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娇妻系列交换200篇 双性尿奴穿贞C带憋尿的黄文

2021-11-02 08:25:57情感专区
这时候整个人蜷缩在地上,鼻孔窜血,眼眶乌青,门牙都掉了半颗。

  林辉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

  “别这么紧张,我只是碰巧路过。瞧着,你们应该在这有一段时间了吧?留守

这时候整个人蜷缩在地上,鼻孔窜血,眼眶乌青,门牙都掉了半颗。

  林辉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

  “别这么紧张,我只是碰巧路过。瞧着,你们应该在这有一段时间了吧?留守的?”

  正常考古发掘,所展开发掘的地方一般都会有外围警戒,以及纱网覆盖。

  可这除了这几个行军帐篷以外,没瞧见任何东西!

  这几个小年轻的留在这,能为了什么?

  “大哥问我们几个是打杂的,具体情况也不知道,只是老板说了,让我们守在这,就算天塌了都不能做其他的事情,我们真的是一概不知啊!”

  看着这个青年焦头烂额的样子,林辉抬起脚,在他的小腿上踢了踢。

  “年纪轻轻的找个正经工作,干点什么不成?偏偏过来做这样的营生?看来你们几个胆子也是挺大的呀。”

  林辉直起腰,黝黑的眸子朝着林子的更深处看了过去。

  看来这所谓的古墓发掘,背后怕是另有隐情了!

  林辉一路朝着行军帐篷走了过去,掀开门帘,就看见了桌子上摆放的各色筹码,以及麻将,牌九,骰子。

  “看来哥这个日子过的不错呀!这深山老林的,柴油发电机应该不太好用吧?”

  此话一出,那几个青年人就明白林辉已经看穿了他们的营生。

  一个胆子大的,忽然从地上窜了起来,抽出一把弯刀,对着灵魂的后背就扎了过来。

  林辉现实根本没注意身后的动静,硬生生的挨了一刀。

  “我操,你他妈别把他捅死了!疯了!都他妈疯了!”

  几个青年人眼睁睁的看着那把尖刀扎入了林辉的身体!

  其中有几个破口大骂!

  “别找死!把他弄死了,你也跑不了!”

  可在下一秒,林辉的身影突然散开了,整个人原地消失。

  捅刀子的整个人打起了哆嗦。

  “这……这他妈是人是鬼啊!”

  整个林子里,林辉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而随着他的消失,林子当中也静得可怕,几个胆子小的,这个时候已经吓尿了。

  而拿刀捅人的这个也没好到哪去。

  他凄厉地吼了一声,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手里那把尖刀上哪儿半点血迹。

  “他!他不是人啊,张哥,他不是人啊!”

  “你才不是人呢!”

  随着这个声音,林辉直接从她身后出现,一脚闷在了他的后背上。

  紧接着闪身劈拳,挂掌抬手!

  干脆利落的将人打昏了过去。

  他甩了甩有些发涩的拳头,走到了为首这个青年的面前。

  就像是拎一只小鸡崽子一样,将人从地上拎了起来,在大致判断了一下方位之后,带着人直奔古墓。

  “大哥,大哥,我们知道错了!你就算了,我吧!那地方真的不能去啊!我给你磕头了,只要你放了,我做牛做马我都乐意!我求求你了!”

  为首的这个青年早已经没有了,刚才那股嚣张跋扈的劲儿。

  因为门牙被打丢了一颗,说话直漏风,还有点大舌头。

  林辉有些嫌弃,却还是没把人扔在半路上。

  因为就在刚才,他在这几个人的身上,发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息,与其说他们是被迫留在这里监视周围情况的倒不如说,这几个人被人操控了!

  就在刚才开眼的一瞬间,林辉敏锐的察觉到了他们身上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狐狸骚味!

  在想想之前迟小悠的状态,这古墓里怕是有别的东西。

  他不敢耽搁,带着迟小悠指尖血的符纸再一次出现在了手中。

  那颗原本鲜红色的血珠,现在已经变成了棕黑色,正在符纸的正中间,原地打着转。

  “看来是这里了。”

  那个青年听了这话,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拼了命的睁开了灵魂的束缚,朝着一个方向,用尽全力地跑了过去!

  但还没走出去两步,林辉双手骤然合拢,这个青年人整个僵在了原地,抬起来的这一只脚还浮在半空当中。

  “跑什么跑?有什么值得跑的?我又不会要了你的命。”

  林辉摸出在空间当中存放的朱砂,直接在这个青年的脸上画出了一道符咒。

  “不过你们既然愿意留在这,那就做个探路石吧!”

  说话间,他拽这个男人的后脖颈直接朝着自己刚才所站着的那个位置用力的甩了过去。

  随着一阵枯草被压扁了的咯吱声,这青年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紧跟着,一阵罡风拔地而起,头顶上的树枝猎猎作响。

  “看来还真有东西!”

  林辉来到了那个青年消失的地方,往前踏了一步,随即天旋地转,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还是个传送阵?”

  林辉嘟囔着,手中凭空出现了一簇火焰,周围这乌漆麻黑的环境得到改善。

  而先一步进来的青年这个时候整个人面朝西北,跪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嘟囔着。

  “我不是故意冲撞你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等我回去之后一定多给你烧点纸钱,请你千万不要对我动手啊!”

  “没出息的东西!”

  林辉低咒了一声,脚下的动作加快,而就在他穿过这个洞口之后,眼前的一切豁然开朗。

  这座古墓,埋在山体之下。

  入眼可见的倒也是一片庞大的古墓群,林辉可以敏锐地感知到,在这古墓当中的某个位置,正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自己。

  可眼下,他还是得先找到迟小悠的灵魂!

  灵魂离体的时间过久,迟小悠恢复正常的可能性也就越小,这事拖不得。

  林辉皱着眉,口诀念出,眼底已经是猩红一片了。

  可是就在他开了天眼之后,眼前的这一切,真的是有点颠覆他的认知。

  整个古墓群的正上空,密密麻麻,摩肩接踵的聚满了鬼魂!

  这些鬼魂有的四肢不全,有的连脑袋都没有,残缺的更严重的更是不计其数。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文学

这样免费的大型被围观场面还真是难得一见!

  林辉可以轻易的察觉到,在自己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一瞬间,在场所有鬼魂不约而同的转过了身,那空洞的视线,直勾勾的盯着他。

  有些因为受伤过于严重,面部急剧变形的,眼珠子都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青年,这个时候已经目光呆滞,肩膀上的几簇火焰也隐隐有了要熄灭的迹象。

  林辉大手一拍,几道符纸拍在了这个青年的前胸和后背,随后,一脚将人踢到了墙根底下。

  “这点出息!”

  他仔细的观察着那一滴黑色的血,在符纸上留下的印子,大致判断了一个方向。

  而就在这时之前偷偷摸摸吸附在他身上的食丧兽原地暴起,直接变成了一个几米高的庞然大物。

  这古墓里头漂浮着的孤魂野鬼,在这一刻都成了它的口中餐。

  林辉是万万没有想到,在招魂的这条路上会杀出这么一个绊脚石来。

  他抬起一脚,蹬在了食丧兽的腿上。

  “娘的!给老子滚一边去!”

  那食丧兽正吃的满嘴流香,突然被登了这一脚,满脸委屈,随即化成了一个小兽的样子,匍匐在了地上,喉咙里发出了呼噜声。

  “把嘴闭上!饿死鬼投胎呀?!等老子忙完,你想怎么吃怎么吃?但现在你要是再敢张嘴,我就直接送你上路!”

  林辉不太明白这玩意儿为什么死缠烂打的跟着自己。

  在来的一路上,他不止一次把这玩意儿顺着车窗丢了出去,可是无论跑出去多远,这玩意儿就像是个有狗鼻子一样都能追上来!

  林辉叹了口气,眼底红光大盛。

  仔细的辨认起了面前的这些魂魄。

  生魂和那些已死的魂魄有些许不同,因为并不是所有魂魄离体,被强迫逼出体内的一魂一魄都带有生人的气息,找起来倒也不算麻烦。

  可是就在迟小悠的生魂被带走的那一刻,古墓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动静。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拖着一个大石头在地面行走一般。

  整个地板都晃了两晃,林辉站稳身形,脸色巨变。

  “什么东西?!”

  不单单是他,就连之前缩在他脚下的那只食丧兽,在察觉到这个动静之后,一遛烟的钻到了灵魂的袖子下面,究竟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那些四处游离的魂魄都已经不香了。

  几乎是眨眼间,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其中的一个墓穴的入口处探出了头。

  那是一个穿着汉代服饰的石头人!

  也许是因为在这墓里呆的年头太长,有些地方已经有那些破损的痕迹!

  林辉不敢大意。

  书中曾有记载,古时候有些离奇暴毙的术士会选用奇门遁甲来,保证自己的墓葬不被盗,墓者侵扰。

  而且他们弄的那些东西,根本就不是现代人能够轻易破解的。

  这石头人栓铆结构镶嵌,每走一步,镶嵌的地方都会咔啦作响,他手里头提着一把石头雕刻而成的长刀,上头绘制着一层花纹。

  “叮,温馨提示,恭喜宿主,发现上古神兵——九转破魔刃!此物由千年玄铁打造,刚硬异常,附带重力压制属性,请谨慎选择。”

  “叮,温馨提示,恭喜宿主发现上古人偶一台,可炼化。”

  “叮……”

  一连串的系统报备声吵得林辉脑仁发疼。

  他摇了摇头,天罡剑已经握在了手中。

  每次这系统突然兴奋的时候,就证明面前的局势可能不太乐观。

  敌人的能力越强,这系统的播报语气就越是乐观。

  林辉严重怀疑这玩意儿有点什么见不得人的兴趣爱好!

  那个石头人偶一路走来的动静很大,也顺带触发了不少机关。

  只见一个足足有成人小臂粗细的箭矢穿透厚重的墓壁,直接朝着林辉射了过来。

  林辉猛地弯下腰,整个人犹如一只狸猫一样贴着古墓的墓道窜了出去!

  他脚下的步伐,玄之又玄,单手掐诀的动作形成了一阵虚影。

  可就在这时,两边的墙壁突然向中间聚拢。

  没过几个呼吸,原本宽敞的甬道就变得只有一米宽了!

  林辉大骂了一声。

  “真他娘的晦气!”

  一道符纸直接拍在了地上,刹那间,金光大盛。

  当他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人已经回到了之前的树林里。

  而他手里,拎着的正是之前被他拖进去的青年。

  林辉随手将人扔在了地上,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手中的一颗夜明珠,看着上面隐隐流传的魂魄,一颗心也跟着放了下来。

  “倒也不算是白跑一趟!”

  就在林辉决定要先回去吧,这一魂一魄还给迟小悠第时候,脚下的地面传来了一阵震动感。

  紧跟着,地动山摇,他们之前所处的位置瞬间下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周围的植被和树木一股脑的掉进了那个深坑当中。

  “地震?!不好!”

  林辉抓起地上的人,直奔他们之前所处的营地。

  可等他赶到的时候,营地的行军帐篷已经倒的倒塌的塌地上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裂缝,地下水形成的倒灌在现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水坑。

  那几个被他揍得哭爹喊娘的年轻人哆哆嗦嗦的凑在一起,其中有一个断了腿,另一个胳膊也诡异的朝后掰着,不远处还有一个人正躺在一棵大树底下。

  顾不得别的,林辉率先选择了救人。

  而就在40多公里外的市区,原本平静祥和的夜晚被彻底打破。

  6.8级的地震扰了所有人的一场清梦。

  大街上站满了人,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脸上的恐惧让人心惊。

  小七和九儿站在九号公寓外的广场上,彼此对视了一眼。

  “你那边什么情况?”九儿问着,那张有些惨白的脸上冷若寒冰。

  小七检查着仪器当中传来的数据,表情也是相当的不好看。

  “根据工作人员给我发来的详细情况,这一次地震只有镇江市一所城市收到了波及,震源深度一千米,我在这呆了这么多年,一次地震都没遇到过,九儿姐,恐怕是人为的!”

  九儿皱着眉,犹豫了几分钟。

  “林辉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