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宝宝太紧了松一点|人妻第一次的精油按摩

2021-11-01 15:43:25情感专区
怜夫人哈哈一笑,指挥大军掩杀过去,南合城的各种张黄族正相互厮杀成一团,哪里经得住溃军与乙族大军的冲击,几乎是在见到乙族大军的一刻,自己就先乱了。

  空中激战的大能见势不

怜夫人哈哈一笑,指挥大军掩杀过去,南合城的各种张黄族正相互厮杀成一团,哪里经得住溃军与乙族大军的冲击,几乎是在见到乙族大军的一刻,自己就先乱了。

  空中激战的大能见势不妙纷纷逃走,地面上其他种的张黄军队也是匆匆混进溃军中逃离,只有谢种大能和谢种军队却是死战不退,这是他们的城市,他们只能为家园而战。

  谢种们边战边退,他们躲进道路两边的大厦、民房,让过溃军,对乙族展开了阻击。

  但此时乙族大军的实力太过强大,远远不是一个谢种,而且还是刚经过连日大战的南合城谢种有能力阻拦的。

  巷战几乎把乙族的战斗力发挥到了极致,乙族地面大军瞬间就能淹没一幢大楼,等到大军过去,大楼里所有的谢种尽成死尸。

  不能飞行的谢种大能更是在与乙族武士的交战中吃尽苦头,先后被一只只击毙,半天时间也没用到,乙族大军就把南合城清洗干净,王尧估计,这城里的谢种恐怕也要绝种了。

  这种攻击,确实用清洗来形容更为合适,当乙族大军离开南合城时,城内所有的建筑都还保留着原样,没有一幢高楼倒塌损毁,但是整个城市已经空空如也,除了遍地虫尸,再没有一个活物。

  怜夫人有滋有味地吞下了一只谢种六级大能的血肉精华,扬手一挥。

  “走,咱们到好川城瞧瞧去!”乙族大军随着怜夫人一声令下,再次汹涌向前。

  这次机会绝好,所谓祸起萧墙,张黄族既然发生内讧,正是乙族扩大战果的大好机会。

  王尧猜测怜夫人恐怕已经生出就势灭了张黄族的想法,确实,如果接下来每一仗都像南合城这么打,乙族灭掉张黄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怜夫人,稍缓进军,且听老朽一言!”远处传来一声呼唤,王尧听出赫然是通玄大仙的声音,顿时大为惊讶。

  要知道,这刁仙自从在母仪城失踪以后,就一直没露面,此刻乙族形势大好,他却又突然蹦了出来,却不知是想要做些什么。

  “通玄?你还有脸来见我!”听见通玄的声音,怜夫人勃然大怒,她气冲冲地循声看去,只见通玄倒骑着驴出现在天边,显然他是怕怜夫人发难,与乙族大军离得有点远。

  “怜夫人,张黄族是被陷害了,我等实实没有伤害贵族的沉眠卫士。”通玄遥遥叫道。

  “呵呵,就算你们没杀我沉眠卫士,难道攻打我小雀城、小眉城,也不是你们张黄族所为?”怜夫人怒极反笑,呵斥道。

  “怜夫人,这些都是对头的阴谋,引我两族相斗,好让他们可以渔翁得利,怜夫人千万要谨慎啊,如今张黄族已然落败,贵族也损失不小,你可千万别再执迷不悟啊!”通玄遥遥劝道。

  “对头?你说是谁?你当时又为什么要逃出母仪城?”怜夫人冷冷地质问。

  “惭愧啊,那对头神龙见首不见尾,老朽并没查出他的来历,只知道他绝不是你我两族,而且那对头极为厉害,我就是被他盯上,才迫不得已逃离母仪城的。”通玄解释道。

  “笑话,连那对头是谁都不知道,本夫人凭什么相信你?”怜夫人嗤笑一声,大手向前一挥。

  “我们出发!”随着怜夫人一声令下,乙族大军再次浩浩荡荡地往前涌去。

  “怜夫人,这东川大陆可不是只有乙族和张黄族,小心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一旦你乙族后院起火,到那时再后悔可就来不及啦!”通玄急得只能催动驴子,远远跟着乙族大军边走边叫。

  “老家伙,你若想战,就过来与本夫人战上一场,休要扰乱我军心!就凭凉族、舒族那两个杂碎,莫说本夫人留了大量守军在后面,既便本夫人只派出少许人马,他们也奈何不得我族。”怜夫人斥道。

  “夫人此言差矣,那对头既然刻意谋划,自是早已有了万全准备,就算只是凉、舒两族发难,可你想想,你的乙族大军现今在什么地方?夫人你可千万不能只顾眼前爽快,等闲视之啊!”

  通玄依旧喋喋不休地劝说着。

  “通玄老儿,你少在那里聒噪,乱了本夫人军心,老娘就算追去仙域也要灭了你!”怜夫人不胜其烦。

  可不论怜夫人如何恐吓谩骂,通玄却并不介意,只在一边远远地不住劝说,到最后怜夫人也骂得乏了,只能由得他在那里浪费口水,自己只管督促大军,尽快赶往好川城。

  越往前走,张黄族内讧的后果便越发触目惊心,一路上张黄族各种的尸体不断出现,其中更不乏大能的尸身,大军甚至发现了两具7级大能的尸体,被她们急忙献给了怜夫人。

  张黄族内部建设搞得还是很不错的,城市间的道路都铺上了柏油,远不像南合城外,完全都是石子路。

  路两边也不是一水的荒野,而是隔不多远就有屋舍整齐的村庄出现,路边还不时能看到加油站和停车服务区,但是乙族大军所过之处,凡是有建筑物的地方,都可以看到激烈战斗过的痕迹。

  甚至在大军经过的多数村庄,王尧还发现了张黄族人被虐杀的情形,数十上百的张黄族人被捆绑着,有的被开膛破肚,有的被断头碎肢,一看就不是战斗导致的结果,而仿佛是被施以了残忍的肉刑,

  在一处加油站,王尧看见一具长条状的尸体明显是在出逃途中被追上,已经被剁成了肉泥,只是通过那肉泥长长的残迹,王尧才能确定他应该是一条泥种。

  “这是怎么了?这究竟是怎么了?”远处的通玄见着这一幕也是大为震惊,忘了再去劝说怜夫人,只是在那里喃喃地自言自语。

  “哼哼,你张黄族不是雄心勃勃,要一统圣域吗?这就是你张黄族的下场!圣域历来一山不容二虎,你张黄族居然合并了一百多个种群,如今遭到反噬,有什么好奇怪的?”怜夫人冷冷地道。

  “母皇,看来这次咱们真有可能灭了张黄贼!”一边小娟兴奋地悄悄对怜夫人窃窃私语。

  “看看再说。”怜夫人哼了一声。

  由于与谢种争夺南合城,乙族大军早已失去了张黄溃军的踪迹,一路上张黄族的尸体虽然比比皆是,但张黄族毕竟是东川第一大族,实力仍不容小觑。

  没看到张黄族大能大量陨落,怜夫人也不敢轻易断言就能够灭了张黄族,而且,通玄的劝说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怜夫人心里不知不觉开始隐隐担忧起来。

  “欢迎来到张黄粮仓,三水沃野,富饶好川。”大军走了整整一天多,黎明之际,一座与南合城差不多气势,横跨公路的门楼昭示着好川城到了。

  门楼下挤挤挨挨被一辆辆小车堵得死死的,王尧站在怜夫人肩头,居高临下看得清楚,原来应该是大量的张黄族人驾车南逃,到了好川城附近遇上大堵车,都被结结实实堵在了这里。

  如今车上张黄族人早已不知去向,只剩下一辆辆汽车挤挤挨挨停在那里,顺着公路排出去老长的一大截。

  遥遥看去,整个好川城除了街巷间塞满了一辆辆汽车,却是冷清清地没有一丝动静,和他们一路所见并无二致,似乎这里的张黄族人也是在大乱之后,不是被杀,就是逃离了。

  乙族大军不用怜夫人指挥,潮水般没过汽车,涌进好川城,堪堪将到城中心,蓦地只听“轰”然一声,爆炸声、枪炮声大作,从城中心到门楼下方,连串的小车爆裂开来,火焰直冲云霄。

  这是早有预谋的阻击,冲进好川城的乙族大军一时间死伤枕籍,同时,数十位张黄族大能就像突然从地里冒出来似的,纷纷升上天空,与乙族大能遥遥对峙。

  “怜夫人,你来到好川城也可以见好就收啦,我黄族甘愿把南合城割让给你,你我两方就此罢兵,夫人意下如何?”说话的却是张黄族的二长老。

  “二长老,族里发生了什么?郎帅在哪里?你怎么……我族怎么改名字了?”陡然遭遇大规模阻击,怜夫人急忙命令小娟暂停进军,还未来得及回答二长老,那边通玄大仙却是忍不住抢先问道。

  “哈哈,大长老来得好,我族已经更名黄族,张种等等一干劣种已被我族除名,至于郎帅,也已经退位了,目下黄族族长是郎帅的小公子郎仁,大长老快来见过新族长!”

  二长老见了通玄并不意外,一本正经地微笑说道。

  “怎么可能?郎帅春秋正盛,怎么可能退位?而且,张黄不分家,张种怎会是劣种?都……族内还有哪些种被你们除名了?”通玄神情大变,急忙问道。

  “那老东西已经年老昏聩,明明自己是族长,却倒行逆施,刻意打压黄种,时代不同了,被我黄种征服的劣种只能成为黄族奴隶,没资格成为黄族一种,受我等庇护,大长老非我族类,不用多管。”

  二长老身边一个脸色阴沉的年轻男子冷冷地道,王尧一瞅,这位他认得,正是当初在机场送他上专机,站在二长老之后的那位。

  “多仁公子此言差矣,张黄族一百二十种,各种都不可或缺啊,黄种擅集团作战,张种防御强、莽种个体实力不弱,缤种、纷种是发展第三产业的不二之选,就连泥种,土地开垦也离不开他们……”

  “你这样做会大大削弱我张黄族的实力啊!”通玄急得大叫。

  “大长老,你错了!我黄种早年筚路蓝缕,一个种群便屹立于这东川大陆,不是打服了那些劣种,他们怎么愿意老实归附?”

  “结果本该做奴隶的,现在反倒成了主子?咱们主子倒缩手缩脚,连生息繁衍都艰难。”

  “合并各种根本就是个错误!在圣域大地,在这东川大陆,从来都是强者为尊,败者就该为奴为婢!只有这样,我们黄种才能够发展壮大,强者恒强!”二长老连连摇头,驳斥通玄。

  通玄还待再说,突然只听南边传来一声爆喝,就见数道黑影自天外猛地扑向了好川城中心。

  “郎仁,劳资宰了你个孽子!”却听郎帅的声音气急败坏地炸响天空。

  “合击大阵!”二长老听得郎帅到来,脸色一变,急忙厉声大喝,随着他一声令下,他与郎仁身边数十位大能齐齐向着郎帅迎了上去。

  “郎爷,二长老、多仁公子他们说的不错,我们黄种如今太憋屈啦!您老可怜可怜我们……”

  “郎爷,事出无奈,还请包涵……”

  “郎爷小心,郎爷恕罪啊……”

  ……

  这些大能都出身黄种,对郎帅有着一种天然的敬畏心理,他们一边挡住郎帅,一边嘴里还在连连解释,但下手却是毫不留情,显然他们已经打定主意跟着郎仁、二长老造反了。

  “怜夫人,你若是愿意助我黄族灭了郎帅,我……我黄族愿意割让南合、好川、八里、金流、清涧五城给你乙族,你看如何?”二长老旋即又掉过头来,看向怜夫人问道。

  “夫人万万不可!就算你拿了五城,形成战力还需要一些时日,老朽刚才已经说了,这是阴谋,阴谋啊!我张黄族与乙族唇齿相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张黄破灭之日,就是你乙族遭难之时啊!”

  通玄见状,急忙劝道。

 文学

怜夫人并未理睬二长老和通玄,她先是示意小娟率领乙族大军暂缓进攻,然后便浮在空中,认真观瞧郎帅与诸位大能的战斗。

  那些郎仁和二长老手下大能显然之前经过训练,他们远攻与近战相配合,牢牢地围住了郎帅,饶是郎帅比这一众大能高出数个等级,但在心神大乱之下,竟是奈何他们不得。

  “郎仁,你个孽子!你觊觎族长之位,杀你那些成年的兄弟也就罢了,你怎么忍心连你的姊妹,连那些尚未成年的弟弟妹妹也一并杀了?还有你的母亲们,你……你为甚连你的生身之母也不放过?”

  郎帅对身边围攻大能并不理睬,只是遥遥瞪着郎仁,口中厉声喝骂,目眦尽裂,显然已经悲愤至极。

  王尧一听,心里也是打了个突,要知道,郎帅作为昆虫之属,生殖力可是极为强悍的,他又是张黄族族长,子女、嫔妃加在一起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那么多亲眷居然给他这个儿子一股脑儿全杀了?

  他看着郎仁那张阴沉的脸庞,心下不禁暗暗发寒。

  看来郎帅得知族内大乱,第一时间定是赶回了天巢城,发现老婆子女全都被杀,这才又含愤杀了回来,他却是根本来不及顾上对张黄族的掌控,所以族内才会如此混乱。

  “老东西,你问问你自己,你的子女里面谁的境界最高?还不是我郎仁!我早早就升了7阶,成了你子女中唯一一个最接近长老级别的存在,可我换来的是什么?”

  “我郎仁早就该是族长的不二之选,可你眼中却偏偏只有郎宝,还特意为他去仙域请了仙人下来,要让他平安迎娶乙族的锦绣公主,这是不是在为他接你的族长之位铺平道路?”

  “最可恨,你居然还一直瞒着我。若不是这些年我在族里交了几个好友,有探得消息,还不被你生生给骗了?你的那些妻子儿女也没一个好东西!”

  “他们一个个除了对你逢迎拍马,做过什么好事?私下里哪个不是尔虞我诈,哪个不在拉帮结派?哪一支不笼络了几个种在身边?我那母亲就是糊涂,居然拼命阻止我杀了他们?”

  “做了你的儿子,我郎仁就再没有什么兄弟姊妹,他们全是我的敌人!留在世上难道让他们有机会在我背后捅刀子?当然是统统杀了才干净!我母亲给我失手杀了,但我不后悔。”

  “因为这样才能叫你彻底绝望!你别忘了,如今除了那些死鬼,你的后代只剩下我郎仁和我郎仁的子女!”

  “你若是苦苦相逼,杀了我郎仁,你郎帅可就真的断子绝孙,成了彻底的孤家寡人!”郎仁高声回答。

  听到这里,王尧也不禁被郎仁的恶毒大大震惊。

  原来他杀自己的兄弟姊妹,郎帅的一众嫔妃,乃至自己的亲生母亲,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那就是要扫除自己的一切对手,甚至将产生对手的可能性都彻底掐灭。

  不过,郎帅当然也可以再找老婆,再生子女。作为圣域虫类大妖,繁殖能力可不是那么容易就退化的,但他首先得杀了自己这现存的最后一支后代。

  且先不说杀不杀得了,就算能杀,那也是对郎帅自身心理的巨大挑战。更何况此刻郎仁身边还聚集了二长老等等一班族内大佬,真得血拼下去,张黄族得变成什么样子?

  再者说,杀干净了自己的后代,再培养一批新的后代,那是需要巨大的时间成本的,郎帅已经不再年轻,经历了此番巨变,还能不能保持年轻时的心气,那也难说得很了。

  所以对郎帅来说,郎仁的做法实际上是从心灵和族群两方面将他逼入了绝路,如果他选择不服输,他就得把过去的一切推倒重来,砸碎自己曾经珍视的一切,包括让自己首先断子绝孙。

  如此的话,就算他最终能重新上位,张黄族却已经再不可能是之前的张黄族,所以他血拼下去也就没有了多大意义,这才是郎仁说上面那番话的根本目的所在。

  毕竟郎帅是东川大陆,乃至整个圣域都数得着的大妖,郎仁他们想杀了他,那是白日做梦,而且他一旦疯狂起来,后果更是不堪设想,所以要想作乱成功,只能是让郎帅自己知难而退。

  告诉郎帅,他在族内已经没有了任何念想,他自己更是被族群抛弃,他现在如果不打算连族群也一起毁了,那就只有吞下苦果,听任郎仁上位。

  而郎仁毕竟也是他郎帅的儿子,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郎帅也不能不说是一种最后的安慰。

  “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我乙族的事情?郎帅,你是真的想娶我那锦绣孩儿做儿媳?”一直沉默的怜夫人突然开口问道。

  “不错,我与月老大人出使乙族,目的就是为此,却被奸佞所误,唉,多宝如今已死,不提也罢!郎帅,老朽来助你!”

  通玄草草解释了一句,见郎帅听了郎仁的话,神情恍惚,在围攻之下左支右绌,忍不住冲了出去。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通玄请你出山,你又要看猿象神符……这……是怕我那锦绣孩儿吃了郎帅他儿子?”怜夫人转过头问王尧。

  “是这么回事……”王尧点了点头,心道,那刁仙可没安什么好心,他是憋着坏吞了你乙族呢,不过这话他却说不出口,毕竟解释起来太过麻烦,而怜夫人也已经抬起头看向二长老那边。

  “如此说起来,杀了我两座泥柱大厦所有沉眠卫士,坏了特使团任务的,应该就是你们喽?”怜夫人问道。

  “通玄,你这仙人怎么还是个死脑筋?张黄族还是黄族,郎帅还是郎仁,与你半点关系也没……”

  “……怜夫人,那事我们虽然知情,但确实并非我等所为,如今多宝已死,再多说已无益,目下情况很清楚,你帮着我们拿下郎帅,我黄族五城归你,若是你不满意,六城也行啊!”

  “你可知道,与你乙族接壤的六城可都是我黄族最富裕的地方,你乙族接收过去,定然会大大……通玄,你莫急,过去郎帅如何对你,未来黄族一切不变,你还做大长老……”

  二长老眼看着通玄扑向战圈,急忙跳起身拦截通玄,他一边将一根根丝线射向通玄,阻他去路,一边还试图说服通玄倒戈,待得听见怜夫人动问,他又忙着用城池诱惑怜夫人。

  然而通玄也不答话,只是一道道旋风攻将过来,并且眼瞅着还把他那法宝—竹筒快板拿在了手上,二长老压力陡增,又急着回头再来劝说通玄,当真是两头都是手忙脚乱。

  “笑话,本夫人如今想取你张黄族城池,还需要你来割让?本夫人难道不会自己去取?”怜夫人哈哈一笑,身上一点红芒绽现,直直射向二长老。

  二长老对付那敲打起竹筒快板的通玄,已经大为吃力,哪里能够防得住怜夫人的攻击,眼看着那点红芒就要将他击中,却不料地面突然腾起一阵黑烟,竟将怜夫人的那点红芒席卷,转眼间无影无踪。

  只见黑烟吞下了那点红芒之后,蓦地一收,却是化作一位年轻美貌的黑衣女子。

  “九长老?!”通玄大为诧异,惊叫出声。

  王尧对这九长老倒也有些印象,当日在天巢城落地广场,就是这位把火鸦真身给吸食了,王尧对她身体里当时化出的无数大蚊子记忆犹新,看来这位应该是晋升成功,是以轻松化解了怜夫人的攻击。

  “怜夫人,久闻大名,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送到嘴边的肥肉不吃,硬要趁火打劫,小心打劫不成,后院倒失了火哦!”那九长老冲着怜夫人微微一笑调侃道。

  “三妹切莫乱说!”九长老话音未落,二长老突然叫道。

  “我也没说什么嘛……”九长老吐了吐舌头,依旧盯着怜夫人,怜夫人虽然被郎帅所伤,但实力仍是稳稳压过了她,所以她根本不敢有任何松懈。

  “你们……什么意思?”怜夫人一击不中,却也并未继续进攻,而是大脑袋看了看九长老,又转向正与通玄激战的二长老问道。

  通玄之前的话语她可一直没忘记,此刻听得九长老又再提及,更看到二长老神神秘秘的模样,心头的担忧顿时又加重了一层。

  “没什么意思,只是请怜夫人帮助我等拿下郎帅,我黄族情愿厚礼相送。”二长老身前丝线已经织成了一张大网,但是每当通玄手中竹筒木板敲响,那大网就立刻散开一大片。

  他只得又急急忙忙吐丝过去,重新编织,在忙乱中匆匆回答怜夫人。

  “我问的不是此事,你为什么说本夫人要小心后院失火?”怜夫人又转头看向九长老。

  “嘻嘻,等你拿了郎帅,我自然会告知你原因。”九长老冲着怜夫人眨了眨眼睛,嘿嘿一笑。

  “装神弄鬼,你们以为本夫人就……”怜夫人冷哼了一声,正要再上,却见远处,张黄族方向急速飞来一道身影。

  “二长老!章甲、壮龙、史元已经伏诛,单老八去追杀其他劣种大能了!”那道身影飞至近前,高声叫道。

  “好!大势已成,古斩,你还在犹豫什么?”二长老听得那身影叫声,顿时精神大振,立刻扬声叱喝。

  “七长老?”通玄看见那道身影,不禁再次惊呼。

  然而随着二长老声音落下,那随着郎帅赶来的几个大能面面相觑了一阵,开始缓缓向着包围郎帅的圈子逼了上去。

  “郎爷,如今族内大势已定,张黄族已经成为过去,我等也是迫不得已,还有大量族人需要保全,请郎爷离开黄族吧!”领头一位大能在战圈外向郎帅叫道。

  “史元?会不会就是那屎壳郎大能?”王尧在一边琢磨了片刻,心中已然有了判断,这二长老与郎仁定然事先纠合了一批族中大能,经过周密筹划,故意挑起张黄族与乙族大战。

  然后他们火中取栗,从背后大肆袭杀正一门心思与乙族交战的郎帅心腹,措手不及之下,郎帅所有亲信大能以及其他被认为是劣种的大能,应该不是死在与乙族的交锋之中,就是被这帮家伙给乘乱杀了。

  此时郎帅确确实实已经成了孤家寡人,那些陪伴他过来的大能,显然是族中处于中立态度的一群,刚刚任凭郎帅独自战斗,他们只在一边做壁上观,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待得听到七长老带来的消息,这帮中立派知道郎帅大势已去,便立刻表明立场,毕竟他们每个大能身后,都有一票族人性命相系,为了自保,他们只能选边站。

  “哈哈哈哈……”郎帅还没吱声,一边的通玄突然不再攻击二长老,而是仰面朝天在驴背上大笑了起来,笑得那个欢快,就见他身子前仰后合,都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却依旧在那里笑个不停。

  一时间,这通玄的古怪模样弄得在场众位面面相觑,连郎帅那边的战团也暂时停了下来,大家都以为这位大长老突然发了癔症。

  “大长老……”郎帅遥遥叫唤了一声。

  斗到现在,郎帅其实已经渐渐恢复了冷静,想杀郎仁的心情也没那么急迫了,更多的还是在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

  只是这所有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他一时还拿不出一个主意,可坏消息却是接二连三,所以他只能边打边看,暗自琢磨对策。

  现场形势一目了然,实力最强的怜夫人、乙族一伙算不上盟军,正像九长老所说,她们只会趁火打劫,其他的除去通玄可就都是他郎帅的敌人了。

  所以不管他接下来想出什么对策,除了自己以外,唯一能依靠的只有大长老通玄,要知道,通玄在张黄族内势力可也不容小觑,他如果坚定站在郎帅这一边,郎帅翻盘的希望不能说完全没有。

  却不料这通玄关键时刻突然发了神经,最紧张担忧的自然便是郎帅了,是以到现在一直没做声的他终于忍不住张嘴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