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你乖乖含着玉势,不许取出来 睡了一个比我小很多的女孩

2021-11-01 14:32:49情感专区
这女生到底什么来头啊?!

  难道,她并不是他之前所想象的学妹什么的,而是美院的老师吗?!

  可美院的老师,应该不会有这么年轻吧?

  不不不,这都已经不是单纯的年轻了,这简直就

这女生到底什么来头啊?!

  难道,她并不是他之前所想象的学妹什么的,而是美院的老师吗?!

  可美院的老师,应该不会有这么年轻吧?

  不不不,这都已经不是单纯的年轻了,这简直就是年轻得过分了啊!

  符慕白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男生此刻的心情变化。

  或者说,就算是她注意到了,她也完全不在乎。

  而符慕白的作画,也吸引了不少在广场中休闲游玩的人们的注意。

  已经符慕白的外在形象还是很不错的,街头写生的操作也本来就比较容易吸人眼球。所以这两相结合之下,大家都很好奇,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她画出来的画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很快,符慕白的周围就凑过来了不少人。

  大家也和借出画板的男生一样,都被符慕白快速又精准的速写给震撼到了。

  一时间,周围议论纷纷。

  有了这样的动静,就是那些没凑过来的人,也都下意识的朝这边看了两眼。

  被这么多的目光给注视着,符慕白心中不忧反喜。

  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越多的人注意到她,大家就越是会把她当成是真的来写生的普通学生,而不会往其他的方向想。

  当然了,符慕白所关注的不会多想的人,当然不是广场里的那些人。

  她的目标,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对白晋则下手的那个蛊师!

  恐怕那个蛊师绝对想象不到,他不但已经被人给发现了,而且那人还直接循着线索找上了门来!

  他更不会想到的是,一心想要抓住他的符慕白,不但没有小心的隐藏自己的踪迹,反而反其道而行之,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来!

  毕竟,没有一个猎手,会让自己处于众目睽睽之下。

  符慕白要的,就是对方的想不到!

  借着素描的机会,符慕白不时的抬头打量面前的场景,她的视线也从在场人群中的每一个人身上一一扫视过去。

  大家都以为她这是在画画,想要将眼前的人物画得更细致更真实一些,却没有人会想到,符慕白其实是在暗中打量每一个人的气息,想要从中找出那位蛊师的所在!

  突然,符慕白手中的笔顿了顿。

  不过下一瞬,她手中的笔就又重新动了起来,仿佛刚刚的那一刻停顿,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事实上,凑在她身边的那些围观群众们,也的确是没有发现。

  一来是符慕白停顿的时间本来就很短,根本就不易被人察觉。

  二来,就算是真有人察觉了,大家也只会认为她这是在考虑接下来的画应该从哪里着手,完全不会想到其他的地方去。

  符慕白垂下了眼皮,心中却是暗道了一声:找到了!

  她心中一块大石落了地。

  下一刻,符慕白又抬起头,看了一眼坐在喷泉边上,正对着自己大腿上的笔记本电脑敲打不停的中年男人一眼。

  那个男人穿着衬衫西装,还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就是个很普通的职场人士。

  一般人看见他现在这个样子,通常都会下意识的认为他这是在等人,或是在完成什么工作。

  不过,因为他低着头,又有眼镜的遮挡,所以旁人很难看清楚他究竟长什么模样,也甚至不会在心里留下关于他的任何印象。

  符慕白的笔下,渐渐出现了这个男人的轮廓。

  只不过,她这才刚画了两笔,对方似乎就察觉到了什么,猛的抬起了头!

  正好符慕白又在打量他,两个人的视线一下子就对上了。

  一时间,气氛仿佛变得有些凝固起来,符慕白手上的笔,也没有了丝毫的动作。

  她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长相。

  这还真是一张普通至极的脸,属于那种丢在人群中都很难再找得出来的长相。

  对方看着符慕白,皱起了眉头。

  正当符慕白琢磨着这人会不会直接找过来的时候,站在她身后的围观群众们却是等不及了,催促的道:

  “姑娘,你倒是接着画啊!”

  “就是啊小姑娘,你这画得多好啊,怎么突然不画了呢?”

  “哟,这是画人家被人给发现了是吧?没事儿的姑娘,你接着画你的,不会有人生气的!”

  “对啊!你看你这画得多好看啊,我都巴不得让你给我画一回呢,怎么可能有人因为这种小事儿生气的啊?”

  还有那性子急的大爷,直接就冲着那中年男人喊了起来:“小兄弟,人家姑娘正写生呢,这不正好赶上了,就把你也给画进去了。这没什么的呀,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就是介意也没事儿,人家小姑娘这才刚画了你两笔呢,连张脸都还没描出来呢!”

  符慕白:“……”

  小……小兄弟?!

  对方怕是第一回被人这么叫吧?!

  中年男人看了看符慕白周围的情况,也明白了对方这是在做什么。

  他不发一言,不动声色的站起身来,显然是打算收拾东西离开了。

  大家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顿时议论纷纷:

  “不是吧,这还真生气了???”

  “一个大男人,怎么生得这么小气啊?”

  “也还好吧……人家这不也没说什么吗?”

  “这人脾气是有点怪……有人给免费画幅画,这多好的事儿啊!别人盼都还盼不来呢,他倒好,竟然就这么走了!”

  也有那完全不在乎这件事儿的围观群众催促符慕白道:“小姑娘,没事儿,你接着画你的,把刚刚那两笔给擦了就是!你画的这么好,我们都喜欢看你画的画呢!”

  符慕白放下笔,笑着对众人道了声谢,却是挤出了人群,匆匆忙忙的朝中年男人所在的方向跑了过去。

  众人:“???”

  不是,这就不画了?

  怎么回事儿啊这是?!

 文学

“大叔,麻烦您等一下!”符慕白喘着粗气儿喊道。已经把笔记本电脑放进背包里的邰勉没能及时走人,被匆忙跑来的符慕白堵了个正着。

  邰勉侧过身,看了符慕白一眼,仍是一言不发,准备绕过她离开。

  符慕白顿时一个闪身,又把他给拦住了。

  邰勉:“……”

  这小姑娘到底想干啥啊?

  他都已经不跟她计较了,她还没完了是吧?!

  邰勉脸色一沉,眼神儿阴沉沉的看着符慕白:“小姑娘,我可不是什么有钱人。你要是想攀高枝儿的话,怕是找错人了!”

  他这是想以此为借口,把符慕白给臊走呢!

  可符慕白本就是有心找上他的,又怎么可能被他这么一句话就给说走呢?

  只见符慕白一脸诚恳的道:“大叔,你这是想到哪儿去了啊?你可千万别误会我,我就是一时兴起,想写生画幅画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刚刚一个不小心,我把你也给画进了画里。大叔你本来在这里坐得好好的,现在却突然要走,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情,生气了啊?”

  邰勉:“……我没有生气,你想多了。”

  也不知道这小姑娘是傻还是真的单纯呢?

  他刚刚都那么说了,这小姑娘竟然也不生气,还一个劲儿的跟他道歉?!

  “真的吗?”符慕白脸色一喜,“那大叔你要是不生气的话,你就还是坐这里好了。我才刚刚画了你两笔呢,还没来得及把你的样子全部画下来。大叔你放心,我肯定不让你在这儿白坐。待会儿等这幅画全部画完了,原画我是舍不得送你的,不过我可以把这幅画拍下来发给你,也算是做个纪念啊!”

  谁稀罕这种莫名其妙的纪念啊?

  邰勉:“……不用了,我是真的有事儿,这马上就得走了。既然你还没来得及把我画下来,那就干脆别画了,去画别人好了。”

  反正这广场里那么多人,还有那么多爱凑热闹的大爷大妈们,足够这小姑娘寻找到足够的写生素材了!

  “大叔你果然还是在生气!”符慕白一脸失落的道。

  邰勉:“……我真没生气!”

  他纯粹就是习惯了藏在了黑暗之中,不习惯被这么多人一起盯着而已!

  符慕白却是执拗的道:“大叔你要是真没生气,那你就坐回你刚刚的位置,让我把你画完好不好?”

  邰勉:“……”

  这事儿怎么还掰扯不清楚了呢?!

  早知道,他就不选这么个人来人往的地方待着了!

  邰勉一开始选择待在这里,除了方便他操控蛊虫以外,主要也是想给自己制造一个方便点儿的逃离环境。

  这样一来的话,即便他真的不小心被人给发现了,他也能悄悄制造点儿动乱什么的,然后趁机逃跑。

  原本他这计划得好好的,可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写生的小姑娘,偏偏这小姑娘还就是盯上了他,这简直就是把他的计划全给打乱了!

  如今这个时候,白家人怕是正在拼尽全力在全城搜索那些胆敢在背后对白家出手的人,而他作为直接出手的天师,必然是白家人的重点关注对象!

  在这种情况下,但凡他稍有疏忽,被白家人抓住了马脚,怕是就再也跑不掉了!

  更何况,他现在所处的位置,离白氏集团大楼,并不远!

  一想到这里,哪怕是一向习惯稳坐钓鱼台的邰勉,这会儿也止不住的有些心慌起来。

  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邰勉心下一沉,脸色也变得不好看起来:“我现在有事儿,没工夫跟你闲扯。你要是识相的话,就立马给我让开!”

  不然的话,可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符慕白像是没有看见邰勉那难看的脸色似的,只坚持的道:“大叔,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吧。我画的真的还可以,保证不会把你给画丑了的。”

  这臭丫头,怎么跟听不懂人话似的啊?!

  邰勉心中那脾气一上来,他藏在袖子里的手指动了动,一只细小的虫子就被他的指尖给弹射了出来,正好落在了符慕白的领口上,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了。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下看这臭丫头还怎么拦得住他!

  邰勉正等着看符慕白在他的蛊虫下会变得如何老实了,却不曾想,符慕白竟是半点没受到蛊虫的影响,仍在苦口婆心的劝说邰勉留下,好让她把自己的画作给顺利完成。

  此时的邰勉压根儿就听不进去符慕白说的任何一个字。

  他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那只突然间就销声匿迹的蛊虫身上。

  奇了怪了。

  那只蛊虫跑哪儿去了?

  他操控蛊虫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现在这种情况!

  哪有蛊虫刚一放出去,就连主人都捉摸它的踪迹的?

  更何况那还只是一只特别低级的蛊虫,专门用来对付普通人的而已,操控起来根本就不难,就连刚入门的新手蛊师都能顺利掌控!

  邰勉突然心中一凛。

  对啊,那只蛊虫绝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的。

  除非,有人暗中出手,将它给拿下了!

  自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

  邰勉猛的抬起了头,目光死死的盯着站在他面前仍在喋喋不休的符慕白。

  是她吗?!

  符慕白冲邰勉笑了笑:“大叔,相逢就是缘。难得我们在这里碰到了,就算你不乐意让我给你画个像什么的,我们也能有别的交流方式!要不,我们找个清静的地方,坐下来慢慢聊?”

  邰勉的心里顿时沉甸甸的。

  毫无疑问,这姑娘果然有问题!

  她刚刚扯什么写生,其实不过就是在试探他而已!

  亏他之前竟是一点儿也没看出来,还真把她当成是普通小姑娘,也把刚刚的事儿当成是巧合了!

  而最让邰勉担忧的是,到目前为止,哪怕他已经明知道眼前这个小姑娘是有问题的了,但他却仍然没能从对方身上看出半点异样来!

  她竟是连一点儿天师的气息也没有泄露出来!

  若非如此的话,他刚刚也不会给看错了。

  可她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