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她挺立乳尖送到他口中 娇嫩紧紧绞住他的粗大

2021-11-01 14:17:53情感专区
同是看在芽芽的面子上,宫野桃原谅了姜直树。

  本来她不是这么想的,架不住某个无赖软磨硬泡。

  最近,姜直树也算老实,去见外面女人的时候有,更多是在家陪芽芽和她这个宝儿

同是看在芽芽的面子上,宫野桃原谅了姜直树。

  本来她不是这么想的,架不住某个无赖软磨硬泡。

  最近,姜直树也算老实,去见外面女人的时候有,更多是在家陪芽芽和她这个宝儿妈。

  是姜直树不打自招,“大团圆”的计划实施到一半,再没有撞大运,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说梦话。

  “上原结衣,上原家族的私生女,姜直树,没想到你想找的人是私生女吧,不然为什么你一直找不到?”

  结衣大小姐变成了私生女?

  私生就私生,姜直树又不贪上原家的产业。

  “瞧你那兴奋劲!”宫野桃骂道。

  “我错了。”姜直树诚心诚意道歉。

  “最后两个女人是谁?是最后两个了吧?”

  “是,雪奈姐和葵没找到是么?”

  记得桃儿开口第一句便是“没找到”。

  宫野桃说:“没错,整个霓虹没有一个人叫做久之田雪奈,天照葵,也没有。”

  “......”

  大团圆,找到所有人才叫做大团圆。

  桃儿帮忙找到了上原结衣,姜直树很开心,找到谁他都很开心,可姐姐和葵是什么情况?

  “她们......不是我的姐姐吗?”

  宫野桃蹙眉:“你哪里来的姐姐,你是姜家的独生子。”

  “不对!”

  “什么不对,姜直树,你先解释清楚!”

  她之所以帮姜直树找人,一方面是想看看最后的三个女人长什么样子,有没有幕后黑手类的家伙,另一方面......还是舍不得。

  在大家的认知当中,姜直树的身体不好,战胜病魔归来,她不希望他再因为身体而“消失”。

  四个女人她都忍了,加上三个又能怎样,再多的女人她也是芽芽的妈妈,这一点宫野桃深信不疑。

  但看姜直树听说世界上没有“久之田雪奈和葵”后的样子,她又有些后悔了。

  通过姜直树说梦话的次数,她便该知道那两个人对他的重要性。

  结果是没有。

  打击有点大。

  姜直树一个踉跄坐在地上,宫野桃赶忙将其扶起来。

  “或许是我查的不对,我再找一找,你别着急,她们换了名字也说不定。”

  姜直树挥挥手,“不用安慰我,久之田和天照是本就不该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姓氏,谢谢了,桃儿。”

  宫野桃把他扶坐在了一口大厅的长沙发上,眼泪不由自主地往下掉。

  “你怎么哭了。”

  姜直树怔怔地问道。

  “我没哭,你看错了。”宫野桃捂着眼睛道,“那两个人就比我们所有人都重要?”

  姜直树说不,“你们对我来说都是重要的人。”

  “那你为什么像丢了魂一样,你分明就是偏心!”

  上辈子,桃儿哭着说出偏心之类的话,应该是……小青桃儿在作祟?

  姜直树闻言继续摇头,“真的不是,我有个小问题。”

  “说!”

  “对上原结衣,你查到了什么,和我有关系的?”

  宫野桃:“取向有问题的大小姐,而且,她根本不认识你!”

  寻找姜直树口中的名字,首先需要满足几个要素,比如又大又漂亮。

  七濑纯是小的,不过她是姜直树青梅竹马的妹妹,所以她的数据不能作数。

  其她女孩子,包括宫野桃自己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美女,熊大腰细,穿丝袜很好看……

  在此基础上,全霓虹叫做上原结衣的女孩子便被消去了95%以上,再加上年龄不能相差太多等等要素,宫野桃很快锁定了上原家的私生女上原结衣。

  桃儿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个人,仔细查验,全世界的上原结衣均与她家的臭渣男没有半点交集。

  这也是桃儿想问姜直树的问题之一。

  “果然啊……”

  姜直树恍惚的神态有所缓和,嘴角扬起苦笑,“我就说,世界上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

  姜直树想要大团圆,找回大家然后不让任何人跑掉就好。

  但未见到她们之前,姜直树没有这辈子关于她们的记忆。

  像桃儿和七濑,是在他之前恢复记忆,哪怕直树不出现,她们也知道有个铁渣男叫做姜直树。

  织子在见到直树脸的第一眼便想起了他是谁,属于比较及时的恢复。

  雪姬和小菜麻理则是后知后觉的类型,若非姜直树坚持,她们的生命中恐怕就没有他这么个人。

  就这,姜直树再察觉不出问题,白活了。

  假如让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是规则,姜直树到达之后肯定要去找老婆。

  也只有让姜直树完成心愿,快乐幸福,他才会甘心留下来。

  “……”

  换句话说,这些都是虚假的。

  “喂,姜直树,你究竟怎么了,别吓我!”

  此刻,宫野桃已从沙发后面走回姜直树的身边,见其呆呆地看着墙壁,关切地道:“不管那个上原结衣认不认识你,我都把她带来见你行不行,你别吓我行不行,同样的事情我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瞳孔恢复聚焦,姜直树一把搂住桃儿,语气不再有异常,“我会好好的,我们都会好好的,你不能离开我,听清楚了没有?”

  桃儿妈妈抽泣道:“女儿我都给你生了,我还能去哪儿?”

  姜直树呵呵一笑,“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影响不到我们,更影响不到芽芽。”

  说着,他便出了a。

  近来一个月,除了个别的一次两次,宫野桃对亲热皆持抗拒态度。

  姜直树没有强人所难的习惯,基本上没讨到便宜。

  “唔!……”

  当下,桃儿妈妈对亲热依旧不情愿。

  “没办法了……”

  “你越来越不听话了……”

  “看来你忘了这个家究竟是谁说了算。”

  身体优势,姜直树轻轻一歪,宫野桃儿便倒在了沙发上。

  “姜直树,你的事还没解释清楚呢,不许碰我!……”

  “姜直树,你撕我袜子干什么?……”

  “你压着我头发了……”

  ……

  第二天,桃儿妈妈终于踏踏实实在家陪了一天宝贝闺女。

  这是姜爸爸的功劳,同时也让桃儿明白,世界上真滴有睡服这种事。

  “喂,姜直树,你干嘛?”

  “芽芽就在那边玩。”

  姜直树回答:“淦。”

 文学

高仓市某健身会所。

  姜直树在楼下填了一张表格,跟随前台小姐姐走上楼梯。

  “姜先生,我们vt健身中心集结了全霓虹最一流的教练,无论是在训练方法还是器械方面,哪怕全世界也能称得上是领先......”

  姜直树约了一堂体验课,为此特地买了运动套装。

  可以看到,小姐姐为他做介绍的时候,小脸红红的。

  现如今姜直树已不是17岁的小鲜肉,颜值依旧巅峰,且姜大叔的气场对小姑娘天然具备杀伤力。

  姜直树说:“我先去换衣服。”

  小姐姐说:“好,我在这里等您。”

  正常来说一楼前台的接引工作无需如此的无微不至,何况姜直树不过是报了一堂体验课。

  可......“他真的好帅啊,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诶,对了,我忘了问他想找男教练还是女教练......”

  女教练的话也好也不好,男教练就更不好了。

  前台小姐姐忽然想起来,“姜先生不是为了女仆教练的主题来的吧?”

  vt健身中心,最新一期的活动便是这个女仆主题,全体女教练穿上女仆装为男学员做训练......嗯,目标群体是男学员。

  然后一边喊着“敢把带”,还赠送小手按摩服务等等,男学员们能不努力训练吗?

  另外娇滴滴的女仆小姐姐都能举起来的东西,作为男人举不起来,这像话吗?

  正这时,不远处传来喊声:“静香,原来你在这里,干什么呢,楼下又来了几名客人,我一个人忙不过来。”

  叫做静香的前台小姐姐:“等一下,哎,等一下。”

  过来找她的同事,“等不了了,你刚带上来的客户我已经安排了教练,再不走就要扣工资啦。”

  几分钟之后,姜直树走出更衣室,路人有,刚的小姐姐已然消失不见。

  “说好的等我呢?”

  姜直树摇了摇头,“算了,我来这儿本就不是为健身。”

  此时,他的上半身只剩下了一件黑色的运动体恤,下身是紧身运动长裤,套装短裤,加上轻便型的运动鞋。

  不得不说,27岁的姜大叔在身材管理方面做得非常不错,远看近看皆有形。

  根据“情报”,上原结衣每周五六日会来这家健身中心健身。

  大家族的私生女,搬不上台面,不过结衣大小姐每次出家门专车接送,身边24小时跟着保镖,想要单独接触并不容易。

  “好好的大小姐,怎么就成了私生女?”

  姜直树扭了下腰,往训练地点走去。

  他并不认识什么地点,但往人多的地方走准没错。

  “敢把带~”

  “达咩,还可以做一组,完成这一组我们就可以休息了呦。”

  一双双发电的大眼睛。

  姜直树看到了健身房内一望无垠的黑白女仆装。

  霓虹的女仆文化他倒是懂,女仆餐厅、女仆咖啡馆,行情不好的时候女仆出门拉客也不算稀奇。

  不过,女仆文化入侵健身房......姜直树捏着下巴思索了几秒,“这是谁想出来的,真提莫天才!”

  甭管最终成功失败,光女仆的噱头即可称之为不错,房内男学员们澎湃的激情姜直树看得清清楚楚,如果让桃儿或者织子她们换上女仆装监督他锻炼,估计用不了几分钟他便会锻炼到她们身上。

  “让一下,不好意思,让一下。”

  想入非非之间,一名虎背熊腰的短发女人分开了围观者。

  跟在女人身后的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上原结衣。

  结衣大小姐的丸子头,姜直树经常见,因为她很喜欢瑜伽,长头发会有影响。

  上白下粉,是上原结衣今儿穿的训练服,前后紧绷,将其沙漏型的身材完美的凸显了出来。

  姜直树观察得很仔细,粉色紧身运动裤上看不到底裤的痕迹。

  改为看向天花板,姜直树默默地道:“也就是说穿的是t。”

  姜直树今儿过来,一是有时间,二是碰碰运气,未打算一步到位。

  然而他的身体不这么想,上原结衣前脚进门,姜直树便跟了上去。

  健身房分训练区、私教区,以上原家的实力单独为上原结衣开一家私人会所都不过分,所以前面两人所走的方向自然是私教区。

  忽而,上原结衣停下脚步,扭头看向姜直树问道:“您是今天的教练?”

  我是教练?

  姜直树哈笑道:“没错,我就是上原小姐您今天的私教教练,我姓姜。”

  前面的虎女保镖说话,“姜教练?麻生教练呢?”

  姜直树说:“麻生教练不太舒服,请假了;不过请放心,我也是vt的金牌教练之一,一定会尽全力服务好上原小姐。”

  健身教练靠蛋白粉“发家”的居多,看多了很容易造成审美疲劳,反而是姜直树这样健康的肌肉更加顺眼。

  最重要的一点是姜直树足够帅。

  又见电梯,三人来到健身中心的第三层。

  好吧,姜直树得承认,上原结衣怎么可能只报普通的私教课呢。

  三层的301室,独立空间、器材齐全,独属于这堂课的教练与学员。

  虎女保镖很自然地立在了门口,目视前方。

  私人健身房中央,姜直树与上原结衣相对而站,分别鞠了一躬。

  姜直树说:“好,那我们先开始热身运动。”

  健身教练姜直树......毛线的教练,他真滴是毛线都不懂。

  但是不懂也得上,姜直树确定以及肯定,自己不是那位虎女保镖的对手。

  “我们先慢跑一分钟。”

  “抬头挺胸。”

  “原地慢跑。”

  姜直树带着上原结衣跑,后者跟着做动作。

  “接下来,是提膝练习。”

  “挺胸站直,原地踏步提膝30次。”

  如是姜直树带领,瑜伽热身运动走起。

  瑜伽?

  当然是瑜伽。

  健身什么的,姜直树最熟悉的便是瑜伽,上辈子,结衣大小姐经常在他面前表演。

  一套动作。

  耗时不长,效果其实相差不多。

  门口的虎女保镖微微蹙眉,因为她从没见过这种热身运动。

  “一会儿我去问问这个姜教练究竟是谁。”

  说完这句话,她捂住了肚子,且是很急的那种。

  现在自然不好打扰大小姐,她便自行离开了健身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