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女人为什么不怕大只怕长呢 第二天巨大还埋在里小说

2021-11-01 14:50:54情感专区
只见身后站着刚才那个卖烟的青年。青年手里拿着一包烟,正笑容满面地瞧着自己。

  与此时同时,黄仁发现,远处的陈响丸听到声音也转过了头。

  陈响丸正瞧向这里。

  他

只见身后站着刚才那个卖烟的青年。青年手里拿着一包烟,正笑容满面地瞧着自己。

  与此时同时,黄仁发现,远处的陈响丸听到声音也转过了头。

  陈响丸正瞧向这里。

  他已经看到了摩托车和车旁的人。

  黄仁骑虎难下,趁势接过对方的烟,掏出两毛钱给对方。

  尴尬地笑着:“正好没烟了。我就是过来买烟的。”

  卖烟青年接过他的两毛钱,又给他找了五分钱。

  不过卖烟青年并没打算离开,他又从随身端着的简易货架上,拿出另一盒烟,说:“先生看你像是有钱人,抽红梅烟太掉价,来包一块五的大前门怎么样?

  “大前门,可是领导人抽的牌子,烟好,烟丝香。”

  黄仁一愣,心想,你小子怎么知道我抽大前门。

  此时,他正好需要借故跟这卖烟小哥聊天。他接过对方的香烟,瞧了瞧。这种白色包装的大前门,看上去略有档次,跟自己以前抽的有点不同。

  黄仁问:“这烟怎么跟别的不一样?”

  卖烟小哥:“这是大前门新出的款式,好抽。”

  卖烟小哥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干脆拿出一张作业本大小的硬纸壳,照着上面的说明书念起来:“此烟原料来自云南红河,烟丝经过七七四十九个小时曝晒,又经过十五道工序过滤之后,密制而成。

  “保证带给您不一样的体验。”

  黄仁觉得此时极易引起陈响丸注意,只有自己真正的买烟,并且绝不瞧他,才能避免被对方揣测。

  反正陈响丸就在三四十米之外,而且自己有摩托车,他怎么也跑不掉。

  黄仁又掏出一块五交给卖烟青年,说:“这烟我买了。”

  他当场撕掉包装,抽出一根烟。

  卖烟青年接过钱,赞叹道:“您真是个豪爽的客人。”

  青年见他当场拆烟,转身便朝公交站走去,去那里招呼过客。

  黄仁从衣兜里掏出火柴,划燃火柴,点着白色的大前门烟。

  他把烟送到口中抽了一口,刚抽第一口,忽然感觉一股极剧烈的烟味直冲脑门,呛得他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

  这烟味道极辣,而且还有一股苦味,仿佛变嗖了浓茶水的味道。

  黄仁几欲作呕,忍不住大声咳嗽起来。

  他咳了几声后,深深吸一口气,大喊道:“这大前门烟是假的啊,你给我回来。”

  此时卖烟青年已经走到马路中间,快速朝对面跑去。

  黄仁大怒,骑上摩托车就要去追。

  刚追出两步,他再抬头去看那小区门口,刚才还站在那里的陈响丸早已消失不见。他并没有进小区,也不知道是不是去了附近的巷子里。

  黄仁喊卖烟的青年:“你个卖假烟的,快把钱还我。”

  卖烟青年边跑边说:“抱歉,卖过的烟,我是绝不会退的。”

  青年转身便跑进街对面的巷子里。

  黄仁瞧着刚才陈响丸站立过的地方,那里空空如也,空无一人。他丢下卖烟青年,转头去找陈响丸。

  街道这边的巷子距离小区岔路口约二十米的距离,

  他骑车过去,钻进巷子。

  巷子里有三五个行人来来往往地走动,有人背着箩筐,有人手提篮子,却没有陈响丸的身影。

  巷子两侧小店铺林立,门口摆放着各式商品,门头悬挂着各色招牌。

  黄仁挨家挨户搜寻起来,刚搜寻两家他便皱起了眉头。

  部分店铺半掩着门,看不到里面的情景。如果陈响丸转身钻进某个店铺里,他很难发现。

  他又不能光明正大地进去找人,只能在门口粗略地一掠而过。

  如此掠过七八家店铺,根本没看到陈响丸的影子。

  他重新退回到巷子外的岔路口,心想,守着岔路口,陈响丸迟早要出来。

  他把摩托车停在路边,斜靠在后座上一根接一根地抽起了烟。

  他感叹道:“还是有烟好,没烟的话,站在这里,会被人当成傻子。”

  接连抽了五根烟,天色也暗了下来。下班归来的人们一路有说有笑,有的搂着同伴,有的推着自行车,还有的手里提着一袋青菜。

  人们或急或徐地从他面前经过,一批又一批。

  直到他抽到第十根烟,天色完全黑下来,行人也开始变少,黄仁终于自我怀疑起来。

  心想,万一这小子一直不出来怎么办?

  又或者,这小子是不是早都已经进入小区了?

  他瞧了瞧远处小区大门口,那里入口处有四个红色大字:“祥和家园”

  他骑着车,到小区门口转了转,只见这里是一栋接着一栋的五层小楼,目测至少有一千户。房间太多,他总不能挨家挨户去找吧。

  黄仁有点气馁。

  他索性停下车,站在小区门口又抽了几支烟。

  他瞧了瞧天空,自己在这附近转来转去,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八点钟的样子,在这里待了足足四个小时。

  此时已经是秋冬交替季节,大晚上的站在外面有点冷。

  一阵寒风吹过来,黄仁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他紧了紧衣领,启动车辆,决定还是先回去。改日再来这里蹲守。

  次日下午四点多,陈响丸准时离开义乌街批发中心。

  黄仁亲见陈响丸坐上12路公交车后,骑着摩托车直奔祥和家园而来。

  他提前于陈响丸埋伏在附近的岔路口,把摩托车锁在一棵大树下,又找来铁链把摩托车前轮跟大树捆在一起。

  这年头摩托车还是挺值钱的,他担心被人偷。

  干好这一切后没多久,12路公交车驶过来,公交车到站停车,穿着中山装、留着平头的陈响丸利索地跳下公交车。

  他下车后,朝四周瞧了瞧,而后径直进入了祥和家园。

  看到陈响丸进入祥和家园的那一刻,黄仁简直要乐疯了。

  他觉得这些天来,所有的努力都值了。

  海鸥照相馆的秘密,海鸥照相馆连绵不绝的小批量胶卷,很可能就藏在这祥和家园里。

  在陈响丸进入小区后,他快速跟了过去。

 文学

他尾随陈响丸穿过几栋小楼,最终在中间的一栋楼里停下。

  陈响丸上楼前朝四周扫了一圈,不过他并没有发现有人尾随。

  黄仁藏身在树荫下,远远地瞧着。

  陈响丸进入七号楼二单元,径直上楼。

  黄仁快速跟上去,站在单元楼门口,静静地听着陈响丸上楼的脚步声,默默地数着台阶数量。

  “一步,两步,三步……”

  每层楼有两段台阶,每段台阶有八级。

  最终上台阶的脚步声停在第六十四声。

  楼上传来插钥匙,紧接着拧锁的声音。

  黄仁心中了然。

  等楼上的门打开,又重新碰上的时候,他快速来到四楼,最终在其中一户门前停了下来。

  六十四声上台阶的声音,算下来恰好是四楼。

  四楼楼梯口,左右两侧各有一间房,陈响丸必然在其中一间。

  黄仁正犹豫该选择哪间房屋时,听到右侧房间里传来响声,紧接着是说话声。

  其中一个洪亮的声音说:“今天三个拍照点又拍了一千多张照片。”

  一个沙哑、有磁性的声音说:“不错,再过几天长虹家园拍完,就该换新的市场了。”

  前面那个洪亮的声音说:“长虹家园几万人口,现在这些天,我们差不多拍了一千多张,将近两万张照片。”

  那个沙哑的磁性声音继续说:“等过了这一关,整个洛城的市场都是我们的。”

  黄仁站在门外,心中感叹道,这人好狂妄的口气,居然没把迟重、姚总、明光照相馆放在眼里,洛城是他的,那我们算什么?

  他又仔细听了听这个声音,忽然暗暗心惊,怎么越听越感觉这声音像朱晓华。

  他纳闷这个时候,朱晓华不应该在郑城找货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黄仁好奇心更盛,凝视屏息,侧耳倾听。

  屋里,那个洪亮的声音是陈响丸的。

  陈响丸继续说:“明天还要准备五十盒胶卷,我今天先把胶卷运出去,明天再分散发给他们。”

  那个沙哑的磁性声音回应:“最好不要一次全给他们,第次少发一点,多跑几趟,这样看起来才更像是我们从客户那里买来的。”

  黄仁这次听清楚了,这个沙哑的声音,正是朱晓华的。

  屋里之人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朱晓华。

  黄仁心想,看来朱晓华从郑城弄到货了,这个迟重,办事太不牢靠。铁桶合围居然也能漏出缝隙。

  陈响丸接着说:“我们这里三十多箱胶卷,够用上两个月了。两个月,按目前的速度,可以拍七八万张照片。”

  那个磁性声音继续:“洛城需要拍照的人差不多在二三十万,两个月后,我们捡便宜胶卷用。那时遍地都是胶卷。”

  黄仁纳闷,朱晓华这小子怎么如此肯定两个月后就会有便宜胶卷?

  他推测这朱晓华多半已经掌握了胶卷渠道,或者与胶卷厂家取得联系。

  又想起陈响丸刚才的话,三十多箱胶卷。

  对方在这个房子里储存着三十多箱胶卷。

  这意味着,他和姚总、迟重三人对海鸥照相馆的铁桶合围已经失败了。

  黄仁立马想到他们三人投出去的三十万,这三十万的交货日期就在今天。

  “不行,必须阻止交易!”

  “这些钱,可是我的全部家当,绝不能拿去做一场失败的豪赌。”

  黄仁心中暗道。

  此时,楼下传来脚步声,脚步声快速上楼而来,眼看那人就要来到四楼。楼道两侧空空荡荡,避无可避,黄仁紧急朝五楼走去。

  那上楼的脚步声极快,黄仁也顾不得屋里的人会不会听到动静,拔腿便朝楼上走去。

  屋里的人似乎听到动静,立马停止谈话。

  房门被打开,陈响丸出现在门口,他朝房外瞧了瞧,又关上了门。

  他跟屋里人说:“刚才门口有动静,好像有人站在门外。”

  黄仁隐隐听到陈响丸的声音,吓得心脏剧烈跳动。他感叹,这两人像是长了眼睛似的,如果两人上楼来察看,必然会发现自己。

  他现在身处顶楼,如果双方照面,他根本避无可避。

  楼下“咚咚咚”的脚步声到四楼停了下来,紧接着掏钥匙打开左侧的房门,又进屋碰上了门。

  这是陈响丸对门的邻居。

  这邻居进门后,陈响丸所在的房间也突然没有了声音。

  黄仁等了约七八分钟,一切都安静下来,他抬脚便下楼而去。

  刚走两步,忽然听得身后传来拧锁的声音,这是五楼的住户要出门了。

  黄仁简直吓得魂飞魄散,再次顾不得脚步声,拔腿便腿楼下飞奔而去。

  “咚咚咚”的脚步声,从五楼一直持续到一楼。

  黄仁刚跑过四楼,下到三楼。

  陈响丸再次打开房门,在楼梯道里张望,自言自语道:“谁家小孩这么调皮,专门在别人家门口跳来跳去制造噪音,一会上楼,一会下楼。”

  黄仁一口气跑出祥和家园小区,找到大树下的摩托车,骑上车飞奔而去。

  他一路慌慌张张,也顾不上众人异样的目光。

  他只知道,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干,那就是尽快电话通知远在郑城的迟重,阻止第三批货的交易。

  他骑上摩托车,飞奔向石窟景区工作区。

  此时正值下班时间,路上往来的行人很多,骑自行车的,蹬三轮车的,步行的,瞬间塞满街道。

  黄仁的摩托车被夹在一堆自行车中间,根本挪不出更多的位置。

  前方有两个骑自行车的人摇摇晃晃撞在一起,黄仁的摩托车刹车不及,撞在了两人的自行车上。这两人是当地的二流子,见黄仁骑着摩托车,当即耍赖,要黄仁赔钱。

  其中一人趁势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叫喊:“骑摩托车的撞人啦,大家快来评评理,骑摩托车的撞人啦。”

  这人一倒下,后面的自行车纷纷停了下来,交通瞬间瘫痪。

  另一人上前薅住黄仁衣领,说:“赔钱,你撞了我兄弟,必须带我兄弟去医院。”

  黄仁嘿嘿一笑,这种事情他见得多了,早都波澜不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