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板等不及开始要我:男人说的夹一下是什么意思

2021-11-01 16:47:59情感专区
“陈医生,谢谢你,我待会就去请假。”

  “好,那我先走了,要是请不了的话,记得给我打电话。”

  小护士点了点头,之后陈青就离开了医院。

  回到国医

“陈医生,谢谢你,我待会就去请假。”

  “好,那我先走了,要是请不了的话,记得给我打电话。”

  小护士点了点头,之后陈青就离开了医院。

  回到国医馆,陈青发现赵明远脸色不大好,就上前问道:

  “老赵,怎么回事?愁眉苦脸的。”

  赵明远看着进来的陈青,苦笑道:

  “有人打电话来,说是要取缔我们的营业资格了。”

  闻言,陈青十分的震惊,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取缔国医馆?

  是,现在国医确实是有些日薄西山的样子,但也不至于要直接取缔了。这样一来,不是让西医更加看不起国医吗?

  本来现在那群西医学者看待国医,就像是在看待跳梁小丑一般,如此一来,不让他们更加猖獗?说不准要直接在国医的头顶拉屎都说不一定。

  别说陈青还是天医门的弟子,就算只是一个医生,不管是西医还是国医,陈青都不会放任这样的情况发生。

  所谓医者,就应该有胸襟,善于取长补短。而非一味的打压与自己相对的。

  现在这样的情况,不就是要开始打压国医了吗?整个金陵一共就没有几家国医馆,除了同仁堂那些名气十足的,剩下的就是像赵明远手中这样的。

  规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要是直接取缔了的话,真的说不过去。

  “老赵,是谁打电话过来的?”

  “是政府那边直接打的电话。”

  陈青一听,有些疑惑,怎么会是政府下的命令?政府应该是帮扶国医才对,怎么这个时候会下达这样的命令。

  一时半会,陈青也没有办法,就简单的安慰了一下赵明远,随后就出了国医馆。

  陈青出了国医馆的门,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苏老爷子,你在家吗?我过去找你有点事情。”

  “喔?我在家我在家,小兄弟你来吧,我也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好,那我直接过去苏氏庄园。”

  挂断电话后,陈青打了一辆车,直接就去往苏氏庄园。

  在他看来,这件事情只能去找像是苏泰山这样的老人,找苏国庆的话可能没什么用。

  陈青是打算借助苏泰山的人脉,看能不能和政府那边取得沟通,要不然被取缔就是铁板钉钉的了。

  怀揣着心事,没多久陈青就到了苏氏庄园。

  庄园的保安和管家都已经见过陈青,也就没有过分的盘问,而是十分恭敬的将陈青带到了苏泰山的面前。

  “老爷,陈先生到了。”

  正在读书看报的苏泰山抬起头来,取下老花镜,笑着站起了身子,道: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老何,你去给陈先生泡杯茶来,下去吧。”

  “是,老爷。”

  管家老何缓缓的退了出去,随后只剩下陈青和苏泰山。

  陈青没有心思和苏泰山多说什么,直接就把事情说给了苏泰山,直接问他有没有办法帮忙联系政府那边。

  苏泰山听完陈青的话,特别是听到说要取缔国医馆的时候,苏泰山愤怒的说道:

  “混账!这群人是怎么想的?居然要把国医给取缔了?老祖宗的脸都被他们给丢尽了!”

  苏泰山的反应吓了陈青一跳,他没有想到苏老爷子居然反响会这么大。但如此一来,陈青觉得这件事情是有转机的。

  整个金陵,作为老一辈的苏泰山,人脉之广是难以想象的。有他这样的助力,加上陈青从中斡旋,想必很大概率可以挽回国医馆。

  陈青冲着苏泰山笑了笑,随后走到老爷子的身边,帮他按了按肩膀,说道:

  “老爷子你消消气,消消气,我这趟过来就是看能不能想办法解决一下这个问题。”

  苏泰山冷哼一声,说道:

  “这群小崽子,我们是老了,不是死了!哪能让他们如此胡作非为?”

  正巧这个时候,管家老何端着茶杯进来。苏泰山立即对着老何说道:

  “老何,你打个电话给玄武区的区长,让他直接过来家中!直接来见我!”

  端茶进来的老何见自家老爷大发雷霆,也不敢耽误,把茶给陈青后,就快步离开了。

  走的时候还拜托陈青照看一下,生怕老爷一时心急导致哪里不舒服。

  对此,陈青笑着对管家老何点了点头。

  “老爷子,你先不要生气,等人来了再说。”

  陈青怎么都想不到,自己过来一趟,结果苏泰山直接要把玄武区的区长叫过来!这样也好,可以更加直面的跟这些政府人员打交道。

  苏泰山听到陈青的话,这才消了消气,但还是有些不爽的说道:

  “待会那小子来了,我倒是要看看,他的理由是什么!要是说不出一个什么所以然来,那他就不用当这玄武区区长了!”

  “不至于不至于。”

  陈青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心里还是在想,这苏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要是苏泰山可以一句话就让玄武区区长下位,那就证明苏家已经不是简单的地方望族了。

  很多可能是苏家背后也有那么几尊大人物!陈青甚至在比较,这苏泰山和监狱里自己认识的王老头到底谁更厉害一些。

  陈青只知道那个王老头是上京那边的,一般来说,同级别,京官要比地方官天然高出几等。那个王老头好像还是一个部长?

  和苏泰山聊了会儿天,很快管家老何就带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管家恭声道:

  “老爷,玄武区区长来了。”

  “苏老爷子,怎么会突然把我叫过来啊,呵呵。”

  中年人一脸的紧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被这位北玄武叫到家中来。

  苏泰山看到来人,站起身来,说道:

  “老何你先下去,你过来。”

  说话的时候还伸手指了指玄武区,此时无比紧张的区长……

  ……

  政府居然要取缔国医?!

 文学

苏泰山手指向玄武区的区长,表情十分的严肃。区长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苏老爷子会这样严肃,于是战战兢兢的说道:

  “苏老,到底出了什么事?您老……”

  “闭嘴!我问你,是不是你们发的指示,要取缔掉国医馆?”

  玄武区的区长叫做刘磊,刘磊的话都没有说完,就被苏泰山打断。当刘磊听到苏泰山后面的话后,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这才解释道:

  “苏老,不是我要取缔,而是上面有规定。目前整个金陵,就只打算保留像是‘同仁堂’那样比较出名的国医馆,其他的都要取缔。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啊。”

  刘磊苦笑,其实上面下达这个指示的时候,刘磊就有些担心,因为在他自己看来,这无疑是会得罪很多人。

  尽管现在国医一直在走下坡路,但这并不代表着它们的背后没有靠山!眼前的苏泰山不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之一,况且人家确实势力大。

  “哼!一群忘本的家伙!老祖宗的脸都快被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丢尽了!”

  苏泰山犹未消气,大声的呵斥着眼前的刘磊。

  陈青在一旁听了刘磊的话,知道这不是刘磊可以决定的,对于这个决定来说,刘磊也只是一个帮忙传达指示的人,要想让他从中周旋,那也算是为难了他。

  这也就是苏泰山没有再骂刘磊的原因,老爷子自己也明白,这个事情的处理办法不在刘磊这。

  陈青想了想,笑道:

  “来来来,区长大人你别一直站着,来这边坐。老爷子也真是的,你千里迢迢的赶过来,也不让你喝杯茶坐下来好好的说。你说是吧老爷子?这样可不好,辱没了你的名头!”

  苏泰山冷哼一声,不愿意正眼去看刘磊,也算是默认了陈青的说法。

  刘磊心中疑惑,为什么一个陌生人可以在苏泰山面前说这些话?这完全是不符合道理的。

  但刘磊还是坐了下来,顺便打量了陈青一番,在他的印象中,好像没有这么一个人。

  陈青察觉到刘磊的目光,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于是说道:

  “区长大人别看了,我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刚好是国医馆的学徒,这才上门来问问老爷子,看能不能帮忙解决一下。但是我刚刚听了区长的话,似乎有些困难啊。”

  陈青摸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刘磊。

  刘磊作为一个打拼了很久的人,虽然到现在都还只是一个区长,但察言观色这点做得还是十分的不错。

  傻子才会相信这个年轻人只是一个学徒,要只是一个学徒的话,怎么可能在苏泰山面前说这些话,刚刚甚至还有点指责苏泰山的意味!

  能做到这一点,在刘磊看来,只有两点,一点是这年轻人背景顶天,就连苏泰山也要让几分。至于第二点嘛,那就是眼前这个年轻人是苏泰山的私生子!

  刘磊显然显然更偏向第二点,因为自己也知道很多有大背景的人物,可就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位。

  苏泰山这时候沉声说道:

  “你这个白眼狼,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想办法拖住这个决策,要不然你就等着吧!”

  闻言,刘磊立马站了起来,苦笑道:

  “苏老,这真的不是我能决定的,您也要理解理解我啊。”

  苏泰山没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刘磊,反倒是陈青出来为刘磊解了围,说道:

  “老爷子老爷子,你别这样,让我来和区长大人说。”

  苏泰山点了点头,陈青随即朝着刘磊说道:

  “刘区长,我知道现在你也为难,但我有一点不成熟的建议。马上就要到年度的医学交流会了,这项决定完全可以拖延到交流会之后,不然现在就取消了的话,到时候就只有一家国医,实在是有些……”

  陈青的想法就是拖!先拖住,自己就有办法解决,等到交流会上,自己会展现出一些国医的本事,到时候那群领导那还会选择轻易的便取缔了国医?

  刘磊也大概知道了陈青话中的意思,有些犹豫不决,似乎是在思索这件事情的利弊。这时苏泰山忍不住了,骂道:

  “都已经这么和你说了,你还在这给我做样子?是不是不想当这个区长了?就算我今天没有办法让这个指示取消,但换一个区长还是绰绰有余的!”

  刘磊打了一个冷颤,立马说道:

  “苏老,那就按照这位先生说的这样,我先把这个指示给撤了,拖到交流会之后,但后面的事情我还是无法保证……”

  苏泰山的脸色稍稍缓和一些,看了看陈青,见陈青点了点头,这才没好气的说道:

  “这还差不多,改天让你家老头也过来,好久没和他一起喝喝茶了。”

  闻言,刘磊大喜,立马说道:

  “好的苏老,我回去一定告诉我家老头。”

  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能得到苏泰山的邀请。虽说他们本来也是朋友,但是毕竟身份摆在这,加上很多年前的一些事情,两人早就已经分道扬镳。

  但现在苏泰山愿意主动邀请,倒也算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这意味着是有机会化解曾经的一些矛盾。

  “行了,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了,你先去忙。”

  苏泰山摆了摆手,就要把刘磊赶走,刘磊也不敢多留,心中只想着赶忙回去告诉自己的父亲,苏泰山主动邀请了他上门一叙。

  等刘磊走后,苏泰山朝着陈青说道:

  “小家伙,后面你有办法吗?既然是上面下的决定,我就不大好管了,毕竟那样牵扯进来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陈青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理解。其实今天来,陈青也不是抱着很大的希望,有这样一个结果已经就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了,所以陈青也很满意。

  “老爷子,今天真是感谢你,现在有了缓冲的时间,那我就有时间想对策,也不会像今天这样突然得到消息。交流会之后,我就有办法让那些当官的重视国医了。”

  苏泰山一听,眼神都有些发亮,突然说了一句话,让陈青有些猝不及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