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早就想在学校要你了 少妇特殊按摩高潮不止

2021-11-01 14:58:28情感专区
天使冲我点了点头,这是映入眼帘的最后一个画面……

  可能是游戏玩多了,竟然会梦到游戏中的场景,不过牧师能变天使的这个新技能真得是很酷炫啊!

  只不过为什

天使冲我点了点头,这是映入眼帘的最后一个画面……

  可能是游戏玩多了,竟然会梦到游戏中的场景,不过牧师能变天使的这个新技能真得是很酷炫啊!

  只不过为什么在梦里我一定要牺牲自己才能救他?难道是寓意我二人不能共存吗?还真是残酷啊……

  “腊月二十九,上坟请祖上大供”,这是一句年谣,体现出中国人对祖先的尊重。我家没有祖坟,也没什么牌位。珠珠更是由于在美国生活太久,根本了解不到这些太过具体的中国古老习俗。

  但毕竟是小除夕,总要有点表示,所幸我拉着珠珠去了寺院,在佛祖面前上一柱高香,保佑家人平安。

  保佑尤烨平安……

  珠珠一心想吃斋饭,无奈今天来寺院的人实在太多,估计要想吃斋饭,不排上几个小时队是没希望了。于是我强硬的将珠珠拉出寺院,但是我答应她今天中午去别的地方吃素。

  如此一来倒是苦了那几位五大三粗的老爷们,一顿饭别说是肉,连油星都看不见,岂不是要了他们的命啊。对面的韩宇龙、方洛叫苦连连,一个劲的说我匡他们,并发誓一定要吃出两盘东坡头的钱。我一边陪着不是,一边偷着乐,珠珠倒是一个劲的道歉,忏悔着都是因为她想吃斋饭才会害大家受罪云云。

  韩宇龙一见状连忙安慰珠珠道:“你别这样,这事真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保证要是没你,这个祸害能给我们摆一桌子的水煮白菜!应该说我们这是沾了你的光才能看见这么多种不同的菜色!你看!连豆腐都有!”说罢韩宇龙一一脸陶醉的夹起那块豆腐,放入口中如同在嚼我的肉一样发出“呲呲”的磨牙声。

  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咬牙切齿”了吧……于是依旧没心没肺的笑着。

  珠珠看着韩宇龙一声情并茂的“演出”竟是不知如何是好,又转过头看看在旁笑到面部抽筋的我,更是不明所以了。

  “就是的,一姐我跟你说啊,”方洛在旁接了话,运了口气,眼中射出万把利剑像要将我刺穿一样看着我,口中恶狠狠地说:“你可千万别被这祸害的外表骗了,别看她是娃娃脸、眯眯眼,纯情可人。其实可是蛇蝎心肠的老妖婆!只要是害人的事,就没她干不出来的。”

  一旁默默吃菜的程明旭这时候也跟着发出“嗯”的一声表示认可。

  珠珠和他们几个可以用一见如故来形容。抛去那个冷冰冰的程明旭之前已经与珠珠见过,眼下方洛和韩宇龙一两个人连说带笑得,没三分钟便和珠珠打成一团。

  主要平时我在小城跟他们联系的时候,常会提到珠珠这个传奇人物。所以大家对珠珠这个名字其实并不陌生,自然也都知道“一姐”这个称号。尽管如此,但毕竟也是初次见面,此时叫“珠珠”有些太过亲昵,“冷珍珠”又实在俗气的让人叫不出口……于是他们几个选择直接称呼她为“一姐”。

  “这是个舆论自由的社会,你们随便说,反正今天中午要乖乖的吃素了!其实我这做妹妹的也是用心良苦,为了哥哥们好啊!天天大鱼大肉的容易引起‘三高’,多吃点瓜果蔬菜有益身体健康!”我收起笑容故作镇定的辩解着,而这番辩解换来得却是拳脚相加的待遇……

  下午韩宇龙和方洛回去上班。我、程明旭、珠珠决定找个地方看电影消磨时间。

  距离电影开场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珠珠看到电影院附近的休闲吧有做泥塑的项目,一下子来了情绪。几个小时后,我们三个一人手中拿了一个看不出是什么的器皿从休闲吧中走了出来。

  珠珠举着她做的小罐子,念叨着回家以后涂上颜料,以后当零钱罐用。

  程明旭看着手中的不规则体,摇了摇头。

  我托着一个小泥盘子,想来只能压箱底了。

  下午做泥塑已经是胳膊发酸,晚上再从电影院那狭窄的空间里走出来,大家均是要散了架一样。我担心珠珠会不舒服,便催促大家赶紧决定去哪里吃晚饭,先找个舒服的地方坐下填饱肚子再说。

  为了发泄对蔬菜的怨念,程明旭难得开口说话:“巴西烤肉”。

  闻言我再度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哈哈大笑起来。看来吃素的确是不顶饿啊……

  不管怎么说,我们三个饥肠辘辘的饿鬼来到了鼎鼎有名的自助餐厅——巴西烤肉!

  正吃着,竟看到韩宇龙走了进来,我刚想打招呼,又看到了其他老同学蜂拥而入。我呆了一下,心想:怎么会这么巧……

  不知道他会不会来这次同学聚会。隐隐有些胆怯,又有些期盼。

  不等我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不等我理清楚这些事情的头绪,不等我想明白为什么韩宇龙他们会在这,不等我想明白很多很多事情,那张令我朝思暮想的面孔,就出现在了不远处。

  所有的思绪,戛然而止。

  剩下得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这个人,不要我了。

  我猛地低下头,将盘中剩下的食物统统塞进嘴里。

  希望他们没人看到我……

  不过怎么可能!

  正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是自助餐,我总要去拿吃的啊,不能干坐着不是。更何况我们就坐的位置离韩宇龙他们并不远,想一直不被发现?你以为是好莱坞超级英雄科幻大电影?你以为隐形斗篷比洞洞鞋还烂大街?

  调整了一下心态,大大方方地进入了取食区,也大大方方地与几个老同学撞了个正着。

  “这么巧,你怎么在?”那老同学很殷勤的跟我打招呼,满脸的惊喜状实在可以考虑去参选奥斯卡。

  “你们也是,好巧!”随意敷衍着,余光中看到韩宇龙陪着本来想要来取食物的尤烨朝反方向走去。

  之后,韩宇龙不紧不慢摇摇晃晃地走到我身旁,略仰着头,用下眼睑看着我。

  一番看起来颇为高傲的姿态,我却看出来,他这是心虚了……

 文学

“还真是天意难违啊,我本以为不告诉你就能躲过去了。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巧的事情。看来老天爷还真是不肯放过你们了……”韩宇龙一边将各式小菜加入自己盘中,一边在旁有意无意的念着。什么事都往老天爷身上推去,倒是把自己择得一干二净。反正我找不到老天爷家在那条街上,自是不好去跟他算账。

  “也难为你了,同学聚会还瞒着我……”我有些蔑视的笑了笑,我想韩宇龙定能看出我不满的情绪。

  “既然撞上了,来打个招呼吧,要不然怪不合适的。”

  “过一会儿吧……”

  回去我的座位上,眼睛不由自主的瞟向尤烨的方向,不知道是不是韩宇龙有意安排,他的座位居然是和我面对面的朝向。

  三年了,而他仍是昨天的样子。我不禁产生了幻觉,好像我们还是从前的我们,好像他马上会过来给我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真巧……”这种情况下,就连程明旭这种冰山都忍不住发出感叹。

  珠珠在旁一脸不解,我笑了笑,道:“晚上回家我再跟你说。”

  不见她露出那种因为要知道某些八卦秘密而激动的神情,却仍是满脸的担忧。想来我现在的脸色或许已经比餐巾纸更白了吧。

  端起一杯果汁,走向韩宇龙他们那张餐桌。

  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每前进一步我都会想是不是应该逃跑,是不是应该掉头走回去,或者转身去旁边的取食区。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过去,我害怕面对他,我害怕看到他的眼睛里没有我,我害怕面对我已经失去他的现实。

  可是这几年累计的思念,又让我十分奢望见他一面;看他一眼。

  心跳好像摇滚乐中的鼓点,砰砰的声音震动着我的骨膜,周围变得如此安静,好像我是舞台上的话剧演员,所有人都在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等待我迈出下一步。我想他们或许会打赌下一步我是会继续前进;还是向后退缩。

  他似乎在和旁边人说话,脸看向一旁。

  他没变,一点都没变。依旧是那般冠玉之容;剑眉入鬓张扬着风流洒脱;凤目狭长若琉璃般深邃迷离;唇薄齿白,嘴角不经意的弧度宛如古画中风度翩翩却又透着一股子玩世不恭的公子少爷。

  或许旁人会说:那个狐狸眼的小白脸,整天清高自傲没个正行。

  可在我眼里,他就是这么完美,可以轻易勾摄走我的心魄。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这辈子我再也不可能像爱他这样爱上另外一个人,他的一切早已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头,除非将心挖去,不然我永远也逃不出他下的魔咒。

  除非我死,不然我永远无法割舍对他的爱……

  眼中的他离我越来越近,我却感觉他依旧远在天片,眼前人仿佛只是一个来自远方的投影。

  是的,他离开我了。现在的我们即使是面对面,也无异于相隔千山万水。

  只因,不能再爱。

  仿佛可以嗅到那熟悉的气息。

  曾几何时,我是如此的依赖他身上的味道,我会将头埋在他怀里贪婪的呼吸,悄悄告诉自己永远记住这个味道——我深爱的男人身上独有的味道。

  我记住了,可是却再也闻不到了。

  视线有些模糊,眼前掠过一张张他的脸,他笑的样子;他生气的样子;他紧张的样子;他生病的样子……只是每一张脸都是那么的模糊,那么飞快的划过脑海,让我感到一阵阵的晕眩。

  胸口好痛,真的好痛……他的音容笑貌,化作一把把利刃,在心口上不断地划过。这便是心如刀割的滋味吧。

  我看不清现实中的世界,听不到周围的声音,不断加速的心跳声震耳欲聋,怀疑自己随时都可能昏倒,却依旧支撑着,向前迈出下一步。

  我曾感激老天将你赐予我,至少让我拥有了一段值得回忆的感情。可我现在只想咒骂老天爷,为什么它将你带到我身边之后又要这么残忍的将你从我身边夺走?为什么它要让我不可自拔的爱上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为什么……

  我不知道没有你我要怎样活下去,我不知道失去你的人生,除了无尽的遗憾和灰暗之外,还能剩下什么。

  “真巧,各位好久不见。”我嫣然一笑,尽可能自然的向在座的各位打着招呼。

  他低着头不看我,面部肌肉紧绷绷的。

  韩宇龙推了一下他,解围道:“又不是不认识,打个招呼!”

  他朝我举举杯。

  我像对待那些来竹苑的客人一样回给他一个十分官方的笑容,随后仰起头将杯中的果汁一饮而尽。

  之所以仰头只是为了不让眼泪在此刻落下。

  明明是果汁,可含在口中却苦涩不堪。

  三年了,三年间他好像蒸发了一样,音信全无。如今他突然出现,但已如陌路。

  多希望可以与他相濡以沫走完人生漫长的道路,可是上天注定他只是我遇到的一个路人,我们并肩行走到下一个路口,挥手告别。

  我们彼此错过,彼此怀念,彼此惋惜,无法回头……

  与各位调笑了一会儿,丝毫没有正视他一刻。眼角的余光中,模糊地瞧

  他紧紧地盯着桌上的盘子,一言不发。

  转过身,失魂落魄的走回自己的座位。三年后的重逢就好像一只利爪,用力的抓着我心脏的某个角落撕扯。他的音容笑貌无一不在脑海中徘徊,却比平日的梦境更加虚幻。

  眼泪在眼眶中转啊转啊,最终硬生生的落了下来。

  程明旭在旁默不作声,珠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呆在那里不知所措。

  方洛无声的从那桌走了过来,直接坐在了我对面那把空着的椅子上,还跟服务员要了杯果汁,看样子是不打算回去了。他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我,喝着杯子里的果汁。

  我看着他远远地走过来,看着他不以为然的坐在我对面,看着他那有些茫然;有些怜惜;又有些后悔的眼神。一时间竟是满心的怨恨和委屈。我恨他刚刚没有帮我解围,反而现在过来看我热闹,我恨他和韩宇龙一样瞒了我今天的事情,我恨他们总是想要尽其所能的保护我。想着想着,眼泪又开始在眼眶中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