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和岳坶双飞很紧很湿:高雅人妻沦陷绿帽

2021-11-01 16:58:56情感专区
他问话时,一只手下意识贴近耳边,做出一个打电话的动作。

  当然,他的意识里,清楚知道,声音来自情报口的高科技,压根没有电话线之类。

  甚至,不需要手机等等无线接收设备。

他问话时,一只手下意识贴近耳边,做出一个打电话的动作。

  当然,他的意识里,清楚知道,声音来自情报口的高科技,压根没有电话线之类。

  甚至,不需要手机等等无线接收设备。

  仅仅是,他只要面对着空气说话而已。

  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瞅着面前的一段墙壁。

  淡紫色的墙纸,晃在眼前,却没有丝毫的感觉。

  现在,他的身心里,他的感觉里,都是一种奇妙的味道。

  无论如何,他也会说不清楚。

  还有,传过来的声音,是男声,并且是,只有一个人说话的声音。

  就是说,单单听听声音,羽田爱士官压根不能听出来,会有几个瓦军情报室的人和他对话。

  按说,他问问话时,说到你字即可,不用说出你们的组合字眼。

  貌似,他知道了,有很多瓦军特工和他对话。

  实际上,关于对面的特工人数,他压根不清楚。

  至于说到你们,不说你字。

  仅仅是,他下意识这么说去。

  算不得故意,也算不得口漏。

  此时,羽田爱士官已经显得兴奋异常了。

  “是呀!我就是瓦军情报室的人员呀!”卡斯组长跟着便回应。

  顺势,他冲着电脑屏幕笑笑,连带着眨巴几下眼睛。

  完全就是一副调侃的戏谑表情。

  貌似,他正在逗逗对方玩笑呢!

  原本,他就是玩弄对方而已。

  仅仅是,羽田爱士官不懂情报的暗黑内幕而已。

  跟着,几乎是,不容羽田爱士官反应点什么,卡斯组长又说。

  “我听说了,你被很多人刻意骚扰打压,很是同情你的遭遇,因此……!”

  卡斯组长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下来,貌似换气之类的状态。

  实际上,他要留下一点悬念,故意吊吊羽田爱士官的情绪。

  就是说,关键时刻,让羽田爱的身心里,充满着不可名状的渴求感觉。

  总之,两人之间的交流,卡斯组长不想留下过于主动的印象。

  那样的状态,很容易培养目标人的自信心。

  貌似,卡斯组长正在求求着羽田爱士官,要主动帮助他。

  求求着,去帮助别人,除非是别有用心,不然,就是神经病之类的状态。

  恰恰是,卡斯组长帮助羽田爱士官, 处理一切矛盾,最终的目的,就是利用羽田爱士官。

  并且是,利用羽田爱士官去杀戮四四零二号军官。

  就是羽田爱士官的上司,汽油股股长。

  这么说去,卡斯组长所谓的帮助,不仅仅是别有用心,简直就是恶毒心机呀!

  因此,卡斯组长不能显得过于主动,不然,羽田爱士官真会感觉出一丝异样了。

  现在,卡斯组长的所有言行,都要极其隐蔽地展开。

  果然,不是卡斯组长按捺不住情绪,却是这个羽田爱着急了。

  他听卡斯组长讲话,没有说完话,却要打顿了,令他的好奇心受到打击。

  因此,他要急切地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还要说些什么。

  “你快说吧!我很想听下去!”羽田爱笑笑说话。

  虽然,他显得着急,不过,他说话的语气,倒是不急不慢。

  甚至,夹带着丝丝的温柔气息。

  可见,羽田爱也算是有点心机的家伙。

  着急之下,也没有忘记斯文之类的内涵。

  关键是,他牢牢地记清楚了,对面打电话的人,却是瓦军情报室的人口。

  就是说,在他的意识里,这种搞情报的人口,都是很厉害的角色。

  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得罪的主子呀!

  有趣的是,羽田爱想到卡斯组长的声音,却要联系上电话,打电话之类的程序了。

  也是,他有点迷糊了。

  不见人影,只听到声音,没有特别提示的情况下,意识上很容易混淆为打电话的节奏。

  “你说你说!”不等卡斯组长说话,他跟着又说一句。

  尽是重复的话语。

  无非是,催促卡斯组长,尽快说下去。

  可见,羽田爱真是着急了。

  这样,他这般情绪表现,正中卡斯组长的下怀。

  原本,卡斯组长就是要吊吊他的情绪。

  起码,让他着急起来,有种迫不及待的模样。

  那样,卡斯组长继续说下去,便不是主动求求羽田爱的姿态了。

  却是羽田爱主动求求卡斯组长讲下去了。

  哼哼!伤害对方,却要对方主动自愿地去接受伤害。

  原本,这种手段便是瓦国情报口心理战术中最最高端的招数。

  就是说,一般特工不一定会使用这种招数。

  就是,让受害者自愿地主动去受害。

  施展这种手段的关键,就是迷惑受害者的心智,让他们在迷迷糊糊中走错方向。

  或者是,利用受害者害怕的情绪,要挟他们乖乖地跟着指令行事。

  无论如何,诱导与蛊惑,却是这种手段的核心内涵。

  现在,卡斯组长就是慢慢地蛊惑着羽田爱士官。

  直到他心甘情愿在卡斯组长的脚下,听从他的指令行事。

  开始围攻四四零二号军官。

  可见,瓦国情报局利用脑窥手段收拾目标人,都是先围攻目标人周边的人际网络。

  通过施压目标人的周边远近人际关系,最终达到收拾目标人的目的。

  总之,这套手段施展完毕之后,绝大多数目标人不死即伤。

  这里的死字,便是代表着,生命完结的状态。

  这里的伤字,代表着,身体与精神上,双双受伤。

  就是说,身体上不是得病残疾之类,便是精神病的症状。

  可见,瓦国情报局监听处的脑窥战略战术手段,原本,就是一种十分厉害的心理战模式。

  听到羽田爱士官迫不及待的请求,卡斯组长很是兴奋。

  他觉得,是时候了,应该直言出自己的首要目的。

  就是,貌似帮助他。

  “我想帮助你,对付那些伤害你的人,怎么样?”

  末了,卡斯组长反问一句,继续吊吊羽田爱士官的情绪。

  哼哼!欲擒故纵,这种招数,算是老套的手法了。

  不过,在卡斯组长这里,却被使唤出万般的魔力。

  就是说,卡斯组长讲话时,时不时要故意卖关子。

  貌似不讲出实情。

  尽可能去刺激羽田爱士官的急躁情绪。

  就是说,让羽田爱士官继续着急下去,持续地着急下去。

  目标人只有在不断急急的焦躁情绪下,才会不计后果地答应情报特工们的一切要求。

  虽说,卡斯组长的情绪里,也是揉进万般的急躁情绪。

  毕竟,他要快速地展示出成绩,去溜须可斯维尔科长,溜须山田局长。

  直到最终,完成乌达局长交待的任务。

  等于是,卡斯组长快速地完成这次的脑窥谋杀行动,也是替山田局长和可斯维尔科长溜须乌达局长呀!

  原本,大家之间,就是互相溜须。

  大家溜须的目的很简单,为了可持续地吃吃上情报脑窥之类的盛宴。

 文学

卡斯组长说话间,一双眼睛便死死地盯住电脑屏幕,期待着羽田爱士官回应。

  这个时候,卡斯组长的脑窥电脑,不仅仅可以收到文字内容,还有声音传递出来。

  就是,羽田爱士官发出的声音。

  不过,不是羽田爱士官的原声,仅仅是,电脑合成的声音。

  模拟人类的声音,却不是每个人的口语发音。

  仅仅是,按照瓦国的标准发音程序,去设定发音的模式。

  “好好……!”羽田爱士官一连说出两个好字。

  貌似,他还要继续好好下去。

  不过,他却停顿下来,有点卡壳的说法。

  有趣的是,由于激动,更是由于兴奋,羽田爱士官说不下去了。

  不过,他的意思已经清楚地表达出来了。

  两个好字,已经证明,他发自心里,希望这么操作。

  不然,他不会连着喊叫出两个以上的好字。

  “马上,我会让他们向你道歉,向你补偿,向你套近乎!”

  卡斯组长不再犹豫了。

  关键是,他不再客气了,直接甩出自己的杀手锏。

  总之,收服羽田爱士官,不能单凭讲话许诺。

  卡斯组长崇信实力。

  任何状态下,所谓的实力,就是收服别人的能力。

  现在,面对羽田爱士官,一个需要利用的家伙。

  卡斯组长必须拿出足够大的威力,来镇慑住他。

  直到最后,羽田爱士官乖乖地遵照着卡斯组长的指令,去对付四四零二号。

  卡斯组长说话时,一直保持着笑笑状。

  末了,更是狡黠地眨眨眼睛。

  这种表情动作,算是掩饰心中残存的一点良心之类。

  毕竟,他采用脑窥手段对付外人,就是一种不人道的方式。

  何况,他还要采用这种方式去杀人。

  如同野兽世界里,弱肉强食般残酷。

  做为人类,卡斯组长的心里,总归有点阴影之类了。

  “是是……!”这个时候,羽田爱士官只管不停地应诺。

  甚至,他对着空气去点头几下。

  准确讲,他的面前,却是淡紫色的墙纸。

  就是说,每当他点头应承时,就是面对着一堵墙去点头。

  面对着一面墙纸去点头。

  有趣的是,他压根没有注意到,面前的墙壁和墙纸。

  这种时候, 他压根看不到墙壁和墙纸。

  就是说,他整个人有点恍惚了。

  貌似喝酒醉了的状态。

  也是,任谁摊上这种事情,也会蒙圈呀!

  前面,身边周围的亲戚熟人之类,开始翻脸怼他。

  现在,瓦军情报室神秘的声音,又深沉地笼罩住他的一切。

  真是无法回到现实的状态中了。

  于是,他只能沉浸在恍惚中去恍惚了。

  无论如何,这么两种事情,彻底让他开开眼界了。

  彻底令羽田爱士官看透人生一回,直到看破红尘。

  因此,他回话时,便是闪烁其辞,有点不信卡斯组长的话语。

  他想问问,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发问。

  总之,他被身边的亲戚与熟人们一阵猛怼,身心上便烙上怕怕的基因了。

  接着,遇到可怕的情报特工们,他有点吓破胆子的症状。

  自然,心里的疑问,也不敢直呼出口了。

  现在,说话已经说到明白处了,卡斯组长不能继续耽误下去。

  他只想搞死那个脑窥编号为四四零二号的军官。

  所谓死亡编号,就是指,这种脑窥编号之类。

  当然,现在脑窥的目标人,羽田爱士官,也有个脑窥编号。

  即死亡编号。

  不过,现在,卡斯组长等人,不会让羽田爱士官早早死去。

  他们还要重重地利用他呢!

  无论如何,起码是,最近几年里,这个唤作羽田爱的士官,绝不会成为瓦城情报分局的即死人员。

  因为,瓦城情报分局需要脑亏致死的大人物太多了。

  就是说,卡斯组长等人的脑窥工作量过大,压根没有时间关注到羽田爱这种士官级别的身上。

  可见,脑窥致死的世界里,小人物依靠人数优势,可以多多苟且一点生命的时光。

  现在,因为乌达的命令,需要干掉两个军官。

  于是,瓦城情报分局便集中力量,在瓦城15号机场里动作一番。

  羽田爱这种小人物,便成为瓦城情报分局关注的人口之一了。

  “你不信吗?”卡斯组长轻轻问一句。

  顺势,他继续笑笑,一脸温柔的表情。

  貌似,他正坐在羽田爱的对面说话呢!

  跟着,不等羽田爱回应,卡斯组长继续说下去。

  “我马上让你的亲戚和熟人们联系你,请你不要关机,不要关掉电话和手机。”

  卡斯说到最后,稍稍提高一点音量。

  算是重度提醒羽田爱,注意手机接听的环节。

  紧接着,卡斯马上关闭了脑窥系统的通话程序。

  就是说,接下来,他再说什么话,和同事聊天之类的话,绝不会传入到羽田爱的耳朵里。

  跟着,卡斯组长不会和羽田爱通话了。

  他要开始脑窥指令羽田爱身边的人。

  先从他的亲戚入手,指令他们溜须羽田爱。

  要让羽田爱感受到他们的极度热情。

  虽然,不久前,羽田爱的亲戚们,在卡斯组长团队的胁迫下,刚刚骚扰收拾过羽田爱。

  那时,一众亲戚们面对着羽田爱,都会摆出一副大义灭亲的姿态。

  所有的态度,几乎是,接近魔鬼的状态。

  很是伤伤羽田爱的心。

  现在,亲戚们继续在卡斯组长的脑窥团队指令下,换成一副温暖的状态。

  就这样,羽田爱的各种亲戚们,开始给他打电话。

  溜须感激愉快等等情绪,一股脑冲向羽田爱。

  魔鬼般的变化,只在瞬间里,便惊呆羽田爱的眼神。

  直到最终,他不得不发自心里佩服瓦军情报室的家伙们。

  真是厉害呀!

  不愧是搞情报的人口,瞬间,可以改变一切呀!

  这边,卡斯组长这里,大家都在盯着电脑上的脑窥页面。

  很快,羽田爱的电脑脑窥页面,有了新的信息。

  首先,羽田爱的舅舅打过来电话了。

  “喂喂!你好!羽田爱吗?”首先,舅舅热情地问候一番。

  并且,他要证实一番,电话这边的人口,是不是羽田爱本人。

  随便一个细节动作,足以证明,羽田爱的舅舅,算是一个聪明的家伙。

  起码,也是一个极其狡猾的家伙。

  因为,先前的时候,羽田爱的舅舅被卡斯组长等人拿捏着把柄,去对付羽田爱。

  具体是怎样操作呢?

  很简单,羽田爱的舅舅,接到脑窥指令后,马上抄起手机,电话羽田爱。

  并且是,不等羽田爱反应,舅舅张嘴。便开始啐啐于他。

  “羽田爱呀!你真是有问题呀!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呢?”

  舅舅劈头盖脸地,一阵啐骂。

  羽田爱惊奇了,更多是害怕。

  因为,这个舅舅属于比较严厉的性情。

  自小,羽田爱便害怕这个舅舅。

  因此,舅舅啐啐他,便感到无尽的害怕了。

  前面讲到,他惊呆了。

  原因很简单,舅舅啐啐他,原本,没有理由呀!

  就是说,舅舅突然打电话过来,在电话里,直接啐啐他。

  压根没有说说理由,没有解释原因。

  于是,羽田爱除了惊呆,就是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