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好看(两个黑人挺进校花体内NP)全章节阅读

2021-11-01 15:30:36情感专区
“诸位,今天找大家来,是有一件大事想要通知大家。”

  周晓大声说着,热闹的会议室里,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今天的股东会注定不会太平,只不过周晓是不是有

“诸位,今天找大家来,是有一件大事想要通知大家。”

  周晓大声说着,热闹的会议室里,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今天的股东会注定不会太平,只不过周晓是不是有点心急了,daive姚还没到,这会还能开吗?

  “总经理,好像daive姚还没到呢,要不再等等。”一个股东说道。

  其他人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好像对周晓有点不满,这是周晓第一次召开股东大会,周晓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稳住这些股东们。

  “股东大会早就通知daive姚了,大家都到了,可只有他到现在都没来,估计不会来了,他不来,这会难道就不开了?”

  梁律师的话,让会议室里再次安静下来,股东们不傻,听得出梁律师这个话外之音,说到底今天是周氏集团的股东大会,daive姚不姓周,来不来不重要。

  “这会当然得开呀,大家都很忙,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开个股东大会,怎么能不开呢?不过daive姚向来重视各位股东与公司,他不会不来的,也许等会就到了,咱们可以边开边等着他嘛。”王部长也笑呵呵地说道。

  他是在帮周晓说话,不过他那话间,也有点替daive姚遮掩。很显然,直到这一刻,王部长还是没完全下定决心。

  王部长的话也稳住了不少股东,会议室里好像股东们都没意见了,周晓低头笑了,果然还是自己资历浅了,还好有梁律师与王部长这两个元老级股东压场,不然今天这个股东大会可就未必开得成了。

  “今天召集大家来,一是我刚刚回公司,想跟各位叔叔们见个面,还有就是关于公司里一些变化,想通知一下大家。”

  说完周晓看了看女助理,女助理立刻将手里的文件分别放在每个股东的面前,这是一份周晓精心草拟的文件,这份文件里周晓承诺年中之时,将会给股东们一次特殊分红,会按照去年分红的金额给大家红利。

  要知道周博海住院后,周氏集团的股价跌了不少,业务与合作项目也有很多被耽搁,所以今年年底的分红都不会太好,就更别说年中的这一次分红了,而周晓承诺按照去年的分红金额给大家分红,很显然这是周家自掏腰包来给股东们发钱呀。

  不过文件的最后还有一个通知,就是解除daive姚这个特别助理所有职务的通知,也就是说周晓要直接踢daive姚出公司,而且她需要没有人反对。

  股东们看到这份文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支持周晓的,自然高兴白得一份分红,而不支持周晓的,那也就会担心daive姚离开公司后,他们的处境了。还有那些不知道该怎么抉择的股东们,就更加摇摆不定。会议室里陷入了一阵寂静中,好像大家的心底是各有各的打算。

  “总经理,您这个通知怕是有些不妥吧。”

  还是刚刚那个替daive姚说话的股东,他又开始质问起周晓。

  “刘叔叔,哪里有问题?”周晓问道。

  “总经理,怎么说daive姚都是董事长非常器重的人,这些年daive姚的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他来周氏集团的这几年,公司的业绩与盈利翻了几倍,说他是周氏集团的大功臣,估计董事长都不会反对,而且董事长出事之后,是daive姚稳住了公司,你才回公司,就要罢免daive姚的职务,这很难服众啊。”

  刘股东说得比较委婉,但意思却很明确,就是不同意周晓罢免daive姚的职务,周晓想到了会议上,肯定会有人直接反对她,不过她认为那个人一定是daive姚,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daive姚这么会笼络人心,他人都不在会议室里,可居然还有人替他开口说话,周晓想,daive姚还真是厉害呀。

  “刘叔叔,我知道daive姚这些年在公司里有些贡献,我也很欣赏他的才能,如果他愿意做我的助理,我也不是不能考虑让他继续留在公司,可惜人家心高气傲,不是我想让他离开公司,是他看不上公司。”

  “晓晓,你这话说得,可真不厚道呀。”

  突然会议室的大门开了,郑颖儿趾高气扬地走了进来,她的身后正是daive姚,他们来了。

  “明明是你非得挤走人家daive姚,可怎么到了你的嘴里,就变成了daive姚看不上公司了呢?”

  郑颖儿不客气地向大家揭穿周晓的谎话,不过周晓也不在乎郑颖儿的话,这确实是事实,而且会议室里的股东们谁不知道呢。

  “郑小姐,这是周氏集团的股东大会,你现在都不是公司的员工了,请你出去。”周晓毫不留情地说道。

  郑颖儿倒没有生气,她还笑了起来,摇晃起她那妖娆的腰身,来到周晓的身旁,说道:“晓晓,别急嘛,我可是来说大事的。”

  还没等周晓反应过来,郑颖儿就拿出手机,轻轻一点,她的手机上就是一段视频,一段关于周博海在医院抢救的视频,视频里有医生最初的现场诊断,就是周博海是突发脑溢血,情况很不乐观,极有可能猝死。

  视频播完之后,会议室里哗然一片,因为林霜封锁了周博海病情的消息,大家都以为周博海是心脏病复发,虽然没有回公司,但按照心脏病复发的病例来看,好像周博海已经渡过危险期,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康复回公司而已。可郑颖儿的视频却说周博海有可能猝死,这问题就严重多了。

  股东们都坐不住了,包括王部长,那天去周晓家,林霜与周晓都没告诉他跟梁律师,周博海病得这么严重,他也有些慌张起来,要是周博海真的死了,周氏集团怕是一时半会都很难稳住股价了,除了daive姚,确实没人比daive姚更合适接管公司,带着周氏集团走出困境。

  周晓就知道郑颖儿憋着坏呢,但她没想到郑颖儿会从医院下手,她想她还是有些大意了。

  “各位股东,我爸确实是因为突发脑溢血住院的,不过现在他的情况已经稳定了,并且也被接回了家,大家不用担心董事长的身体情况。”

  周晓刚说完,郑颖儿就大声笑了起来,笑得很得意,她利落地拿出了几份报告,发给了所有的股东们。

  “各位股东,这是董事长的住院报告,里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虽然董事长福大命大,最后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很大可能也会成为植物人,现在董事长就是昏迷不醒的状态。”

  这时daive姚已经来到他的位置上坐好,周晓看了一眼住院报告上的日期,正好是今天,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daive姚不是不来,人家是去了医院,去拿周博海的住院报告,来作为今天跟她较量的筹码。

  “很不幸,董事长很大可能回不了公司了,可周氏集团还得运转下去,这个时候,公司只能靠能干的人,才能渡过之后的那些困难,可现在有人一回公司就是开除这,又要罢免那,你们说这是在为公司着想吗?这样的人,还适合管理公司吗?”郑颖儿又说道。

  会议室里早就炸开了锅,股东们纷纷向周晓询问起周博海的情况,他们都义正言辞,指责周晓不该瞒着他们周博海的病情,好像公司的困境就是周晓带来一样,大有让周晓离开公司的意思。

  周晓冷笑一声,郑颖儿的几句话,就让股东们心里的盘算都不遮掩了,形势似乎对daive姚很有利。

  “各位股东,请大家稍安勿躁,关于我爸的病,我也是才知道没多久,不跟大家说,是担心会引起没必要的骚动,被别人利用,最后让公司因为这种消息蒙受损失,但没想到,还是在这种情况下,让大家知道了,不过我相信现在的医疗技术很发达,我爸会醒过来,最终也会回到公司的。”

  周晓很自信地说道,这不是她稳住股东们的说辞,因为她的心中就是这样想的,她不信周博海就醒不过来了。但很可惜,她的自信没有让所有的股东信服,很多股东开始动摇,郑颖儿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各位,不管董事长的病如何?现在总经理是公司里股份最多的股东,她又是董事长的独生女,她接替董事长管理周氏集团理所当然,不是吗?”

  梁律师一锤子定音,既然周博海病情的事是掀不过去了,索性就不跟这些股东们费口舌了,  那就拿实力说话,现在周晓是公司股份最多的股东,她接替周博海管理公司没人能反对得了。

  梁律师的话,让会议室里的股东们又安静了好一会,很多股东低着头,似乎在忙着什么。

  突然一直不说话的daive姚站了起来,他还是那种绅士般的微笑看着周晓,说道:“总经理,可能有一件事你搞错了,你不是公司里股份最多的股东,我才是。

 文学

daive姚的话刚一说完,会议室里再次沸腾起来,不少股东又开始互相小声嘀咕,谁不知道daive姚5%的股份是当初周博海为了拉拢他,将自己的股份给了他,可现在daive姚却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公司里最大的股东,难道daive姚还有其他他们不知道的股份?

  周晓也很疑惑,她看着现在满脸自信的daive姚,今天的股东大会对她跟daive姚来说都很重要,她想daive姚不会傻到说这样的谎话,她知道周博海很欣赏daive姚,一度欣赏到,都要把自己嫁给daive姚,周晓有些心里没底,难道周博海出事前,又给了daive姚股份?

  周晓还没开口问daive姚,有人就已经坐不住了。这时王部长站了起来,着急地问道:“daive姚,你这话我们可就听不懂了。总经理没回来之前,你确实是公司里股份最多的股东,可现在总经理已经有了夫人10%的股份,她可比你多了一倍,你怎么可能会是公司里股份最多的股东呀?”

  daive姚没有立刻回答王部长的话,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手机屏幕上闪烁的亮光,都是刚刚发来的信息,当然也都是他的底气。

  “确切地说,就在刚刚,我手上的周氏股份已经超过了总经理,现在我手中有周氏集团11%的股份,所以我才是公司里股份最多的股东。”

  “刚刚?daive姚,你这话说得,我们就更听不懂了。”

  王部长继续装傻地问着,不过他那有些慌乱的眼睛已经开始朝着周围的股东们看去,他以为周晓与daive姚的内斗会从股东大会开始,可现在看来,他可能想错了,或许早就开始了,可到底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也许是从周晓回来的那刻,也许更早,而更可怕的是,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老王啊,这有什么听不懂的,就是有人把自己的股份转给了daive姚嘛,所以daive姚的股份就超过了总经理的,不瞒各位,我的部分股份前几天就已经转给了daive姚。”刘股东解释道。

  他是非常看好daive姚的,甚至他都觉得daive姚比周博海还要能干,再说daive姚很大方,许诺给他的好处很让他心动,所以他要支持daive姚到底。反正周氏集团内斗已经拉开序幕了,他也不怕周晓知道。

  这时有几个股东也陆续开口说话了,有的是今天之前就已经将自己的股份转给daive姚了,有的就是刚刚才让律师将自己转让股份的合同交给daive姚的律师,daive姚就这样不动声色地在周晓的眼皮下,成了公司最大的股东。周晓都不得不佩服daive姚的手段,以及城府。

  突然周晓站了起来,她看着daive姚,说道:“你手里有11%的股份,确实比我的股份多,但这也只能说你现在是公司里股份最大的股东,可如果今天在场的股东有人愿意将自己的股份转给我,那么谁的股份最多,还不一定吧。”

  说完周晓又看向其他股东,说道:“各位叔叔们,虽然我确实离开了公司很长时间,但我相信我的能力不会让各位失望的,我希望大家可以支持我,让我成为公司股份最大的股东,这样我爸爸一生的心血才不会落到别人的手中,当然我也不会让支持我的股东吃亏,我会给你们丰厚的回报,只要你们支持我。”

  老实说daive姚提前就说服股东,将他们的股份买走,确实让周晓有点措手不及,不过周晓也不慌,因为daive姚能耐再大,他也不可能将所有的股东都收买,不然现在daive姚手中的股份就不会只比她多1%。

  周晓想daive姚运作了这么多天,那些没有将股份转给他的股东,估计也不会把股份给他了,她跟daive姚的股份相差不大,只要有股东把股份转给自己,那么周晓就还有机会,有机会反击成功。

  “我把我一半0.5%的股份转给总经理。”

  梁律师又率先表态了,他对周博海忠心不二,支持周晓的决定,他是不会动摇的。

  也许是因为有了梁律师的股份转让,这让不少股东也开始动摇,其实周晓的能力也不差,再加上他们与周博海还是有些情谊的,所以支持周晓也不是不行。于是他们又开始低着头商量起来,周晓微微一笑,似乎她看到了希望。

  不知道什么时候,王部长的头上已经急出了一脑门的汗来,他是真的着急呀,眼下的情况是,因为一部分股东已经选择了daive姚,所以daive姚的赢面暂时要比周晓大。可如果他现在支持daive姚,估计他也很难得到daive姚的重用。

  但如果他支持周晓,他又心里有些没底。要知道周晓的能力确实不如daive姚,看今天daive姚与郑颖儿的这个架势,肯定会跟周晓斗到底,周晓能不能斗得过daive姚,就很难说了,要是周晓败了,那自己这些年在周氏集团的打拼,可就都打了水漂啊。

  所以王部长心急如焚,难以抉择,尤其是梁律师不停地看向他,暗示他也把股份转让给周晓的时候,这就更让他的心里急得冒烟。

  忽然郑颖儿又摇摆起她那性感的腰身走到会议室的最前方,她看了看周博海的秘书,秘书放下了会议记录,打开了会议室的投影仪,很快投影仪上出现了一组数据。

  “各位股东,你们现在看到的是云海技术第二期数据,刚刚我已经通过公司公关部对外发布了,不出意外,明天一早,公司会因为这种利好消息股价大涨,你们应该知道云海技术是海哥这几年重点研发的技术,几乎是倾尽公司全部财力与资源去研发,可惜因为一些问题,成功的研发数据迟迟不能公布,最后云海技术的研发还被停止,这一度让公司损失不少。只要你们支持daive姚,那么云海技术之后的数据也会顺利被发布,我想这其中的商业价值就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郑小姐,你已经不是公司的员工了,你凭什么以公司的名义对外发布数据?”

  周晓非常生气,她激动地站了起来,她是真的又气又急,她看了看周博海的秘书,又想起郑颖儿的话,郑颖儿都离开了公司,居然还能做这么多事,她是真没有想到,公司里居然有这么多人心甘情愿地为daive姚卖命,她还是大意了。

  尤其是她又看到眼前的股东们再次因为郑颖儿的话动摇,她的心确实慌乱起来,云海技术这事,她听梁律师与王部长说过,据说最初周博海看中daive姚,就是因为他要研发的这项技术,后来周博海又是给股份,又是要把自己嫁给daive姚,也是为了能让daive姚安心帮周氏集团研发这项技术。

  云海技术的商业价值很高,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周博海突然叫停了这项技术,如果现在可以继续研发,并且公布成功数据,确实是对周氏集团最好的利好消息,如果没有周博海住院这一事,说不定周氏集团的业务与合作商机都能翻几倍,这样的好事,股东们怎么可能不动心?

  果然那些股东们又都动摇了,他们低下头去,没什么能比公司的未来更重要,而现在,daive姚与郑颖儿的手中就掌控着可以影响公司未来的技术,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

  daive姚缓缓地走到周晓的身旁,他绅士地伸出一只手,示意周晓离开主位。虽然周晓很不想离开,但她看了看股东们,他们都低着头,周晓想他们不会支持她了。

  周晓失望地离开主位后,daive姚说道:“既然我是公司里股份最大的股东,而且我之前就是代理总经理的职务,现在我代替董事长全权处理公司事务,大家应该都没什么问题吧。”

  股东们纷纷点头,没人比daive姚更合适管理公司了,他们没有道理反对。

  daive姚满意地看着股东们,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他眼角瞟过周晓,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但这才只是开始。

  “既然大家对我掌管公司没异议的话,那现在我宣布,我要解除周晓总经理的职务,并且立刻恢复郑颖儿公关部部长的职务。”

  daive姚这话一出,会议室里又安静下来,似乎daive姚的这个决定似曾相识,就像周晓开这个股东大会,要踢daive姚出公司,而现在daive姚不过也是在做着跟周晓一样的事,所以股东们也都不太吃惊,毕竟争权夺利嘛,不是你走,就是她走。

  可周晓却很震惊,因为在她的计划里,她不能离开公司,周晓很激动地说道:“你凭什么罢免我的职务,我是周博海唯一的女儿,这里是周氏集团,不是你姚家的公司,你没有权利把我赶走。”

  周晓承认她有些失去理智,可她不能放弃,就这样灰溜溜地离开周氏集团,如果让daive姚与郑颖儿站稳了脚跟,以后她就更难夺回公司了。

  “各位叔叔们,我爸爸常跟我说当年你们打拼周氏集团时有多么幸苦,可现在一个外人就要霸占周氏集团,叔叔们,你们不能坐视不管?”

  周晓对着股东们又诚恳地说着,她知道她现在说着这样的话,也许没什么用,不过她还是想最后努力一把,试着说说感情,也许有人会念旧情。

  可惜不管周晓说得多么诚恳,股东们还是低着头不敢回应,果然还是利益与危机大于旧情。

  周晓不死心,还想继续对股东们游说,这时梁律师来到她身边,拉住了有些失去理智的周晓,他在周晓耳边小声说道:“晓晓,你要冷静,我们还没有输。”

  之后梁律师又在周晓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周晓的眼中都放出光来,她看向会议室里的股东们,她冷冷地一笑,现在在周晓眼里,这些股东们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突然周晓一个转身,什么话也没说就大步离开了会议室,郑颖儿很得意,看着周晓离开,她觉得她们已经胜利了。

  可daive姚的脸上却划过一丝阴沉,他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思量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