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东西…叫大声点:男生练舞蹈时支帐篷

2021-11-01 13:57:38情感专区
讲得情真意切,就连带着十分的敌对情绪的元瑾林此时也无法说出一句反对的话来。

  最终,元家两位哥哥还是同意了将元阿玉留在了秦王府。

  小七列了单子,让人回去取了必要

讲得情真意切,就连带着十分的敌对情绪的元瑾林此时也无法说出一句反对的话来。

  最终,元家两位哥哥还是同意了将元阿玉留在了秦王府。

  小七列了单子,让人回去取了必要的药材过来,一家人就这样在秦王府住了下来。

  一个时辰后,一张寻访名医的告示便贴满了京城的大街小巷,另有不少的人去了外地建议名医。

  ……

  秦王府要寻找名医的消息就像插上了翅膀一样,一时间京城里人尽皆知。

  周府内。

  苏哲听到下属报告了这个消息,惊得急忙站起身来,“白姑娘的医术可是天下无双啊,秦王为何还要寻找名医呢,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啊。”

  苏哲摇摇头,“不对,这里面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对龙承吟的敬重是超过皇上的,眼下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心急如焚,当下就要出门亲自去秦王府一探究竟。

  刚刚走到书房门口,就看到乔书羽带着雪儿两个人急匆匆地赶来。

  “苏将军请留步!”

  人还未到,乔书羽就老远打了招呼,他一路拉着雪儿小跑而来,上气不接下气的。

  苏哲有些意外,出声问道:“乔师爷,你这是所为何事啊!”

  乔书羽说话间就拉着雪儿来到了苏哲的跟前,顾不得口干舌躁的,喘着粗气赶紧说道:“元姑娘出事了!”

  苏哲的心里一惊,喃喃地说道:“难怪秦王会如此大动作的找遍本下名医,元姑娘为何突然出事,是不是有什么内情?”

  他是知道的,通过上几次,元阿玉出了事故之后,秦王龙承吟是派了暗卫保护元阿玉的,在京城这个地方,根本不会有人伤了元阿玉。

  一时之间,他心里升起一大团的疑惑。

  乔书羽听罢,眉头都皱了起来,“这件事情都是她的缘故。”

  说着他便指了指身侧的雪儿姑娘。

  雪儿脸上很是纠结,撇着嘴说道:“我也是一片好心嘛,你们一个个的都在担心着秦王,那阿玉更是如此啊,我只不过是说了如何解蛊,又没逼着她这样做,你这样怪我做什么!”

  她一直就对乔书羽每每对元阿玉称赞不已而堵心,现在被乔书羽拿这件事情来凶她,更加有些不满。

  乔书羽气得指着她的手都变得抖了起来。

  “你还嘴硬,要不你告诉阿玉解蛊的法子,她哪里会这样做?”

  “那又怎么样?元阿玉爱惨了秦王,她愿意为对方做任何事情,我也是出于好心,才告诉她解蛊的方法的。”

  雪儿被吼,心里极不舒服,当下就怼了回去。

  乔书羽简直气得要七窍流血了,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懂什么!秦王也同样深爱着元阿玉,他如果知道实情的话,一定不会让她犯险的,秦王失忆说不定以后会有其他解决的方法,现在让元姑娘冒着生命危险去将他的记忆找回来,对他来说,根本就不能接受,你不是在帮助他,而是在害他,你懂不懂!”

  乔书羽说完,便气呼呼地一掌拍到了门框上。

  雪儿最终张了张口,没再解释,中原的这些人,心思与他们乌斯国的人完全不同,这么多的弯弯绕绕她根本不大理解,但是元阿玉肯舍得自己的性命来唤起龙承吟的记忆,她对对方还是充满敬意的。

  从两个人短短的几句话里,苏哲一下就理清了思绪,“这么说来,是雪儿你出的主意,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元姑娘可还有其他的方法救治?”

  苏哲的心里是抱有一丝希望的,他认为主意是雪儿出的,那对方是一定知道如何医好元阿玉的。

  雪儿耸了耸肩膀,“很抱歉,关于如何解秦王的蛊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听我母亲说,已经几百年了,我们那里还没出现给人下蛊的情况了,所以对于如何医治元姑娘,别说是我,就是我母亲也无从知晓的。”

  她的话,让苏哲的心里一紧,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唉,没想到会是这样!我先去秦王府看下情况,你们跟我一起过去吧。”

  乔书羽站直身子,上前拉住雪儿,“好,我们与你一起前去。”

  雪儿却是挣扎不前,“我不去,你这不是让我去送死吗,要是秦王知道是我给元阿玉出的主意,说不定会怪罪于我呢。”

  雪儿抱着旁边的柱子,就是不肯撒手,她也感受到如今龙承吟做出如此大的动作来,那两个人的感情可谓是十分深厚的,生怕自己出现的话,会让对方把所有的怒火都烧到她的身上来的。

  出了自保的本能,她才不会主动去送上自己的小命呢。

  雪儿本身武功就很好,乔书羽这个半掉子,自然不是对手。

  两个人就在当下上演了拉锯战,苏哲看了不由地有些头大。

  他转身说道:“雪儿姑娘,依我看,你还是跟我们一起去为好,秦王要是真的怪罪于你的话,你即使躲到天涯海角,他也不会放过你的,不如你主动出现,将事情讲明,说不定秦王根本就不会怪罪于你了。”

  “真的?”雪儿眼里带着大大的疑问,她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西域姑娘,此时还是第一次感受到生命在受到威胁,心里不由地打起了鼓。

  乔书羽看着不一样的雪儿,心里说不出的复杂,雪儿虽然并不是想着要害元阿玉,但是这件事情,可是由她而起,去秦王那里,是她必然要做的一件事情。

  但是看着惊慌失措的眼前人,乔书羽的心里反而升出一丝的怜悯来。

  “苏将军说的对,逃避不是方法,你跟我们一起前去吧。”

 文学

雪儿眼睛睁得老大,一下抱住乔书羽的胳膊:“那你要想办法保护我,按照我们那里的规矩,你可早就是我的夫婿了。”

  乔书羽的脸胀得通红,“这个时候说这些做什么,我不懂你们那里什么规矩,不要把我和你绑在一起。”

  雪儿一听当下就急了,再度抓住旁边的柱子,说什么也不肯走了,苏哲出面劝说:“你和书羽的事情事后再议,现在先办正事要紧。”

  可是雪儿却无论如何也不撒手,眼里带着泪说道:“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我能跟着你来中原,就是铁定了心思要和你在一起的,你一定要答应我,和我在一起,不然的话,要是面见秦王,我怕是死了也没人替我收尸!”

  雪儿一贯剽悍,但是这一次是真正的有些害怕了,一时之间,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饶是乔书羽看了,也有些于心不忍心,想着最近一段时间的相处,眼前的这个姑娘除去脾气不好外,各方面也让他挑不出毛病来,当下便上前一步道:“好,我答应你。”

  得到了保证,雪儿便和乔书羽和苏哲二人前往秦王府。

  ……

  “王爷,长公主求见!”

  阿齐小心上前汇报,龙承吟的脸色十分不好看,眼里带着怒气,“我早就说过了,谁都不见,你要是记不住的话,自己下去领罚。”

  阿齐的小心脏抖了一下,门外的可是长公主,他是万万不敢直接拒绝的,即便是顶着挨骂挨罚的危险,也得前来汇报一声。

  听到元阿玉病重,一时间很多人都想登门来探望,有的是抱了真心的,毕竟以往被元阿玉治疗顽疾康复的人,心里是念着她的好的。

  但是也不免有一些来看笑话的,这一天的时间,秦王府门口简直是门庭若市,让阿齐一个头两个大。

  “是,属下这就去回禀长公主。”

  阿齐拱手福身,快速地退了出去。

  宫殿内,小七白术以及三七还有几名侍女都在外间等候着,生怕里面有什么不时之需。

  看到阿齐从里面出来,白术和三七两个人相视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阿齐来到门口处,对着标有长公主标识的马车深深地躹了一躬,“长公主殿下,王爷心情极度不好,暂不见客,还请您先行回宫,等王爷稍稍平复一些,他会亲自拜访。”

  长公主是何其通透的一个人啊,自然听得出来话里的真假,她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后面的话怕是你自己给加上的吧,也罢,本宫也就不为难你了,我是有些不放心阿玉那姑娘,我这里有一支上好的千年人参,你替我带进去吧。”

  说着便命人将一个精致的木盒交到了阿齐的手里。

  阿齐自是少不得一翻感激不尽的话,目送了长公主离开。

  他摇了摇头,这才一天的时间,王府内就被如此浓烈的低气压包裹着,压得他都有些喘不过气来,“唉,真心盼着元姑娘能够早日康复。”

  阿齐刚要回头,便听到不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

  他抬头看过去,只见苏哲三人一起策巴过来。

  一眨眼的工夫,就已经来到了门前。

  “参见苏将军!”阿齐相前拱手行礼,苏哲等人快速从马上跳下来。

  “阿齐,听说元姑娘病了,我们过来看看。”

  阿齐起身,有些为难地说道:“王爷下令,任何人不见,这不,我刚刚送走了长公主殿下,还请各位早些回去吧。”

  他刚刚可是挨了好一通骂,现下自然是不敢再冒然前去禀告了。

  乔书羽连忙走上前去,“阿齐,元姑娘的事情是雪儿给出的主意,还请你通告一声,让她把详细情况说明,说不定会对元姑娘的病情有所帮助。”

  阿齐一听,连忙说道:“我这就进去禀报王爷。”

  别人可以不见,事关元姑娘的事情,他料定秦王一会改变主意的。

  当他再度行色匆匆地来到主殿内时,果然看到龙承吟的面色便十分不好看了。

  他赶在对方发怒前,赶紧把情况说明,龙承吟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带他们来偏殿见我。”

  不一会儿工夫,苏哲连同乔书羽和雪儿三人一起来到了偏殿内。

  龙承吟从他们进门开始,就一直盯着雪儿看,那一双眼睛像是千年的古潭一样,让人看了不由地有些害怕。

  雪儿下意识就想往乔书羽的身后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乔书羽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好言哄了她在前面站好。

  “你把情况照实说来。”

  龙承吟负手而立,对着雪儿沉声说道。

  雪儿手里拿着的一方手帕都快被她给绞烂了,组织了一下语言,便把事情的始末给讲了出来。

  “……事情就是这样的,这件事情,是元姑娘一直央求于我,我才与母亲去信询问秦王殿下的蛊要如何解,况且我说了,元姑娘也是可以选择的啊,我可没逼着她做这件事情。”

  雪儿只觉得有些委屈,这一次她可是半点坏心思没有的,所以赶紧为自己辩解了一番。

  龙承吟听完雪儿的讲述,一巴掌拍到面前的几案上,顷刻间,那条几就碎了几半。

  得雪儿惊叫一声,躲到了乔书羽的后面。

  龙承吟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眉头紧皱,他都能想象得出当时的元阿玉是何其的痛苦,为了救他,连命都不要了的情形。

  一行热泪从眼角滑落。

  房间内静得掉针可闻,一时间,苏哲等人大气都不敢出,静静地站在当地。

  秦王的悲伤他们都看在眼里,可见他与元阿玉的感情是何其深厚。

  半晌,秦王缓缓睁开眼睛,“你与小七仔细说下解毒的过程,看看能不能对治疗阿玉有所帮助。”

  说完,他便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雪儿看到他的身影一消失在门口,一下就瘫坐到地上,“妈呀 ,可吓我了,我还以为今天活着出不去了呢。”

  她看着地上的条几的碎片心有余悸,手抚上胸口,感受到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乔书羽也松了口气,天知道他刚刚也紧张地要命,手心里全是汗。

  小七不一下就走了过来,让雪儿详细讲了解毒的过程,并记录下来,随后他便离开去钻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