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嗯~教官你好硬~不要了:按摩奶头乳喷在线观看

2021-11-01 17:01:55情感专区
铲除异己,但不代表他对宋红颜一无所知。

  这是唐平凡的私生女,也是唐元霸指定的接班人,帝豪银行也是她送给唐若雪的。

  而且宋红颜背后还有华医门和宋家等人脉。

  

铲除异己,但不代表他对宋红颜一无所知。

  这是唐平凡的私生女,也是唐元霸指定的接班人,帝豪银行也是她送给唐若雪的。

  而且宋红颜背后还有华医门和宋家等人脉。

  一系列的资料,在他脑海中交织,让唐新生散去了几分倨傲,多了一丝凝重。

  闻人飞鹏和秦佛媛也是微微皱眉,感觉这名字在什么地方听过。

  只是龙都太藏龙卧虎太多大人物,让他们一时想不到宋红颜的资料。

  而且他们这时也不希望唐新生有什么忌惮。

  秦佛媛绵里藏针一笑:“唐少爷,你不是唐门核心吗,还有你怕的唐门人?”

  “秦小姐说笑了。”

  唐新生大笑出声:“唐门比我老的人有不少,但地位比我高的人没有。”

  “门主没出现之前,唐门其他人再牛哄哄,也只能跟我平起平坐。”

  他很是傲然:“陈园园、唐校长,也是跟我同一张桌子!”

  想到唐门三支的现状,想到自己的地位,还有秦佛媛答应的合作。

  唐新生又有了跟宋红颜对抗的底气。

  宋红颜讥嘲一声:“人家死了爹,哭天喊地,你死了爹,倒是欢天喜地。”

  “你——”

  唐新生被宋红颜堵的要喷血。

  只是宋红颜损的又是实情。

  他能上位能跟陈园园平起平坐,还真是因为唐斥候死了。

  随后他上前一步,恼羞成怒哼道:

  “我道是谁这样嚣张跋扈叫板秦小姐他们,原来是鼎鼎大名的宋小姐。”

  “怎么,唐门内部的事情,宋小姐要搅和进来?”

  唐新生看着宋红颜问道:“还是宋小姐已经改姓唐了?”

  “第一,我已经是三支主事人。”

  宋红颜很是直接:“第二,战道风他们就是我让人废的。”

  “宋小姐还真是好魄力啊。”

  唐新生冷笑一声:“这么快就拿下唐门三支了,真是让我意外啊。”

  “这三支也太弱了一点,让你三拳两脚就摆平了。”

  他轻蔑地扫视了唐天鹰一伙人一眼:“看来三支只剩一堆草包不是传闻。”

  此话一出,唐天鹰他们顿时气愤不已,纷纷向唐新生他们喝叫。

  “你说什么?”

  “你再说一遍?”

  “三支士可杀不可辱,有种站出来单挑,看看谁是草包?”

  三支子侄拳头握紧踏前一步,摆出随时开战的态势。

  “草包也比你吃里扒外不分是非的人好一百倍。”

  宋红颜轻描淡写一句:“做人可以无能,但不能没了硬骨头。”

  “宋红颜,你什么意思?”

  唐新生喝出一声:“你敢羞辱我?我是你能羞辱的吗?”

  “这算什么羞辱?”

  宋红颜手指轻轻转动着茶杯,眸子带着不屑望向了唐新生:

  “我不过把事实重复说了一遍。”

  “闻人飞鹏他们对无辜女孩下毒手,还打伤几十号三支子侄兄弟。”

  “你身为唐门子侄,身为六支主,为了闻人飞鹏他们许诺给你的那点利益……”

  “不仅看不到手断脚断的同门兄弟,还连事情来龙去脉都不搞清楚。”

  “更是仗势欺人打了唐天鹰两巴掌。”

  “你说,你身上有硬骨头吗?你称得上唐门子弟吗?”

  她淡淡出声:“在我眼里,你这个所谓的六支主,不过是夏国人的走狗。”

  “没错,走狗,走狗!”

  唐天鹰他们群情汹涌地吼着。

  六支精锐闻言神情尴尬不已,眼睛还有着一丝惭愧。

  唐新生脸色则变得难看起来,接着吼叫一声:

  “宋红颜,我不需要你教我做事!”

  “没错,你是唐平凡的女儿,比我尊贵,可唐平凡死了,你就屁都不是了。”

  “我也知道你拿了唐元霸的令牌,还看得出你驾驭了唐天鹰这些废物,但不代表你就是三支主了。”

  “三支这么大这么多资源,你想要彻底掌控,没一年半载是不可能的。”

  “你现在撑死就是一个有名无实的三支主。”

  “就算你真的掌控唐门三支,依然没有资格教训我。”

  “我唐新生,实打实的六支主,也是唐门核心人物之一,跟三支主平起平坐。”

  “所以你别咋咋呼呼训斥我,我不吃你这一套,也不会惧怕你这一套。”

  唐新生想到夏国人的支持,底气变得更加十足:“到时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宋红颜不置可否一笑:“给你一个交待?”

  “三支子侄打伤了我六支贵客,严重影响了六支和唐门利益。”

  唐新生手指一点受伤的战道风和姚瑶:“你不给我们交待,六支兄弟绝不答应!”

  近百豪号六支子侄齐齐附和喊道:

  “绝不答应!绝不答应!”

  他们还掏出了武器,摆出随时一战态势。

  闻人飞鹏和秦佛媛他们笑容灿烂,等待着双方大打出手。

  不管哪一方受损,他们都能获取渔翁之利。

  宋红颜受损,他们就出了战道风和姚瑶的恶气。

  唐新生受损,他们就能更好驾驭和拿捏有求他们的唐门六支了。

  至少,唐新生会哀求他们出手讨回彩头。

  “交待?”

  宋红颜无视六支子侄的义愤填膺,伸出一只手捏起滚烫出茶杯。

  她浅浅喝入一口:“不知道要我怎么交待?”

  悠然自得的叶凡摇摇头没出声,低头喝着茶水等待老婆发威。

  相比在场其他人,他对宋红颜更加了解。

  所以她随便一个动作,叶凡就知道她要干什么。

  他看得出,宋红颜今晚不仅要收拢人心,还要拿下唐门六支。

  听到宋红颜这句话,唐新生以为宋红颜怕了,气势更加高涨。

  “早这样识趣多好,就不用我亲自走一趟。”

  唐新生侧头望向了闻人飞鹏和秦佛媛:

  “闻人少爷,秦小姐,你们要什么交待?”

  “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办,保证今晚让你满意!”

  他一副肝胆相照的态势,还把两个核桃转的咔咔作响。

  “交待,很简单!”

  看到唐新生望向自己等待指令,秦佛媛脸上多了一丝傲然,走出来意气风发开口:

  “第一,把那大个子和那小子四肢打成粉碎,让他们变成一个真正的残疾。”

  “这样才能让他们好好感受战道风和姚瑶的痛苦。”

  “第二,把在场三支子侄统统给我打断一双腿,给他们一个惩罚让他们记住自己犯错。”

  “这样才能让他们下次撞见我们时好好夹着尾巴做人。”

  “第三,三支主事人,呵呵,样子很拽很酷,长得也不错,可惜本小姐不喜欢。”

  “给她十个耳光,再让她跪下来给我磕头道歉,我给她一条生路。”

  “第四,唐门三支赔偿战道风、姚瑶和我们一百亿。”

  “今晚因为他们多管闲事,不仅战道风和姚瑶受重伤,还让我们耽误正事损失不小。”

  “这四个条件,全部满足了,我就当今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秦佛媛高高在上望着宋红颜出声:“不然,全要死!”

  杨心儿也上前一步对宋红颜喝道:

  “听到媛姐的话没有,还不照做?要让我媛姐生气吗?”

  “你以为唐门三支主事人很了不起啊?告诉你,比起媛姐来说简直就是蝼蚁。”

  “你十辈子也不可能及得上媛姐。”

  杨心儿蔑视着宋红颜,似乎秦佛媛至高无上。

  宋红颜没啥反应,秦佛媛却很享受闺蜜吹捧。

  眼睛也无形中抬起,自感自己压过宋红颜一头。

  “还不滚过来答应四个条件?”

  杨心儿再次喝道:“要媛姐发怒是不是?”

  话音一落,身边十几名夏国高手踏前一步,爆发出全部气势威压全场。

  “我来!”

  唐新生眼皮一跳,随后转回头,望向宋红颜一笑:

  “宋总,这四个条件,没问题吧?”

  “相比你们丢掉性命,我觉得,这些要求,很不错了。”

  “也就秦小姐这样的美人儿心善,换成其余人只怕更加苛刻。”

  他把玩着核桃带着众人上前:“你们自己动手,还是我替你们动手?”

  “你这条狗,做的还真是称职啊。”

  宋红颜戏谑一声,随后看着叶凡一笑:“老公,这四个条件怎么样?”

  “还行!”

  叶凡手指敲击着桌子:“他们这样诚心,就满足他们吧。”

  宋红颜点点头笑道:“好,听你的。”

  看到两人无视自己,唐新生皮笑肉不笑:“宋总,听不懂我的话是不是……”

  “当——”

  宋红颜没有再废话,左手一抬。

  一个红色令牌丢在唐新生的面前。

  清脆,响亮,还带着一丝让人心寒的颤动。

  “要么跪,要么死!”

 文学

“啧,拿三支令牌吓唬我?”

  “令牌这东西,我也有一枚。”

  “宋红颜,你令牌能吓唐天鹰他们,吓唬不了我唐新生。”

  唐新生掏出六支令牌在宋红颜面前晃了一下,接着满脸不屑扫过地上的红色令牌。

  就这一眼,唐新生身子打了一个激灵,好像被烧火棍捅了一样。

  什么?

  红色令牌?

  藏经寺?

  唐人屠的令牌,像是针一样,刺入唐新生的眼睛……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难于置信捡起来审视,从头看到尾,从上摸到下。

  唐新生想要找出端倪,结果却发现是真的。

  而且他心里也清楚,藏经寺可是唐门武道的基石,宋红颜没有胆子伪造令牌。

  不然一旦被唐人屠那伙人知道,宋红颜不被他们一刀劈了,也会一辈子关押在藏经寺。

  只是他怎么都想不通,宋红颜什么时候获得了藏经寺的支持啊?

  这也让他突然想到,跑去盯着藏经寺的一级探子,已经两天没有给自己反馈消息了。

  唐新生的额头瞬间渗透出一丝冷汗。

  完了,完了,今天惹出大事了。

  他第一次想要抽自己嘴巴。

  唐天鹰等唐门三支子侄也都张大了嘴巴。

  他们虽然从来没见过藏经寺令牌,但令牌上的三个字还是认识的。

  想到宋红颜获得藏经寺他们的支持,唐天鹰等人的血压又上来了。

  这宋红颜实在太强大了,刚刚慑服他们没多久,就把藏经寺也摆平。

  他们能够预见到,在宋红颜的统率之下,不仅能恢复昔日荣光,还能变得更加辉煌。

  这让三支子侄开始转变心态。

  他们现在不是考虑要不要尊奉宋红颜了,而是担心宋红颜要不要统帅他们了。

  心里又纠结起来。

  此时,宋红颜看着唐新生淡淡开口:“六支主,不认识这个令牌?”

  “这……这……”

  唐新生拿着红色令牌很是局促。

  左手腾右手,右手又腾左手,接着手忙脚乱把令牌放回宋红颜面前。

  他叫板宋红颜的态势瞬间散去一大半。

  藏经寺,是唐门武道基石,各支高手基本都是藏经寺调教出来的。

  就连他身边那些亲信,不是藏经寺的徒子就是徒孙。

  而且藏经寺还有一堆地境高手。

  藏经寺支持宋红颜,别说他唐新生没得玩,就是唐黄埔和陈园园都没胜算了。

  最重要的一点,昨晚唐门情报部门的头头,他对藏经寺比常人了解的更深。

  绝密情报中,唐人屠是人形杀人机器,手染鲜血无数,还喜欢把人剔成白骨。

  所以唐新生现在非常绝望。

  他想要强势一番死磕到底,不要在六支子侄和闻人飞鹏他们面前丢人现眼。

  只是理智告诉他,不想全家领饭盒,最好不要冒险叫板。

  “六支主,看你样子,是不想跪了?”

  宋红颜看着唐新生娇笑一声:“很好,我最喜欢你这种硬骨头!”

  “唐少爷,你怕这个女人干什么?”

  捕捉到唐新生眉间的忌惮,杨心儿皱起眉头刺激一句:

  “她是三支主事人,你是六支主事人,你跟她平起平坐,有什么好怕的?”

  “而且你背后还有闻人少爷和媛姐全力支持。”

  “放手一战,天塌不下来,塌下来了,还有闻人少爷和媛姐支持呢。”

  杨心儿蛊惑着唐新生跟宋红颜鱼死网破。

  “你该不会觉得媛姐底蕴压不过一个三支负责人吧?”

  “告诉你,媛姐人脉可是遍及红黑白各方,上至王室太后,下至通天大盗,媛姐都能说上话。”

  “必要的时候,媛姐一句话,还能调来十万将士做后盾。”

  她还一挽秦佛媛的手臂傲然开口:“区区一个三支主事人根本不够媛姐塞牙缝。”

  杨心儿把秦佛媛高高抬起,给予夏国众人底气,也让唐新生多点信心。

  在唐天鹰等人冷眼看着杨心儿嘴硬之余,叶凡却不着痕迹瞥了杨心儿一眼。

  眼里掠过一丝光芒。

  不是杀机,而是兴趣。

  此时,被吹捧一番的秦佛媛也对唐新生浅浅一笑:

  “唐少爷,关键时刻可不能掉链子啊。”

  “我和闻人少爷可以向你保证,今晚你捅下天大娄子,我们也跟你一起面对。”

  秦佛媛看着宋红颜爆发出最巅峰的强势。

  无论如何,她都要压下宋红颜一头。

  特别是杨心儿点出她底蕴后,她再灰溜溜滚蛋,那就太丢人了。

  闻人飞鹏他们也都目光炯炯盯着唐新生给予施压。

  “宋总,你很不错,能拿到藏经寺支持,比唐元霸还要厉害。”

  唐新生得到秦佛媛他们的盛源,多了点勇气死撑着那一点面子,对着宋红颜挤出一句话:

  “不过藏经寺是唐门三支一部分组成。”

  “它的令牌,别说难于号令唐门其它支,就是三支内部,也只对内堂有效。”

  “它连唐天鹰这些外堂子弟都号令不了。”

  唐新生昂起了脖子对抗到底的态势:“所以你别想着拿着它来吓唬我。”

  他很直接点出,藏经寺的牌子份量不小,但号令不了他和唐门六支。

  “没错,红色令牌,只能号令内堂和藏经寺,吓唬不了外堂和其它支。”

  宋红颜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只是,你应该反过来推敲这一句话。”

  “红色令牌,吓唬不了你唐新生,但能号令藏经寺。”

  “我能让藏经寺一堆地境高手为我卖命!”

  “有他们给我卖命,唐门还有谁能挡我?”

  宋红颜一拍桌子喝道:“还有谁能挡我?”

  唐新生一颗心瞬间沉了下去。

  下一秒,宋红颜长身而起。

  她厉喝一声:“藏经寺四大战王听令!”

  “嗖嗖嗖——”

  在唐新生他们脸色巨变时,四周突然多了几道身影。

  四人齐声回应:“四大战王侯令!”

  “唐门六支唐新生吃里扒外为虎作伥,还勾结外敌残害自家同门兄弟。”

  宋红颜声音响彻了整个东湖院子:“他已经没有资格执掌唐门六支了!”

  “出于唐门大局以及人心所向,我宋红颜启动唐门紧急召令。”

  “黑凤!”

  “在!”

  “带十二名藏经寺子弟接管斥候花园软禁家眷。”

  “是!”

  “狂尊!”

  “在!”

  “你带二十四名藏经寺子弟掌控唐门六支总堂!”

  “是!”

  “战龙!”

  “在!”

  “你带三十六名藏经寺子弟接管六支情报中心!”

  “是!”

  “修罗!”

  “在!”

  “把唐新生和一众手下全部拿下!”

  “是!”

  “一切行动都给我雷霆之势,胆敢反抗者不论资历不论老小,立杀无赦!”

  四大战王齐声回应:“是!”

  宋红颜的一系列指令发出,战龙和黑凤他们瞬间动作。

  外面的六支子弟连连惨叫,一片片被修罗他们放倒。

  近百人,很快失去战斗力。

  他们虽然算是六支的精锐,但比起藏经寺的人还是逊色。

  “啊——”

  看到这一幕,唐新生身躯一颤,震惊不已:

  “六支的事情六支解决,六支负责人六支子弟决定,容不得外人介入……”

  这被接管,意味着他什么都没有了,甚至连小命都可能要丢掉。

  唐新生好不容易上位,哪里可能这样低头?

  所以他忌惮藏经寺令牌,却依然不想拱手认出一切。

  他怒不可斥:“宋红颜,你没资格接管六支,没资格下掉我的权力……”

  “多事之秋,资格辈分都是废话,拳头才是王道!”

  宋红颜坐回椅子喝出一声:“跪下!”

  唐新生怒吼一声:“老子就不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