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 有人在旁边的时候做

2021-11-01 14:36:40情感专区
大腹便便的行政副官边锋听到手下的汇报,不由地站起来,狠狠地拍着桌子。

  在他完美的计划里,柳正弘此时应该挂了才对,怎么又被救过来了?

  此时此刻,边锋不免有点挫败感。

大腹便便的行政副官边锋听到手下的汇报,不由地站起来,狠狠地拍着桌子。

  在他完美的计划里,柳正弘此时应该挂了才对,怎么又被救过来了?

  此时此刻,边锋不免有点挫败感。

  难道老天真的不想亡了他?

  坐在旁边的财务司司长彭海涛,疑惑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医院都出检查结果了,说柳长官脑颅积血,即使手术成功也要一年半载才能恢复,怎么一天之后,他就被救过来了?”

  跟边锋同在一条船上,彭海涛同样不肯相信这样的事实。

  汇报情况的手下继续道:“是宏名大学的郝为民教授,请来了一位医术超绝的小神医,把柳长官从鬼门关之内拉了回来!”

  “这个多事的老东西!”彭海涛愤怒地骂道。

  边锋也感到很不可思议:“怎么听起来那么玄虚,你们有没有亲眼见到?”

  那位手下回道:“我的线人,的确见到那位小神医了,也亲眼看他去救柳长官,只是并没有见到救治过程。”

  “那手术之后呢,你的线人,有没有见到柳长官醒过来?”彭海涛问道。

  “据我线人所讲,柳长官只是被抢救过来,手术后也没什么变化,还是和之前那样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也就是说,你也不确定柳长官是否被救过来了?”彭海涛皱着眉头问道。

  那位手下解释道:“南州城执法司将柳长官保护起来,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我的线人只能在外观望,随后又去询问医院的相关医生,才掌握了一些基本情况。”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边锋对手下挥挥手。

  之后,办公室里,只剩下边锋和彭海涛两人。

  边锋重新坐了下来,对着彭海涛缓缓道:“彭司长,现在没有外人,对于这件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彭海涛回道:“边副官,梁文鹏联合了他们派系的人,在昨天联合上书一份关于救治柳长官专项基金的申请,金额高达六千万!”

  “救个命,需要六千万那么多?”

  边锋震惊不已:“梁文鹏这些老狐狸,竟然避开我,直接向外出的上使打报告,真是气死我了!”

  彭海涛又道:“在我来这里之前,梁文鹏带着获得批复的申请,来到财政司要钱,我无奈,只能吩咐手下,把钱打到人民医院的公共账户!”

  彭海涛生怕自己的话引来一阵骂喊声,语气不免唯唯诺诺。

  “什么?”

  边锋一听,果然对着彭海涛投去喷火的目光:“这么说,那小神医之说,是真的了!”

  “我想也是真的,连郝为民都对他毕恭毕敬,想来不会是空穴来风!”彭海涛点点头肯定道。

  “若那小神医,真把柳正弘救过来,那事情就难办了!”边锋不免担忧起来。

  “边副官,其实我们一点都不需要担心,那小神医治不治得好柳长官,对我们的计划产生不了多大的影响。”彭海涛道。

  “哦?怎么说?”边锋向着彭海涛看过来。

  彭海涛分析道:“你想啊,柳长官颅骨开裂,颅内大面积积血,如此严重的伤势,即使那小神医能够妙手回春,柳长官至少也得躺上几个月,才能彻底康复。”

  “现在,距离南州城冬季换届大选只有三个月,时间如此紧迫,到时他能站起来就不错了,还怎么跟我们竞争?”

  边锋听了恍然大悟,拍了一下大腿道:“对啊,看来我们是想多了!”

  彭海涛喝了一口茶水,接着继续道:“梁文鹏他们申请了六千万的救治基金,对我们来说也是件好事。”

  “在当今社会,什么病需要六千万的诊金,让人想想都知道里头有猫腻,到时,我们就在这里下文章,让纪检司查一查,说不定还能把柳长官,以及他那一派系的人都拉了下来!”

  “说得好!”

  边锋不免一阵赞叹,恨不得就要拍手称快了,兴奋地说道:“彭司长,至于具体的细节操作,我们找个时间合计合计!”

  “没问题!”

  彭海涛点了点头,继续道:“边副官,不管柳长官情况怎么样,我觉得死人的嘴,才能守得住秘密,为免夜长梦多,咱们是不是先把肇事者咔嚓了?”

  边锋沉吟了一下:“那名肇事者,我也想一不做二不休,可我们不能这么做,相反,还要给他更多的报酬,让他心甘情愿帮我们背黑锅。”

  柳正弘刚遇车祸,若肇事者又紧跟着意外身亡,很容易让人想到这是一个阴谋。

  梁文鹏等人不是等闲之辈,又怎能看不出其中的端倪!

  所以,边锋不但不能处理掉肇事者,还要尽量治好他的伤势,同时帮他联系好最好的律师,做好打官司的准备。

  更重要的,是给予他足够多的好处的同时,还要让他不敢有耍滑头的念头。

  任何人,都是在威逼利诱下,才会把事情烂在肚子里,或主动把责任包揽下来。

  先给一颗糖,再扇一巴掌。

  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而边锋也相信,自己找的那位肇事者司机,身患绝症,又牵挂着妻儿,只要把控得当,他一定会乖乖听话。

  “边副官,我明白了。”

  彭海涛自然明白头儿的意思,同时又是一声遗憾:“话说回来,柳长官的命还真硬,车子都碎了,他都没立即挂掉,这还要引来多少麻烦事啊!”

  “谁说不是呢!”

  边锋也很郁闷,随即吩咐道:“彭司长,你让你的手下,密切关注着柳正弘的进展,一旦有新的情况,马上向我汇报!”

  “边副官请放心,我早已安排好了!”

  下一刻,边锋突然想到了什么,再次开口道:“彭司长,柳长官都住院了,我们不能没有行动啊,这样吧,你组织几个人来,咱们下午一起去医院探望他。”

  柳正弘遭遇车祸,对南州城来说,绝对是件大事。

  在外地调研的向上使,得到消息后,都马上开始折返了。

  所以,边锋不得不行动起来,不然,他还不被南州城百姓的唾沫淹死?

  “没问题,等下我就去办,我们还要做足诚意,筹备一份慰问金!”彭海涛心领神会。

 文学

选完了课程,班级里就没什么事了,时间也快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时亿豪、杜鹏飞和唐小强舍友三人,经过软磨硬泡后,终于得偿所愿地约上王美玲、韩梦涵、蒋小樱,中午一起去吃饭。

  昊帅看着舍友们的兴奋样,就知道他们已经锁定了追求的目标,准备攻城拔寨了。

  郑小爽,则在郝欣然的怂恿下,独自去找她的彭浩然帅哥倾诉深情了。

  而郝欣然,则跟柳丝思通上电话后,决定中午和闺蜜去医院探望柳正弘。

  至于昊帅,是真不想跟郝欣然这个让他头疼的女生呆在一起,而再次为柳正弘治疗的最佳时间,也至少是半天后。

  于是,他打电话约了姐姐,然后一人走出教室,来到路边拦下校车,直奔学校南门。

  等到了目的地,昊雨桐和潘雨晴已经在一边等着了,两女手里还各拿着一本书,俏生生地站在那里。

  昊雨桐穿着大前晚买的那条淡天蓝色连衣裙,柔美亮泽的秀发随意洒在胸前,藕臂玉洁,粉面无瑕,整个人看起来风韵优雅,有一种找不到词来形容的完美感。

  潘雨晴今天没有穿连衣裙,而是一件火红的低领紧身T恤,将娇躯撑得鼓鼓囊囊的,令人喷血,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半截牛仔群,一双细长的美腿包裹在黑色丝袜里面,令人无限遐想。

  昊帅走上前去,微微笑道:“嘻嘻,姐,晴姐,你们等久了吧?来,抱抱!”

  说着,昊帅便张开双手,向着姐姐抱去。

  昊雨桐娇脸微红,侧身躲开了弟弟的怀抱,羞嗔道:“臭小子,没个正经,欠揍的啦!”

  昊帅见姐姐躲开了,再无耻地转向潘雨晴,笑嘻嘻道:“晴姐,乖啦,给个面子呗!”

  潘雨晴同样扭开,不给昊帅得逞,咯咯笑道:“咯咯!帅弟弟,你想得还真美,实话告诉你哟,前天你当着长辈的面调戏我们,气还没消呢,哪能就这么随便地给你吃豆腐!”

  昊帅尴尬一笑:“不是吧,俗话说夫妻还没隔夜仇呢,何况我们是姐弟,亲着呢,你们至于这么斤斤计较么?”

  “噗嗤……”

  两女忍俊不禁:“你这是什么比喻?那么牵强!”

  “嘻嘻!你们终于笑了,你们笑起来真美!”昊帅无耻地笑着,继续调侃道:“两位姐姐,你们的脸上怎么有眼袋了?是不是昨晚想我没睡好?”

  “你想得美啊!我们就是想阿猫阿狗,也不会想你!”

  两女白了昊帅一眼。

  “呵呵,不管你们信不信,昨晚我就一直在想你们,整晚都在辗转反侧,睡不着呢!”

  潘雨晴撇撇嘴:“少来忽悠我们,我们就是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你这张破嘴!”

  昊雨桐附和道:“就是,你睡不着,也绝不是想我们,说不定是你有认床的习惯,第一晚在宿舍睡,不习惯才是真!”

  “不是吧,这么煽情的话,你们都不感动,你们是铁石心肠吗?”昊帅很是受伤。

  “哼!臭小子,你说得再天花乱坠、星月倒转也没有用!”两女娇哼道:“真要我们原谅你,除非你能让我们满意!”

  昊帅一看有戏,眼睛马上闪烁起来:“嘻嘻,两位姐姐,能为美女效劳,那是我的荣幸!”

  “这可是你说的,我们饿了,你要请我们吃好吃的,然后呢,再陪我们逛街,若你表现良好,我们就不再计较啦!”两女道。

  “好咧!我也正好要买点东西,现在,我们先去吃饭吧!”昊帅有点迫不及待了。

  下一刻,他开着潘雨晴的宝马,两女则坐在后排,很快就来到了南州城中心的美食一条街。

  只见街道上行人摩肩接踵,热闹非凡,街道两边店铺林立,各自经营着不一样的特色美食。

  阵阵菜香不断从里面飘出来,刺激着昊帅的嗅觉,肚子很快不争气地咕噜咕噜直叫。

  不过,跟在两女身边,昊帅也只能是东看看西瞧瞧,至于吃什么,最终自有两位姐姐决定,他没有决定权,也懒得去想。

  这时,昊雨桐看着一家生意很火爆的火锅店,提议道:“雨晴,要不我们吃咕噜鸡,我见里面还挺多人吃的!”

  “我看还是算了吧,现在什么时候,还吃火锅,就不怕上火么?”

  潘雨晴摇摇头,然后眼睛一亮:“要不我们去对面那家蛙大侠吃蛙肉吧,这是近年火起来的品牌加盟店,听说味道不错!”

  “好啊,好啊!”昊雨桐附和道。

  “不是吧,两位姐姐,这个你们也吃?”

  昊帅插嘴道:“你们可知道,如今华夏餐厅里面的肉蛙,是怎么养出来的吗?”

  两女不解地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昊帅解释道:“这些蛙都是在乌黑的臭水塘里,吃着死鱼死虾长大的,养殖期间,为防发病还不时地喂禁药和激素,绝对是不放心肉的一类!”

  两女听了心里一阵发毛:“那么恶心啊,那算了,我们不吃了!”

  两人再走了一会,昊雨桐道:“我们到那家寿家人菜馆吧,里面的生意也很火爆呢!”

  昊帅和潘雨晴点点头,三人走进餐厅。

  里面的用餐的客户很多,三三两两地大多是一些俊男靓女,当然也有胖大叔配小太妹,美熟妇搭小鲜肉。

  但如昊帅这般一拖二,而且两个都是如此的极品,却是难以见到。

  餐厅装修很高档,古色古香的,很有情调,特别是那些独特的华夏民族元素,很是彰显地方的特色文化。

  如此优雅的用餐环境,生意自然不会太差。

  见到昊帅等人进来,服务员眼睛一亮,快速走过来,问道:“帅哥,美女,来吃饭么?”

  昊帅点头道:“是啊,你们这里生意很不错嘛,还有包间么?”

  昊帅想着既然请两女吃饭,环境自然要好一点,包间最好不过了。

  服务员歉意地道:“对不起先生,包间已经没有了,而且大厅里面也只剩下一张空桌,你们介意吗?”

  昊帅无奈地看了看两女。

  两女却是点了点头,于是昊帅开口道:“也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