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啊~蓝湛别顶哪儿 前后被填满玩弄多男一女

2021-11-02 08:34:05情感专区
 邰勉:“……”

  什么见鬼的老熟人?他根本就不认识她!

  只不过,自打俞老夫人清醒过来之后,业内人士对此议论纷纷。哪怕缘生阁有心帮着低调处理,但

 邰勉:“……”

  什么见鬼的老熟人?他根本就不认识她!

  只不过,自打俞老夫人清醒过来之后,业内人士对此议论纷纷。哪怕缘生阁有心帮着低调处理,但符慕白的大名,还是渐渐传扬了开来。

  邰勉虽然没有业内的朋友,但他有主顾啊!

  更何况,俞老夫人的事情,本来就是他一手包办的。

  现如今,俞老夫人突然清醒,坏了他主顾的事儿,那么他这个干活儿的,自然也会收到风声。

  只不过,虽然外边儿是把符慕白这个名字传得神乎其神的,但邰勉其实并没有怎么把她放在心上。

  尤其是在听说符慕白才二十出头的年纪,是个少年英才什么的,邰勉对此就更加嗤之以鼻了。

  在邰勉看来,什么年少成名,那都是假的,其中十有八九是有人推波助澜造势弄出来的。

  这个所谓的符天师背后,还不定是怎么回事呢!

  可即便邰勉之前心里再怎么看不起符慕白,他也从未想过,自己竟然这么快,就真的和符慕白见面了!

  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符慕白显然并不是浪得虚名!

  她竟然把自己都给找到了!

  而且她既然已经找过来了,那说明他在白氏集团总部所做的手脚,估计也都已经被对方给发现了。

  邰勉心中那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盛起来。

  他强自镇定的道:“符天师客气了。我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罢了,又岂敢高攀符天师呢?”

  符慕白惊讶的看着他:“大叔你竟然如此谦逊?这可不像是你们这一类人……的作风啊!”

  走蛊师这一行的,大多性情古怪,或是桀骜不驯,自认为天底下没有他们手里的虫子摆不平的事儿。

  他们轻易不会向别人低头,除非他们真心认可对方比自己更强。

  可现在,符慕白才只不过和邰勉打了个照面,双方甚至都还没有正式交手,他竟然就直接向符慕白低头示弱了!

  这可不是一般的蛊师能够做得到的。

  看来,这人心机不浅啊!

  符慕白心里又高看了邰勉几分。

  在听到符慕白提起“这一类人”几个字的时候,邰勉的神色明显有了些变化。

  很显然,他并不喜欢有人将他和别人凑在一起来说。

  果然,这还是个心高气傲的蛊师嘛!

  “符天师你声名在外,又何必和我这样的无名小卒开这样的玩笑呢?”邰勉神色淡淡的道,“刚刚是我有所冒犯符天师了,还请符天师将我的东西还给我,我也要告辞离开了。”

  “你的东西?”符慕白突然高声惊呼起来,“大叔,你开什么玩笑啊?从始至终,我可是连碰都没有碰到过你一下,怎么可能拿了你的东西啊?你这事儿碰瓷儿吧?别以为我年纪小就好欺负啊!”

  碰瓷儿,可是一个敏感的话题。

  符慕白这一嚷,顿时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

  本来嘛,符慕白刚刚画画就画得不错,引来了好些人的围观呢。结果符慕白画到一半儿,眼前入画的人要走了,她就跟人道歉去了,那些看她画画的人自然也就一直在旁边等着。

  见两个人迟迟没谈拢没和解,大家等得其实还是有些着急的。

  就是没人好意思开口催促罢了。

  现在符慕白突然高声嚷嚷了起来,话中提到的还是“碰瓷”这么敏感的话,众人顿时跟炸了窝似的,纷纷跑了过来劝解。

  当然了,他们的劝解对象,主要还是邰勉。

  “我说兄弟,你这人怎么这么小心眼儿呢?人家小姑娘就是画个画而已,这多热闹的事儿啊,你给人甩脸子干什么啊!”

  “就是啊大兄弟!我看你这也长得一表人才的,难怪人家小姑娘乐意画你呢!你瞧瞧我这样儿,我就是求着人家小姑娘画我,人家也不一定得乐意呢!”

  “大兄弟,你也个男人,不乐意让人画画也就算了,怎么还碰瓷起来了呢?刚刚我们可都看着你们俩呢,人小姑娘态度一直挺好的,就你从头到尾的不耐烦。这下倒好,你竟然还说人拿了你东西,这就有点儿胡搅蛮缠了啊!”

  “大兄弟……”

  邰勉听着周围众人一口一个大兄弟的称呼他,气得他额角直跳,心里的火气几乎都要压制不住了!

  这些个看热闹的人能知道些什么?!

  一个比一个还蠢的蠢货,不辨是非也就罢了,竟然还敢跟他一个堂堂的天师称兄道弟?

  谁给的他们这么大的脸面啊?!

  邰勉心中火冒三丈。

  要是情况允许的话,他非得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好好教训一下面前这些不知好歹的人,也让他们知道知道,这有些闲事儿,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乱管的!

  可蛊师出手害人,那通常都是暗着来的。

  不管是哪家的蛊师,那都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出手啊!

  更何况还是一出手就要教训这么多人?!

  火大的邰勉也不理会这些人。

  他只死死的盯着符慕白:“你要是不把东西还我,这后果你到底能不能担得起,你可得想好了!”

  邰勉心中冷笑。

  符慕白能收走他的蛊虫,就以为她自己有多了不起了是吗?

  他会让她知道,擅自收走一位蛊师的蛊虫,到底会有怎样的下场!

  这个时候,邰勉倒是愿意承认自己的蛊师身份了。

  而邰勉这话一出,符慕白还没来得及回答呢,那些个凑热闹的围观群众们却是一个个不赞同的看着邰勉:

  “大兄弟,你这话可就过分了啊!”

  “你说你这人怎么还不听劝呢?人家没拿就是没拿,你还非得给人脑袋上扣这么一顶帽子是吧?”

  “我说,你要是非得冥顽不灵的话,你这可就是碰瓷儿加威胁了啊!我看啊,要不咱们还是报警好了,让警察来好好给你讲解一下普法知识!”

  “对对对,你要说人家小姑娘拿了你东西,那咱们就报警好了!”

 文学

一听到“报警”这两个字,邰勉的瞳孔顿时一缩。

  他的身份,可是见不得光的!

  一旦被警察带走,他再想要脱身,可就不容易了!

  眼看还真有人拿出了手机,一副要拨打报警电话的样子,邰勉顿时急了。

  他也顾不得自己那只无缘无故消失的蛊虫了,伸手就要拨开人群往外走去:“你们都给我让开!”

  为了能够顺利走脱,邰勉甚至用上了一分蛊师力量,想要将这些人悄无声息的推开。

  可有符慕白在这里,她又怎么会让他得逞呢?

  她也不出手阻拦,只是微微一笑,一股力量就陡然灌注在了邰勉身上。

  邰勉浑身一震,心中暗道不好!

  下一秒,没能来得及控制住这股力道的邰勉不由自主的一个推手,竟然一下子就把离他最近的四五个人都给推倒在地!

  全场瞬时鸦雀无声,全都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要知道,被邰勉一力推倒的那几个人,可全都是成年男人,看着体重就不轻之外,而且还一看就都是健壮之人!

  能一把就将这么多人都给推倒,那得是多大的力气才能办得到的啊?!

  这人看着还挺斯文瘦弱的,谁能想到,他实际上竟是个力大无穷的呢?!

  尤其是,被推到的那几人显然并不是简单的摔倒,他们一个个的还都在叫苦不迭的,这明显就是摔得不轻啊!

  一时间,所有人看向邰勉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他们刚刚之所以敢对着邰勉“义正言辞”的,那是因为只看一眼邰勉的外形,他们就下意识的觉得邰勉没什么武力,属于他们能够压制得住的类型。

  再加上他们还有这么多人呢,这不就是老话说的“人多势众”吗?

  可现在嘛……算了算了,惹不起啊惹不起。

  众人下意识的都倒退了两步。

  还有人悄悄拿出了手机,真的拨打出了报警电话。

  而邰勉看着眼前这副场景,他要是还不知道自己这是被符慕白给暗算了,那他这些年的修行,那可真是白练了。

  “你暗害我?!”邰勉目光阴冷的看着符慕白,眼神中就跟淬了毒似的。

  符慕白一脸震惊和无辜:“我说大叔,你这碰瓷了一回也就算了,怎么还有这么快就碰瓷第二回的啊?!在场这么多双眼睛可都看着呢,我真是啥也没干!窦娥都没我这么冤!”

  大家原本还有点儿害怕邰勉那一身怪力的,可符慕白这一喊冤,众人骨子里那股子正气就又冒了出来,纷纷开口道:

  “人小姑娘说的没错!碰瓷也没你这么碰的,上下嘴皮一动,就给人戴了帽子,还一下子就给人戴了两回!”

  “这人啊,还真是不能光看脸。看着斯斯文文挺正常一人,谁知道背地里又是个什么狼心狗肺的模样啊?”

  “这种人啊,就是欠收拾!等警察来了,他肯定一下子就老实了!”

  警察?!

  邰勉顿时心急如焚,再也不敢耽搁下去,拔腿就要跑。

  至于符慕白……等他以后找着机会了,他迟早得把今天摔的这一跤给回报过去!

  邰勉这一跑,众人顿时就惊呆了!

  这好好的说着话,他跑什么啊?!

  再说了,面前还有好几个被他推倒了的人呢,他别说是跟人道个歉了,就连那不好意思的态度都没有,这怎么能行呢?!

  都来不及反应,就有不少人跟上去一伸手,想要拦住邰勉。

  可邰勉毕竟不是一般人,普通人又怎么可能拦得住他?

  眼看着邰勉这就要溜走了,大家心里都急得不行,甚至还有人大声喊了起来:“快拦住他!”

  广场里的人本来就不少,只不过大家大多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并没有全部扎堆到一起罢了。

  不过,符慕白等人这边儿闹出的动静不少,附近的人们多多少少还是注意到了一些的。

  刚刚邰勉将几人推倒在地的画面,就有不少人都已经看见了。

  那时候,大家心中其实就已经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现在再一看邰勉那要逃跑的架势,旁边的人又在喊着要将他拦住,其他人更是连问都不用问,基本上就把这事儿的性质给猜到了。

  这明显就是有人犯事了想要不负责任跑路啊!

  当下就有好几个热心青年也窜了出来,帮着拦人。

  可邰勉现在是一心想着要逃走,加上反正他在众人心目中已经成了推人的罪魁祸首了,他自然也就少了几分顾忌,出手的时候也更狠辣了一些。

  只眨眼的功夫,又有好几个上前阻拦的路人被人甩手推翻在地,竟是一副势不可挡的架势!

  而其他人被他这股气势所震慑,纷纷往后退避,根本就没几个人敢在上前阻拦了!

  邰勉一边跑路一边心中冷笑。

  那符慕白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她以为把事情闹大了,多引些普通人过来,就能够将他拦下了吗?

  简直是痴心妄想!

  让这些普通人出手,还不如她自己亲自出手呢!

  对哦。

  为什么符慕白不自己亲自出手呢?

  这个疑惑刚在邰勉心中闪过,突然,一道黑压压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拦路的又来了。

  邰勉眉头一皱,他想也不想的伸手就想要将对方向之前那些拦路人一样直接给推翻,然而他这刚一出手,对方却以雷霆之势,一把就擒住了他的手腕儿!

  一股剧痛顿时从邰勉的手腕儿上传遍了全身,痛得他几乎都快要站立不住了!

  这不是普通人的力量。

  来人到底是谁?!

  邰勉猛的一抬头,咬着牙看着眼前这个抓住他的人。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人竟是个普通的年轻男人,看着也就是比一般人高大了一点儿,魁梧了一点儿,除此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不,不对。

  这股力量不对。

  他是警察!

  而且他还不是一般的警察!

  不然的话,普通警察的力量,不可能对他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邰勉终于醒悟了过来,然而却已经为时已晚了。

  邵英麒三两下就将邰勉踢倒在地控制住了,他一脸严肃:“老实点儿!”

  没错,这个拦住邰勉的人并不是别人,正是及时赶来的邵英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