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纯肉高H丫鬟:双飞人妻和她闺蜜完整短

2021-11-01 16:55:24情感专区
邹静可以把她住的房子租出去,再租房的租金不犯愁,指不定还能赚点。

  小梵租房子的话,那是实打实的掏钱,“算了算了,这事再提。”

  “要不你周六下班过来

邹静可以把她住的房子租出去,再租房的租金不犯愁,指不定还能赚点。

  小梵租房子的话,那是实打实的掏钱,“算了算了,这事再提。”

  “要不你周六下班过来。”林莉感觉那是一个憋屈,可是没有办法,不能得罪她。

  “看情况吧,说真的,我是不想,又不能睡懒觉。”邹静还真的不想。

  “要不你去我那边。”邹静看向龚梵,“算了,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

  “爸妈,再见。”邹静心情美哒哒的把协议放入到包里,然后欢快的走人。

  龚梵正好结束一局游戏,“小静,你说你要请小哲吃饭?”

  龚梵知道邹静对邹哲那是一个好,要么不请客,要么就是请吃好的,中午的午饭就一般,本来想让邹静晚上请他们吃好的。

  现在邹静是不会请他们吃好的,龚梵估摸着林莉很是不开心,应该是不会舍得给他们买好吃的,还不如跟着邹静出去吃饭。

  “对。”邹静低头给邹哲发消息,由于时间不早了,就约定碰头的地方。

  “我也能去吗?”龚梵一脸期待的表情。

  邹静低头打字,“成啊,我和小哲打算吃自助餐,你自己付钱就成,付你自己的。”

  邹静本来是想去吃海鲜,一家新开的海鲜餐厅不错,不过如果带上龚梵的话,那就吃自助餐。

  自助餐可是先付款后进场,不用担心某人吃好后来句没钱,难道她付个三分之二?

  啊,要他付饭钱?龚梵可怜巴巴的看向林莉,“妈。。”

  林莉看着龚梵都已经是这么可怜巴巴的说话,可邹静竟然还这么狠心,都要气吐血,真是够小气的。

  “没事,儿子,我们今天晚饭也吃自助餐。”

  “就去吃那家,你大姨他们都说好吃的自助餐。”虽然林莉的心都在滴血,可没有办法,她就是要让邹静知道,他们龚家不是没钱,没必要盯着她的钱。

  “再见。”这是想要刺激她?邹静笑笑,她敢保证此刻的林莉不知道多后悔。

  想要反悔不去吃,可不管龚梵还是龚鑫,都不会同意,谁让林莉这人真的是很会过日子,很少会脑子一热,用她的钱出去吃饭。

  不过好像大概自从他们结婚后,龚家已经出去吃了几顿饭,花了一大笔钱,加上他们一家三口今天出去吃自助餐,又要花上一千多。

  吃吧吃吧,邹静心里那是一个乐呵呵,出了小区后,就打了一部车走人。

  反正这里离他们约的地方,没有公交车直达,虽然离的不远,可是要倒腾三趟公交车,太麻烦了,不如直接打车。

  邹静打车离开,和林莉关系不错的邻居正好看到,她听林莉提过,说今天她儿媳妇会回来,怎么今天不在家待着?

  邻居想着难道又发生了啥事?走到楼下,就看到龚家三口人,一身外出的衣服走了出来。

  啥情况?这位邻居很是不解,“小林,你们出去吃饭。”

  林莉矜持的笑笑,“对,出去吃自助餐。”

  这样啊,邻居还是有疑问,“怎么出去吃饭,小梵媳妇不和你们一起出去,我刚才进来的时候,都看到她打车离开。”

  这个点打车走人?林莉在肚子里直骂邹静是个败家子,不过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她请她弟弟吃饭,先走了。”

  请她弟弟吃饭啊,“那请她弟弟吃饭,怎么不请你们吃饭?”

  邻居不懂这是啥操作,都已经请客吃饭了,怎么就请了娘家弟弟,都不请婆家人吃饭,特别是公婆都知道。

  林莉看到有邻居经过,“小梵说想去,她都没有同意。”

  经过的邻居听到这话,七嘴八舌起来,纷纷给林莉支招。

  看着几个邻居说她这个婆婆太心软的话,知道随着他们的传播,明天小区的邻居就知道邹静作为媳妇是如何不好。

  哼,她就要摸黑邹静,以后她再想说婆婆如何不好,看周围邻居有谁会信。

  林莉心里美滋滋的,刚准备继续加把火,龚鑫不悦了,“走吧。”

  “不早了。”真是的,和这些人说啥,都是七大姑八大姨的,整天说东家长西家短的,龚鑫看到他们就不悦。

  龚梵是全程安静的在边上打游戏,没有出声,也没有喊人。

  龚家人开车走人后,一个和林莉不对的女邻居,“就她儿子,整天就知道玩游戏。”

  “都已经在单位上班几年了,我家侄儿比他晚一年考上公务员,刚升职了,这位那,小林男人还是公务员,大小也是一个小官,就这样,进去几年愣是没有动。”

  “那天,我看明明都已经要上班时间了,换其余人早就急吼吼的跑着去打车,可他还慢悠悠的打游戏去小区门口打车。”

  “我同学家闺女,上周来我家玩,看到小林儿子,说是她同事,我就问了句,这小子在单位如何,结果,你们知道吗?”

  这个点聚在一起的都是爱说八卦的,当然是期待这位继续说点啥劲爆消息。

  “对方说了,他们单位一年又几次内部考试,你们知道小林儿子考的如何吗?”

  “考的如何,总不能不及格吧。”

  “不对,小林不是一直说她儿子读书成绩如何好。”有人反驳道。

  大家纷纷讨论起来,说这个话题看大家讨论了一会后,觉得火候到了,再不说话,话题都不知道歪到哪里去。

  “人家说了,小林儿子每次考试,就在倒数前五里打转。”

  “就这样还说领导打压他,升职机会都给大学一般的同期同事。”

  “对方还说,自从小林儿子结婚后,他整天上班没有精神,总是找时间打瞌睡,感觉晚上休息不好,都说小林儿子晚上太用功了。”

  都是成年人,这话想要表达的意思,大家都懂了。

  可就是大家都懂了,才会让人他们更加震惊,“不会吧。”

  “好像小林媳妇自从度蜜月回来后,就给小林气走,今天还是第一次登门吧。”

  林莉的朋友虽然想解释一二,可不敢啊,万一真的是大家猜的一样,她不是两头不是人,算了,她就安静听着,不发言。

  “对,小梵媳妇是那次之后第一次回来,小梵也是没有过去。”

  哄,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都惊呆了,都说不会吧。

  虽然他们觉得应该不是这样的,“对啊,我刚才注意到小梵的黑眼圈都加重了。”

 文学

林莉可不知道,事情等她走了后,事情的走向发展竟然会变成这样。

  此刻的林莉坐在后排,心情那是一个好,都开始哼歌曲。

  “今天总算不全然都是不好的消息,还是有好消息的。”

  “到明天,一定会有更多的人,知道小静不是个好儿媳妇,也不是一个好媳妇。”

  哼,她今天打压邹静的话,她压根就没有听进去,没有关系,她一人说,是没有办法打压那给丫头,可如果周围人都说她不好,就不信她的心态还能好。

  龚鑫看着在后面各种激动的林莉,真的是不能理解,“你说周围邻居说小静如何不好,有啥用。”

  “人家来句,他们小夫妻的经济是AA制度,还是你这个婆婆主动提出的,你想过周围邻居会如何看你。”

  呃,林莉本来得瑟的心情,给龚鑫的这番话给按到底,跳舞的动作也按了暂停键。

  “哪怕她不说,可是你想想,小静又不住这里,小区里也没有她的熟人,又不在这附近上班,大家再是说她不好,能对她有啥用?”

  “别的不说,你就冲着今天,你对她说的那番话,你觉得小静会住过来。”

  “哪怕不加班,她也不乐意,她名下有自己的房子,想睡到几点起来就睡到几点起来。”

  “还有人家一来,都没有吃饭,你就让她洗碗,她能开心吗?”

  “没有住到一起,你就张口闭口说她花钱如何厉害,人家毕竟就是这么一个花钱习惯。”

  “我又没有说错,你看小梵才花几个钱,每月都能存多少钱。”林莉知道现在很多年轻人花钱是不管不顾,可不是没有好的,看她教育的儿子多好。

  “对对。”龚鑫承认龚梵花钱不多,“我也知道你是为了他们好,可毕竟家庭不同,花钱的方式不同。”

  “你再是心急,你也要悠着点啊。”

  “你可以慢慢来,而且你提出AA算了,还要人家存三千到你这边,她会如何想。”

  “你接着又让她回来住,会不会觉得你就是换个方式,不停的说教,让她出生活费。”龚鑫注意到林莉让邹静回来住,她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出生活费不该吗?”林莉不觉得她如果提这个要求能有啥问题,完全就是合理合法的要求。

  “对,出生活费是应该的,可你打算如何收钱。”龚鑫问了一个问题。

  林莉之前都已经算好了,“她一个月的收入超过两万,那起码要给五千。”

  “我要做饭,然后打扫卫生,这个钱难道不应该吗?”林莉觉得对比邹静的工资,这个收费真的是便宜了。

  龚鑫笑了,“五千?”

  “你也是真的会想,你一个月收五千,然后她上下班,哪怕坐地铁,起码一天三十的地铁费用。”

  “她加班的话,晚上打车可以报销。”林莉补充道,她当初可是打听过的。

  “成成,打车费用可以报销。”龚鑫也不和林莉争,“可人家为何非要花费三小时在路上。”

  “她现在住的地方,步行到单位需要多久。”龚鑫问还在不停的打游戏的龚梵,很是无力。

  “步行十分钟,而且他们单位提供三餐,早饭两元,午饭和晚饭五元。”龚梵记得邹静提过。

  “所以你说,上下班的费用可以为零,吃饭的费用,一天才十二,一个月不会超过四百。”龚梵继续玩游戏。

  “看吧,人家吃饭才几个钱,然后请个钟点工,算一千五吧,加起来两千。”

  “点外卖,也只要点她一个人的,可是如果住这里,点个外卖,要如何点,不能就点她一个人吃的。”

  “还有她出去吃饭啥的,也不要喊我们,不然如何算,让我们掏钱,毕竟是AA,可你会付?”

  “你说不付钱,不出去吃饭,就她一个人出去吃饭,周围邻居看到,和你说这事,你如何解释?”

  “你说她只顾着自己,不管公婆和男人,这样的事情多了,哪怕她一直加班,也会让她听到,到时候一解释,你的名声。。”

  龚鑫深深的觉得娶妻娶贤,他们父子都没有做到,不管是林莉还是邹静都是没有脑子的人。

  可都已经娶进家门,他们再是不满意,难道还能退货不成?

  扫了眼还在玩游戏的龚梵,算了,这小子也娶不到啥好媳妇,就他的工作态度,眼里只有游戏,还是不要找个能力啊家世厉害的媳妇,不然都不知道如何嫌弃一二。

  林莉没有想到今天花重金出去吃自助餐,心都已经在滴血,结果路上时间,还要听龚鑫不停嘀咕她做的如何不好,这让她心情很是不好,

  “呀,你是啥意思,不停的说我做的如何不好,你之前怎么就没有说。”

  “你之前没有说,现在又各种唧唧歪歪,咋的,你脑子才有问题。”林莉不管不顾的喊了起来。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就是觉得我算计人,这个不好那个不好。”

  “你有本事,你多赚钱啊,我也不要这么算计。”

  “你说你工作这么多年,就一个小科长,工资奖金就这么多,连给儿子买套婚房都要把家底都给掏空。”

  “我也想大方一回,给彩礼,买大房子,然后让他们夫妻搬出去住,可那套房子装修要多少钱,你心里没底吗?”

  林莉想起曾经读书时候不如她的同学,现在靠着男人的能干,一个个的过的那是一个滋润,心情就很是不好,看向龚鑫的眼睛都带了刀子。

  龚鑫知道自从林莉和她同学联系上后,就各种的有意见,整天就说谁谁谁当初如何的不如她,现在过的如何好。

  说真的,他都已经听到耳朵起了茧子,“我没有出息,如果不是为你那个蠢货弟弟,我能这样?”

  “本来我都可以升职了,结果你那个蠢货弟弟,做了那些破事,你非要我帮忙,不然就离婚。”

  “我真的是后悔了。”龚鑫本来不想提,毕竟都已经做了,再后悔也没用。

  结果没有想到林莉就想着他没有赚大钱,没有升职,让她在同学面前没有面子,全然不去想,到底啥原因造成他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