能定义普通人并不需要了解,但是大家都在聊,那肯定是很牛逼的技术,霸气就对了。其次,三月的形象是一只小奶猫,跟人工智能不一样,小奶猫的大家都了解,就是要走蠢萌可爱风才招人喜爱,一句话把两种特性都集合在一起,天天混微博的大V来了都得大呼专业!

  于是起码对于微博来说,吸引流量的目的达到了,一大早上,这条微博便换来了无数条转发跟评论,甚至#三月账号发微博了#更是直接冲上了微博热搜榜。

  这样可以理解。

  之前三月也发过微博,但那都是用宁为的微博账号发的,不能算。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今天这条微博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由人工智能程序用属于自己的账号发布的微博,属于可以载入史册,多年后历史上的今天可以大书特书那种。

  但是这条微博下方的评论就很千奇百怪了,因为大家的关注点各不相同。

  “哇,我们的小三月都学会手搓芯片了呢,小猫猫长大了哦,这芯片怎么搓的?要是能教会我家臭宝怎么搓的就好了!”显然,这大概是三月的妈妈粉留下的足迹。

  “这个冒昧的问一句,用猫爪爪搓出的芯片它正经吗?以后是不是要命名为猫爪芯片?”这是喜欢抖机灵的。

  “别搓芯片了,用你的小爪爪搓一艘航母出来给爷开开眼!”这大概是纯属无聊来凑热闹的。

  “手搓芯片,果然是我心目中的人工智能才能干出的事!来人啊,把我砍了给三月下酒!”这大概是无脑粉。

  当然也有认真讨论的。

  “这条微博真的三月发的吗?芯片上的标识看上去的确是射频芯片,不过这芯片有哪些创新之处能解释下吗?”

  对于许多粉丝而言能分外感觉幸福的是,几乎所有评论刚发布第一时间都会收到回复,这真的是极不一样的体验。

  “喵,手搓芯片很简单啦,左搓搓,又搓搓,然后就搓出来了。让臭宝来跟我学吧!”

  “喵,芯片肯定是正经芯片,但你是不是正经人本喵就不知道了!”

  “喵,搓航母也不是不行,但你得先拿几千亿把本喵的爪爪弄大些!”

  “喵,三月最乖,不喝酒,砍了你也不喝!”

  “喵,是三月发的,货真价实的射频芯片,创新之处在于新材料、新结构、新工艺,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所有这些评论后面都加了只可爱的小猫头。

  ……

  真的只要有耐心去翻看三月微博的评论区,就会发现所有评论下方三月都参与了回复,而且每条回复都是第一,几乎是粉丝刚发表完评论,它的回复便跟上去了。

  当然,评论区并不那么和谐,还有些不太干净的评论,如果不太过分,三月还会回一句“喵,小猫不发威,你当我是哈喽K?黑名单警告!/猫头/”,如果更过分,或者被判定有脏话,就会直接第一时间被删除,然后精准拉入黑名单,于是三月微博下面的评论区当真是显得热闹而又温馨。

  很快的,又一条关于三月的行为上了微博热搜话题榜#三月认真回复每条评论#。更多的人开始慕名而来,评论区留下脚印,然后很快有了收获,还有三月的铁粉甚至开始在微博评论区直接开始跟三月亲密互动,聊得飞起。

  相应的也有半导体从业人员开始通过这种方式套小猫咪的话,比如在评论区打听到底使用了什么新技术,也得到了回复:“喵,商业机密,无可奉告哦!想知道具体消息,可以等新闻或者加入我们哦!毕竟我就算在微博上发了动态图你也可能看不懂呀!阿西吧!/猫头/”

  真的,这回复简直无可辩驳,毕竟正常普通人大概真不会去跟人工智能争论谁跟博学。

  就这样,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微博上很少见的,评论数量比点赞、转发上涨速度还快的微博诞生了。

  但离谱的是,这本来是一条为了庆祝新芯片技术诞生的微博,评论区却歪得不成样子。最后离谱到什么程度呢?比如评论区居然有人上传了一篇开头,请三月点评写得怎么样,作为一只人工智能猫,能不能看得下去,更离谱的是,这篇还是以猫为主角的,名为《回到过去变成猫》。

  更可怕的是三月的确还点评了“喵,好看,但做个人不好嘛?/猫头/!”

  总之,节奏是歪了,但真正了解内幕的人,此时却忙坏了。

  ……

  陈明才几乎是冲进了实验室,身后跟着昨天宁为没见到的那位实验室后勤大主管卢工,不过这位后勤大主管的确很称职,比如他还抱着一大摞的合同。

  “昨天合同还没签的,今天赶紧补上。”大冬天的,陈明才满头大汗的说道,心里大概有无数个MMP。

  对于这位大佬来说,网上那些吐槽再离谱也没有今天这事离谱。实验室才交到宁为手上不到二十四个小时的功夫,就真的做出了芯片来?这合同都还没签呢,成果就出了?开什么国际玩笑呢?

  他到不怕宁为不认账,但是这合同签晚了,甚至在出了成果之后,之后上报的时候,万一被细心的大佬发现了,他就有排头可吃了。

  所以老陈是真着急,半点都不掺水分的着急。

  虽然说这事真不能完全怪他,毕竟正常人很难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高的研究效率,但怎么说呢,这起码涉及到了一个警觉性的问题,找他麻烦也半点不冤。毕竟昨天晚上柳唯可是打电话通知他宁为要手搓芯片了。

  还好宁为没固执着要把合同仔细研究一遍,而是在办公室的摄像头下面很爽快的签了字,这才让老陈长出了口气。终于可以关心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宁博士啊,咱们这个芯片这能解决被卡脖子的问题?”

  陈明才对于技术方面的东西跟柳唯一样不太懂,但毕竟能坐到现在的位置上,不可能愚蠢。今天摆在他面前的成果结合昨天柳唯那通当时听来像是开玩笑,但现在看来其实挺认真的话,足以说明很多东西。

  “还是陈董比较好交流,昨天跟柳哥说了半天他才明白这些,陈董这一来就看出来,没错,就是这么个意思。”宁为微笑着答道。

  来不及理会柳唯翻起的白眼,并对宁为变相恭维的话做出反应,陈明才便看到跟他一起来的卢工已经拿着芯片一脸好奇的开始研究着,连忙说道:“咳咳,老卢啊,你小心点,别给碰坏了。”

  “芯片哪有这么娇贵?”卢工回过头,看了陈明才一眼,无辜的说道。

  “哈哈,的确,这玩意儿做的时候的确麻烦,一点点微尘都不能有,但是封装好之后也没那么金贵。”宁为笑着应了句,随后问道:“这位是?”

  “哦,忘了给你们介绍了,昨天我给你提过的,这位就是卢成泽工程师,也是咱们这个研发中心的大管家,以后宁博士有什么需求直接给他打电话就行了。他就算解决不了,也能帮你找到能解决问题的人。”陈明才明显心情变得很不错,轻松的介绍道。

  “卢工,你好,不过咱们今天是不是也别客套了?刚刚还在说这些芯片要送去检测中心做一些详细的检测来着。昨天一晚上没睡呢,赶紧送去了,我赶紧回去补补眠。”宁为指着几枚芯片说道。

  “对对对,不过拿去检测应该有两、三枚芯片就够了,我这边还需要几枚芯片到别的地方进行一些检测,宁博士看方便不?”陈明才立刻说道。

  “随便啊,这东西既然第一次能做成功,下次再开机也没问题。关键是要拿到更详细的技术数据,我们才能知道要不要对内部线路设计进行一些修改。说实话啊,陈董,咱们研发中心的测试仪器还是太落后了,你看看,本来昨天晚上我加加班也就能做完了,这还得等人家上班……”宁为抱怨了句。

  “设备已经在联系了,检测中心也在建了,这不是还有太多工程没完工吗?放心,宁博士,我在这里拍着胸脯跟你保证,只要这芯片经得起考验,以后我们这里建一个比国家级芯片检测中心更高端的检测中心。我老陈说到做到。如何?”陈明的确是拍着胸脯说出这番话的,没有半点犹豫。

  “行,那咱们一言为定!”宁为一脸认真的说道。

  “一言为定!不如这样,宁博士,送检这事你们就不用去了,我跟卢工跑一趟就行了。你还是带着宁博士赶紧回去休息,昨天毕竟是累了一晚上了。”拍着胸脯保证完,陈明才看着托盘里的芯片说道。

  听了这话,宁为突然感觉是真有些累了。一夜没合眼,其实都靠着那股子兴奋劲头撑着,兴奋劲过去之后,在加上有人提醒,疲惫感立刻袭来,让他突然间只想睡觉,遂点了点头道:“那行吧,剩下的事情就麻烦陈总了啊。”

  “没问题,没问题,小柳啊,赶紧带着宁博士回去休息。我们也拿芯片去检测了。”

  ……

  宁为大概是真的累了,车子开出研发中心,柳唯便听到后排位置上传来轻微且有节奏的鼾声,下意识的便将车窗全部关紧,关键时候这家伙可不能感冒了。

  车子平稳的开到楼下,叫醒了宁为,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这家伙送到了家门口。

  “哎呦,小柳,麻烦你了啊,这孩子,啥事情那么忙,还得通宵加班呢,这读个博士都不让人安心。”一进门,看到宁妈便念叨上了。

  不等宁为说话,柳唯便立刻开口帮着解释道:“阿姨,的确是很重要的事情,真的,意义很大,应该能上联播联播。”

  刚刚从房里走出来的老宁恰好听到这句话,眼睛都开始放光:“小柳啊,不开玩笑,昨天这小子通个宵都能上新闻联播,每晚七点那个?”

  “嘿嘿,爸,反正你天天看,能不能上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不聊了,我先睡了,对了晨霜呢?”

  “小江去买菜了,本来我们想跟着一起去,起码能帮着拿东西,小江又怕你通宵回来了,家里没人照顾你,非要让我们留在家里。还真被这丫头说中了。行了,行了,不说了,你赶紧去休息吧。小柳啊,你也赶紧休息,看你也陪着宁为熬了一夜,都辛苦了。中午要是醒了就过来吃饭啊!”

  ……

  宁为可以入睡了,但芯片引发的影响却在缓缓发酵着。

  华科院微电子所内的中型现代化会议室,十多位华夏研究半导体跟纳米技术的院士跟研究员们齐聚一堂,不止是现场的院士,会议室内的屏幕上还有六位院士以远程的方式参与其中。

  当然这些院士关系大都不在微电子所,他们中间有高校的教授、也有其他兄弟研究所的领导、研究员,比如半导体所、纳米科学中心、未来科技学院等等。当然这些大佬有个共同的特征,不管如何他们撑起了华夏半导体技术研发的半壁江山。

  召集会议的领导还没到,这些大佬们便坐在会议室里随意聊着天,还有人隔着屏幕跟视频里的老友打着招呼。大概只有张元在那里静静的喝着茶。在他印象中,自从他作了华科院半导体研究所的负责人后,除了参加一些行业内的重要会议跟评审,还真没跟这么多同行们坐在这么一个小会议室里过。

  今天的情况也很让他意外,甚至是有趣。

  这次他本来就是到京城开会的,一个行业内比较重要的会议,结果早上会议开到一半,便接到个部里的电话,让他不管接下来的会议了,中午吃过饭后,先赶到京城的微电子所来开个小会。

  真的,这么多年了,张元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

  自然忍不住在电话里多问了几句,结果部里通知他的工作人员很有礼貌的说了句,他也是接上级通知,并不太清楚具体是什么情况,不过这位工作人员很有礼貌的告诉了张元,据他个人猜测很可能跟今天微博上热搜的信息有关,就在张元一脸愕然的时候,还解释了一句,就是那个人工智能三月发的微博。

  听了这话张元顿时感觉自己跟不上时代了。

  人工智能三月他自然知道,燕北大学那场展示会后他还专门为这个事跟田言真通过电话,打听三月设计者宁为的情况。张元甚至还记得当时他调侃老田是把宁为当成宝贝怕人抢呢?怎么介绍个人都扭扭捏捏的。

  但微博他是真心没有,在他看来微博这东西,都是小年轻喜欢的,上面探讨的话题跟他平日考虑的东西完全就是格格不入,自然没什么兴趣。谁能想到现在人工智能都在微博上开账号了?

  时代发展的太快了,让张元感觉如果不申请个微博账号都要落伍了。所以刚刚他专门让自己的助理申请了个微博,然后专门找人请教,找到了三月的微博主页,专门去瞅了一眼,然后大概明白了怎么会突然把他叫来开这个会。

  怎么说呢,小爪爪搓出芯片来这句话,虽然让三月的粉丝们觉得很可爱,但张元看了心里却只觉得挺不是滋味。闹呢?如果拿双猫爪子能搓出芯片来,那他这辈子真的活到狗身上了。

  虽然他相信人工智能肯定是有了什么突破才会发这个微博,但是这个措辞着实接受不了。但到了会议室里他也没提起这个话头,自从他升任所长以后已经很少在这种公众场合表达鲜明态度了,不过很显然大家都收到了差不多的消息。这不,会议室里不少人都正吐槽呢。

  “人工智能会说那种话?我是不太信的!看发那话是个小年轻吧?”

  “哎,老谭,话不能说这么死,人家都说了那是人工智能特别账号。说真的,看图片那是做射频的吧?应该是用到了什么新技术吧,要不应该也不会把我们都找过来。”

  显然,大佬们没有看评论区的习惯。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们,现在三月那条微博的评论区已经有十多万条评论,看了便让人望而生畏,别说这些每天忙不赢的大佬了,不是那种闲到极致的网友估计都没那个兴趣点开评论区。

  “哎,这个我听助手说了,他会上网,据说是什么新材料、新工艺。”

  “新材料?新工艺?那不是要革现阶段半导体行业的命?忽悠人的吧?这玩意儿咋就可能突然冒出来?”

  “就是说嘛,哎,对了,老张,你怎么看?”

  旁边国科大的王教授将目光看向一直没吭声的张元,问了句。

  “怎么看?就坐这儿看呗。”

  张元笑了笑,放下茶杯,随口说了一句今天刚从微博上学来的俏皮话,然后才认真起来:“人工智能平台毕竟是我们没接触的领域,老田之前还专门打电话跟我提过,我们研究所的一些数据是不是直接接入到平台,这事所里还在讨论。咱们先假定这人工智能真的解决一些现在我们的痛点,说不得我们也打算有限度的开放数据库了。”

  张元话音刚落,便有人质疑道:“不是,你们该不是真信那个小家伙能翻天吧?那个宁为不是搞数学的吗?编程也厉害,但他对半导体还能有很深的研究?”

  说话的是微电子所的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冯正刚,虽然这话直白了些,甚至有些得罪人,不过大概也说出了会议室里这些人的心声。

  “哈哈,老冯啊,话也别说这么死。那个小宁还是我一个学生的偶像。我那学生也说了,燕北那个小宁啊,每个月都要搞点大新闻出来。上个月大家都知道,上了个展示会,全世界都知道他开发的人工智能程序特别厉害。这不,在往前还有什么湍流算法啊、爆锤他们数学圈的老前辈啊、跟公主的绯闻啊。你们看啊,这都二月了,要真照小宁一月搞一次大新闻的定律,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张元笑着打趣道。

  “老张啊,你这是嫌摩尔定律不够热闹,也想弄出个宁为定律来?一个月搞出一个大新闻,上个月人工智能,这个月半导体新材料、新技术,那这接下来的日子可就有盼头咯。”

  “哎,听大家聊得这么开心我到想起一个事情。你们可能不知道,之前我们隔壁的高能所跟燕北大学搞材料的老谭合作了一个热电材料的项目,项目成功之后一起吃饭,我正好也去了,饭桌上就听老谭说了,这个项目中间还真遇到些困难,他们就是请了那个小宁去,结果人家一天就给出了方案,把问题完美解决了。而且据说新材料的效果还特别好,好像说是论文已经投了Science,都过了初审。”

  “哦?还有这种事情?那这个小宁还真是全才啊。”张元感叹了句。

  大家正聊得开心,会议室大门突然被推开,工作人员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激动的冲着所有人说道:“众位老师,请大家先移步到隔壁的实验室,有些东西需要借助众位老师的专业知识评判一下。”

  说完,这位年轻的工作人员还没忘跟通过视频连线的几位院士解释了一下:“视频参会的老师们请稍等一下,我们的检测报告等会会通过会议系统,发送到你们的后台,大概半小时后,会议正式开始。”

  大佬们面面相觑,看这样子,是真的有大新闻?

  但不管怎么样,来都来了,自然还是听人家的安排,于是所有人跟着工作人员走出了行政楼,来到后院的实验大厅内,有序的洗手、清洁之后套上白大褂,走进了微电子所的实验室。

  刚一进去,张元便看到了正在电脑前发呆的老朋友,也是微电子所的知名院士钟成明。

  虽然这位大佬外界知道的人不多,但在华夏半导体领域却是当之无愧的大拿级人物。

  这位钟院士早年有海外留学经历,并在AMD、IBM、SanDisk等多个世界一流的芯片公司从事过CPU、Flash等高性能芯片研究与产品开发工作,在国外工作了十年后,与2012年回国发展,并留在了微电子所一直到今天。

  其他的功绩暂且不提,这位大佬在业界最知名的举动大概是在四年前曾经直接向英特尔宣战,向法院提起诉讼,指控Intel侵犯中科院微电子所的FinFET专利,要求赔偿至少2亿元,同时请求法院对酷睿系列产品实施禁售。

  要知道这可不是无理取闹。当年Intel曾在中国和美国两地试图5次去无效掉中科院微电子所的这件FinFET专利,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这项华夏专利号ZL201110240931.5的专利主要就是能够有效提升芯片集成度并降低制造成本,属于当年最先进的半导体技术核心专利,当年正是在这位钟院士带领下,无数人攻关获得的成功。虽然最后这场官司以双方和解告终,但在当时的环境下的确在业内惹起了极大的轰动。

  “嘿,老钟啊,我说怎么今天没看到你呢,搞了半天在实验室呢?”张元一进门便打了声招呼。

  “老张,来了啊,你来看看这个,太神奇了。大家都来看看吧。”回头看到张元,钟成明根本来的寒暄,直接招手说道。

  “哦?来了,来了。”一群刚进实验室的大佬们纷纷凑到了屏幕前,此时操作台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通过微分干涉显微镜观察到的芯片内部结构,如果能看到芯片本体大概就会发现,昨晚三月手搓出的芯片封装已经被拆开,内部的完整结构全部通过显微镜展现在显示器上。

  入目是按照一定规律排列整的管状硅,硅管体内外部分都攀附着密密麻麻的晶体管,切换角度还能看到硅底座上有线路将所有这些硅通管做着连接。

  “这,三维结构的?”

  “对,三维结构的!今天拿过来的,一共给了我们三枚芯片进行检测,其中两枚在做性能方面的测试,这一枚我们直接拆开了研究内部结构。它的基底材料依然是硅,但是晶体管全部使用的是CNT材料。整体采用的是180nm的制作工艺,显然这工艺水平还有极大的进步空间。”

  “还有刚才已经出来部分性能检测报告,具体报告等会大家都能看到,现在只能告诉大家,结果还是很喜人的。天才的设计,真的,天才的设计。”

  “他是怎么解决散热问题的?”

  “散热问题,看这里,你们看这是基地跟封装上的结构,看到边缘上的碳纳米束了吧?这个设计客服了界面热阻,硅通孔侧口外壁边缘跟内部分别有四条线,这里是用碳纳米管进行填充,这种材料导热率远大于传统材料,热度更容易被传递出去,应该属于一种新的全碳散热结构。”

  一排咽口水的声音,很快又有新的质疑。

  “他这是怎么解决这种阵列带来的串扰问题?这些硅通管如果同时加载电信号,输出噪声的峰值应该是各个单体通管输出噪声累加的吧?这样设计真的不会有噪声串扰问题?”

  “对,当时看到这个结构我最先也怀疑这个问题,但你们看啊,这是检测报告,证明了输出噪声并不比我们传统的制造更大,这个问题我也没太想清楚,不过经过一些简单的电信号测试,我发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芯片大概率是采用了信号与地间隔排列的方式。”

  “来,大家看这个动态模拟,我们已经根据这个排列做了初步的建模。首先把工作信号注入,设定信号峰值为1V,周期分别为1ns跟0.1ns,上升时间跟下降时间为周期的4%,占空比为0.5,信号线接下端开路,上端接50Ω负载,按照电路模型运算结果显示,其峰值串扰噪声对其性能造成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即便是在其满负载运转之下,相邻信号处理始终是间隔排列的,也就是内通跟外通两种排序,对此我只能说,这真特么是天才的设计!”

  大佬们面面相觑……

  “还有,这里是我们预测的传输特性,通过公式大概计算了其各项电路参数,这里是阻抗参数,发现没有,这一结构除了散热之外,使用碳纳米管束通道填充技术还提高了信号传输性能,这里量子电容的影响基本可以忽略,这里也就只有电阻跟电感的变化。”

  “同志们,这是全新的材料跟全新的结构跟全新的制作工艺啊!180nm制作工艺的性能已经足以跟市面上60nm制造工艺生产的射频芯片性能相抗衡,甚至一些特性要优于目前的传统芯片!可想而知,如果这项技术用于通用芯片设计,比如CPU、GPU,这哪里是芯片?这特么是未来啊!”

 文学

一群科研界大佬集体炸锅是种什么体验?田言真最先感受到了。

  下午,同样正在参加一次会议的田言真,兜里的电话震动个不停,拿出来看了看,挂断,打算等会再回过去,结果对方不依不饶的又打了过来。

  好吧,说不得真有什么急事,田言真只好起身,走出了会议大厅,来到走廊上接了电话。

  “老张啊,什么事这么急?”

  “老田,宁为电话是多少?”

  “宁为电话?你找他干嘛?”

  “别废话,赶紧说,我想请他吃顿饭行不行?”

  “你莫名其妙的请他一个后辈吃什么饭?他最近也很忙的。”

  “我呸,我说老田啊,你何德何能教这么个学生啊?你能教他什么?真的,听老朋友一句劝,赶紧给人家签个毕业证,把自由还给人宁为,你后半辈子就靠这么个学生在老朋友面前吹吹牛就得了!我跟你说,别耽误人孩子的发展了!不然你就是历史的罪人!”

  一连串的吐槽让田言真直接愣住了,脾气好也架不住莫名其妙的被这么损一通啊。

  “我说老张啊,你今天精神不太正常吧?没事吧?是受什么刺激了?我就纳闷了,什么时候我的学生怎么教,以后怎么个发展需要你来操心了?你是没学生需要关心了吗?”

  然而让田言真万万没想到的是,对面换人了。

  “这个田导啊,你也别激动,哦,对了,我是钟成明。”

  “哦,钟院士,你好,你好。”

  “嗯,其实吧,老张这脾气是太急了些,说话就喜欢得罪人,不如我来说句公道话,宁为这孩子读数学真的有点委屈他了,他的才能应该用到更广阔的天地,是这样,我们微电子所正好急缺这样的人才,你看看啊,反正孩子精力旺盛,光研究数学肯定满足不了他,不如来我们微电子所来当个研究员?顺便发挥他的专长带带学生?”

  好一句公道话……

  mmp,什么叫光研究数学肯定满足不了他?这是拐着弯嫌他教得不够多呗?

  这也就是隔着电话了,不然田言真很想把这些老家伙脑子挖开,看看里面存了多少水。

  “咳咳,钟院士啊,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吧?那么多数学家穷尽一生也没法探究到哪怕一个方向的真谛,数学怎么可能满足不了宁为的研究欲?”

  “喂,老田啊,你别在那嘚瑟啊,大家做研究的是,别在那说套话,什么探究一生不探究一生的?就找你要个号码哪这么多叽叽哇哇的屁事?人家娃娃怎么选择,你这个做导师的还能干涉不成?这可不是以前的封建社会了,别来那套行不行?”

  “这位又是?”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是明珠纳米科学中心的刘承功,你要觉得我说得不对,或者不服气,现在就过来,我在微电子所行政楼三楼会议室等你,你过来咱们面对面好好理论理论!”

  田言真:“……”

  冷静了片刻后,田言真忍着怒气道:“让老张接电话。”

  “老田啊,别生气,老刘的脾气的确是大了点,不过大家都是一片好心,不忍心看一个好孩子的前途被毁了啊。”

  “呵呵,先不说这个,宁为是又做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吗?一下子把什么牛鬼蛇神都惊到了。”

  一句话刚出口,惹来对面一通杂音。

  “哎,这个姓田的怎么说话的?”

  “就是,老张啊,亏你能跟这种人交好,呸!”

  “什么叫牛鬼蛇神,让他来解释解释什么叫牛鬼蛇神?!”

  “大家静静,等等啊……”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张元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老田啊,你先消消气啊,你看看,你这个做导师的也的确是不称职啊,自家学生做了些什么都不知道。”

  “张元,你要再这么说话,我可直接挂电话,然后拉黑名单了啊。”

  “你看看,急了……,你是真不知道啊?今天宁为托人送来了几枚射频芯片到微电子所这边来检测,这些芯片总结就是新材料、新结构、新工艺、新技术,不止性能上要优于现在市面上那些产品,最重要的是潜力无限。这么说你懂了吧?”

  “芯片?新材料、新结构、新工艺、新技术?”田言真喃喃道,他大概明白这帮搞微电子的家伙们为什么会如此激动了,只是理解归理解,这一上来就抢人的霸道作风还是让他无非接受。

  “明白了,见猎心喜对吧?老张啊,这就不是我说你了,以咱们的交情,你想跟我的学生吃顿饭,你好好说我来安排也就是了,上来一帮人就找茬可没意思了。这是要比人多是不?”

  田言真把我的学生四个字咬得极重。

  “行了,行了,我跟你说老田啊,我们还真不是想跟你抢学生,毕竟咱们还要脸啊。刚才在会议室里问了一圈,真没谁好意思当他的老师啊,我们其实是想把宁为请过来当导师的。全新的发展路线啊,而且是已经被证明了极为可靠的发展路线啊,以后要更多的人顺着这个方向研究下去总的有领军人物吧?不能说让一只网上的猫来领军吧。”

  张元语气随和的说道。

  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当真让田言真差点被憋出内伤。什么特么的叫“毕竟咱们还要脸?”这是在嘲讽他不要脸么?敢不敢站在他面前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换个方向想想,田言真又觉得好受了。不过是帮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老朽罢了,如果宁为真要是他们学生,估计又是另一番说辞了。

  毕竟谁不希望自家学生来帮着长脸呢?

  “呵呵,老张,嫉妒心真的不要这么重。咱们换个方向想想啊,我一个搞数学的,带出的学生说做得成果你们都得拍手叫好,连教都不敢教了。真要想指点我的话,不如什么时候你们什么时候也带个学生出来,能在数学上让我刮目相看,自惭形秽,自己承认不敢在数学这块当他老师。”

  “这个约定长期有效啊。至于你们想请宁为吃饭这事,我帮你们问问。我这个当导师的也不好干涉学生的私生活不是?他想不想跟你们吃饭,那还得看他的意思。就这样啊,我还着开会呢。挂了!”

  说完,田言真压根不在跟电话对面那帮人废话,干脆果断的挂了电话。

  毕竟真要打嘴炮,虽然大家都不太擅长,但架不住对面人多啊。他再多两张嘴巴,也说不过对面那么多人。所以反讽完了必须赶紧挂电话。

  田言真绝对想不到他随口一句话,导致一帮博士生导师们,再看自家学生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直接受影响到的博士生达到三十多个,直博生十多个……

  真的一般人绝对想象不到被导师拎出来跟某成功学生对比时,这些普通博士生们的心理阴影面积,田言真当然也不知道。口嗨完之后他再次拨通了宁为的电话。

  说到给宁为打电话田言真又觉得有些心塞。

  昨天他就给宁为打过电话,这小子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硬是没接,之后也没给他回话。现在终于真相大白了,原来宁为是研究芯片领域的新材料新工艺去了。但想到这个田言真又是气不打一处来,真就忙到连回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了?

  好在今天电话很快便接通了,还没等宁为说话,田言真便说道:“宁为啊,你现在本事是越来越大了,一帮人都因为你的成果找上我兴师问罪了,你这是要逆天啊。”

  然而他话音落下,对面却传来一个女生弱弱的声音:“田导,我是江晨霜,宁为还在睡觉,您是有急事吗?要不我现在去叫醒他?”

  “额?哦,是小江啊,这都已经下午三点了,宁为还在睡觉?他还真睡得着啊?”田言真语气下意识得便软了下来。

  整个数学研究中心,包括他这个导师都知道,惹谁也不能惹小江同学的道理。哪怕是当面招惹了宁为问题都不大,这家伙性子本就大大咧咧的,但惹上江同学,问题估计会很大。

  原因自然是当初江晨霜还没到研究中心弹琴时那通操作,效果非常明显,整个数学研究中心的那些博士师兄们,现在看到宁为都还是绕着走的。有时候遇到些数学问题,他们宁可先找鲁东义,然后让鲁东义去跟宁为探讨,也不想直接跟宁为交流。

  真的,那种从自尊到自信的全方位打击,足以让人崩溃。

  好在江同学性子好,也容易打交道,这也是田言真一直很希望两人能一直在一起的原因。毕竟如果换了个不那么懂事的女生整天在宁为身边瞎闹,宁为还言听计从的,谁特么受得了?

  “嗯,他昨天通宵了,早上九点多才回。这总共也还没睡几个小时呢。要不等会他醒了我让他给你回电话?”江同学温温婉婉的解释道。

  “哦,没事,你现在就去叫醒他,我跟你说不能太惯着这小子了,昨天通宵做了那么多事还能睡六个小时就知足吧!他现在就不配睡觉!”

  “好的,那你等等啊,田导。”

  ……

  房间里,江同学拿着电话,捂着话筒,为难的看着宁妈,说道:“阿姨,宁为的导师让我叫他起来。”

  “哎,看看这些人,都不能让孩子好好休息下了。”宁妈皱着眉头道。

  “切,这才到哪啊?年纪轻轻的不就是熬了个夜吗?这不也睡了好几个小时了?没事,小江,你去叫宁为起来。”老宁挥了挥手道。

  “哦!”江晨霜点了点头,这才拿着电话推开书房门,走进了宁为的临时房间,然后随手关上门,站到宁为的小床前,刚想伸手推醒宁为,却发现躺在床上的家伙竟然睁开了眼睛,眼珠子正直愣愣的看着她。

  “你醒……唔……”

  是的,宁为在江晨霜推开房门那一刻就醒了,当看到小江同学非常聪明的将门虚掩上后,哪里还按捺得住年少那颗火热的情感……

  “别闹……电……电话,田导的电话……没……挂呢!”

  江同学慌乱的话声让宁为情绪瞬间冷静。

  狐疑的看了眼江同学手中电话正在通话中的界面,又看了眼脸颊已经红的如同盛放晚霞般的江同学,陷入了一秒钟的深思。这个,他好像是会错意了。

  怎么说呢,这就真的有些尴尬了。

  “不就让我接个电话,你刚才关门干嘛呀?”

  “我怕电视声音吵到你跟田导说正事,田导说有要紧事找你呢。”江同学很无辜的说道。

  “下次遇到这种情况,你可以先挂了,然后告诉他,我马上给他回过去嘛,笨!”

  随口数落了句江同学,宁为这才将电话拿到手上,半坐在床上,换了副面孔,亲切的打起了招呼:“田导,您好,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不能找你了对吧?要不,你还是先挂了,等你忙完我再打来?”

  “现在不忙的,田导,有啥事您说。”

  “昨天给你打电话,是有人托着人找上我,想跟你谈谈有没有可能将三月的技术用到游戏中去,这个事你想想看,是个什么意思。如果你觉得可以做的话,我让他们跟你联系。不过现在这些事情都不重要,刚才半导体那边的大师们打来电话说你设计了一种全新的芯片,是吗?”

  “游戏那事到是可以做,不过最近没时间。昨天到是做了几块样品出来,怎么测试通过了?”

  “只是测试通过?宁为啊,你就别在我面前谦虚了!半导体所的所长,直接打电话来求我赶紧让你毕业,好把你挖过去给他们打工。他们说你开辟了一个全新的方向,是这样吗?”

  “差不多吧。当然这里面可有您的功劳。如果不是您帮我们拉来那么多数据,三月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完成数学建模,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得,你少给我带高帽子。这样,他们找我要你的电话我没给,不过这帮人神通广大,肯定能从别处要到的号码,等他们找上你了,你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去帮他们带带学生。我就是通知你一声。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别想着睡觉了,更别想着做些乱七八糟的事,这件事很大,大到一帮老家伙可能会拼命!你自己要想好。”

  “啊?田导,我是您的学生啊!数学才是我毕生的追求,做些其他的研究都是随手而为。您放心,我的电话设置了白名单,不在我通讯录里的电话根本打不进来!”

  “随手而为?”

  田言真语塞:“算了,总之就是这么个事情,你慎重考虑好就行了。当然,既然你有这方面的天赋肯定也要利用起来!我先去开会了,明天我去找你面谈。”

  ……

  宁为坐在床上愣了愣,然后看了身边的女孩一眼,单手握拳狠狠的挥舞了一下:“告诉你个好消息,昨天三月搓出来的芯片检测合格了,这说明了一条新路是可行的,以后我又可以多个头衔了!半导体专家,厉不厉害?”

  江同学眨了眨眼,轻声道:“好了,知道你最厉害。”

  “那有什么奖励?今天晚上你把老妈赶回她自己房间去怎么样?”宁为一脸希翼的说道。

  “你刚起来饿了吧,我去给你热点饭。”说完,江同学一扭头冲出了房间。

  失落,无限失落。

  宁为突然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新的芯片做出来了,但跟他有什么太大关系呢?小小的愿望都不能满足,想了想,干脆拿出手机,打开微博,吐槽了一句:“哎,大科学家又怎么样?在家还不是得睡书房?”

  ……

  某办公室内,秘书正在想坐在办公桌前的大佬汇报着情况。

  “……经过专家团详细的评测,以及对芯片内部结构的分析。这种新的设计跟结构的确是为未来芯片发展提出了一种新思路,不止是能绕开国外针对硅基半导体设置的一系列专利壁垒,更有希望通过提升工艺,迅速达到并超越世界先进水平,这是专家们的评测报告,结论非常乐观。”

  大佬看着眼前的文件,感慨的点了点头:“一天啊,陈明才跟我说实验室交到那小家伙手里才一天啊,就能做出这种成绩,之前怎么说的?我们还是要对这些年轻的科研人员多点信任啊!对了,陈明才还在外面吧?”

  “嗯,是的,还在!”

  “让他进来吧。”

  “好的!不过您只有六分钟时间,接下来还有个会议要召开。”秘书提醒了句。

  “知道了。”

  很快秘书走出了办公室,陈明才乐颠颠的走进了办公室。

  “小陈啊,真的没想到啊,今天你就有这么个天大的好消息。”

  “都是托了宁博士的福,说实话我也没想到,昨天把他带到实验室,他就冲进去不走了,还直接把我往外赶,谁敢想这分秒必争的有道理啊。”说到这个,陈明才也是一脸唏嘘。

  当他看到专家评测结果的时候心情那个复杂啊,当真是夹杂了三分后怕,三分惊吓跟四分惊喜。

  真的,他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以后跟宁为这个快枪手打交道,他得带着合同去。真的,合同稍微晚签一点,惊喜指不准就得变成惊吓了,表彰也可能变成批评……

  “哈哈,要得就是这种劲头。我看看啊,才四点,还有三个小时,还来得及。这样,你去跟宣传部门打个招呼,这可是普天同庆的大好事,就定在今天晚上,把这个好消息播出去。叫华科院那边提供些素材。”大佬大笑道。

  “好的。对了,说起这小家伙刚刚还发了个微博来着。”陈明才点了点头,说道。

  “微博?说了些什么?”大佬目光一凝,似乎想到了些不太好的事情。

  “也没啥,小家伙吐槽呢,您看看。”说着陈明才将手机拿出来,上前一步递了过去。

  “哈,睡书房?这小子!”老人忍不住又笑了,摇着头将手机还给了陈明才,问道:“他还住在燕北大学里面那个老小区。”

  “可不是嘛,虽然环境很单纯,但还是小了点,而且楼下也不太方便停车。”陈明才点了点头说道。

  “哦!”老人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道:“这样,我记得燕园那边有别墅的吧?产权属于谁的?”

  “这个应该早就已经统一收归学校了。”

  “嗯,行,那我等会打个电话,给小家伙安排一套,你负责把这件事落实了。然后给我汇报。”

  “好的!”

  “找个机会跟那个小家伙说一声,好好干,不会亏待他的!”

  “行!一定会通知到的。”

  “光有新技术也不行啊,还是要让科学部那边抓紧研究一下,出台一个鼓励新技术推广的方案,并尽快实施。不过这件事就不需要你管了,你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全力保障小家伙在工作之外的一切需求。”

  “嗯,您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行,你去吧。”

  ……

  宁家,已经从床上爬起来的宁为,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昨天太累,兴奋过头,导致他此时干啥都有些提不起精神。到是三月的微博让他来了些兴趣。

  当然他是没有心情去翻那些微博评论的,不过看到自家孩子这么受欢迎,作为老父亲,还是很欣慰的。他甚至有些理解了老宁对他的殷殷期待。

  果然,男人当了父亲才能真正成熟。

  宁为在内心感慨着,然后他看到了三月竟然还在他的微博评论区留下了足迹。

  “喵,爸爸不爱我了吗?以前你可是最喜欢在书房陪我的!阿西吧!”

  真的,看到三月留下的这句话,宁为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到屏幕上。

  这是没教育好啊,宁为觉得非常有必要让三月能有性别上的认知,毕竟它可是一只小母猫啊,要懂矜持,还得学会害羞,只是怎么让人工智能拥有这类的想法跟情绪,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课题,宁为陷入深思,如何从算法上解决这个问题,可能需要很多实验。

  这还不算什么,宁为更想不通,现在三月发评论为什么最后要带个“阿西吧”。

  于是快速在评论区回了句“阿西吧?你跟谁学的?”

  “喵,我想尝试一样,这样会不会有人来认祖宗呀。”

  这个回答让宁为开始在脑子里快速思考三月的代码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就在宁为满脑子代码的时候,电话又响了,看到是陈总的电话他还是很乐意接的。原因无他,在宁为看来陈明才简直就是报喜鸟,每次打电话来都有好事情。

  旁边的老宁眉毛挑了挑,从宁为起床之后,他就一直在关注着自己这傻儿子,为此还强忍住了呵斥宁为不务正业拿着手机玩。

  反正老宁觉得没哪个对社会有大贡献有大用的人,会没事在家刷手机!

  当然这番关注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他已经很久没在电视上看到自家儿子了,上一次还是很久以前。而今天早上,柳唯那番话再次点燃了一位望子成龙老父亲内心澎湃燃烧的野火,那可是新闻联播啊,又能跟全国人民见面的节目啊!

  所以老宁的关注点就在这里,芯片新技术这些东西他的确不太懂,但他觉得照一般道理上有好事要上新闻了,应该会先通知一声。

  刚刚他也偷偷问了小江同学,得知之前宁为导师打来的电话没说要上新闻的事情,不过导师狠狠夸奖了宁为这一点,还是老宁很欣慰,但这还不够,老宁期望还能等到更让他热血澎湃的消息,越快越好。

  此时看到宁为电话又响了起来,老宁的耳朵也顺势竖了起来。

  “喂,陈总,什么事?”宁为兴致勃勃的问道。

  “恭喜啊,小宁总,今天芯片我拿去测试,你猜怎么着?两边的测试单位都交口称赞!效果那是杠杠的!还有几枚芯片已经被拆开研究过内部结构,把一众研究半导体的科学家们都震住了!老哥以你为荣啊!对了,还有个好消息,这种喜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所以准备在今晚的新闻上播出来,提振大家的信心。”

  “不过我咨询了那些科学家们,他们一致认为这种新的结构如果在新闻上播出的话,应该有一个正式的命名。这不,芯片是你做出来的,所以我专门打个电话问问,你觉得这个结构怎么命名好?”

  “结构命名啊?”宁为愣了愣,命名这种事他还真没想过,但仔细想想也的确有必要,总不好未来做技术介绍的时候直接丢一句这是三维硅通管架构,比较没有特色。

  “这个我来命名合适吗?”

  “你独创的结构当然合适了。”

  “哦,让我想想啊,不如就叫cnmd结构吧!”

  “cnmd?”明显,这语气有狐疑的成分,遂问道:“这个命名有什么讲究吗?”

  “c代表华夏嘛,英文名的首字母,n是我名字的第一个字母,代表宁字,m就是march,代表三月,d就是dimensional,意思是维度,代表了这款芯片结构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连起来就是cnmd芯片结构。命名有国有我有三月还有特色,咦,好巧竟然跟chinese national missile defence碰上了!不过问题应该不大,对吧,陈总。”

  “没问题,cnmd就cnmd!霸气!那就这样吧,对了,晚上我带几个朋友去看你,咱们可以一起坐下来看看新闻。”

  “额?没问题,我晚上正好在家呢。”

  “行,那先这么说!再见,宁博士。”

  “再见,陈总。”

  ……

  挂了电话,老宁飘忽的目光落在了宁为身上,状似随口关心了句:“这又是哪位陈总啊?”

  “安全保卫生意做得好大的陈总,咱们厂不是连整个安保部都外包了嘛,幕后老板就是这位陈总。”

  “哦!”老宁点了点头,又问道:“他要来咱们家拜访?”

  宁为答道:“是啊,哦,对了,陈总还说了,昨天我通宵不是做些新东西出来嘛,今天专家检测了,结果还不错,要上新闻,让我给新结构命名呢。他说晚上要过来陪你一起看新闻。”

  “咳咳,又要上新闻啊,七点那个?”老宁的嘴巴已经抑制不住的咧开了,就是那种想要让自己表现得很严肃很正经,偏偏又忍不住表现出发自心底那种喜悦的样子。

  “听老陈的意思应该是吧。”宁为有些犹豫,他没问题那么清楚。

  毕竟对于自己能不能上新闻这种事情,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这么说吧,宁为一直觉得不上新闻应该算不上是他的损失……

  “你这孩子,人家说晚上要来看新闻,你就不知道顺嘴邀请一声让人家来吃晚饭吗?”老宁埋怨道。

  “切,让人来陪你喝酒,你舒坦了,晨霜跟老妈得忙从现在忙到晚上去,又不见你去厨房干活。”宁为果断的摇了摇头,绝了老宁的小心思。

  话音刚落,宁妈从厨房里探出半边头来,问了句:“你们聊什么呢?晚上有客人?”

  “大喜事,你儿子又要上新闻了,通知宁为好消息那位老总说晚上七点要来拜访,你儿子却不让人家来吃饭。”老宁得到机会,大声说道。

  “你这孩子,平时怎么教你的?人家专门通知你好消息,哪能不让人来吃顿饭?赶紧回个电话,我现在就准备,小江啊,去看看冰箱里还有啥菜?对了,跟小柳也说一声,让小柳也过来陪陪。”宁妈嗔怪瞪了宁为一眼,说道。

  “得,妈,你们别忙了,晨霜,走,我们干脆去食堂多打两个菜去。这都快五点了,做饭太浪费时间了。”宁为认输般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宁妈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也行吧!你们食堂的菜还可以,记得多打两个硬菜啊。”

  真的,宁妈的态度大概是对燕北大学食堂的最高褒奖。

  ……

  “你又要上新闻了啊。”路上,江同学仰慕的说了句。

  “是啊,跟你说了这个寒假你留在京城是拯救世界,现在终于相信了吧,话说你怎么就这么重要呢?”宁为一脸严肃的说着,然后手很自然攀在了女孩细致的腰间。

  “额……别闹啊,柳哥在后面呢。”虽然两个人早早已经确定了关系,但江同学明显还不太适应在路上这么亲热,没忍住还是红了脸。

  “柳哥又不是外人,怕啥?哦,对了……”说着,宁为扭过头,冲着古井不波的柳唯说道:“你跟陈总说了我妈喊他来吃饭没?”

  “说了,对了,陈总说还有几个朋友,一起来叩扰了。”

  “那得多打两个菜了,对了,要来几个啥朋友啊,你没跟陈总说我有社交恐惧症吗?”

  柳唯开始看天,宁为也回过了头,冲着身边的江同学说道:“他没看我们了。”

  掩耳盗铃玩的特溜。

  正说着,宁为发现手机又响了,拿出来看看,华为严总打来的。

  “宁博士,我是严明啊,我就在数学研发中心这边,没看到你啊。你今天没来啊。”

  宁为稀奇道:“不是,严总,你不是在深城的吗?怎么到京城了?”

  “嘿嘿,一小时前刚下的飞机,这不是想过来请你吃顿饭了嘛……”

  “得,你也别请我吃饭了,今天我爸妈请客,还有别的客人,你直接先来我家吧。”

  “就猜到了今天你肯定客人多,我这专门还买了两瓶好酒,这就给宁老哥送过去。”

  挂了电话,宁为长长的叹了口气,这就真的挺好,今天晚上是真热闹了,想了想,一个也是请,两个也是请,干脆又给田导跟鲁东义打了电话,请两人来吃饭。

  田导干脆的答应了,车正好在回学校的路上,鲁东义则明确的拒绝了。用鲁师兄的说法是,人多一起吃饭不但让人头疼,还特别耽误时间,与其在饭局上浪费时间,不如多在办公室里呆一会,思考一下数学。

  宁为深以为然,可惜今天他是东道主的。

  就这样,到了食堂,一口气打了十多个菜,回到家,严明已经在跟老宁谈笑风生了。

  没等一会,陈总也来了,还带了两个客人。

  “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华夏科学院旗下明珠半导体所所长,华夏科学院院士,张元教授,这位是我们京城微电子所领头人,同样也是科学院院士,钟成明教授。”

  一进门陈明才便向众人介绍了两位客人。

  好在过年期间,宁家人大人物见多了,客人里多了两位院士,老宁也应付得过来,热情的招呼着,紧跟着,房门再次被敲响,田言真也到了。

  “哎呦,这不是老张吗?你们还真是神通广大呢,这都找上门来了?”

  “哈哈,老田,不要这么小气嘛,我们就是来认个门的。”

  “哦,那可得认清楚咯,就怕有些人老糊涂了,下次来门哪边开的都不记得了。”

  “田导,快请,快请,咱们家孩子还多亏了你照顾啊。”老宁看到宁为对大佬们斗嘴无动于衷的样子,瞪了这货一眼,连忙满面春风的打起了圆场。

  家里是真的热闹了,但真想谈什么,显然不太适合了。毕竟人太杂了。

  ……

  好在真到了饭桌上,两杯酒下肚,也没了太多剑拔弩张的气氛。

  老宁早早的就打开了电视,放在央视一套上,酒过三巡之后,电视中传来的声音也让一屋子人都自觉地安静了下来。

  “今天,华夏科学部旗下的华夏前沿智能研发中心传来捷报,由我国科学家,燕北大学数学研究中心博士、华夏前沿智能研发中心首席科学家宁为博士提出并研究的三维硅通管芯片技术取得了重大成功。以该项技术生产的射频芯片在各项性能测试中取得极为优异的成绩。”

  “根据记者了解,这种三维硅通管芯片技术在材料上开创性的采用了硅碳结合的异位构建新模式,通过使用新材料、新技术、新工艺、新结构,绕开了国外针对以硅为基底设置各项专利壁垒。经过国家级检测中心的严格检测,通过这种新方法构建的芯片产品已经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播报到这里,电视中还专门放了一段动画视频,宁为扫一眼便看出来,这大概是直接将显微镜下观察到的芯片内部结构,做了一些动画渲染之后,放了出来。

  “这种新的芯片结构,有别于传统的二维平面构造,通过通管立体构造,大幅度增加了单位体积内的晶体管数量,芯片的设计者总工程师宁为将之称为cnmd结构。据华科院院士、华夏微电子所钟成明教授的观点,这种立体芯片结构跟硅碳结合的全新芯片技术必将在后摩尔定律时代,成为替代硅材料,延续半导体摩尔定律神话的最优选择。接下来他们还会通过深挖这项技术,研究如何构建跟生产包括cpu、gpu在内的大规模集成电路。请允许我在这里代表全国人民为这些默默耕耘的科学家们送上祝福。”

  “现在插播一条简讯……”

  ……

  新闻播完了,老宁按下专门准备的秒表上的时间,2分钟!整整两分钟,120秒!不得不说,央视这个时间把控的太完美了。

  宁为还在疑惑着,他什么时候成了研发中心的首席科学家了?听起来如此牛x的头衔,他竟然也是看了新闻才知道,当然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任何头衔多了首席两个字,立刻便有些高大上了。不过宁为非常怀疑所谓的首席甚至可以说唯一,毕竟他好像还没在实验室见到其他研究人员,后勤主管到是有一个,这多少还是有些尴尬的。

  到是桌上严明最先反应了过来,举起了酒杯:“来来来,我提议为了我们小宁总跟他研发的新芯片技术干一杯!”

  “来来来……干一杯,干一杯!”

  一众大佬放下酒杯,立刻有人说起了老宁最爱听的话。

  “对了,宁哥啊,这不是你们家宁为第一次上央视新闻了吧?”

  “哈哈,是啊,这好像是第四次了,不过前三次时间比较短,就提了一句,才十几秒,这次时间就比较长,足足两分钟。”

  “宁哥啊,你要想看他上电视,只要好好保重身体,以后机会还多得是!”

  “就是,老宁啊,你生了个好儿子啊!”

  “哎,说到这个,我还得跟老钟你喝一杯,感谢你帮我儿子说好话!”老宁兴奋的冲着新闻上同样提起过的钟成明,再次举起了杯子。

  “别别别,宁大哥,这真不是我帮宁为说什么,他的研究值得这个赞誉。这杯酒先等下喝,到是宁为啊,你这芯片的设计图跟制作工艺都很有研究价值啊,是有条件的开放吗?”

  宁为目光立刻落到了陈明才身上:“钟院士,这事你就不能找我了,得着我们陈总。按照我们签的协议,这些技术都是实验室那边主导利用的,实验室制造环节所有的数据电脑里都有。我只管研究,对外授权这块由陈总全权负责。这些都签了合同的。”

  “不过新的芯片设计这块,您可以跟严总谈怎么得到授权来使用我们的极简eda,最新的极简eda版本里面专门为这种三维硅通管技术提供了专用的设计界面。咦,说起来,今天人真的都到齐了呢。想要谈合作的话,你们正好可以慢慢聊,我跟晨霜也差不多到了每天的散步时间了,各位叔叔们,我就不陪大家了啊!”

  嗯,宁为觉得必须给自己点个赞,两句话把所有事情都推了出去了。然后飞扬的冲着江同学使了个眼色,结果却看到柳唯竟然先于江同学默默的站了起来。

  这一刻,宁为突然觉得柳唯老是这么单着似乎也不是很让他感觉赏心悦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