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污文在女主下面放葡萄 和陌生人爱爱讲述

2021-11-02 08:20:36情感专区
李云和李震也给他讲过,南美这边的面粉,主要市场就是米国。

  当然也曾经一度供应给日本,不过后来随着金三角的崛起,日本以及亚洲的市场,就被金三角那边夺走了。

  至于欧洲

李云和李震也给他讲过,南美这边的面粉,主要市场就是米国。

  当然也曾经一度供应给日本,不过后来随着金三角的崛起,日本以及亚洲的市场,就被金三角那边夺走了。

  至于欧洲的市场,一直都是金新月和金三角供货的,南美这帮大佬也曾经尝试着打入欧洲市场,但无奈距离太远了。

  而且在欧洲那边,他们也没什么根基。

  所以很多时候,他们就是把货供给意大利的拿波里人,至于他们怎么搞,他们就不管了。

  而这次他们能通过肖锋和俄罗斯人搭上线,这打开欧洲市场,自然不在话下。

  这对李云和李飞而言可是一个好消息,又能打开一条销路。

  今天李兴凯要是不和他说这些,此前他还真没细想这些东西呢。

  这时他看着李兴凯就笑了,他越发觉得这人是个有趣的妙人。

  “你怎么把保安全都遣散了,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很危险吗?”

  “哈!我当然知道,不过连李飞都挡不住你们,我这些保安更不可能挡得住?而且他们虽然是为钱工作的家伙,但我对他们的职业道德一直保持怀疑态度。如果当他们自己面临生死危机的时候,我怀疑他们会第一时间出卖我。与其等着他们背叛我,还不如早点把他们都遣散辞退,这样还能帮我剩下一大笔钱!”

  肖锋不由的翻了个白眼:“你这个理由非常充分,我竟我言以对!”

  “哈哈,我聪明吧?”

  对面的李兴凯哈哈笑了笑,肖锋看着这家伙,竟然觉得有点喜欢这家伙的性格。

  “你难道不怕吗?”

  “难道怕就不用死吗?”

  这个回答非常棒,肖锋摊了摊手。

  “既然难逃一死,那为什么不潇洒一点?”

  “你完全有时间可以逃走的啊?”

  “去哪里呢?华国?东南亚?我没去过,也不想去,更何况那边可是你的地盘。去欧洲,那边太冷,而且你还认识俄国人,我知道他们在欧洲的能耐。那就只剩下南美州,非洲,北美,还有南极可供我选择了!”

  这家伙居然开始侃侃而谈,好像说的不是他自己一样。

  “非洲太乱,我可不敢去。南极洲太冷,我不想去和企鹅当邻居。北美走那边,很抱歉,有很多人都不希望我回去。所以我还能去哪?我只能留在这里才最合适!”

  肖锋点了点头,他越发的欣赏这家伙了,面对这样的处境,还能侃侃而谈,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最起码在他看来,可比李飞和李凯那种肌肉多过脑浆,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家伙要强多了。

  “不过我并不觉得你留在这里等我,是为了专门送死。像你这样的聪明人,不可能等死的!”

  肖锋话题一转说到,对面的李兴凯也笑了一声。

  “我当然不想死,我也不愿意死。所以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收集关于你的信息,研究你的喜好。终于我发现了一个能让我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哦?那请你说服我!”

  肖锋笑着说道。

  李兴凯直接拿出一个平板电脑给肖锋推了过来。

  “这是我和我的团队管理的多个账号,有纽交所的,有法兰克福交易所的,还有伦敦交易所的,东京交易所的,这些账号里,大概有一百多亿美元的资金在流动。另外我们在开曼群岛,和维京群岛,以及安德烈斯群岛的账号里,同时还有一百多亿美元的存款。如果我死了,那么这些钱就全都废了,你说这些钱的主人,会找谁索取赔偿?”

  李兴凯也是在赌,对他而言,他的这些客户,也是他的护身符。

  这些人里有m国的参议院,有跨国公司背后的大股东,还有南美洲几个国家的政客,最多的还要输南美洲的面粉贩子。

  他的的资金,现在都在由他来负责洗白,如果他死了,那么这些钱基本就取不出来了。

  这也是他最值得样张的护身符。

  而肖锋这时却淡淡一笑:“你在迈阿密的团队,还有躲在安德烈斯的团队,现在已经基本都在我们手里了。资金账户和路径,我们基本已经掌握了,至于你掌握的密码,大不了请几个电脑专家来破解好了。和这些钱比起来,我觉得租一台超级电脑老破解密码也不算很贵……”

  肖锋没说一句话,对面的李兴凯脸色就苍白了几分。

  因为肖锋每说出一件事,他手里的筹码就少了一分。

  等到最后,听说肖锋打算租一台超级电脑来破解,那些只有他知道的账号密码的时候,他不由苦笑三声。

  “你还真是够狠!不愧是能干掉李飞全家的人,果然是算无遗策啊!”

  “过奖,过奖了,那么现在你觉得你还有什么理由可以继续活下去呢?”

  “我购买了哥伦比亚西部铁路公司的股票,并且已经联系了科尔多瓦省和乔科省的议员,只要你能让我活下去。我就就可以联系他们通过批准,从阿帕尔塔多到胡拉多港的铁路建设。”

  “什么!?”

  听到李兴凯这么一说,肖锋终于猛地坐直了身体。

  这个李兴凯,他又怎么会猜到自己的计划?

  果然不是个简单的人啊!了不得,连自己想的事都能猜得到?

  其实此前在麦德林的胜利,在他看来出了巩固李家在该地区的地位,获取巨大经济利益的同时,最重要的就是从埃尔南德斯家族手里,搞来了阿帕尔塔多和胡拉多两个港口。

  这两个港口的直线距离只有一百五十多公里,却面相太平洋和加勒比海两个方向。

  而他今后要从委国搞石油,最头疼的就是如何把委国的石油从加勒比海这边运到太平洋这边的问题。

  最近的通路,当然是走巴拿马海峡。

  此前他和华阳石油那边计划是,从委国搞来石油,然后走巴拿马海峡,用小型油轮,把油运到卡拉帕格群岛这边的岛上,炼化之后在当地销售,或者是返销国内。

  可实际操作方面,却要面临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成本。

  从委国抽油的成本就暂且不说了,把油运过巴拿马海峡这块才最让人头疼。

  这了解了巴拿马运河的运费之后,肖锋不由破口大骂这国家也忒特么黑了。

  当然这钱最后肯定是进了他们美国大股东的口袋,所以应该是美国人忒特么黑了。

  这条运河现在每年通航大概有1.7万条船,通行6亿吨的货物,而这其中百分之三十八都是华国货船,一年华国企业在这里交的通行费,就要交一百多亿软妹币。

  一艘船过运河,会按照邮轮,货轮等不同种类来收费,货轮的收费标准非常高,一艘一万只标准箱的货轮过河,收费都是78万美金起步。

  而目前世界上巴拿马运河最大的两个金主,就是米国和华国。

  不过巴拿马运河背后的大股东就是米国人,所以米国人交钱,无非是左手换右手而已。

  但华国不一样,那可是实打实的挨宰啊!

  现在每年华国光是在巴拿马运河这边交的过路费,都有差不多两百多亿美元!

  由此可见这会给货物提升多少成本?

  现在肖锋搞委国的石油,是和华阳石油,还有柳金背后的俄罗斯公司合作,他们负责运油,他还不用考虑过路费的问题。

  可以后他迟早要撇开这两家,自己搞油,那这过路费的问题就必须考虑了。

  他可不愿意被米国人这样拦路抢劫,最关键是委国的油现在可还受美国佬的制裁呢。

  万一要是在巴拿马那边被扣下,那就损失大了。

  所以他就在考虑其他的替代方案,而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在哥伦比亚另开一条通路。

  什么尼加拉瓜大运河,那边他是不考虑了,毕竟那会触及米国人的根本。

  但如果在阿帕尔塔多和胡拉多两个港口之间开一条铁路,连同两洋,这回你米国人总没话说了吧?

  以前华国没崛起的时候,巴拿马运河的最大金主就是米国人,所以也没人愿意在这里开联通两洋的铁路。

  但现在华国崛起了,同时还是世界第一贸易强国,那么开通这么一条铁路,那就战略意义相当关键了。

  毕竟有了这条铁路,就不会随便被米国佬薅羊毛了。

  一百五十公里的铁路,承建起来也根本花不了多少钱。

  运载通行能力,肯定是比不上巴拿马运河的,而且来回从两个港口之间卸货,装车,在卸车,装船,也很麻烦。

  但无奈米国佬制定的巴拿马运河通航价,动不动一次就要几十万美元,也实在太黑了。

  这价格光是听着都让人难以接受,这几天肖锋也派出了不少调研人员,专门调研两个港口之间的人力运输成本。

  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不管怎么折腾,通行同样的货物,成本肯定比过运河的费用要低。

 文学

肖锋真没想到这个李兴凯居然,真的就猜到了自己的想法。

  其实此前灭了里科家族,抢了那么多资产,都没让他感到太开心。

  真正让他开心的,还是接受了埃尔南德斯家族手里的,两个港口和码头,还有仓库。

  此前埃尔南德斯家族控制这些码头,自然是用作像美国贩运面粉,但肖锋接手之后,就不打算再做那样的生意了。

  最初他的想法,就是修建一条两洋铁路,但那也只是想法。

  可当他后来了解到巴拿马运河是收费标准之后,他想要在这里修建一条铁路的想法就越发的强烈。

  过一艘船的通行费,动辄几十万美元,这尼玛不明摆着是明抢?

  当然如果说没有米国人在背后撑腰,巴拿马政府也不敢这么黑。

  别看现在米国宣称是将巴拿马运河交换给了巴拿马政府,可谁不知道巴拿马政府其实就是米国的傀儡。

  而巴拿马运河,依旧是处于运河管理委员会的控制当中。

  这条巴拿马运河,最早是米国银行界传奇大亨JP摩根,筹集了4000万美元,雇佣了8万劳工修建的。

  在那个年代,4000万美元,几乎相当于现在的400亿美元。

  当然后来米国也在这条运河上攫取到了足够多的利益,从运河修建完成的1914,到上世纪1974的65年时间里。

  这条运河一直控制在美国人手里,1974年才转交给米国和巴拿马联合成立的云和管理委员会,可其实主要还是米国人说了算。

  后来1983年诺列加上台,这位老兄上台之后,对美的态度就一直不是很友好,一度鼓动国内民众,想要收回巴拿马运河。

  这可是触动了米国人的逆鳞,结果1989年,米国地方政府居然给这位总统强加了一个贩毒的罪名,直接发动入侵,抓捕了这位总统,颠覆了巴拿马政权。

  就这样米国人再度将巴拿马运河牢牢控制在手里,而那之后一直到1999年,他们才和巴拿马政府签订了协议,将运河管理权转回给巴拿马。

  但其实巴拿马现有运河管理公司的背后,的大股东还是米国人。

  要不然你以为,巴拿马运河哪来的勇气,敢收几十万美元一次的过河费?

  一艘标准一万只集装箱的货船,过一次运河基本都要78万美元起步,而在苏伊士运河,通过一次价格至少比巴拿马运河便宜十几万美元。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国内的货船,从大西洋一带南美返航的时候,宁可绕远走苏伊士运河也不走巴拿马运河的主要原因。

  而且巴拿马运河还控制在米国人手里,非常容易受政治因素的影响,动不动就上船检查,扣船,实在太麻烦。

  尤其是肖锋今后打算做的是委国的石油生意,现在委国可还在米国的制裁名单上呢。

  走巴拿马运河运石油,估计也就毛熊国的船,敢大摇大摆的过,巴拿马人不敢刁难。

  如果是自己的船,那恐怕少不了要被美国人搞。

  最后思来想去,还是修建一条铁路最划算。

  可从阿帕尔塔多到胡拉多港的铁路修建计划,肖锋也只是有个初步想法而已,这个计划如果真正实施,还有很多关节需要打通。

  这两个港口,位于哥伦比亚的科尔多瓦省和乔科省内,想要修建一条连同这么两个港口的铁路,必定要有当地政界的人同意,要不然这个计划很难开工。

  另外就是哥伦比亚西部铁路公司,这家公司是哥伦比亚唯一的一家铁路公司,这个国家的铁路非常独特。

  建国已经数百年了,可铁路里程却少的可怜,就是从加勒比海的口岸,一直像内陆延伸,途经麦德林,波哥大等那么几个城市。

  整个国家的铁路网,就是一个瘦长的椭圆形,没有太多想国境内其他地区辐射。

  而这家铁路公司,最早是国有的,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国家推行私有化之后,这家公司落入到了胡拉多家族的手里。

  但是后来也几经转手,成了一家股东众多的股份公司。

  最近十几年来,这家公司的经营状况一直是不好不坏,现在李兴凯已经收购了这家公司,成了这家公司的大股东。

  而且还认识那两个省的议员,这样看来,这家伙还真是很有一套嘛!

  肖锋笑着看着李兴凯,李兴凯也笑着看着肖锋。

  “我不得不承认,你真的是个人才。好吧,你先说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想要在这两个港口之间修铁路的?”

  关于这一点,肖锋很好奇。

  李兴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当然是观察喽!”

  “此前我一直在搜集关于你的资料,可从收集到的资料上来看,你就是个做正当生意的商人,直到你在铜国自助陈家的时候,你的身边突然多了很多俄国人。而现在南美,那个国家的俄国人最多?当然是委国!”

  不得不说这家伙分析事情的条理还真是很清晰。

  “委国那边的情况我恨了解,他们自己都穷的揭不开锅了,拿什么支付毛熊那些人的工资?也只有石油,可他们的石油品质不高,而毛熊也是不缺石油的国家,所以毛熊就算拿到石油之后,肯定也会想办法处理掉,考虑到就近原则,唯一能够帮他们处理石油的朋友,也就只有你了。”

  肖锋听了李兴凯的分析,不断的频频点头。

  “既然你都已经猜到这些了,你为什么不像米国人举报?”

  米国人在南美地区的势力可是非常强大的,他们现在正在制裁委国,如果李兴凯像他们举报,肖锋在悄悄做委国石油的生意。

  那么肯定会引来米国的制裁的,哪怕肖锋并不是直接和委国人做生意,那也不行,米国人的长臂管辖就是这么霸道。

  但李兴凯听了之后却摇了摇头:“我是什么人?本来我就在米国人的黑名单上!另外我为什么要像米国人告发?我巴不得更多的人来挖米国人的墙角呢!”

  “哦?听你这语气,你好像对米国人很不满啊?”

  “哈哈,确实,我对他们不满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你有一个死在米国警察手上的妈妈,而最后那个警察,却只被轻判,想必你也会不满。如果你在上中学的时候,一直是被霸凌的对象,你也会对米国不满!”

  看着李兴凯有点扭曲的面孔,肖锋知道这肯定又触及到了这家伙的一些不堪的回忆。

  原本以为这家伙在米国长大,会对米国好感度爆棚呢,没想到他在米国还有这么一段不堪的过去。

  这也就能解释,他为什么不像米国那些机构告发自己了。

  “那么我再问一个问题,我看你好像对与我合作,并不反对,我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不和你合作,你会放过我吗?”

  肖锋笑着摇了摇头,李兴凯耸了耸肩:“那不就得了?另外我真的很不喜欢和李飞他们那些家伙,因为从小霸凌我的人里,就没少过他们哥俩。”

  说道最后李兴凯的脸色又严肃了起来,看来哪怕和李飞他们是堂兄弟,他们之间也并不对路啊!

  “好吧,那如果让你来负责这条铁路的建设,你会怎么做?”

  “首先我会让人安排这俩地方的百姓去游行……”

  “额?”

  肖锋听了一愣,李兴凯耸了耸肩:“你也知道,这俩地方的就业形势一直不是很好,很多人都没有工作。现在出海打渔也不是那么好混的,所以很多人都在饿肚子。”

  关于这一点,肖锋还是知道的,所以这俩地方的人工非常便宜。

  “然后我会以铁路公司的名义,联系两位议员。铁路公司那边我会安排提出铁路修建计划,购买土地,雇佣工人,议员会加速项目的审批。最多三个月,这件事就能做成。”

  看来李兴凯对这件事很有信心,肖锋皱了皱眉,他可知道哥伦比亚这边政府的德行,办事效率极低。

  甚至可以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那种,你想做一件事,还没开始,就会跳出一帮嘴炮反对派,天天跟你扯皮。

  而修建两洋铁路这件事,肯定会有很多亲米国的议员跳出来反对的,但在这李兴凯看来好像这都不是什么难事。

  而李兴凯这时就好像是肖锋肚子里的蛔虫,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李兴凯已经猜到了他在担心什么。

  “哈哈,那些议员,官员,你都不用太担心,因为他们又很多都是我的客户。就算不是我的客户,我也有的是办法,抓他们的小辫子。”

  原来是这样的啊!肖锋笑着点了点头。

  “好吧,这样看来,我实在找不出非得要干掉你的理由,你精彩的表现说服了我。我的两洋铁路公司刚好还缺一个总经理。”

  肖锋笑着向李兴凯伸出了手,而李兴凯则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我对铁路公司总经理这个位置,并不感兴趣,而且你也没问我想要什么吧?”

  “嗯?你是指薪资待遇方面吗?”

  这家伙还真是够大胆的,不过肖锋喜欢这家伙的直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