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少妇撅起翘臀被挺进:撩起裙子从后面进去了

2021-11-01 13:37:15情感专区
尤其是那一双看向楚月的眼睛,藏着诸多难以言喻的情绪。

  而这——

  便是楚月所想要的结果。

  她猝不及防杀来的回马枪,能让天凰夫人难以跟上。

  她

尤其是那一双看向楚月的眼睛,藏着诸多难以言喻的情绪。

  而这——

  便是楚月所想要的结果。

  她猝不及防杀来的回马枪,能让天凰夫人难以跟上。

  她虚眯起美眸,目不转睛地望着天凰夫人的神情,有慌张稍纵即逝。

  楚月虽不敢万分笃定自己所猜测的,但见此神色,便知是八九不离十了。

  “胡说!你胡诌!”

  天凰夫人慌张又愤然,扯着嗓子大喊。

  因为被打掉了一颗牙,导致说话漏风,口齿不清:

  “叶楚月!如今敌众我寡,本宫技不如人,你要杀要剐,本宫悉听尊便,但世上大道和真理,永远都是邪不压正!”

  天凰夫人还算是聪明,及时把话题转移到了更矛盾的地方。

  楚月默不作声,慵懒地耷拉着头,额前碎发轻遮眉目,发出了低低的笑声。

  原来世上竟有人能道貌岸然虚情假意到如此地步。

  哪怕作恶多端,罪孽深重,也能扛起名为正义的大旗去掩盖自己的罪恶。

  “你也配提大道和真理,你配提邪不压正吗?”

  楚月睨着她,眸底的邪气更甚:“若当真是邪不压正,又怎会你这般人在世间猖狂?”

  “砰!”

  说完最后一个,楚月手攥成拳,一拳砸在了天凰夫人的面门。

  天凰夫人的鼻梁骨顷刻间断裂,鼻血喷涌而出。

  她疼得喊叫到撕心裂肺。

  下意识地抬起颤颤巍巍的双手,去捂住撕裂疼痛的鼻子。

  楚月面无表情,金色的眸子闪烁着嗜血的光弧,说是丛林深处的万妖之王也有人信。

  倏地,又一拳砸在了天凰夫人的面门。

  不到一会儿,接连十几拳打下。

  楚月拳面的鲜血越来越浓,但她的眼神却是愈发的平静。

  就算把天凰夫人大卸八块,也洗不清那些天怒人怨的罪孽!

  末了。

  最后一拳砸在,天凰夫人满面鲜血,张开的嘴一直都在颤然。

  楚月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袖衫,拿过素帕优雅地擦拭着手上的鲜血,诡异漆黑的面具,映着月色折射出点点幽光。

  “武神殿主。”

  武旨之中,传来谢青烟的声音。

  武神实力的威压,哪怕相隔千万里,也能压迫到武尊境实力的楚月。

  武神,乃是整个五大陆的顶尖实力。

  其身份地位,更不在天帝之下。

  所谓的武尊境,就算拥有越段挑战的本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会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超强压迫。

  那是来自于武道境地差距的压迫感,堪比巍巍雄山顶在身上,连带着楚月的双足,都深陷进了军机处的地面。

  谢青烟说:“武神殿主若是打够了,也该拿出让世人信服的证据和理由。”

  龙傲天一步踏出:“证据和理由,就在小重天中。”

  言罢,封闭了的雷霆火焰门,再度出现在围观者们的眼中。

  只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雷霆火焰门格外的大。

  若说之前只是门般大小,那么现在就是巨大的庭院了。

  众人疑惑不解地看着雷霆火焰门。

  龙傲天缓慢抬手,掌心燃起了一簇邪火。

  深深邪火,似魔似妖。

  阴森的仿若燃于地狱。

  龙傲天手腕轻抬,掌心空打而出。

  便见邪火跃然于雷霆火焰门。

  一具具龙骨在军机处堆积如山。

  龙傲天道:“这些,都是本座族人的尸骨,至于其他的部分去向了何处,该问这位佛口蛇心的天凰夫人。”

  “诸位想要证据,这些尸骨,都是证据。”

  “龙族的尸骨,与其他种族不同,龙族尸骨,就算死去万万年,也会永久地存在。”

  “它们,不会腐烂,也不会消失。”

  “但世人所知,龙族曾是万兽之尊,龙族是福泽之兽,与人族共情,所以当年龙族并未逃离这片战场而追求生存,因为他们想留下来驱散邪恶与黑暗,但它们被永远的留在了黑暗里面。”

  “吾族之龙,在临死之前,若心怀感恩和良善,会将血脉之力,凝结出福泽的花儿。”

  “但若心有怨恨,就会把不祥的种子留在憎恨对象的身体中。”

  “正因如此,龙族才会一夕之间,永远地消失。”

  “只因龙族尸骨一旦存在,不祥的种子就会生根发芽,汝之罪行便要昭告天下。”

  “所以,汝找出的办法,就是将龙族所有族人的尸骨,都埋在小重天邪恶的最深处,企图用邪恶之气,侵蚀掉龙族尸骨。”

  “确实。”

  “许许多多的龙族尸骨,被毁灭在了小重天的的邪恶之中,仅存的这些,不过是冰山一角。”

  “但小重天虽能侵蚀掉龙族的尸骨,却侵蚀不掉那些在无人的黑暗之处疯狂生长的邪气。”

  “故而,才有了屠龙宴的诞生。因为新生的龙族,都是邪龙,它们从邪恶中诞生,它们身上的邪恶,并非是有害之气息,而是它们在无助的呐喊,它们在彷徨,它们想要把尘封了九万年的真相带到光明之下,也想要残害龙族的凶手能够绳之以法,希望它们曾喜爱的人族,热爱的光明,为它们主持公道。”

  “可它们等来的是尔等自以为是的净化。”

  “尔等以为是净化邪气,彰显正义?不!你们是在斩掉它们说话的权力,以净化的美名,去帮助天凰夫人掩盖真相。”

  四处,鸦雀无声。

  堆积的龙骨,是森白色的。

  月光倾洒而下,它们平静的毫无声息。

  龙傲天苦涩地笑:“天凰夫人,你说本座是邪物,是,本座自然是邪物。本座早已死在尔等人族的手中,之所以还能活着,是这些仅存的龙族尸骨,用了九万年的时间,以魂飞魄散为代价,将本座的一缕龙元,复活在邪火之中。”

  诚然,那一缕邪火来自于武神殿主的面具。

  但他没有说出来。

  这对于武神殿主来说,是不利的。

 文学

当龙傲天把尘封的故事娓娓道来,整个大陆都陷入了震惊与悲愤之中。

  当年虚空一战,龙族的贡献世人有目共睹,后人也常常歌颂此无量功德,永世铭记着龙族的恩情。

  人族武者,不会忘记任何在帝域陷入危难之际,有助于帝域的友邦和其他种族。

  但谁都没想到,龙族竟会被背后捅刀子。

  握刀的人,还是人族的武者。

  龙傲天看着愈加绝望的天凰夫人,眼中的恨能够吃人。

  夜子喻惶惶地爬到了母亲的面前,当真是个十足的大孝子,伸出双手保护母亲,瞪着龙傲天。

  “我的母后,是天底下最好最善良的人,你不要血口喷人。”

  夜子喻怒喝:“说吧,是叶楚月派你来的,你压根就不是什么龙族元首,别以为你胡编乱造一个荒唐的龙族故事,就能让天下武者都信以为真,这天底下都是聪明人,没有傻子,不会被你们玩弄于股掌之间。”

  旋即,再瞪向了楚月。

  咬牙切齿地说:“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就因为我母亲不同意你与我皇兄在一起,你就这样对我的母亲!”

  楚月垂着眸,眼神死寂如深潭。

  夜子喻吸着鼻子泪流满面,还想为母亲说话,保护母亲,但天凰夫人却拉住了他的手。

  “母后,你别怕。”夜子喻鼓舞道。

  天凰夫人摇摇头,笑出了声:“叶楚月,你真的让本宫刮目相看,本宫到底是低估你了,连龙傲天这条贱龙,都能被你找到,这一局,是我败了。”

  “母后?”

  夜子喻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天凰夫人:“母后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龙族,都是本宫杀的。”

  天凰夫人笑出了声。

  那些龙族的尸骨还在,她已经无法狡辩了。

  夜子喻咽了咽口水,疯狂地摇着头。

  突然有那么一瞬,觉得母亲陌生到好可怕。

  天凰夫人站起来,擦了擦脸上的血液,狼狈地散发,依旧挺直脊背轻拂衣摆,又是那个华贵雍容母仪天下的天凰夫人。

  龙傲天一挥手,龙族尸骨的怨恨之气,全都蔓延了出来。

  黑色的邪气,俱都笼罩向了天凰夫人。

  当怨恨邪气入体,深埋在天凰夫人武体之中的不祥的种子,便开始生根发芽。

  一条条枝桠从心脉生长,沿着她的四肢百骸和筋脉纹路,朝武体的皮肤表面扩散开去。

  顿时,便看到枝桠从内部穿过了天凰夫人的肌肤,带着淋漓的血珠长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凰夫人的惨叫声撕心裂肺,泪水飞溅而出。

  墨黑的血液从口齿喷出。

  天凰夫人身体表面的肌肤,从脸部、脖颈到四肢,都被交织的枝桠给死死地勒住。

  痛到极致,她红着眼大笑。

  “叶楚月,你错了,他是我的孩子。”

  天凰夫人竭力地掀开了腹部,有一道很狰狞的旧伤。

  “这是我为他受的罪。”

  “那又如何?”

  “他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配拥有父母?他什么都不配!”

  “我就是讨厌他,憎恶他,你都不知道,当我把虚空之物的鬼血,灌入他的体内,他有多痛苦,那表情,有多好看,你真应该亲眼看看,可惜啊,真可惜,本宫没有用千行神卷记录下来日夜欣赏。”

  “夜墨寒,你听到了没有,你就是个杂.种,你就是个妖物,你不配得到任何的好,你不配!”

  “你活在世上就是失败的,恶心的,你……”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楚月足踏瞬步飞掠而至。

  女子犹如恶狼般扑来,将天凰夫人扑倒在了地上,任由天凰夫人身体表面交织出的黑色枝桠擦破了她的皮肤。

  楚月手中顺手捡起的石头般的铁铅,猛地砸在了天凰夫人的头部,砸得天凰夫人头破血流。

  楚月眼睛发红地看着她:“狗东西!你有什么资格说他!你没有!”

  天凰夫人满身伤痕和荆棘般的枝桠,她奄奄一息地望着楚月,露出了极致的笑。

  “叶楚月,我告诉你,我讨厌他,是因为他的父亲,是虚空之鬼啊……”

  楚月死死地掐着天凰夫人的脖颈。

  天凰夫人虽痛不欲生,但心满意足。

  她知道,叶楚月有很多地方理不清。

  所以,她要带着最深的秘密死掉,让叶楚月永远查不清,也让夜墨寒永远活在阴霾里面,找不到回家的路。

  天凰夫人刚想将武体内的气力灌入丹田武根,以自爆丹田武根来让自己去死。

  轰!

  碎骨小斧,直接斩碎了她的丹田和武根。

  在天凰夫人准备咬舌自尽前,楚月的一只手,狠狠地掐住了天凰夫人的下颌:“想死?不可能的,你不会死,你要永远的活在折磨之中承受着你应得的痛苦,在日复一日的绝望中忏悔你的过去,你不会死的,相反,本尊还要用丹药吊着你的命,让你再活个九万年,让你尝一尝被人丢弃而痛苦不止的滋味!”

  天凰夫人的眼中,渐渐染上了惊恐。

  她只能安慰自己,适才所说的话,能给叶楚月和夜墨寒带来一生的阴影。

  但她没想到,叶楚月忽然冷静了下来。

  楚月冷视着天凰夫人,森然地低声说:“你以为,本尊会信你的鬼话吗?龙族元首龙傲天可为本尊作证,阿寒他是武神殿主和鬼皇的儿子,本尊能够成为武神殿主,就是找到了武神殿主的面具,得到了武神殿主的机缘,得知此事,又在殿主的指引之下,找到了龙族元首。所以,圣域帝尊他本该正气浩然!”

  武祖和龙傲天的眼皮,都止不住地一抖。

  帝尊成了她儿子吗?

  那岂不是和小宝一个等级?

  不过……

  武祖眼神渐深,燃起了一簇炙热之火。

  殿主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慧。

  世人定然不相信十几岁的她,是九万年前的武神殿主。

  更不会信轮回转世之说。

  楚月这般说来,反而更能坐稳武神殿主的宝座。

  不仅如此,天凰夫人临死之前还想着抹黑夜墨寒,虽然没有板上钉钉的证据,但以讹传讹,人云亦云,保不齐就成了真的。

  故此,楚月这般一说,直接破了天凰夫人的诡诈之局!

  天凰夫人亦是想不到楚月会如此应对,眼睛里是浓浓的惊恐和不甘!

  早知如此!

  她当初不遗余力倾其所有都要杀掉这个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