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19岁女舞者忘穿打底是哪一期 娇小稚嫩巨大疼h

2021-11-02 08:03:36情感专区
萧央的新歌,他们必听!

  “如梦令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很多外国人不知道这三个字的意思。

  “伙计,这是华夏的词牌名。”

  “什么?”

萧央的新歌,他们必听!

  “如梦令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很多外国人不知道这三个字的意思。

  “伙计,这是华夏的词牌名。”

  “什么?”

  “词牌名。”

  “还是不懂。”

  “杰克,我们学校不是有好几个留学生吗?他们肯定懂。”

  一群外国人全部跑去找留学生了。

  留学生中,有个美女学霸笑道:“词牌,就是词的格式的名称。简单来说,就是语法的意思。”

  众人恍然大悟。

  那美女学霸接着说:“词的格式和律诗的格式不同,律诗只有四种格式,而词则总共有一千多个格式。词,又称长短句。”

  “人们为了便于记忆和使用,所以给它们起了一些名字,这些名字就是词牌。”

  “有时候,因为它们是同一个格式的若干变体,几个格式合用一个词牌;有时候,因为各家叫名不同,同一个格式又有几个词牌。”

  “我们现代人所谓的诗词,其实都是华夏古人的歌曲。”

  “每一种词牌都代表一支曲子,一般的词人只负责填词就行了。”

  “这其实是作曲家和作词人之间的区别,我这样讲,你们应该就非常清楚了。”

  众人纷纷点头,总算知道词牌大概是什么意思了。

  那美女学霸笑道:“乐曲名字的来历,例如《菩萨蛮》,据说是由于唐代大中初年,女蛮国进贡,她们梳着高髻,戴着金冠,满身璎珞,像菩萨,于是《菩萨蛮》因此得名。”

  “当时教坊因此谱成《菩萨蛮》曲,据说唐玄宗爱唱《菩萨蛮》词,可见是当时风行一时的曲子。”

  “另外,《西江月》、《卜算子》《风入松》、《蝶恋花》等,都是属于这一类来自民间的曲调。”

  “如梦令》原名《忆仙姿》,改名《如梦令》,这是因为后唐庄宗所写的《忆仙姿》中有‘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等句。”

  “五十八字以内为小令,五十九至九十字为中调,九十一字以外为长调。”

  美女学霸笑道:“萧央这首《如梦令》很美,我最近都在单曲循环。”

  外国人们纷纷点头。

  “萧的词太美了,我最近也在学华语,知道想要写出这种词的难度到底有多大。”

  “华夏语言真的太有魅力了,哈哈,以后我们的学习素材里面又丰富了不少。”

  ……

  ……

  法兰西。

  “萧的这首《青花瓷》真的太好听了。”

  “对,那种旋律,听着就让人沉醉。”

  “也只有萧敢用全华语专辑来角逐全球歌王大奖。”

  “华语歌,确实牛比。”

  “我最喜欢的是《本草纲目》这首歌,因为我学了不少中医知识。”

  一个法兰西医生赞叹,“这首歌居然能把《本草纲目》编入歌词,实在是一种创举。”

  “《本草纲目》是什么?”

  不少人问这个医生。

  法兰西医生耐心解释:“那是一部华夏古代的药材百科全书。它一共有五十二卷。作者用了几十年的时间菜编成。”

  “你们能想象吗?有人在上千年前就走遍华夏全国,编写了一本药材百科全书?这是多么伟大的壮举啊。”

  “在《本草纲目》里,一共收载药物1892 种,附药图 1000 余幅,药物的性味、主治、用药法则、产地、形态、采集、炮制、方剂配伍等,附方 10000 余……”

  “你们可能不知道,《本草纲目》除了广泛涉及医学和药物学外,还涉及生物学,矿物学,化学,环境与生物,遗传与变异等诸多科学领域。”

  “它在化学史上,记载了纯金属、金属、金属氯化物、硫化物等一系列的化学反应。”

  “同时,它又记载了蒸馏、结晶、升华、沉淀、干燥等现代化学中应用的一些操作方法。”

  “甚至作者还在书中指出,月球和地球一样,都是具有山河的天体。”

  “华夏的《本草纲目》不仅是一部药物学巨著,更不愧是华夏古代的百科全书!”

  法兰西人听了医生的解释,个个露出佩服之色,对华夏文化不禁生出向往。

  ……

  ……

  阴国。

  很多粉丝都在听萧央的《国风》。

  “《赤伶》这首歌的唱腔好奇特。”

  “那是华夏的京剧唱腔。”

  “京剧?”

  几个留学生忍不住乐了。

  “井底之蛙,居然连京剧都不认识。”

  “其实,我也不怎么清楚。”

  一个留学生不好意思了。

  另外一人解释道:“京剧的前身在几百年前流行于华夏江南地区,以唱吹腔、高拨子、二黄为主的徽班。徽班流动性强,与其他剧种接触频繁,在声腔上互有交流渗透,因此在发展过程中也扮演了不少昆腔戏,还吸收了啰啰腔和其他一些杂曲。”

  有人补充道:“我老爹就是学京剧的,京剧舞台艺术在文学、表演、音乐、唱腔、锣鼓、化妆、脸谱等各个方面,通过无数艺人的长期舞台实践,构成了一套互相制约、相得益彰的格律化和规范化的程式。”

  “不能驾驭这些程式,就无法完成京剧舞台艺术的创造。”

  “由于京剧在形成之初便进入了宫廷,使它的发育成长不同于地方剧种。要求它所要表现的生活领域更宽,所要塑造的人物类型更多,对它的技艺的全面性、完整性也要求得更严,对它创造舞台形象的美学要求也更高。当然,同时也相应地使它的民间乡土气息减弱,纯朴、粗犷的风格特色相对淡薄。”

  那人非常骄傲,“萧央绝对也学过京剧,这首《赤伶》的唱腔确实非常专业,一般的外国歌手可学不来。”

  “别说外国歌手了,就算是国内歌手也不一定能唱好。”

  “萧央真的太厉害了,什么都懂。”

  “《霸王别姬》就是他写的剧本,他怎么可能不懂京剧。”

  “《国风》这张专辑,质量太高了。”

  全世界都在听萧央的这8首歌。

 文学

国风的火热持续了很久。

  一个月后,国风全球销量登顶!

  谁能想到萧央居然能以一张国语专辑拿下全球第一的销量?

  作为萧央最大的竞争对手,杰克逊是非常郁闷的。

  这次的全球歌王他报名了,他的新专辑也确实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全球销量第二。

  但很可惜,他遇到了萧央,被无情吊打了。

  明天全球歌王的结果就眼揭晓了,但很多人都知道,这次全球歌王的桂冠应该会落在萧央头上。

  记者想进梦工厂采访萧央,但根本进不去。

  梦工厂。

  萧央正在写歌。

  能得到萧央亲手写的歌的歌手,寥寥无几。

  即便是梦工厂,也只有董婉她们有这种待遇。

  新人,根本不可能。

  但是孙菲例外。

  整个梦工厂都知道,孙菲要出道了,新专辑将由萧央亲自操刀。

  “孙菲的运气人太好了。”

  “人家漂亮,你嫉妒啥?”

  “懂得都懂。”

  “18岁的女孩果然是最受欢迎的。”

  很多人在背后嚼舌根。

  ……

  ……

  孙菲压力很大。

  那些流言蜚语已经传入了她的耳中。

  但是,她跟萧央真的没什么。

  唐文婕负责训练孙菲,见孙菲闷闷不乐,她笑着问:“怎么了?家里有事?”

  孙菲强笑,“没事。”

  “你既然选择在娱乐圈,有些流言蜚语你就应该选择过滤掉,否则你会很辛苦。”唐雯婕说道:“我以前还被谣传,当了小三,但那又如何?”

  孙菲一怔,“还有这种事?”

  唐文婕笑道:“娱乐圈很多这种事,你要学会习惯。”

  孙菲强笑,“知道了,唐姐。”

  “走吧,去试音室。”

  唐文婕笑着说道:“老板已经过去了。”

  两人去了试音室。

  她们前脚刚到,萧央后脚就来了。

  “先看看歌,一共8首。”萧央笑道。

  旁边的工作人员羡慕不已,这小姑娘太幸福了。

  孙菲激动的看了起来。

  萧央说道,“唐姐,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了。”

  唐文婕笑着点头:“包在我身上。”

  萧央走了。

  唐文婕和孙菲开始录歌。

  第二天。

  全球歌王揭晓了。

  萧央!

  没有丝毫悬念!

  “全球影帝,全球歌王,萧央这是想包揽所有大奖啊。”

  “人家有这个实力。”

  “萧央肯定不会再争其他奖了,比较他是理事会的第一理事,吃相太难看可不好。”

  “就是,如果全部奖项都是萧央的,那么这些奖设立的意义在哪里?”

  很多人并不赞成萧央垄断这些奖项。

  事实上,萧央确实也没想垄断。

  全球影帝和全球歌王已经足够了。

  ……

  ……

  全球歌王的结果揭晓之后,国风越发火热。

  孙菲的专辑里面也有国风歌曲,但不全是国风。

  萧央不打算把孙菲的路给堵死,所以国风只选了两首。

  一个星期之后,在梦工厂的宣传结束之后,孙菲正式出道,并发布了新专辑《菲》。

  萧央和梦工厂的艺人们公开捧孙菲,孙菲的新专辑的下载量一路飙升。

  京城喜剧学院。

  很多学生都下载了孙菲的歌。

  第一首歌《笑纳》,是前世一首网红歌。

  萧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这首歌拿出来了,但作曲作词他留的名字是“梦工厂音乐部”。

  歌词一般,但旋律很上头。

  孙菲驾驭起来非常轻松。

  挑灯看遍长街的繁华,白胡子老者临摹入画。

  一番寒暄,附和月色无暇。

  忽然清风,惹一池落花。

  三两知己结伴的仲夏,夜市闹三更不想回家。

  星光洒落,老树的枝丫。

  马蹄浅浅,落一身风沙。

  撑伞接落花,看那西风骑瘦马。

  谁能为我一眼望穿流霞,公子是你吗。

  前面深山谁人家,暮夜抚一曲琵琶。

  我欲提笔为汝一幅画,佳人请笑纳。

  撑伞接落花,看那西风骑瘦马。

  谁能为我熬一缕青发,那人是你吗。

  谁在窃语谱情话,红尘故事在牵挂。

  夜风微凉烛影暖心啊,我悠歌把月光请笑纳。

  挑灯看遍长街的繁华,白胡子老者临摹入画。

  一番寒暄,附和月色无暇。

  忽然清风,惹一池落花。

  三两知己结伴的仲夏,夜市闹三更不想回家。

  星光洒落,老树的枝丫。

  马蹄浅浅,落一身风沙。

  撑伞接落花,看那西风骑瘦马。

  谁能为我一眼望穿流霞,公子是你吗。

  前面深山谁人家,暮夜抚一曲琵琶。

  我欲提笔为汝一幅画,佳人请笑纳。

  撑伞接落花,看那西风骑瘦马。

  谁能为我熬一缕青发,那人是你吗。

  谁在窃语谱情话,红尘故事在牵挂。

  夜风微凉烛影暖心啊,我悠歌把月光请笑纳。

  撑伞接落花,看那西风骑瘦马。

  谁能为我一眼望穿流霞,公子是你吗。

  前面深山谁人家,暮夜抚一曲琵琶。

  我欲提笔为汝一幅画,佳人请笑纳。

  撑伞接落花,看那西风骑瘦马。

  谁能为我熬一缕青发,那人是你吗。

  谁在窃语谱情话,红尘故事在牵挂。

  夜风微凉烛影暖心啊,我悠歌把月光请笑纳。

  听完这首《笑纳》,很多人确实上头了,尤其是那句似粤语,但又不是很正宗的粤语,瞬间火了起来。

  撑伞接落花,看那西风骑瘦马!

  即便是没听过整首歌的人,居然也会哼一哼这句歌词。

  第二首歌是《不谓侠》,也是一首网红歌,作曲作词依然是“梦工厂音乐部”。

  衣襟上,别好了晚霞,余晖送我牵匹老马。

  正路过,烟村里人家,恰似当年故里正飞花。

  醉过风,喝过茶,寻常巷口寻个酒家。

  在座皆算老友,碗底便是天涯。

  天涯远,无处不为家,蓬门自我也像广厦。

  论意气,不计多或寡,占三分便敢自称为侠。

  刀可捉 拳也耍,偶尔闲来问个生杀。

  没得英雄名讳,掂量些旧事抵酒价。

  向江南折过花,对春风与红蜡。

  多情总似我,风流爱天下。

  人世肯相逢,知己幸有七八。

  邀我拍坛去,醉眼万斗烟霞。

  向江北饮过马,对西风与黄沙。

  无情也似我,向剑底斩桃花。

  人世难相逢,谢青山催白发。

  慷慨唯霜雪,相赠眉间一道疤。

  ……

  ……

  凭我纵马去,过剑底杯中觅生涯。

  当此世,生死也算闲话。

  来换场豪醉,不负天纵潇洒。

  风流不曾老,弹铗唱作年华。

  凭我自由去,只做狂人不谓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