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第一次接20厘米得黑人活|岳好紧好湿夹太紧了好爽矜持

2021-11-01 16:04:20情感专区
还问人家要五万块钱?

  小娟立马也奇怪地朝着厕所看了一眼,想说什么,我立马说:“嘘!”

  “老表,你讲的真的假的?150万的单子,不是小数目啊,你能做主吗?我看你,也

还问人家要五万块钱?

  小娟立马也奇怪地朝着厕所看了一眼,想说什么,我立马说:“嘘!”

  “老表,你讲的真的假的?150万的单子,不是小数目啊,你能做主吗?我看你,也不像是能做主的人啊?”

  我听着这老成带着调侃的语气,我就笑了笑。

  王玉民这狗东西,穿上龙袍都不像太子。

  王玉民立马啧了一下,生气地说:“老表,你这话说的,我不太满意啊,我告诉你啊,你到俺们打听打听,俺们村现在是不是要盖厂了,地基都已经开始挖了,我告诉你啊,你可知道这个厂的老板是谁啊?”

  “谁啊?我听你老丈人说,挺牛逼嘞,好像在外面发财了,回来盖厂的……”

  王玉民鄙视地说:“就是运气好,狗屁本事没有,以前就是个拉观光车的,我都看不上眼,就是我妹婿,我是他小孩子舅,不是我吹牛逼,我跟你讲,我讲一句话,他都能吓的支棱起来,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咋呼一声他都能吓的乱蹦。”

  “真的假的?”

  我听着对方的质疑声,我就鄙视的笑起来了。

  王玉民,你可真会吹牛逼啊,你在背后就这么说我是吧?

  王玉民得意地说:“那还能有假啊?这采购的事,就是我命令他交给我做的,可听话了我告诉你,我让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你可以放心,你给我五万块钱,这个单子就给你了,你得给我好好表现我告诉你啊,以后俺们村还要修路呢,听说要修80万呢,你要是表现好了,这个生意,也交给你。”

  对方呵呵笑了起来,语气里充满了高兴。

  但是很快就憋屈地说:“老表啊,这个建材生意不好做啊,现在利润薄的很,我也就赚个辛苦钱,今天带你来这地方消费,都花了一两万了,你看,能不能少点啊?”

  王玉民立马生气地说:“五万还多啊?我告诉你啊,我一把手输的钱就五十万了,要不是我现在欠人家小锥子,急着还钱,这笔生意轮不到你,五万块钱,我真没放在眼里,也就是急着用钱。”

  我听着就无语,王玉民怎么还觉得自己输了五十万很光荣呢?怎么这件事还成了他吹牛逼的资本了呢?

  为什么能这么不要脸呢?

  要是我,我丢人的都不肯见人。

  对方立马说:“老表,我们真是薄利,真不好赚,你少点嘛,给你两万,你看行不行?你也让我赚点嘛。”

  王玉民着急地说:“你怎么死脑筋该?你就不会动动脑子嘛?你给我的钱,只是门槛费,我告诉你啊,你想赚钱,你别从我身上抠啊,你从我妹婿身上抠,他有钱,他赚钱容易,你从他身上抠就行了。”

  我听着就很恼火,我有钱,我赚钱容易?

  我他妈的为了给村子里省下来这150万,我喝酒喝的天昏地暗的,胃都快憋炸了,我吐的天昏地暗的,命都快没了,他还说我赚钱容易?

  就算是赌石,我也是花了巨大的资本去赌的,别看我赢了笑嘻嘻,要是输了,我也是倾家荡产。

  我容易?

  我他妈的是最不容易的,这个狗东西,简直不是人。

  对方有些不懂地问:“我跟你妹婿又不认识,我咋从他身上赚嘛?老表,你别为难我呀。”

  王玉民嘿嘿笑着说:“你傻不傻啊?我跟你说,有我在,你放心,我教你啊,你呢,先用一批好货,送到我们村子里去验收,等验收过了呢,合同定了,你再送货的时候,在那货里面,掺一些孬的水泥沙子,水泥沙子不都差不多吗?他们又看不出来,这差价,不就出来了吗?”

  对方立马说:“那要是,被验出来,咋说?”

  王玉民立马不高兴地说:“你怎么那么笨呢?我不是说了吗?我是他小孩舅,他老丈人老丈母娘都在呢,他敢放屁?皮揭不掉他的,放心,一定能过,你放心好了,这个油水,就是他让我捞的,你害怕什么呀?有钱你还不会赚?你是不是傻呀?”

  对方立马说:“老表,这可是你说的呀,这个钱,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得保证,我的货,一定能过,要是不能过,咱们丑话说在前面,我可是得找你麻烦的。”

  王玉民信誓旦旦地说:“你放心好了,我王玉民说话算话。”

  “行,五万块钱是吧,我给你现金,你点点!”

  我听着两个人的对话,气的肺都要炸了,虽然知道王玉民要捞油水,但是真的没想到,王玉民的心那么毒。

  居然主动的让对方给我用劣质产品,真的是为了一己之私,连脸都不要了。

  我想想心里都恼火。

  突然我听到王玉民数钱的声,一边数,还一边开心的嘿嘿笑。

  真是见钱眼开的狗东西。

  王玉民笑着说:“算你识相,老表我告诉你啊,你巴结好我,以后不愁钱赚,我那个妹婿,要带领咱们村子致富,这孬头吧唧的东西脑子有问题,有钱还给那帮穷鬼花?神经病,我跟你说,以后他要建设的东西多着呢,这建了工厂,不建宿舍吗?建了工厂不建学校吗?不建娱乐设施吗?都得建,这都是钱,你把我巴结好,有你赚钱的时候。”

  对方立马嘿嘿笑着说:“行,老表,我好巴结巴结你,回头,我给你找两个姑娘陪陪你怎么样?”

  王玉民立马嘿嘿笑着说:“真的呀……咕噜,要漂亮的哇,皮肤白的,温柔的,我老婆就跟母老虎一样,你可千万别再给我找那种凶巴巴的呀?”

  “晓得了老表,晓得,你放心好了,绝对给你安排好……”

  小娟听到了之后,气的眼睛都红了,她立马要冲进去,找王玉民理论。

  我赶紧给小娟拉出去。

  到了外面,小娟就生气地说:“小军哥,这像话吗?我姐夫他像话吗?简直不像话,他背着俺姐要出来玩女人,他是个人吗?”

  我心里也恨的牙痒痒,我们都为村里的建设尽心尽力,喝的天昏地暗的,但是他王玉民真的就能为了一己之私干出来这种龌龊事。

  我眯起眼睛,咬着牙,狠狠地跟小娟说了一句话。

  “不着急,马上我就狠狠地治他。”

 文学

王玉民这个狗东西,正事一件都干不好,龌龊事一件比一件干的带劲。

  他不是要玩女人吗?我就给你录下来,我好好给你媳妇看看,我看她能不能饶过你。

  我跟小娟没急着走,在外面等着,很快就看到王玉民夹着一个皮包,人五人六的跟着一个四十多岁的胖的圆滚滚的中年人出来了。

  两个人嘻嘻哈哈的,朝着一个包厢去了。

  我赶紧让小娟扶着我跟上去,看着两个人钻进包厢了,我也不着急,站在外面等,很快就看着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走到包厢来了。

  那些女人,一个个都花枝招展的,衣着暴露,看着都辣眼睛,一个个骚气冲天的钻进了包厢,我赶紧用脚抵着门,让这个门没办法关上。

  我让小娟拿着手机录像。

  “来来来,快,快过来,陪我们王老板好好喝一杯。”

  那个胖子招呼着几个女人过来陪王玉民。

  我看着王玉民高兴的嘴都裂的跟尿瓢似的,满脸通红啊,那双眼睛提溜提溜的转,在那些女人身上瞄来瞄去的,下作的很,看的我都恶心。

  那些女人走过来,也毫无廉耻,搂着王玉民,搔首弄姿的,王玉民可开心了,像是狼进了羊群似的。

  开心的玩吧,搂着人家女人坐下来,嘴上也没把门的了,那些污言秽语不由得就说出来了。

  哎!

  我心里觉得痛心啊。

  我这个大舅哥,没想到不单单是没用那么简单,他不但没用,还花的很呢。

  你说他没本事没见识吧,但是人家玩的可有招了,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我都不敢乱动,乱看,深怕脏了人家的地方。

  但是他王玉民倒好,一点都不认生,玩的还熟练呢。

  哎呀,这嘴上没把门的都没啥,可千万要把裤腰带给拴住了。

  这裤腰带要是拴不住,哼,他的小日子,就别过了,迟早是要出大事的。

  不过也幸好,这光天化日的,王玉民虽然花天酒地,但是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搂搂抱抱喝酒之外,也没有下一步的举动。

  要不然,我非得进去给他两巴掌,让他清醒清醒。

  不过就是这段视频,他王玉民也够喝一壶的了。

  这个时候我手机响了,我赶紧跟小娟退出去,看着是陈玉军打我电话呢,我知道肯定是找我们呢。

  我也没多说,直接跟小娟回去。

  到了包厢,燕姐就有些自责地说:“小老弟你没事吧?要不,送你去医院?”

  我虽然难受,但是我有事呢,大小事都等着我办呢,我那能去医院啊。

  我笑着说:“没事,没事……我这还等着办事呢,那能去医院啊。”

  我说完就看着刀坤,他也醉醺醺的,虽然这个酒没什么度数,但是喝七八瓶,也挺上头的。

  燕姐立马说:“行了行了,知道你责任重,这酒也别喝了,我送你回村吧。”

  我立马说:“那能劳烦你送啊……”

  燕姐立马强硬地说:“那不行,你在我这喝酒,喝这么多,我不把你送到家,我能安心?也刚好,我去看看你的村子,看看你心心念念要建设的村子,是个啥模样,值得你玩命的喝!”

  我一听,心里立马高兴了,要是燕姐去看看,看到我们村可怜的样子,说不定一动恻隐之心,就会可怜我们,给我们投资呢。

  我立马笑着说:“那……谢谢你了燕姐。”

  燕姐生气地翻白眼,特别不爽地说:“婆婆妈妈的讨厌!”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燕姐也不跟我啰嗦,特别的豪气啊,直接就把我架着出去了。

  燕姐是特别傲气的一个人,真的,我之前碰她一下,她都嫌弃的要命,但是这会,我醉气冲天的,她居然能放下架子来架着我,这种态度上的变化,非常明显。

  这就是狠心做事,让她佩服了,发自心底的尊敬我了。

  到了外面,把我送上车,我跟刀坤都没办法开车了,只能让小娟来开车了。

  燕姐安排好之后,我们就开车出发回村子。

  我回头看着刀坤,满脸通红,很难受的样子,我就说:“坤哥,你没事吧?”

  刀坤立马说:“这点酒有啥事?三十度的酒,还不如水呢,倒是你,你跟我不一样,我跟俺爹都是老酒桶了,你一个小年轻,没喝过酒,你咋样啊?全村都指望着你赚钱呢,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我笑着说:“没事,我一点事都没得……”

  小娟生气地说:“行了,你们一个个的,都逞能,都吐的昏天暗地的,还没事,这生意不是这样做的,太欺负人了。”

  小娟说着就哭了,看了我一眼,心疼的不得了。

  我无奈地说:“你别哭了,150万呢,不是小钱,省下这笔钱,俺们盖学校,将来呀,咱们村里的娃,再也不用起早贪黑的去四十公里外的镇上上学了。”

  我这么一说,小娟哭的更厉害了。

  她憋屈地说:“小军哥,你为村子操心都操碎了,我姐跟我姐夫他们,还不懂事,给你找麻烦,我想想都可恨哇。”

  我也恨呐,但是,不着急,等我回去之后,我好好教训教训王玉民,让他再也不敢捞油水想好事。

  我闭上眼歇一会,很快车子就开到了我们村,很快燕姐的车就开到我们边上了,摁了喇叭。

  我把车窗摇下来,看着燕姐满脸的迷茫与后悔啊,我就说:“咋啦燕姐?”

  燕姐指着地面,憋屈地说:“没水泥路?都是土路?还是没修正过的土路?缅国那边的路,也不过如此啊。”

  我尴尬地说:“还没来得及修呢……马上就休了,燕姐,走,跟我到村里看看,俺们村的人可善良热情了。”

  燕姐茫然失措地看了一眼,满脸都是惊愕啊。

  燕姐的表情,让我很难受,那种鄙夷与迷茫,让我深受打击。

  燕姐的表情跟情绪变化很极端,她整个人都很纠结,那种纠结,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

  突然,燕姐跟我说:“老弟,对不住了,燕姐我实在受不了这泥土路的颠簸,我只能送你到这了。”

  燕姐说完,车窗就摇上去了,很快,她的车就调头了,扭头就走啊,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我看着心里就特别的难受。

  她再一次,让我深深的感受到了屈辱,比第一次的屈辱还要严重。

  虽然她已经非常克制自己的言语了,但是,那嫌弃的表情,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我闭上眼睛,立马有种潸然泪下的感觉。

  燕姐是被吓到了。

  被什么吓到了?

  一个字。

  穷!

  穷的,居然让她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