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骗走了好朋友的第一次:三男一女伦交过程

2021-11-01 13:38:26情感专区
手机铃声响个不停,傅晚从被子里伸出手,去床头摸手机。

  “喂?”

  嗓音带着刚睡醒时的沙哑,她眼睛半睁开,根本没去看来电的人是谁。

  “长本事了傅晚,

手机铃声响个不停,傅晚从被子里伸出手,去床头摸手机。

  “喂?”

  嗓音带着刚睡醒时的沙哑,她眼睛半睁开,根本没去看来电的人是谁。

  “长本事了傅晚,现在学会彻夜不归了。”

  霍子宴压抑着怒火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傅晚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差点忘了,今天要跟霍子宴出去约会!

  “你不也是彻夜未归,就准你在外面找小情人,不准我享受?”

  两人现在每日的相处开始,好像都是从吵架开始。

  “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你好好享受,答应你的要求作废。”

  傅晚还没来得及解释,霍子宴就把电话给挂了,再打过去,是拒绝接听的提示消息。

  要不要这么不讲理!

  傅晚气愤的给他发消息,“霍子宴,你给我接电话,不然我回去让爷爷给你打。”

  消息刚发出去,霍子宴的电话就打来。

  “你能不能别每次都拿爷爷威胁我?”

  张口闭口就是找爷爷,真以为他怕吗?

  霍子宴想到霍老爷子火冒三丈的模样,他还真不敢还句嘴,以免气到老爷子,就得不偿失。

  “你要是能好好听我讲话,我至于拿爷爷出来说吗?”

  还不是霍子宴不讲道理,说起来两个人的性格都一个样,认定一件事后,就容易听不进别人说的话。

  霍子宴放弃和她争论,“行,你说。”

  傅晚简略解释道:“昨晚跟雨曦玉潭山庄泡温泉,比较晚就没回去,用你的卡开的房。”

  记录在那,霍子宴要是不相信,随时可以查。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至于说好今天一整天的时间都归我,难道霍总要做言而无信的人?”

  霍子宴是个商人,做事讲究信用是基本,他早就把今天的时间腾出来,特意一大早赶回去。

  可迎接他的,是空无一人的别墅,处处迹象告诉他,傅晚昨晚根本就没回家。

  “我去接你。”

  傅晚扬起唇角,“这还差不多,你在家对吧?顺带帮我拿套衣服过来,就要衣柜最左侧的那件。”

  出去约会,怎能不好好打扮一番。

  酒店有基本的化妆品,傅晚简单化了个妆,换上衣服。

  霍子宴坐在沙发上等她,听到动静,他抬眸看去,眼里闪过一抹惊艳的神色。

  平日里的傅晚走的是性感风,今日的她一改往日风格,穿了一件温柔的碎花长裙,明艳的五官在她的妆容点缀下,透露出几分清纯可人的感觉。

  她走到霍子宴的面前,轻挑眉梢,“怎么样?”

  傅晚一开口,霍子宴心中的旖旎瞬间烟消云散。

  半天没得到回应,傅晚“嘁”了一声,“亏我按照你喜欢的风格精心打扮一番,连句夸奖的话都没有。”

  霍子宴淡淡的说道:“你不适合。

  高傲张扬的大小姐,又怎么适合走清纯女大学生的路子呢。

  傅晚更是知道这点,所以之前的她,从未尝试过这种风格。

  她视线落到后面的镜子上,她这不比林亦然好看数倍?

  霍子宴不是小白花吗?

  傅晚过去挽住她的手臂,故作娇态,“宴哥哥,你也太伤人家的心了,人家只是想得到宴哥哥的夸奖而已,嘤嘤嘤。”

  霍子宴顿时心里不适,又不好说什么指责的话,“你……能不能正常点?”

  傅晚眨眨眼,硬挤出一滴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人家就是这样的啊?怎么不正常了?”

  霍子宴无奈扶额,行吧,真拿她没办法。

  傅晚没有谈恋爱的经验,情侣之间约会要做什么,都是从网上搜来的。

  他们先在酒店吃过早餐,直奔电影院,看电影,情侣必备的项目。

  傅晚看着近期上映的电影,选择了一个恐怖片。

  旁边情侣在女方挑选电影的时候,男方主动去买爆米花和饮料,反观霍子宴,站在大厅中央如同木头一般。

  他出色的外表吸引不少女人的目光,要不是浑身散发的冷意,说不定早有一堆人上去要联系方式了。

  傅晚暗自感慨,老公太帅也是一种苦恼,时刻要防备着有没有新的情敌出现,殊不知暗中关注她的男性不逞多让。

  她走到霍子宴的身旁,指着不远处的售卖零食点,娇滴滴的说道:“老公,我要吃那个,你去给我买。”

  霍子宴无声的看了她一会儿,抬步走过去排队。

  电影还有半个小时才检票入场,傅晚找了个地方坐下,等霍子宴回来。

  终于,有个男人按耐不住,来到傅晚的面前。

  “这位小姐,请问可以加个微信吗?”

  傅晚看到不远处霍子宴回来的身影,她笑盈盈的应道:“好啊。”

  她掏出手机,还没来得及打开屏幕,手机就被一只修长的手给夺走。

  “傅晚!”

  傅晚满脸无辜的朝男人道歉,“不好意思,我老公不让加。”

  男人触及霍子宴阴沉的脸,半句话都不敢说,像夹着尾巴的狼,连忙离去。

  “什么样的歪瓜裂枣,你都下得去嘴吗?”

  刚才那个一脸猥琐相,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傅晚居然没有拒绝!

  霍子宴心中的怒火熊熊燃起,捏住手机的指尖泛白。

  傅晚依旧保持那副无辜的模样,“只是加个微信而已,又不做什么,对方那么礼貌,我总不好拒绝。你该不会吃醋了吧?”

  “怎么可能!”

  霍子宴想也不想的否认,说完以后,随即顿住,看到傅晚朝别的男人笑靥如花,他为什么会生气?

  不等他想清楚,傅晚已经拿着两张票去检票口,“快跟上来,电影要开始了。”

  霍子宴盯着大屏幕上无聊透顶的剧情,不知道身旁的人为什么看得津津有味。

  傅晚聚精会神的看着电影,有一搭没一搭的往嘴里塞爆米花。

  忽然,一股香甜的味道钻入鼻子里,一颗爆米花抵在霍子宴的唇上。

  “张嘴。”

  他下意识的张开嘴,甜味自他舌尖蔓延开,他眉头微皱。

 文学

“怎么样?好吃吗?”

  霍子宴对着傅晚期待的眼神,拒绝的话说不出口。

  “嗯。”

  又一颗爆米花塞到他的嘴里,甜味变得更加浓郁。

  “你自己吃就好。”

  傅晚没再喂他吃爆米花,转回去继续看电影。

  霍子宴的手机屏幕亮起,上面显示一条未读消息。

  林亦然:“子宴,我实在没办法才找你的,你……能不能借我一点钱,我要交房租,等我工资发下来一定还你。”

  霍子宴解开屏锁,毫不犹豫的给林亦然转了一笔钱。

  林亦然秒接收,“谢谢你,子宴,我给你做了午餐,现在送过去给你好吗?”

  霍子宴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她仿佛注意到他的视线,扭过头来看他。

  “怎么了?”

  霍子宴摇摇头,“没事。”

  他低下头回复林亦然,“不用了,我在外面。”

  林亦然手里提着打包好的爱心午餐,脸上的笑容僵住,这还是他第一次拒绝。

  以往就算霍子宴忙着见客户,也是安排她到总裁办公室等着,忙完以后第一时间来见她,吃掉她送去的饭。

  “好吧,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

  霍子宴没再回复她。

  林亦然骤然升起危机感,不行,她必须得去一趟公司。

  没在霍子宴的面前,田真向来对林亦然不客气,她瞥了一眼爱心午餐,挂上嘲讽的笑容。

  “哟,又来给霍总送饭呢?可惜霍总今天陪霍太太出去玩了,没空搭理你。”

  什么?霍子宴在陪傅晚?!

  林亦然大惊失色,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失控,他不是对傅晚没有任何感情吗?甚至还要和她离婚,好娶自己过门。

  一定是她想太多了,说不定只是家庭聚餐。

  林亦然整理好情绪,看向田真,“你在这得意什么?就算霍总没有陪霍太太,也轮不着你,说白了,你不过是霍总的随时可抛弃的玩物而已。”

  田真愤怒的扬起手,“你!”

  林亦然非但不惧,反而迎了上去。

  “你想打我?来啊,就是不知道霍总知道你对我动手以后,会怎样惩治你。”

  她治不了傅晚,还治不了一个小小的秘书吗?

  田真渐渐冷静下来,她冷哼一声,“我们走着瞧。”

  -

  傅晚从霍子宴回消息开始,就一直用余光关注着他。

  跟她约会还放心不下他的小情人?

  见他没聊几句就收起手机,傅晚这才满意的收回目光。

  后半场,霍子宴全程靠着椅子,闭目养神。

  傅晚则是跟苏雨曦聊起天来。

  “天啊,你见过谁约会看电影看恐怖片的?这也就算了,正常情侣看恐怖片,不都是女朋友害怕的钻进男朋友怀里嘤嘤嘤吗?”

  傅晚看得津津有味就算了,更过分的是霍子宴,居然看睡着。

  傅晚发了个挠头的表情包。

  “可我觉得一点都不恐怖啊。”

  苏雨曦一时哽住,要不要那么直女。

  “你害不害怕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借机有肢体接触,增进感情!”

  傅晚恍然大悟,然而电影已经接近尾声,就算她想装作害怕,也来不及了。

  她继续向苏雨曦取经,“那还有没有别的增进感情的方式。”

  苏雨曦举了一堆例子,傅晚精心挑选一个,打算待会跟霍子宴一起去,好弥补看恐怖片损失的机会。

  密室逃脱门口。

  “我们这有多人组队闯关和双人情侣体验,请问两位要哪种?”

  因为他们这个密室比较大,只有两个人的话,肯定无法在两个小时内收集到所有线索,通关是不可能的事。

  一般想要闯关的,都是和其他人一起组队,每个人分工合作,齐心协力,才有可能通关。

  “两个人就够了。”

  傅晚来这是为跟霍子宴增进感情,又不是为了闯关,能不能通关根本不重要。

  “好的,这是手电筒,里面的场景比较暗,我们开局免费赠送的道具,祝你们体验愉快。”

  傅晚谨记苏雨曦的话,紧紧抓住霍子宴的手臂。

  “宴哥哥,我害怕。”

  霍子宴停下脚步,无奈的看着她。

  傅晚继续保持娇滴滴的声音,疑惑的问道:“宴哥哥,你怎么不走了呀?难道你也害怕吗?”

  就连售票员都投来目光,忍俊不禁,想起傅晚进来的时候,虽然穿着打扮十分清纯,但一身强大的女王气场令人不敢忽视。

  可买完票的下一秒,立马成了小作精。

  “我们还没进去。”

  傅晚不解的问道:“难道没进去就不能害怕吗?”

  霍子宴放弃跟她解释,任由她在那矫揉做作。

  每到一个恐怖的地方,或者有NPC出现,傅晚都紧紧抱住霍子宴的腰,脸埋在他的胸膛,捏着嗓子叫唤道。

  “宴哥哥,人家好害怕啊。”

  走了半个小时,只走了三间屋子,一样线索都没收集。

  霍子宴算是知道,傅晚来这纯粹是为了折腾他。

  “你到底想不想通关?”

  进来之前,售票员跟他们讲解了这个密室得背景故事,说起来傅晚还是挺感兴趣的。

  而且两人都是追求完美的性格,不允许有失败两个字出现。

  “当然要。”

  傅晚迅速找到钥匙,打开房门,进入下一个房间。

  从这以后,两人就像开挂一样,每个房间停留不到十分钟,就找到线索和钥匙,速度之快看得工作人员目瞪口呆。

  时间还剩十分钟,他们来到最后一间房。

  所有没事做的工作人员,都凑到监控室,看两人通关。

  其中一个问道:“你们说他俩能不能通关?”

  另一个迟疑的回答:“应该过不了,前面他们浪费太多时间。”

  要是那浪费的半小时加在这里,说不定还有通关的机会。

  因为最后一个房间的线索,藏在意想不到的地方。

  “宴哥哥,你说这个房间的钥匙藏在哪呢?”

  通过收集线索,两人把大概故事拼凑出来,讲述的是一个女子在新婚之夜被丈夫谋杀。

  死后的她又回到死前的几个小时,可是她失去了记忆,只能不断的重复被杀然后重生这段剧情。

  直到一次重生,她的记忆并未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