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催乳师用嘴催乳好爽:早上醒来还在身体里面

2021-11-01 16:40:28情感专区
“你是不是又藏私房钱了?”

  “啊?”

  药丸,药丸,药丸,不!好!啦!

  “没有,没有,真没有了,上次的都给你了,我现在兜里比脸都干净,什么都没有了,我发

“你是不是又藏私房钱了?”

  “啊?”

  药丸,药丸,药丸,不!好!啦!

  “没有,没有,真没有了,上次的都给你了,我现在兜里比脸都干净,什么都没有了,我发誓!”

  刘芸馨显然没有信他的狡辩,哼了一声,冷眼瞧着他“杨琼家我知道,离咱家挺远的,难不成星期六那天晚上你是走着去的?”

  “哼哼!十几公里,你再走一个我看看!”

  孙天仁不敢瞧刘芸馨此时眼睛里的怒火,低着头,冷汗直流,弱弱的说道“也不是不行,也就十几公里......”

  “啪!”

  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发出清脆明亮的声响“你再说一个试试?”

  孙天仁吓得直往后躲,唯唯诺诺的望着刘芸馨“你......你别这样,我......我害怕......你手疼不疼?”

  “少废话!老实交代!”

  最后,孙天仁只得无奈的将身上仅剩的八十四块五毛的软妹币掏了出来,乖乖上缴,这其中还有两个一元的硬币。

  不舍啊,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才攒下的钱就这么上交了,他的心都在滴血,感觉失去了全世界。

  都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现在面对着刘芸馨的独裁统治,孙天仁对钱的渴望简直已经到达了顶点,老子以后一定赚大钱,然后通通都自己藏起来,不给你!

  而刘芸馨这边,看着孙天仁递过来的那一把零钱,痛心疾首。

  “好啊,孙天仁,想不到浓眉大眼的你,现在都开始给我藏私房钱了,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犯罪你知不知道?”

  “你说说你,我是缺你吃还是缺你穿了?怎么还能藏私房钱呢?一个男孩子,你要钱干什么?说!你要钱干什么?”

  “好的不学,尽给我学这些不着四六的东西,反了天了你,还想狡辩,你觉得你能逃过我的法眼吗?”

  “你知不道,男人有钱就变坏,钱是好东西吗?钱对你们男来说就是毒药,会害了你们呀,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的良苦用心,这么长时间来的敦敦教诲,你都忘了吗?”

  “说,以后还敢不敢再犯了?”

  孙天仁低着头,努力的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不敢了。”

  刘芸馨忍着怒气,一张一张的清点着手里的那把凌乱的钱币,眼神却愈发的光亮。

  呵,女人......。

  “你确定就只有这么多了?”

  “真的就只有这些了。”

  “好,我信你这回,要是下次再让我逮着,定斩不饶?”

  看着转身离去的刘芸馨,孙天仁心里苦啊。

  孙天仁啊孙天仁,你当年大闹天空的气势哪去了?不是还叫嚣着要齐天吗?现在怎么这么怂了?

  你要振作!你要雄起!你要让这个臭丫头感受到你残暴的另一面,你要拨乱反正,要翻身农奴把歌唱,要重新做人!

  “还有,”这时,刚走出两步刘芸馨忽然回头对孙天仁说道“这一周的碗都你洗,惩罚!”

  “好嘞~”

  ......

  渐渐平复了自己悲伤的情绪之后,孙天仁又无聊的趴在了桌子上,闭目养神。

  但没多久,就被姗姗来迟的张雅给粗暴的打断了。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张雅拉着孙天仁的胳膊,一脸神秘的说道。

  孙天仁无精打采的看着她“什么好消息?”

  “秘境出现了。”

  “出现就出......”这时,孙天仁突然瞪大了眼,明白了她在说什么“出现了?”

  “嗯,昨天发现的。”

  孙天仁闭上眼,细细的感受周围灵气的变化,就在不远处的东南方向,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灵力波动。

  “东南?”

  张雅想了想,然后点头“差不多,反正离咱们麻城不远。”

  孙天仁忙不迭的问道“里面有什么?”

  “不知道,我还没进去,公司派了一直先遣队进去探路,到现在还没出来,所以大家都还在等。”

  “能安排我进去吗?”

  对着这个秘境,孙天仁非常好奇,上一次在五行山的秘境被他完美错过,这一次他一定要进去瞧一瞧,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可以呀,公司也没有规定谁能进谁不能进,理论上只要是修行者,不管你是背靠势力,还是散修,都能进去,没什么限制的,至少现在没有。”

  听到谁都能进,这下孙天仁就放心了,不然还得与龙潭安保虚与委蛇一番,说不得还得大打出手,那就不美了。

  “不过现在入口暂时被公司给封锁了,得等到先遣队的人出来,确定里面没什么危险之后,才能进去,毕竟公司得为大家的安全着想。”

  “那先遣队大概什么时候能出来?”

  张雅摇摇头“这次有点不一样,上一次是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而这次进去都快一天,还没什么动静。”

  “公司领导研究决定再等他们一段时间,要是再不出来,就得再派一支人进去,直到确认安全,才会放开封锁。”

  孙天仁面容凝重“会出问题?”

  “不知道,只是暂时还不能确定里面到底有什么。”

  “你会进去吗?”

  张雅点头“会,上一次因为我在京都,距离有些远,没能进去,这次距离这么近,肯定要进去看一下的。”

  “而且这次公司准备组织各家族势力的年轻一代进去历练一番,我也在其中。”

  孙天仁想了一下,试探性的问道“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吗?”

  跟着大部队走虽然不会很自由,但会省去很多麻烦,再趁机浑水摸鱼,也还不错。

  张雅有些为难“我只能回去给爷爷请示一下,看他同不同意。”

  孙天仁点头“那就先谢谢喽。”

  “客气,等我消息吧,要是不行的话到时候我与你一起进去,也不跟着大部队了。”

  孙天仁微笑的看着她“也没必要,我也只是进去瞧一瞧,你该干什么干什么,没必要迁就我。”

  张雅想了想“到时候再说,现在说这些还有点早,你也准备一下,只要公司同意,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被通知进去。”

  ......

  晚上,孙天仁蹲在厨房里,摘着手中的青菜,刘芸馨则站在案台旁,忙碌的准备着晚饭。

  “我过几天会出门办点事,可能要几天时间。”

  正在切菜的刘芸馨听到孙天仁的话后,握着菜刀的手停滞了下来,菜刀与案板的碰撞声戛然而止。

  “什么时候?”

  哒哒哒的切菜声再次传来,不过与先前相比,频率明显减少,也变得凌乱了几分。

  “不清楚,现在还在等通知,随时都有可能。”

  随后,厨房安静了下来,只剩凌乱的切菜声还在断断续续的继续。

  “危险吗?”

  孙天仁摇头“没什么危险,只是简单的进去一个神秘的地方,玩一圈而已。”

  “大概要几天?还需要提前准备给学校请假。”

  “不知道,可能就几天,可能会一个月。”

  据张雅说,上次秘境开启时间有一个多月。

  不过,如果真的按龙潭安保的猜测,秘境的结束是由阵眼来决定的,一但阵眼被拿,秘境也就会随之关闭,所以这个时间可长可短,没有定数的。

  “一个月?”刘芸馨转过头看着孙天仁,眉毛紧紧皱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不太好请假呀。”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

  请假的话,可尝试着走一下龙潭安保的路子,张雅肯定也会请假,而且很有可能会走官方的路子,到时候看看能不能一起。

  “要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让你爸出面了,想一个合适的理由,我会给他解释的。”

  “非去不可吗?”刘芸馨不解的看着孙天仁。

  “非去不可!对我很重要。”

  “就你一个人?”

  “不是,”孙天仁眼睛转了一圈,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可能会和张雅一起。”

  随后,厨房里又安静了下来,刘芸馨看着孙天仁,眼睛扑闪扑闪,看的孙天仁心里直发毛。

  “张雅?你们怎么会要在一起?”她的表情有些激动,也有些不解

  孙天仁解释道“她家不简单,而她本身也不简单,这次的事也是她告诉我的,所以到时候我们可能会一起进去,但也不绝对,也可能就我一个人单独走。”

  “那......”此时,刘芸馨看孙天仁的的眼神有些躲闪“那你们还是尽量一起吧,也好有个照应。”

  刘芸馨关心的语句里,却似乎多了一些别的味道,让孙天仁有些不明所以。

  “随时都有可能走?”刘芸馨确认道。

  孙天仁点头“随时都有可能。”

  一旦龙潭安保那边放开封锁,张雅他们那边就会第一时间进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到时候孙天仁也会跟着一起。

  得到孙天仁肯定的答复之后,刘芸馨赶紧将手稍稍擦拭了一下,然后急匆匆的走到自己的卧室,拿出一张银行卡交到孙天仁手上。

  “这张卡你拿着,出门在外,总有用钱的地方,密码就是你的生日。

 文学

看着手中的银行卡,孙天仁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这丫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通情达理了?

  “卡里有你和小付玲上一次卖石头的钱,还有小付玲父母给的钱,再加你上次上交的,都在这里面了,你省着点花,不过该花的地方千万别省,使劲花。”

  孙天仁算了算,好家伙,这卡里得好几百万啊,上一次小付玲的父母可是给了一百万,再加上石头钱与自己上缴的美刀,两三百万呀!

  这下把他可激动坏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而现在这些自己竟然都可以自由支配了?陡然而富,现在的他很有一种暴发户的感觉,爽!

  不过,虽然孙天仁很想将这些钱通通踹进自己兜里,但他还是将卡还给了刘芸馨。

  “用不着,我要去的地方跟荒郊野外没什么区别,花不着钱的。”

  刘芸馨想了想,接过了孙天仁递过来的银行卡“那行,卡就不带了,但出门在外身上还是要带点钱的,待会儿咱们去取点现金,你带身上,以防万一。”

  随后她掏出了孙天仁上午上缴的那八十四块五,交到孙天仁手上“这些你先拿着。”

  看着手中的那一把零钱,孙天仁感动的都快哭了,失而复得的感觉,真好......。

  吃过晚饭,刘芸馨忙前忙后的给孙天仁收拾好了几套衣服,装在一个背包里“这段时间天气变化无常,多备点衣服上,别感冒了。”

  “对了,感冒药也装点,还有止疼药,创口贴,酒精,抗生素.......。”

  刘芸馨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从衣物到药品,再到吃喝用度,最后甚至还算上了野外应急物品,五花八门,功能齐全。

  最后她苦恼的望着手里的小背包“这包还是太小,得买个大点的,多装点。”

  见刘芸馨还在精确计算背包的空间,好装进去更多更有用的东西,孙天仁笑着接过她手里的背包“我给你变个魔术。”

  随即,咻的一声,他手中的背包就不见了踪影,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刘芸馨瞪着眼,不可思议的惊呼了一声“呀!哪去了?”

  孙天仁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高深莫测的笑了一下,然后又咻的一声,背包就又回到了他手里。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面对孙天仁这样神乎其技的表演,刘芸馨震惊的合不弄嘴,呆呆的看着他。

  虽然孙天仁已经在她面前展示过很多不可思议的手段,但刚刚他的那番操作,还是给刘芸馨造成了非常大的视觉冲击,大半天都没消化过来。

  见刘芸馨完全一副呆滞的样子,孙天仁也不打算藏着掖着,将手指上戴着的那枚样式古朴的戒指拿给她看“看到没,就是这枚戒指,刚刚那么神奇的操作,都是它的功劳。”

  刘芸馨看着孙天仁手指上的戒指,呆呆的问道“这不是你之前捡来的吗?有那么神奇?”

  孙天仁肯定的点头“别看它其貌不扬,但里面却是大有文章,这里面有咱们这间屋子这么大的空间,可以放下好多东西。”

  刘芸馨将戒指从孙天仁的手指上取下来,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没看出什么特别的呀,不会骗我的吧?”

  孙天仁不满的撇了她一眼“我骗你干什么?好玩吗?

  “你当然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呀,普通人根本发觉不了这其中的秒处。”

  说着就从刘芸馨手里将戒指拿了回来,重新戴回到自己的手指上“再给你表演一个大的,省的你说我骗你。”

  随后孙天仁走到近两米长的皮质沙发前面,用戴着戒指的手放了上去,对刘芸馨说道“看好了,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接着,又是咻的一声,那张横贯在客厅中央的大沙发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在她面前消失了,只在原来的位置上,留下一地的灰尘与毛发。

  “呀!真神奇,”刘芸馨羡慕的看着孙天仁手中的戒指,露出惊诧不已的 表情“这世界竟然有这样的东西,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虽然她的眼神中满是羡慕,但好像已经没有了多少触动,似乎有一种已经见怪不怪的感觉。

  最后看着沙发底下那满满的一层灰,眉头渐渐皱起,然后转身去拿来扫把,开始打扫起来“这以后打扫家里就方便多了,再也不会有什么阻挡,所有的角落都能打扫到。”

  然后就继续让孙天仁将家里的家具一一装到戒指里,开始认真的大扫除......

  等到打扫的差不多之后,她最后杵着扫把,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看着干净整洁的家,忍不住发出感叹“这下舒服多了!”

  随即,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好奇的看向孙天仁手上的戒指,问道“能将我也装进去吗?”

  孙天仁摇头“不行,活物是不能装进去的,会死。”

  听到这个答案后,刘芸馨遗憾的叹了口气“好可惜,本以为以后就不用走路了,要去哪里你直接把我装进去,然后等你到了地方再把我放出来就行了,看来这东西也不是什么万能的,还需改进啊。”

  孙天仁“......”

  “不过也有好处,以后买东西就不用再大包小包的提在手上了,这么一算,也还行。”

  “哎,我突然想起,这不就是那些修仙电视剧里说的空间戒指吗?”

  好家伙,这才反过来,孙天仁也是彻底的服气了,脑回路够可以的。

  “对头!这就是修仙。”

  “也就是说.....你在修仙?”

  孙天仁理所当然的点头,虽然这中间有点出入,自己并不是修仙,而是真正的仙,但还是很同意这个喜闻乐见的说法。

  “那......”刘芸馨一脸期待的看着他“你会飞吗?”

  “额......会!但是飞的距离不长。”

  没办法,虽然凌空飞行不是什么高难度的技术活,但却很耗费灵力,若是在以前,这点灵力的消耗自然不算什么,马上就能弥补回来。

  但以现在的灵气浓度来说,根本撑不了多久,大概也就能飞个几公里的样子,就会灵力耗尽。

  而且,孙天仁发现现在的修行者,不论是在平时还是在对战的时候,都基本不会用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像什么御剑飞行啊,各种法术啊什么的,都很少会用到,可能就是因为现在的灵气不足导致的,为了节省灵气,他大多都是采用直接了当的身体物理攻击。

  “飞不了多久吗?”刘芸馨失望的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那你会长生不老吗?像电视里的那些神仙一样,一活就是几万年。”

  孙天仁“......不会,但会比普通人活的久一些。”

  刘芸馨“你会喷火吗?”

  孙天仁“不会。”

  刘芸馨“会喷水吗?”

  孙天仁“不会。”

  刘芸馨“会变成一只蝴蝶给我看看吗?”

  孙天仁“不会。”

  “......”

  一连好几个问题,将孙天仁都搞得不会了,甚至产生了深深的自我怀疑,我还算仙人吗?我都会啥?我这一身的本事有什么用?

  而见自己提的所有要求都没能得到满足,刘芸馨的表情从一开的敬仰慢慢的变成了鄙视,啥啥都不会,你还修个什么仙?

  最后刘芸馨发觉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屑的瞅了孙天仁一眼“算了,我还是去做饭吧。”

  孙天仁有些着急了,本以为能够让这丫头涨涨见识,认识到自己非同凡响的另一面,没想到竟然崩塌的这么快,让他始料未及。

  “要不......你再问几个?应该有我能做的。”

  ......

  饭后,刘芸馨拉着孙天仁去到超市,买了一大堆的东西,从吃喝到用度,都是他在外能用得上的。

  最后还去了户外用品店,买了帐篷睡袋这些户外活动用品。

  最后这些东西都被一股脑的装进了孙天仁的戒指里。

  看着戒指里的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孙天仁还是欣慰的点点头,虽然这丫头嘴上不留情,但办事还是很周到的,面面俱到的想到了各种可能,买了几乎所有可能用到的东西。

  当然,花费也是不少,小好几千,她倒没什么,花的很畅快,却把孙天仁给急坏了,就这么一小会儿,好几千就没有了,比流水还快,心都在滴血啊。

  最后刘芸馨还去ATM机上给孙天仁取了一千块钱的现金,让他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本来她是想取一万的,但却被孙天仁给严词拒绝了,开玩笑,不就去一趟秘境嘛,带这么多钱干什么?多不安全啊,要丢了可怎么办?

  ......

  第二天,孙天仁就得知张雅请假了,打个电话才知道是龙潭安保那边要他们随时准备,将状态调整到最好。

  之后的几天,张雅那边还是没有好消息传来,孙天仁等的有些着急。

  直到周五的晚上,才终于接到了张雅的电话。

  “你快过来,我们准备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