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第一次吃女朋友的胸过程:人妻去按摩店被黑人按摩中出

2021-11-01 17:15:38情感专区
然后用手指搔了搔眉毛,说道:“阿洛,我是督察,你是探长,你现在是质问上级喽?”

  雷洛冷笑一下:“超哥,你这话就错了,我哪敢质问你!只不过我的管辖权在这里,我是总华

然后用手指搔了搔眉毛,说道:“阿洛,我是督察,你是探长,你现在是质问上级喽?”

  雷洛冷笑一下:“超哥,你这话就错了,我哪敢质问你!只不过我的管辖权在这里,我是总华探长,有权力管理这里发生的任何案件!来人啊,把这犯人带走!”

  两名便衣上前,就要动手抓人。

  陈志超哈哈一笑,惊得那两人不得不停住脚步。

  陈志超乜斜眼看着雷洛:“阿洛,刚才就算我一时讲错话,是不是一定要公事公办这么绝情?搞到大家气氛紧张?”

  “超哥这话讲错!讲真,我也不想你难做,但是这个扑街胆敢追杀阿坚,那么就是不给我雷洛面子!”雷洛一指着躺在地上的光头佬。

  “你去打听打听,在香港边个不知阿坚是我契弟!你搞他,就是搞我!让我给面子,就算老天爷也不给!”

  拼职位,雷洛的总华探长的确不如陈志超的总督察大,但雷洛不但有“太平绅士”这个头衔加成,还有掌管所有便衣探员的实权!

  算起来,雷洛完全有资格不鸟陈志超!

  陈志超当然也清楚这一点,要不然他早跟雷洛翻脸。

  “呐,阿洛!我们两个也不要吵了,好好商量一下!”陈志超主动走到雷洛面前,伸手揽住他肩膀,朝旁边走了两步,压低声音:“不如这样,你把人交给我!我绝对会好好审问他们,从他们嘴中撬出主谋是谁!你也知的,最近我们部门要考核,却还缺几个大案子!大家都是同僚,以前我们还在同一所警校学习,你就帮帮手啦,这起案子交给我处理!”

  雷洛笑了,“难怪在警校的时候你次次考第一,大家都讲你是臭屁超,不管做乜事儿都能找到理由!好,我给超哥你面子,这个光头佬我交给你处理!到时候你是杀是剐只要给我一个交代就行!”

  说完,雷洛看了一眼手臂受伤的石志坚,“毕竟我也要给阿坚一个交代!”

  陈志超没想到雷洛会这么大方,既然与雷洛谈妥,他就朝身后人招招手:“来人啊,把那个光头佬带走!”

  扭头又朝雷洛抱拳道:“阿洛,你这个人情我记着了,日后定还!”

  雷洛笑了笑,不吭声。

  这边光头佬被人搀扶起来往外面带,忽然他回头道:“我二弟和三妹呢?”

  “哦,你的兄妹呀,我让人带他们先回去饮司法奶茶啦!”雷洛慢悠悠道。

  “什么?你这个死条子!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光头佬朝雷洛大喊大叫,“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全家!我艹你老母的!”

  雷洛脸色变了!

  谁都知道,他可是大大的孝子,问候谁都可以,可就是不能问候他老母!

  此刻,雷洛眼中已经露出杀机!

  没等雷洛发火,陈志超这边已经坐不住了,脸色铁青地望着雷洛:“阿洛,你这话几个意思?你不是要把人交给我吗?”

  雷洛点点头,“没错啊,我是把人交给你了!你只说要这个光头佬,又没说要那两个人!”

  陈志超知道被耍!

  他从怀里摸出一支香烟咬在嘴里,啪啪啪,愤怒地打着火,点燃香烟朝雷洛喷口烟雾,怒视道:“你搞咩,耍我呀?”

  雷洛丝毫不惧,与他目光对视:“耍你又怎样?”指了指地下,“这里是中环,是我雷洛的地盘!”

  陈志超狞笑一下:“你的地盘?我是三支旗,在我的职权范围之内,可以不受任何管束!不受任何限制!”

  “是吗?要是我现在就要毙了那个扑街呢?”雷洛说着话拔出手抢走向光头佬。

  陈志超没想到雷洛连自己的脸面都不卖,已经丢下烟快步拦截!

  可是他手刚搭上雷洛的身体,雷洛已经调转枪头先一步顶在陈志超头上,脸上也没了笑意,语气凶狠的道:“臭屁超!大家都是差人,今天这事儿可大可小,要么你把他交给我,要么我一枪毙了他!至于你我到底是撕破脸,还是继续做朋友,你说了算!”

  与此同时,雷洛这边的人,和陈志超这边的人也纷纷掏出家伙,互相指着对方,只要有一人敢开枪,这里立马就擦枪走火,成为战场!

  眨眼间,两伙差人在更衣室内翻脸掏枪互指,让旁边的人反而都看呆了!

  陈志超在雷洛把枪顶在自己太阳穴的情况下,忽然笑了。

  “阿洛,何必玩得这么过火?你当真以为我怕了你?”说着话,陈志超慢慢转头看向雷洛。

  雷洛也笑了,露出白森森牙齿:“你当我在讲笑?要不比一比?当初你扎职上位靠的是脑子,我不同,我靠的是拼命!”

  说完,雷洛猛地拿枪口朝陈志超脑袋杵了杵,一字一句道:“来啊,我数一二三,大家一起开枪!”

  “一!”

  雷洛这番话吓了陈志超一大跳。

  当初在黄竹坑警校,陈志超是出了名的油滑,脑袋聪明做什么事情都喜欢耍小聪明,也是借助这些小聪明把雷洛这帮人比了下去,在学校臭屁的不得了,因此还得了一个“臭屁超”的外号。

  也是靠着精明的脑瓜,陈志超毕业之后就直接扎职沙展,再后来平步青云当上了督察和总督察!

  对于陈志超来说,他完全把警察这份工作当成了交际圈,逢迎鬼佬,拉拢下属,对于那些江湖人能打就打,能拉就拉,对于同僚也是纵横有术,从不和人结仇!

  越是聪明的人就越是惜命,越是珍惜自己现在得到的一切!

  相比之下,雷洛的起点和陈志超一样,奈何肚里墨水没人家多,每次考试都是靠着抄小抄才完成任务。

  而陈志超每次考试都是第一,甚至雷洛抄的考试小抄也是花钱从陈志超手里买来的。

 文学

雷洛唯一能够胜过陈志超的就是在体能训练方面,尤其在拉野训练中,陈志超总是耍小聪明偷懒,不是尿遁就是屎遁,要么就是中暑发烧等等,每次考最低分,然后塞给考官好处,烟酒之类的贡品,这才及格。

  大家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陈志超就说拉野训练就是训练野人,野人是不用脑只用腿的,他这是保存实力!

  雷洛不信他这番话,每次在体能考试上都是前三,这也是雷洛唯一骄傲的地方。

  离开警校之后,雷洛和陈志超的区别就出来了。

  陈志超靠着精明飞快扎职,雷洛则从军警稳扎稳打,靠着讲义气,手法狠辣慢慢坐上探长位子。

  说白了,陈志超更像是温室里的花朵,虽然盛开娇艳,很是耀目,却缺乏风雨历练!

  雷洛却是从疾风暴雨中脱颖而出的,底子里就不怕苦,也不怕死!

  现在陈志超当真是骑虎难下!

  两帮人马互相拿枪指着对方脑袋,他要是先开口服软,那么以后还有什么面子?还怎么号称“三支旗”?

  可要是他不开口服软,万一雷洛这个野蛮人开枪怎么办?

  “二!”雷洛是什么人,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又是从底层做起,见过的血腥场面多了去,哪里会顾忌这些!

  相反,陈志超的顽固,反倒激起了他的凶性,当年他一枪毙掉那个人渣“响尾蛇”也是如此这般情景!

  雷洛语气冰冷地计着数,气氛降低到了冰点!

  陈志超想要从雷洛眼神中看出一点点软弱,得到的却是凌厉的凶狠和绝不退让!

  陈志超太聪明了!

  聪明人是绝不会这样稀里糊涂挨枪子的!

  所以在雷洛还没喊出“三”之前,他举起了一只手,“OK!人给你!我们走!”

  已经定下杀心的雷洛准备开口喊下三后就直接扣动扳机,没想到了陈志超会突然服软!

  不知为何,雷洛也深松一口气,枪口一调转,高喝道:“送超哥上路!把光头佬铐起来!”

  陈志超故作潇洒地摊摊手,然后招呼手下道:“我们走,没戏看了!”

  那些跟着他一起的军警此刻也总算松了一口气,表情没有了刚才那种紧张。

  毕竟大家要是都开枪,绝对死伤遍地!

  看着陈志超带人离去。

  雷洛这才走到石志坚面前,关心道:“阿坚,你没事儿吧?”

  石志坚抱着左臂,“受了点小伤!对了,金牙炳,还有大傻……”

  ……

  金牙炳没死,他被光头佬劈了一斧头,福大命大砍在了后背上,此刻救护车赶来,给他伤口做了包扎。

  金牙炳背上裹着绷带正在哼哼唧唧,见雷洛陪同石志坚走过来,立马就不哼唧了,反倒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状,率先询问石志坚道:“石先生,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你呢?”

  “我好的很!哎呦!”金牙炳龇牙咧嘴,看起来后背伤口裂开,血水又渗了出来。

  石志坚拍拍肩膀:“多谢!要不是你,我……”

  “呵呵,谢什么呀!从认识你我就知你福大命大,还有你阿姐也都是好命之人!”金牙炳挠挠头,“呐,以前是我对不起你,我给你道歉了!”

  “别这样说!以后我们就是朋友!”

  “呃,你说什么?石先生?”金牙炳一阵激动,怀疑听错。

  “你救过我,以后我们就是朋友!”石志坚一字一句道。

  金牙炳开心的不得了,要知道石志坚旁边跟着的可是雷洛,那岂不是间接告诉雷洛,以后他金牙炳的场子没人敢再来找茬!

  金牙炳心里乐开花,觉得这笔买卖做的不错,自己当时也是鼓足了勇气才敢拼命的,没想到会换来这样大的好处!

  “石先生,洛哥!以后我金牙炳就跟你们混,以后有什么事儿只管交代一声!来这里玩,随时都可以!我这里的姑娘都很漂亮的,是我从砵兰街带来的,技术一级棒!凤求凰,双龙吐珠,飞流直下三千尺,保准够劲儿!”

  金牙炳可不敢真的和石志坚称兄道弟做朋友,努力摆出低姿态,顺便推销自家浴池的擦边项目。

  雷洛笑了笑没吭声。

  石志坚则再次拍拍金牙炳肩膀,让他好好休息,转身去看受了伤的大傻。

  金牙炳见石志坚和雷洛离开,心里还在兴奋,忍不住看了看自家新装修的场子,这家“摩登芬兰浴”可是他一辈子的心血,无数字头和差佬想要咬一口这块肥肉,现在自己搭上了石志坚和雷洛这两个大佬,看看以后边个还敢小瞧他金牙炳!

  ……

  大傻半拉耳朵找不到了!

  也不知道是被那个越南女杀手给吞下肚子吃掉,还是被吐到地上被阿猫阿狗叼走!

  总之大傻趴在地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跟着救护车赶来的护士给他的肩膀和耳朵做了简单包扎,大傻也不觉得疼,只觉得肚子饿,于是他就讨了一些路边鱼丸撸起来!

  他吃了很多,这次不怕买不起单,因为他知道有人会帮他付账!

  石志坚和雷洛走过来,大傻正在拼命撸串!

  大傻看见石志坚过来,就抓起一把鱼丸串塞给石志坚道:“来,一起吃!好爽的!”

  石志坚接过串串,递了一支给雷洛。

  雷洛咬了一口鱼丸,赞道:“味道不错!”

  石志坚笑了笑,回头对大傻说:“以后别拉车了,跟我吧!”

  大傻嘴里塞着鱼丸楞了一下,瞪大眼珠子,然后又看了看那辆被他砸坏的黄包车道:“那先要赔钱给车行,这车是我租的!”

  ……

  石志坚斜靠在救护车上,医护人员给他左臂打了绷带。

  雷洛看着他说道:“那三个越南人我已经让人带回警局,就算用尽十大酷刑也要问出幕后主使!阿坚,你放心,我会帮你报仇的!”

  石志坚没有直接开口,而是沉默了一下,说道:“洛哥,有烟没有?”

  雷洛摸出一支烟塞在石志坚嘴里,然后掏出火机帮他点燃。

  石志坚抽着香烟,悠悠地吐一口,望着苍茫的黑夜道:“洛哥,看到没有,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