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东西我们在车里做:朋友两口子当我面3p中文字幕

2021-11-01 13:49:06情感专区
 “你刚说什么,我好像出现幻觉了。”

  颜朔轻笑,把还残留着一圈血牙印的右手摆在蓝粒粒面前,

  “你都给我做标记了,还想不认账?”

  “你,

 “你刚说什么,我好像出现幻觉了。”

  颜朔轻笑,把还残留着一圈血牙印的右手摆在蓝粒粒面前,

  “你都给我做标记了,还想不认账?”

  “你,你,你胡说什么?”

  蓝粒粒都被吓成结巴了。

  颜朔则是一副胜券在握,

  “我刚刚不是说有两个秘密要告诉你吗?这是第二个,要听好了。”

  蓝粒粒预感到什么,紧张的瞪圆了眼睛,手心都开始微微冒汗。

  只听颜朔用充满磁性的嗓音清晰缓慢的说出四个字,

  “我心悦你。”

  一瞬间,蓝粒粒的心脏剧烈跳动,好似要跳出胸腔一般。

  她的慌乱无措暴露无遗。

  颜朔继续说道:

  “我很庆幸能够认识你。你不止救了我的性命,还让我知道有人为了活着而如此努力。我喜欢小粒儿对待生活的热情。

  说实话,我不喜欢这种每天每时每刻,心绪都被你牵动的感觉。太陌生,太不受掌控。但是我喜欢和你在一起。

  所以,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当我的王妃?我会和爹娘一样,这辈子只有你一个,不沾染其他女人,只有彼此。”

  蓝粒粒余光扫见散发着莹白微光的灵果树,恍然大悟,

  “我知道了,你是想继续让我提供蜂蜜给你修炼,所以才说的这些,对不对,我不会被骗的!”

  颜朔脸色黑下来,他可是第一次表白心迹。

  虽然看起来游刃有余,但是他也在紧张,结果就换来这么个结果。

  他忍不住骂道:

  “真是个狼心狗肺的小东西!”

  蓝粒粒再次瞪眼,

  “你骂我?果然被我说中了吧!”

  被人表白,她开心吗?

  当然了,蓝粒粒心里几乎乐开了花。

  只是她不相信罢了。

  连颜朔都没有发现,她深藏的自卑感。

  因为鸡肋的力量系异能而被亲生父母抛弃,在这个世界又因为身为女子而被亲母当成争宠工具,物尽其用后更是想杀人灭口。

  桩桩件件,她之所以那么努力的活着,是因为如果自己不努力,没有人会帮她。

  从孩提时期就明白这个道理,更明白人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她知道自己不够聪明,脑子不灵活。

  也知道比自己漂亮还举止有度的大有人在。

  她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能够得到颜朔的喜欢。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别有所图。

  想清楚之后,蓝粒粒斩钉截铁道:

  “我不会再给你蜂蜜了。”

  颜朔才是要气炸了,他把仍旧沾着水的手指弹向蓝粒粒。

  水滴向蓝粒粒脸上飞去,却似乎被无形的墙面挡住一般直直停在半空。

  转瞬照着相反的方向,全都扑倒颜朔脸上。

  蓝粒粒趁着颜朔闭上眼睛的瞬间,一把将人推进湖里。

  终于解气了……

  颜朔冷不丁掉进湖里,衣服湿透黏在身上,十分难受。

  只是再难受也比不过心里难受。

  还有比他更惨的吗?

  先是剖白心迹被对方质疑是别有所图,随后又被扔进水里。

  尽管空间里四季如春,水温也不算太低。

  颜朔还是觉得心里哇凉哇凉的,就跟掉进冬天的冰窟窿里一样。

  他都快要怀疑蓝粒粒之前情窦初开的表现是故意逗他玩了。

  颜朔湿淋淋的从水里走出来, 头发一缕一缕的滴着水,跟个落汤鸡没两样。

  他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如此落魄的样子又让蓝粒粒心虚的凑过来,眼巴巴围着他转圈,像是个做错事的狗子。

  颜朔用内力烘干衣服,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

  等蓝粒粒都快把自己转晕了,他才终于开口,

  “是哪件事让你难以接受?是我喜欢你,还是我恢复健康,亦或是我觉醒雷系异能?”

  蓝粒粒低头不说话。

  “我自问对你不薄,不可否认其中参杂着你救了我的恩情,但是偿还恩情有许多种办法。本王不需要对你事事关心,时时过问。

  你闹脾气,好,是因为我没有及时拦住我娘的行为,但是我无论如何道歉都没有用。现在你又三番五次恶语相向,我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

  我以为你也喜欢我,会为我开心,看来是我错了。”

  颜朔想转身离开,又不知该如何出去,他叹口气,

  “这么长时间他们应该不在原地了。抱歉之前我骗了你,我想着如果以后在一起,彼此间就不该有任何秘密,所以撒了谎。你送我出去吧,出去的迷阵我也知道如何走。”

  蓝粒粒伸手揪住颜朔的一片衣角,低着头就是不说话。

  颜朔再次叹口气,揉了揉她的头发,

  “没关系,是我鲁莽了,你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坚持是好事。放心,我不会让别人伤害到你的。至于我们……暂时就这样吧。”

  蓝粒粒心中的黑洞不断扩大,随着颜朔最后的话音落下,心中只剩下一片无尽的黑暗。

  师父总说她处事不够成熟,但这也正是因为她有一颗赤子之心。

  蓝粒粒不懂那是什么,她只知道,因为她闹脾气,所以再一次被人放弃了。

  她又变成了那个没人要的小可怜。

  要是蔡公公知道她这么想,估计得一口凌霄老血喷出来。

  他费劲巴拉的养了两年的娃儿,刚喜欢上个人就直接把他忘到了九霄云外……

  总之,蓝粒粒觉得自己太可怜了。

  比眼泪更先落下的是天上的雨滴。

  瓢泼大雨倾斜而下,兜头浇了颜朔一脸,刚刚烘干的衣服和头发再次湿哒哒贴在身上。

  他一开始还怀疑蓝粒粒又故意整她,这个空间的很多规则明显受蓝粒粒控制。

  只是当他发现蓝粒粒也被雨水毫不留情的打湿,才发觉不对劲。

  饶是颜朔天纵奇才,也想不到天上下雨是因为蓝粒粒在哭,话本里都不敢这么写。

  但是蓝粒粒的抽噎声逐渐放大,最后变成了嚎啕大哭,他想不发现都难。

  他见蓝粒粒哭过很多次,不过大多都是假哭。

  唯一一次真哭是他为蓝粒粒挡毒针,中毒快死了那次。

  只不过那次也只是默默掉眼泪,不像这次,居然跟个被人抢了糖果的孩子一样,哇哇大哭。

  颜朔自己心里也跟着酸涩皱巴成一团,喜欢一个人原来除了能带来双倍的开心,还会伴随着双倍甚至许多倍的难过啊。

 文学

颜朔刚刚在湖水里泡了个透心凉,现在又被浇了个凉透心。

  不仅如此,作为一个男人,此刻还得安慰女孩。

  不管是不是他错。

  还没开始谈恋爱的睿王爷一口气把爱情的酸甜苦辣尝了个遍。

  他慢慢把哭泣的人儿拥入怀里,爹说的果然没错,女人真的很难懂。

  他在蓝粒粒耳边轻声说道:

  “是我失恋了,应该是我哭吧?咱们打个商量,你先让这大雨停下好不好?再被这么折腾一次,我真会生病的。”

  这话听在正心思敏感的蓝粒粒耳中就是颜朔只关心自己,压根不在意她的感受,顿时悲从中来,哭的更大声了。

  “好好好,不停就不停吧。”

  颜朔忍受着震耳欲聋的哭声,连忙改口,

  “要不,小粒儿说说为什么要哭?”

  谁能给他点提示,现在到底该怎么做?

  幸好蓝粒粒不是那种只闷头不说话需要对方猜来猜去的那种,她把头埋在颜朔的肩膀上,闷声说道:

  “你果然不是真的喜欢我!嗝——”

  颜朔真是要被冤枉死了,

  “你怎么会这样想,我说心悦你的话都是认真的。结果你做了什么?把我推进湖里?”

  蓝粒粒抽抽鼻子,就当没听见后面的话,小声问道:

  “那你喜欢我什么?”

  颜朔抽空抹了把脸上的雨水,

  “你先把雨停下,咱们才能好好说话,行吗?”

  蓝粒粒没应声,不过天上的雨渐渐变小,云层缓缓散开,又恢复成湛蓝的天空,只有几朵洁白的云朵点缀其中。

  颜朔把人从怀里拉起来,有些尴尬的移开视线,果然是长大了,就是不够大。

  “先把你的衣服烘干吧。”

  因为衣服湿透贴在身上,所以蓝粒粒的胸前显出微微的起伏。

  蓝粒粒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前,瞬间更加自卑了。

  她虽然不会像颜朔一样把异能转化成内力烘干衣服,但是空间里的一切都可以任由她控制。

  用精神力弄干衣服,比颜朔的动作还快。

  等颜朔打理好衣服,却迟迟不肯转身。

  蓝粒粒撇撇嘴,连偷看都没有一次,肯定是对她不感兴趣。

  瞿瑾说过,喜欢一个人就会想和他上床!

  不得不说,蓝粒粒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兔,变成如今泛着黑色的情场伪老手,富有理论知识的瞿瑾功不可没。

  “我要转身了?”

  颜朔听到身后哼唧一声,扭过头,就发现蓝粒粒正不满的看着他。

  “终于不哭了?所以你到底为什么?我真的一点头绪都没有。”

  蓝粒粒幽幽问道:

  “你喜欢我?喜欢哪?有多喜欢?”

  这问题就和问你错在哪一样,实在难以让人回答。

  作为情场新手的颜朔还不曾深切体会到其中的致命陷阱。

  于是老实答道:

  “吃东西的样子很可爱,虽然武功很高,但总是傻乎乎的,虽然小心眼,偶尔脾气暴躁,但是依旧善良。”

  除了第一句话勉强能入耳,蓝粒粒满头黑线,

  “你真的是在夸我吗?”

  颜朔摇头,

  “是你问我喜欢什么的,虽然你真的有很多缺点,但是我一样喜欢你。你不觉得这才是真爱吗?”

  听着好有道理的样子。

  蓝粒粒差点被颜朔说服了。

  “你怎么证明不是觊觎我的东西?”

  颜朔无奈,

  “我没办法证明。而且,如果以后我们在一起,我肯定会借用你这方天地做些事情。也会需要它帮助我修炼提升异能。但这不代表我不喜欢你,只是在利用你。你明白吗?”

  蓝粒粒摇头。

  “你这样想,早在我们初见时,你拿出一根世间罕有的人参时,我就猜到你有不同寻常的手段,可是,我曾经要求你为我做过什么吗?”

  蓝粒粒继续摇头,颜朔确实从未主动要求过什么,但那时候他一心求死,和现在没有可比性。

  颜朔有些挫败,双手握住蓝粒粒的肩膀,认真看着她,

  “我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蓝粒粒终于说话了,

  “那倒不是。”

  颜朔居然有种老怀安慰的感觉,

  “我以前保护着你的秘密,以后也会继续如此,所以,你没什么需要担心的。”

  蓝粒粒迟疑点头。

  颜朔嘴角含笑,

  “所以,你可以承认喜欢我了吗?”

  蓝粒粒想了想,刚刚颜朔说要放弃,她那么难过,应该就是喜欢吧。

  于是大方点头。

  想起瞿瑾讲的各种段子,她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颜朔不明,

  “什么意思?”

  蓝粒粒羞涩却大声说道:

  “现在你该亲我了。这叫一吻定情。”

  颜朔惊讶过后,低头闷笑。

  蓝粒粒总能出乎自己预料。

  蓝粒粒不满的催促道:

  “快点。”

  颜朔收敛笑意,身体前倾,尽管面上从容,其实快紧张死了。

  他甚至没有留意到握着蓝粒粒肩膀的手越来越紧。

  被他这种情绪影响,蓝粒粒也开始真的紧张起来。

  在颜朔靠近时,紧闭双眼,不敢看越来越靠近的俊颜。

  她后悔了,应该学习化妆的。

  刚刚头发被打湿,发型肯定不好看。

  没准和颜朔站在一起,就是白天鹅和丑小鸭的对比。

  正当她胡思乱想,要不要喊停时,唇上一热,有个温温软软的东西轻轻贴了下,快的她都没反应过来。

  她睁开眼睛,颜朔居然脸色微微泛红。

  蓝粒粒条件反射的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看来回去后有必要找瞿瑾多取取经。

  现在嘛,她要宣誓主权了。

  等等,她好像忘了一件大事,

  “我听师父说你能娶很多人,你不会已经和谁那个那个过了吧?”

  颜朔简直是面红耳赤,后世的人都这么开放的吗?

  还是蓝粒粒这丫头尤其虎。

  他不想回答这么尴尬的事情,但蓝粒粒却死不罢休。

  颜朔只好憋气的答道:

  “没有,没有。我以前心疾那么严重,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

  “哦——”

  “你那副同情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颜朔气闷。

  蓝粒粒不着痕迹的瞄了瞄他的下身,没什么诚意的说道:

  “你看错了,你懂得洁身自好,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