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同外国小伙玩3p 醒来时他还在继续

2021-11-01 14:53:19情感专区
并不像绝大多数早产儿那样体弱多病。

  秦羡招呼他坐下。

  “大哥,这么久了,我从来都没有好好的跟你说说关于我的事。”

  这话,让秦文军越加的疑惑。

 

并不像绝大多数早产儿那样体弱多病。

  秦羡招呼他坐下。

  “大哥,这么久了,我从来都没有好好的跟你说说关于我的事。”

  这话,让秦文军越加的疑惑。

  什么叫她的事?

  他不都知道吗?

  想法刚一出现,他立马就反应过来,自己这个小妹,可不是所有事他都知道。

  还有某些她讳莫如深的事,只不过家里人对此都保持着一种默契,从未过多的询问。

  通常情况,都是她随便给出一个解释而已。

  但是这些解释,是经不起推敲的。

  “我会武,你知道吧?”

  秦文军点头。

  “你以前说过,就跟里的武林高手差不多。”

  秦羡应了一声,一抬手,对着一米开外的桌子,青葱一般的手指骤然弯曲成爪。

  就见一个搪瓷茶缸,就好像被看不见的线用力拉扯了一般,飞快的就落入了她的手中。

  隔空摄物,武侠里的描述比较夸张,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利用自身能外放的无形气劲摄取东西。

  通常情况下这种距离都不会太远,毕竟自身的气劲外放也是有距离的。

  寻常的化劲强者,也就只能讲气劲外放到自己身体四周一两米左右。

  距离越远,气劲的控制力,还有力量也会相应的减弱。

  秦羡虽然修为高出化劲层次许多,但是她的气劲外放也就最多五米左右。

  不过拥有者天人合一领域的她,自然不会选择如此鸡肋的气劲外放用于战斗。

  最多也就是像现在这样当表演使用。

  再看一边的秦文军,目瞪口呆的盯着那个刚才还在一米开外桌子上的搪瓷茶缸。

  这模样,感觉世界观好像在这一刻都要被震碎了一般。

  他是知道秦羡会武功,但是最多也就是觉得她或许也就是能打一点而已。

  万万没想到,她的武功居然这么神,这妥妥的就是武侠里面那些拥有深厚内力的大人物啊。

  秦羡很淡定的将茶缸放到一边。

  轻咳两声,把震惊中的秦文军唤醒,这才开始跟他详细的讲起自己的事。

  当然,关于她这些能力的来源,自然是不能明说的。

  她重点说的还是,关于修炼圈子的存在,还有一些修炼者的介绍。

  当听到顾双双也是武林高手的时候,秦文军再次震惊了。

  不过随后,秦羡就又跟他说了许多。

  比如,沈萧还有沈家都是修炼圈子里面的武道家族,还有那个当初时不常就会去他们家里蹭饭的贺峰也是。

  最后也少不了讲一讲异武局。

  等到说得差不多,她停下来,等待着秦文军慢慢消化这些。

  约莫过去十多分钟,秦文军才愣愣的回过神来。

  “小妹,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不是跟我讲故事?”

  闻言,秦羡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指了指边上的搪瓷茶缸。

  秦文军立马恍然,刚才那一幕他可是亲眼所见,那还能有假么?

  原本的怀疑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震撼。

  “小妹,那我能不能也修炼?你能不能教我,你说我要啥时候才能像你这样,隔空摄物?”

  他这频道也转得太快了一点,看着他那满满期待的小眼神。

  秦羡沉默了一会,缓缓摇头。

  “大哥,我要教你,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你就算修炼了,而且还非常努力,将来的成就也不会高,修炼需要持之以恒,秦家未来还得你来撑。”

  言外之意,秦文军想要修炼是可以,她也可以教,但就算是他努力了成就也不会高。

  相反还会浪费大量的时间在修炼上,他作为秦家他们这一代唯一的男丁,爹娘年岁都大了,他需要撑起门户,更多的时间不是放在修炼上,而是如何为父母妻儿挣一个安稳的生活。

  秦文军刚才的激动瞬间冷却下来。

  “大哥你不会怪我吧?”

  “当然不会。”

  秦文军立马笑着摇头。

  “小妹你脑子好使,你的考虑肯定有你的道理,而且咱家的情况我心里也很清楚。”

  “若不是你的付出和努力,咱家现在还不知道是啥样呢。”

  “基础你都已经给我打好了,也该我这当大哥的为你们将来而努力了。”

  见他说话的时候,眼神坚定,语气诚恳,秦羡眼角也染上了笑意。

  “爹娘这个年岁了,我不想他们太辛苦,安安稳稳快快乐乐的就好。”

  “你的年岁也不小了,还有一大家子需要你,实在是不能有太多的时间用于修炼,所以...”

  “我明白,小妹你这样的考量是对的。”

  秦文军连连点头,随即转移话题,询问起来。

  “你刚才说这东西是给小乐乐准备的,你是打算教她吗?”

  “是的。”

  秦羡点头,缓缓站起来继续说道;“这个世界啊,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一味楼的情况你也知道,这些年有多少人打咱们的主意,你也看到了。”

  “而且我还打算继续扩张,让咱们秦家的生意做大做强。”

  “东西多了,自然需要有对应的实力去守护,咱们秦家的根基太浅,若是没有我的这一层身份,怕是早就被人吞得骨头都不剩了。”

  “咱们现在那个工程你知道吧?”

  她讲当初谭家和韩家利用人脉手段,抢夺工程的事简单的说了一下。

  “他们为什么退步?说白了,就是因为我的这一层身份。”

  “他们背后的人忌惮我,所以才让他们收手,甚至说放下原本的身段来交好咱们。”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家的生意还有这么多不为家人所知的事。

  此时此刻,他也才真正的明白,秦羡为这个家做了多少。

  原来他们的安稳,全都是因为秦羡在某些地方强势,让人不敢找麻烦。

  而并非是他们谨小慎微老实本分换来的。

  “所以,咱们必须得变强,爹娘年岁大了,我不想他们再为这些事操心。”

  “你和大嫂,有许多事需要做,所以我才选择了小乐乐,还有大嫂那还会出生的孩子。”

  “咱们要在他们那一带蜕变,我们呢?要做的就是给他们铺路,大哥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文学

秦文军那能不明白秦羡的意思。

  心头震动的同时,也很心疼。

  自己这小妹啊,小时候命运多舛,痴傻多年,从苏醒开始,就在为家里奋斗。

  先是让他们家摆脱掉老院子那一堆吸血虫,然后又谋安身立命的生计。

  带着他们来到省市,当初的他们是两眼一抹黑,全都是秦羡在忙活。

  一步一步走来,现如今在省市也算是小有根基。

  他本来都以为现如今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却万万没想到,小妹已经开始为秦家的未来谋划。

  而且看着已经全都打算好了,每一步都想到了,也每个人都顾忌到了。

  她才是个十多岁的小姑娘啊,放在别的家庭,这个年纪,不是在学校读书,就是跟着朋友闺蜜追逐潮流。

  而她呢?不声不响,一个人默默的为家人的未来铺路。

  想想他还有妻子林晓梅,她都是早早的就有了安排。

  让他们学习东西,就是为了以后,成为秦家的支撑。

  “小妹,大哥是真没想到你...”

  他的眼眶有些泛红,心头默默的告诉自己,他是做大哥的,以后必须要好好努力,尽可能的学习本事,就算不能在某些领域上帮助小妹。

  那至少也要在秦家的壮大发展上撑起来,不能全都丢给小妹一个人。

  “咱们家人口少,根基薄,需要咱们好好努力,为小乐乐还有那未出世的小家伙铺好一条康庄大道。”

  “嗯,我会努力。”

  秦文军重重点头。

  “我今天跟你说的事,你就别跟爹娘说了,知道得太多不好。”

  “明白,他们二老已经操了不少心,以后的日子就让他们安稳喜乐的过吧。”

  “大嫂那边你倒是可以说说。”

  秦文军再次点头。

  随后,秦文军又询问了许多关于修炼者的事。

  当然只是处于好奇,毕竟这玩意实在太过神奇。

  既然已经说开了,有些东西秦羡倒是也没有在隐瞒,能说的也都说了。

  期间还给秦文军表现了好些不可思议的手段。

  “真是太厉害了,小妹你这些都是从那里学的?”

  这问题刚一出口,秦文军自己都愣住了。

  他是知道的,自己这个小妹拥有很多秘密,就比如她做的药膳,以前在村里的时候,见识不多,秦羡说是在外公的医书中学会的,他就相信了。

  但是来到省市之后,见识增加了,他就发现,秦羡所做的药膳可跟传统的药膳很不一样。

  拥有药的功效,也能看到药,但是却没有那些中草药的古怪气味和苦涩。

  妥妥的就是传统药膳中的升级版。

  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在医书里就能学会的,真要是这样,那他们一味楼又怎么可能是独一份呢?

  再有就是秦羡以前痴傻了六年,那个时间里,她大多数时间,都是生活不能自理的状态。

  怎么可能一苏醒,脑子就那么聪明?

  至于当时,她所说的河神爷的说法,当时他还觉得是真的,不过后来,觉得那玩意就有些扯淡了。

  “自然是有人教的,至于是谁,他不让说。”

  虽然告诉了秦文军很多东西,但有些东西,是万万不能说的。

  对此,秦文军也没有继续询问,虽然好奇,但他也知道,小妹不说,必然是有难言之隐。

  再不然就是不该自己知道,等到该自己知道的时候,不问,她也会说。

  就好像这一次一样。

  兄妹二人,又聊了一会,眼看就到下午四点了。

  房间门被敲响,是谭总过来招呼他们出发去参加宴会了。

  这一次张总的生日宴并没有办在自己家里,而是在X市最大的酒店。

  一行三人到达酒店的时候,门口已经停了不少的小汽车。

  这年头能开得上小汽车的人可不多,要么是身有官位,要么就是大商人。

  眼前这么多小汽车,其中大部分都是官家样式,只有很少一部分是私家车。

  不过就算是如此,也能窥见这位张总的能耐和地位。

  谭总停好车,拿着请柬带着秦羡兄妹二人进入酒店,跟着接待人员,直接上了三楼的宴会大厅。

  在这一路上的人都不少,有忙忙碌碌的工作人员,也有前来参加宴会的人带着家属。

  一个个的穿着都比较华丽,三人在这群人中,倒是显得有些平常。

  谭总是大家族出来的,同张总是好朋友也是生意伙伴,来为朋友祝贺,倒是没必要穿得多吸引目光,低调又不失礼最好。

  秦文军自以为自己这样已经算穿着很不错了,但是现在一跟边上的人对比,那完全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人家穿的都是国内外的名牌,他这一身西服还是前面去顾氏参加工作的时候,在顾双双的引荐下特意找人订做的。

  花了好几百块,平常他都舍不得穿,也就在出席某些重要会议,或者要去见什么人物的时候才会穿。

  至于说秦羡,那就更是不用说了,一声穿着随便得不行,甚至都还没有人家服务员穿得正式。

  她不是不喜欢漂亮的衣服,只是欣赏的方向不太一样。

  毕竟,以前她在九州大陆都是穿的古装,多少年的观念里,古装才是她的最爱,漂亮的衣服当时她也有不少。

  来到这边,先是家里条件问题,然后条件好了,周围的那些服装样式,她也是实在不敢恭维。

  慢慢的她就放弃了花俏,看得过去,穿着有舒服就可以。

  毕竟这年头的衣服,样式什么的,也就那么回事。

  “老谭,哈哈哈,你可算是来了,有失远迎啊。”

  接到通报的张总大步从宴会厅走出来,远远的就伸出手,脸上挂满了笑容。

  谭总也伸出手,俩人熟路的寒暄了几句。

  “来,我给你介绍两位朋友。”

  随即,便将秦羡兄妹都给介绍了一遍。

  张总也是个聪明人,跟谭总也认识了多年,又是好友,从他这一举动中,立马就看出来了不少的东西。

  宴会请的就他一个人,谭总不是胡来的人,他能把这两人带来参加。

  要么就是这两位是能人,他有心要让自己也结识一番。

  要么就是有意的想要栽培。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张总都很乐意给好友面子。

  “两位能光临是我张某人的荣幸,招呼不周多有怠慢,待会我自罚三杯。”

  “张总客气了,不请自来,要自罚那也应该是我们才对。”

  秦羡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