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粗大老头让我欲仙欲死|来回碾压敏感点

2021-11-01 15:55:41情感专区
“真的?”他依然很狐疑。

  “真的,我骗你做什么!”她坚决的说。

  孟飞羽又看了她一眼,见她一脸的迷惑和坚决,这才点点头:“那就好,其实我一直都

“真的?”他依然很狐疑。

  “真的,我骗你做什么!”她坚决的说。

  孟飞羽又看了她一眼,见她一脸的迷惑和坚决,这才点点头:“那就好,其实我一直都有点担心你,那样的环境里人员很复杂,要是一个不小心就会吃亏。”

  “放心啦,我是谁啊,怎么会让自己吃亏?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她把胸脯拍得碰碰响。

  “嗯,那就好。”他重新低下头,忽然又问,“对了,这几天你除了唱歌,有没有别的人找你?”

  “啊?别的人?谁啊?”

  “就是,我的家人。”孟飞羽似乎很艰难才说出那两个字。

  对于他来说,家人带给他的不是温馨,而是冰冷。

  他家里其实条件并不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小他就不被人重视,父母的目光永远只放在他的兄弟身上,鲜少给他一点点关心,直到长大一点之后他就被迫不及待的送到了寄宿学校里,从此,他跟父母见面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他永远记得,自己在夜深人静,又或者是在病情发作的时候无比的想念父母,他祈求着老师跟父母联系,他什么都不要,只需要一点点的关爱的时候,老师去而复返,给了他怜悯的目光,说父母很忙,没有空见他。

  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在这样的冰冷对待下,他柔软的内心终于被打击的冷硬起来,直到现在,他的芯子也是冷的,没有任何人能击穿。

  除了安晚笙。

  她是他的光,是他唯一的救赎。

  每次当他病情发作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只有她,永远站在自己跟前,对他说“我在,你再坚持一下!”

  他这才一次次的坚持下来,回到这个对他来说并不完美的人间。

  因此,他不容许任何一个人对她出手,不容许任何人破坏她的这份美好,就算是自己名义上的家人也不例外!

  他紧盯着她,问:“这几天真的没有人来找你吗?”

  安晚笙眨眨眼,很想说没有,但她修炼还是没到家,脸上那一丝神情终究还是被他捕捉到了,他皱皱眉:“果然找你了!”

  “不,不是,你听我说,你别担心,他们就对我说了几句话而已,别的什么事都没有做!”她急忙解释。

  “真的?那他们对你说了些什么?”

  他不太相信自己的家人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真的,我说的话你怎么不信呢?真的没有做什么,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他们就说了几句没意思的废话而已,我也不会听他们的……”

  他轻轻开口问:“他们是不是让你离开我?”

  “啊这个……”她愣了一下神,没想到他居然猜得这么精准。

  孟飞羽冷笑了一声:“呵,我就知道,他们找上门就没什么好事!”

  “是没什么好事啦,但是你也被担心,我呢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对不对?放心好了,我不会吃亏的,再不济我还有那么多人帮忙,就算打起来也不会吃亏的!”她使劲安慰他。

  结果他直接变了脸色:“什么?你们还打起来了?你伤到没有,让我看看你!”说着就要给她检查上伤口。

  “哎呀不是不是,你这个抓重点的能力真是……”她哭笑不得使劲按住他的手,“我的意思是我不会吃亏,并没有真的有打架!我很安全!真的!”

  “那就好。”孟飞羽松口气,“我还以为你真的被打了。”

  “怎么可能!”她嗤之以鼻。

  “不行,你还是在家里玩几天,这几天就别出去了!”

  她还是小看了孟飞羽的忧心忡忡,一听他的这话她愣住了,随即哭笑不得:“你,你别这样,真的没事!”

  “可是我担心你啊。”孟飞羽看着她,抓着她的手不肯放开,“万一你出了事,我又不在你身边的话,我可怎么办?”

  “你……”她感受到他对自己的无限情意,心里叹口气说,“行,那我在家里休息几天,不过话又说回来,我本来经常休息,你看这次,只需要明天再去一次,就能休息五天……”

  她只在每个周末的时候在酒吧唱歌,其他几天没有意外都是自己的时间,想做什么都可以,生活可以说是很惬意了。

  “明天就别去了,知道吗?”孟飞羽还是不放心。

  “好,不去就不去了,我不让你担心,行了吧!”她没好气的说了句。

  看来等会得跟他们请个假,不过今晚出了那样的事,他们应该没什么说法才对……

  她把孟飞羽安抚好,拿起手机一看,发现小伙伴们还是很给力的,在群里纷纷艾特她说:

  “安姐你明天就别来了,在家里多休息几天吧。”

  “对啊,天塌下来有我们顶着!”

  “就是,这几天你好好休息,别想那么多啊。”

  小伙伴们的留言让她心里暖洋洋的,她勾勾唇,觉得自己现在虽然遇上糟心事,但还是很开心的。

  “看什么呢?”孟飞羽在一边问。

  “啊没什么!”她答应着,匆忙的把手里的几条信息删掉,免得被他看见,要知道今晚遇袭的事情她没打算让他知道。

  “就跟他们在群里水了几句,他们还问你的好呢,我们什么时候跟他们一起吃个饭?”她坐到他身边问。

  他点点头:“行啊,你们安排。”

  “好。”她答应着,打了个哈欠站了起来,“有点困了啊,你忙完了没有,完了就来睡觉。”

  孟飞羽轻轻一笑:“好啊,你都邀请我了,我当然要来。”说着合上了电脑,目光不经意的在她手机上扫了一眼。

  她轻轻切了一声:“那还不赶紧的,等什么呢?”

  “来了!”孟飞羽做出饿虎扑羊的样子追进卧室里,“我今天要你好看!”“

  “哈哈谁怕谁!来啊……”

 文学

生活似乎又回到了正轨上,在这几天里他们和乐队的几人一起吃了饭,因为安晚笙的提醒嘱咐,在席间没人敢说出那天的事情,就像是那件事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很快的,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去了,到了她重新上台的时候。

  临出门的时候孟飞羽特意抱着她亲了亲,低声说:“去吧,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什么惊喜啊?”她睁大眼睛。

  “你傻不傻,提前说了就不叫惊喜了,你去吧!”孟飞羽轻轻推了她一把。

  “最讨厌你这样了,说话也不说清楚,老是支支吾吾,不理你了!”她撇撇嘴说着,却换好鞋子之后又咚咚咚的跑了回来,对着他狠狠亲了一口,“我今晚上早点回来!”

  “好。”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孟飞羽的神色逐渐的暗沉下来。

  根据这几天他对她的观察,他几乎可以保证她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但是他几次旁敲侧击之后她却总是装傻。

  所以到底是什么呢?

  还有那些被删掉的手机信息。

  要知道只要他想查的话,她的任何电子设备都是对他敞开的,无法有任何隐私。

  不过,他不想那么做,因为,她是恋人,是妻子,不是敌人。

  因此这次他只是查到她删除了某些信息之后就停了手,并没有继续追查下去。

  希望,你回来之后能跟我说实话吧,他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默默的想着。

  ……

  安晚笙回到熟悉的酒吧里,嘈杂的声浪扑面而来。

  她深吸一口气,发现自己果然还是更加喜欢这种热闹的环境,虽然吧,里面龙蛇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没有,但是她还有一群小伙伴啊,家里还有个好男人在等着自己,这么一想,她忽然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安姐,你来啦!”

  “安姐,来这里!”

  一路上,认识她的人都纷纷对她打着招呼,她满脸笑容的应付着,目光一转,忽然看到一个男人一个人坐在吧台那里,看着她微微一笑。

  她顿了顿,第一反应是“哇这个男人好帅!”

  但第二反应就是,咦,好像有点眼熟啊,是谁呢?

  还没等她想个明白,就见那人已经站了起来对她伸出手:“你好,正式介绍一下,我叫孔浩帆。”

  “啊,你好……”她眨巴着眼睛,无法拒绝一个帅哥的握手请求,稀里糊涂的跟他握握手,但依然没想起来对方是谁。

  见状对方的眼中有笑意闪过,说:“那天,我在包厢里……”

  “啊!是你!”

  她猛地回神过来,这个人不就是那天及时出现救了自己的那个么?这才只过了几天她居然就把人给忘记了!

  真是不该!

  她有些惭愧,赶紧道歉:“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没认出你的。”

  “没关系,我知道,当时我们也没说几句话,你不记得我也很正常。”他表现得很通情达理。

  “真的不好意思,这样吧,你刚才喝了什么酒?我请客,你今晚上的酒我都包了!”她豪气的拍拍胸脯。

  “不用了,就是一杯苏打水而已,我不是很喜欢喝酒。”

  “这样啊。”

  她眨眨眼,忽然很想问既然你不喝酒那跑到酒吧里来做什么,但这是人家的个人爱好,说不定就是想来听音乐呢?

  她朝对方笑了笑:“对了,孔先生……”

  “不用叫我孔先生了,显得很生疏的样子,叫我浩帆就行。”他打断她的话说。

  “那行,看你年纪应该比我大,我叫你一声帆哥吧。”她顿了顿,正色说,“上次我本来想请你吃饭的,但是没想到你走的那么快,那这次你千万别走,等会散场之后我请你吃宵夜怎么样?”

  “那怎么好意思……”

  她赶紧打断人家的话:“要的要的,这是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只好请吃饭了,你要是不肯的话以后怎么有脸来见你?”

  他犹豫了一下,无奈只好答应:“行吧,吃饭就吃饭,看来要是我不肯的话你好真的不肯理我了。”

  安晚笙发出笑声:“哈哈哈你知道就好,啊对了我还有事,你就在这里看看吧,先失陪!”

  钻回后台,小伙伴们都在等着她,因为视角的关系,孔浩帆坐的又是吧台,因此他们把两人的对话都看得一清二楚。

  活泼的董宇最先说话:“安姐你和那人认识?长得很帅啊。”

  安晚笙斜睨了他一眼:“怎么,你看得心动了?”

  董宇看上去阳光帅气,实际上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GAY,看起男人的疯狂劲不比安晚笙来的差。

  董宇白了她一眼:“什么呀,我这不是看你难得和一个帅哥说得开心,想提醒你已婚的身份,不要红杏出墙吗?”

  “放心不用你提醒,我自己知道,你们啊,一个个脑子里全是黄色废料!”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小伙伴也凑了过来说:“这个不能怪我啊,谁让你和人家说说笑笑,多久没见你这样过了?”

  安晚笙以前的时候可是有名的浪荡女,在酒吧里经常勾搭帅哥,后来因为遇上孟飞羽,结婚了才收敛了下来,基本上再也不跟人家搭讪了,弄得当时不少人都失落了很久。

  现在好了,安姐又重出江湖,他们当然要小小的激动一把。

  “你们都胡说些什么,这人是上次救了我的人!当时我不说有人救我,结果后来走了吗?就是这个人!”她没好气的解释着。

  大家恍然大悟:“原来是他啊,难怪见你笑得那么开心!”

  “就是,我现在可是金盆洗手了啊,别老是拿着以前的事情来时候,万一传到飞羽的耳朵里,弄得我后院起火,看我怎么一个个收拾你们!”她警告着他们。

  “哎呀放心放心,不会的不会的,我们就是开个玩笑!”

  董宇这个时候也凑了过来说:“对了,既然你说这个男人是英雄救美的那种,跟你没有那层的关系,你说,我有没有可能……”

  “不可能!”安晚笙直接打断了他的幻想。

  “为什么?”董宇不服气,“我长得很差劲吗?我哪里比不了你?”说着还骄傲的挺起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