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两个黑人挺进校花体内np 为什么下边灼热刺痛感

2021-11-02 08:30:51情感专区
凌一蹙眉:“真伤到了?”

  厉行远掀起眼皮,看着他,一副虚弱得根本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

  凌一的眉头蹙得更深,她伸手,想要将他扶起来。可是,厉行远太高了,根本就

凌一蹙眉:“真伤到了?”

  厉行远掀起眼皮,看着他,一副虚弱得根本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

  凌一的眉头蹙得更深,她伸手,想要将他扶起来。可是,厉行远太高了,根本就扶不起来。

  “你坚持一下,慢慢试着站起来,我马上让人送你去医院。”此时的凌一,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是她伤了他。

  厉行远仍然捂着胯间,难受的很,汗水一直在流,他只是摇头,什么都说不出来、。

  凌一一惊:“伤的这么重吗?”

  厉行远点头,凌一原本就有些愧疚的心,此刻更加的愧疚了。

  “那我出去叫刘叔和保镖进来,把你抬去医院。”

  说着,她站起身,就要向门口走去,此时的她,心急如焚,似乎都忘记了,还有手机可以打。

  等走到门口,才想起来,连忙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来。

  厉行远咬着牙,缓缓开口:“老婆,你不就是医生吗?你比任何人的医术都好。”

  凌一一惊,这才醒悟过来,哦,对哦,我自己也是医生啊!

  “可是,刚才我给你把脉,根本把不出来,只觉得你的心跳得太快,有些不正常。”

  厉行远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又咬了咬牙:“这种地方受伤,你不来检查受伤的地方,你去把什么脉?”

  “可是.......”凌一纠结起来,她是真的不想再看到那不该看到的东西。

  “我是不是被你弄伤的?”厉行远循循善诱。

  “嗯。”

  “那你是不是神医?”

  “嗯。”

  “那你是不是我老婆?”

  “嗯,可是......”

  “别可是,这么私密的地方,我只让我的老婆看,其他人,看了我,我会生病。”

  凌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最后,实在是拗不过他,只好又重新走回去。

  “那你把手拿开。”

  “可是很疼。”厉行远一脸的委屈巴巴。

  凌一叹口气:“你不是说我是神医吗?我看看,如果真的受伤了,我帮你接上。”凌一决定豁出去,为了这男人不赖着自己,她就是再害怕,也得给他接上。

  厉行远见自己的目的达到,小心翼翼的拿开手。

  凌一伸手,手刚刚搭在皮带扣上,书房的门哐当一声,被推开。紧随着门被推开的,是司南珏的声音。

  “表哥,我......”

  “啊!抱歉,抱歉......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们继续,继续。”说完,他便退了出去,还贴心的关上了门。

  凌一一看到门口的司南珏,简直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原本搭在厉行远皮带上的手,也连忙缩了回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姿势,起身,跑去追离开的司南珏。

  厉行远的脸色,在司南珏的声音响起那一刻,黑得比锅底还要黑,那脸上的暴风雨,是怎么藏也藏不住。

  他干脆起身,自己坐在办公椅上。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半分受伤的样子?他只等司南珏回来,剐了他的皮。

  果然,不一会儿,司南珏就被凌一给追回来了。

  他一走进来,就发现这书房里的气氛不对劲,这低气压,差点儿将他给压死。

  特别是,那自带冷气机的人体冰箱,简直就是零下五十度。他冷得身体抖了抖,陪着笑脸,站在门口,跟厉行远打招呼。

  “嗨,表哥,您真是快啊!”

  好吧!这句话一说出来,他差点儿原地自杀,本来刚刚还零下五十度的,现在,直接降到了零下100度。

  “表......表哥,我......我没什么事儿,先走了哈。”说着,他便朝着门口缩去。

  厉行远看着他那畏畏缩缩的样子,冰冷的脸,眉毛一挑:“不是有事情吗?把门关上,进来说。”

  司南珏吓得拔腿就跑。

  厉行远说了一句关窗帘,然后,随着窗帘关上,他人已经闪到了司南珏的身后,一把抓住了司南珏的后领子,直接朝着地上砸去。

  “啊,痛,痛死我了。”司南珏揉着被摔得疼痛难忍的腰,怒瞪着厉行远:“表哥,你把我的肾都给摔碎了,你要负责。”

  “呵。碎了正好,免得出去祸害小姑娘。”他一边说话,一边朝着摔在地上的司南珏走了过来,还慢条斯理的卷了一下白色衬衫的袖子。

  司南珏看着死神一样的厉行远,吓得直往角落里缩去。

  “表哥,表哥,是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来打扰你和表嫂的,对不起,对不起,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司南珏怂得直接求饶。

  可是,厉行远却并不打算放过他,握紧拳头,一拳下去。

  就在那拳头快要打到司南珏的脸上的时候,司南珏连忙大声喊:“表嫂,表嫂,救命,救命啊!表哥打人了,他又打人了。、”

  就在这堪堪只有2厘米远的地方,厉行远的拳头停在那里,停了好一会儿。

  就在司南珏以为这招奏效的时候,轰,那一拳,终究,还是砸在了他的肩膀上。

  没错,放过了他的脸,却没有放过他的肩膀。

  然后,又是一拳,砸在了另外一边肩膀上。

  用厉行远的话来说,那就是,要让他对称。

  司南珏满头黑线。不过,厉行远还是放过了他。

  “这一次,给你一点儿教训,好让你知道,什么时候该来,什么时候不该来。”

  “可是,表哥,那你说说,什么时候我该来。”司南珏痛得牙齿直打颤,感觉两边肩膀都要掉下来了一样。

  “任何时候,都不该来,以后,有事情,到公司找我,或者在电话里说也行。”

  “我就是去了公司,徐谦说你回家了,我才来的啊!”

  “那你不知道打电话?”厉行远反问。

  “你的电话根本就打不通好不好?”司南珏一万个冤枉,现在,他连抬手臂,都觉得痛得撕心裂肺。

  “到底什么事情?”厉行远冰冷的问道

 文学

司南珏从大衣口袋里摸出来几张有些皱的A4纸,递到厉行远的面前。

  “喏,你吩咐的任务,我完成了。”

  厉行远接过那几张纸,一页一页的翻开,当看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唇角和眉毛都扬了起来。

  “哈哈,我老婆果然猜的没错。”

  司南珏没好气的瞪着他,满腹怨气:“表哥,我是专程来给你送东西的,你竟然这样对我。”

  厉行远掀起眼皮,睨了他一眼,嫌弃道:“谁让你不知道好歹,打扰我的好事?”

  “表哥,你太不够意思了。不行,这件事情,我去告诉表嫂去,告诉她,你装病,欺负她。”

  说着,他便站起身来,要去向另一告状。

  厉行远眼皮子一跳,如果让那小妮子知道了,那他又得一个人独守空房了。这么想着,连忙叫住往外走的司南珏、

  “司南珏,车库里,你想要的那辆柯尼塞格,可以开走了。”

  “真的?”

  司南珏转身,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眼睛里,全是惊喜的光芒。

  要知道,那辆柯尼塞格可是限量款的。等他知道的时候,人家已经预售空了。他表哥好不容易抢到一辆,有好多次,他来向他借,他都不愿意,更不用说送给他了。

  想到这里,他又不太确定的补充问道:“是送给我,还是借给我?”

  厉行远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只要你尽心尽力的替我办事,并且,给我把嘴巴闭牢了,那辆车就是你的。”

  “啊!太好了,表哥。”

  司南珏立刻回过身来,跑到厉行远的面前,抱着他的肩膀,就要来亲一下他的脸颊,高兴之情,溢于言表。

  厉行远察觉到他的意图,一阵恶寒,连忙伸手推着他。脸色立刻黑沉下来。

  “不想继续挨打,尽管来。”

  他这个表弟,这么多年了,还是狗改不了吃屎。

  司南珏吓得脖子一缩,然后,连忙退开几步,满脸谄媚的笑。

  “谢谢表哥,我马上去开车。”

  说完,一溜烟儿的就跑了。

  等他跑到楼下,又被凌一给抓住了。

  “司南珏。”

  司南珏本来都要冲到门口的脚步,就这么生生地刹住了车。

  “表嫂,有事?”

  凌一从沙发上走过来,扫了司南珏一眼。

  “你表哥怎么样了?”

  “啊!他啊!”司南珏抓抓后脑勺:“受伤了,不过,不是很严重,休养一段时间,应该还可以用。就是这段时间,要经常检查一下。”

  “检查?”凌一疑惑的盯着他。

  “嗯,就是经常试一下,看看还能不能用。”司南珏说得理直气壮。

  “你刚刚试过了?”

  司南珏:“......”这女人,怎么说话的呢?

  他脸色难看的看着凌一:“表嫂,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和表哥都是男人,而且,都是取向正常的男人,怎么试?”

  “是你自己想歪了,怪我咯。”凌一直接揶揄道。

  司南珏:“......”这个女人,太可恶了。竟然把他套路了进去。突然,他想到什么,眼前一亮,又看向凌一。

  “表嫂,表哥伤得有些重,这......往后能不能用,就得看这段时间的治疗。”

  “那你可以每天过来给他治疗。”凌一说得理所当然。

  司南珏却是一脸的为难:“表嫂,我倒是想过来给表哥治疗,可是,H国那边明天有个研讨会,我得过去,所以,这治疗的重担,就得落在表嫂的身上。”

  凌一一想到刚刚在书房里发生的一幕,就吓得瑟瑟发抖。

  “那我送他去医院。”

  “那不行,表哥有严重的洁癖,更不用说这关于他的隐私了。表嫂如果想要表哥更加严重,你尽管带他去医院。”司南珏说道。

  对于厉行远的洁癖,她也是知道的,这个男人,就是龟毛得很。

  司南珏见她不说话,又继续添油加醋:“表嫂,不光是要给他治疗,还要给他心里暗示,要不然,他这......就基本交代了。”

  “怎么心里暗示?”凌一死死地盯着司南珏,咬牙道。

  她以为,司南珏又会给她出什么馊主意,来难为她,谁知道,司南珏却说:“表嫂,这你都不知道啊?要看表哥能不能恢复,很简单,给他每天找几个美女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凌一听到他这话,心里才放下来一点点。手指点着下巴,若有所思,小声嘀咕道:“找几个美女来。”

  “嗯,似乎可行。”

  司南珏见她自己在哪里思考,小声嘀咕着,然而,听到她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人差点儿厥倒。

  “......”

  这,还是一个正常女人的思维吗?果然啊!这就不是个一般人。这一次......表哥,你自求多福吧!

  想到这里,他怕厉行远知道是他出的馊主意而报复他,立马出门,跑去车库,将那辆限量版的柯尼塞格给开走了、。

  司南珏离开之后,凌一又去了书房,见厉行远还是坐在办公桌后面,在认真的批阅文件。

  她走进去,扫了一眼,然后问:“好些了吗?”

  厉行远从文件上抬起头来,眼含笑意:“你可以来检查一下。”

  凌一:“......”

  她想要杀了这个臭男人,怎么办?

  厉行远见她黑了的脸色,也不再逗她,而是从抽屉里摸出来一份有些皱的几张A4纸,递给她。

  “这是司南珏拿来的。”

  凌一接过来,扫了一眼:“你的人办事效率还是不错的。”

  她一边说,一边朝后面翻去,当看到最后一栏写着的DNA相似度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的时候,唇角扯起一抹嘲讽的笑来。

  厉行远看着她的笑容,也笑了起来。

  “明天,凌世峰的案子开庭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涉及到我的案子,我当然得去看。”凌一说得理所当然。

  厉行远又伸手指着凌一手上的那份亲子鉴定报告:“这个,你要不要交给他?”

  凌一摇头:“还不到时候,先让他开心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