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都这么多水了还不要吗:两男一女的双龙挺进

2021-11-01 11:51:55情感专区
竟然答应那小妮子替她解决家中琐事……

  “请督主安,请高院判安。”

  温宥蓁婷婷袅袅地拧着莲步走来,白净的脸上一派温和。

  一席淡蓝色的

竟然答应那小妮子替她解决家中琐事……

  “请督主安,请高院判安。”

  温宥蓁婷婷袅袅地拧着莲步走来,白净的脸上一派温和。

  一席淡蓝色的长裙更显得她衣决飘飘,遗世独立的白莲花作态仿佛跟这屋中的喧闹形成了一层看不见的隔膜。

  “叔叔,我可以作证这些事情陈小娘的确不知情,都是阿诺和麻二做的。”

  颜威武捂着“崩崩”乱跳的太阳穴,看到温宥蓁还是把语气放软了。

  “你知道何内幕?”

  温宥蓁一脸心疼的看着陈小娘,然后才缓声道:“小娘性子柔软,是个最不爱与人相争的。大姐姐性子盛气凌人些,从前在府中向来是说一不二的。阿诺有一回冲撞了大姐姐,大姐姐一气之下就把陈小娘全院的月俸都停了三个月。小娘知道大姐姐性子火爆也不敢与之相争,只能默默忍受。就在那三个月里,阿诺的父亲因为慢性病没钱医治,病死了。”

  颜威武鹰眸微微眯起,倒也没全信她的话。

  只问:“和麻二又有何关系?”

  温宥蓁道:“麻二是阿诺相好的,自然是替阿诺办事的。所以,我猜这次克扣主母的事件,也与麻二有关。”

  话音刚落,原本惊惧万分的陈小娘立马啜泣两声。

  “老爷,奴婢说了是冤枉的,您不听。”

  颜威武眼底有着别人看不懂的隐忍和愤愤。

  不论真假,在众人面前(尤其是沈羨予面前)如此讨论他的宝贝女儿,他终归是不悦的。

  “此事还需从长议论,等喜儿回来后我们再做定夺,现在当务之急是救治主母!来人啊,先把阿诺和麻二……”

  “老爷!这件事与我们小娘无关!是我受不了大小姐的欺凌、记恨她扣我月俸害我父亲早死!我——啊!”

  “砰——”

  只听一声凌厉的惨叫,阿诺猛地一头撞在了房间内的承重柱上!

  “阿诺!”陈小娘惊恐尖叫,一脸不忍的捂住了嘴,瘫软在原地,眼睁睁看着阿诺如同一片没有重量的羽毛,颤巍巍倒下。

  刺眼的鲜血,顺着承重柱上的那一抹重色血迹,缓缓蜿蜒到地面……

  高枫然立即走上前去,蹲在满头满脸都是血的阿诺面前,细细一探。

  “断气了。”

  !!

  顿时,在场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当场自杀?

  沈羨予冷静站在原地,淡然看着眼前那混乱的一切。

  “阿诺呀阿诺,你怎么这么傻!”

  温宥蓁似是恨铁不成钢似的狠狠跺了一下脚,“就算叔叔偏疼大房,也不会一点公道都不给你的呀!你这死了可怎么是好,难不成要我大姐姐余生都背着一条人命吗?”

  言罢还颔首垂眸,盈盈欲泣,娇弱极了。

  看着温宥蓁矫揉造作的模样,麻二心里暗骂了句“装模作样的臭表子。”

  温宥蓁面对沈羨予微微张开了无辜的双眼。

  扬起头问道:“督主,阿诺算是被姐姐间接逼死了,姐姐好歹是您手下的人,您看如何发落?”

  沈羨予不动声色的反应,让在座所有人都摸不清他的意思。

  徐驰瞟了眼主子的神色,立马转身淡淡对麻二道:“温小姐说是你和阿诺二人主谋的,现在阿诺已经负罪自杀,你可认罪?”

  麻二急的脸红脖子粗:“干我屁事!我特么就是想多捞点油水罢了,姓温的成日里往陈小娘的院里窜,谁知道是不是她们二人早有阴谋啊!肯定是她们使坏指示阿诺,然后阿诺又拉我垫背!”

  麻二急了。

  靠,死了一个阿诺,总不可能让他也死吧?

  陈小娘被反咬的措不及防,吓得眸子一缩;温宥蓁则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狠狠剜了麻二一眼。

  颜威武气得胸口起伏!

  征战沙场大半辈子的将军发了火,气势也是极其骇人的!

  “来人啊!”

  “是!属下在!”

  门外的侍卫立即闪入。

  “把尸体抬出去等仵作验尸,令叫人来把温喜居从里到外重新翻整一遍。”死在主母的房中,也是够晦气的!

  “麻二先压入府中内牢等候发落。”

  “是!”

  一行人立马匆匆行动起来。

  陈小娘假意蹲在阿诺的尸体旁落泪,可垂下的眼眸里是幽凉一片。

  该死的,她的贴身侍女都已经“以死明志”了,为什么老爷想到的第一件事却是嫌她脏了主母的房子?

  难道她贴身侍女的一条命还没有这房间的干净重要吗!

  秦梓温,我定要将你彻底从主母之位咬下来!

  “呃……啊……”

  倏然,床幔内穿出痛苦的低吟声。

  高枫然立即上前去。

  惊呼:“不好,她又吐血了。”

 文学

什么?”

  颜威武再顾不得那么多,一个箭步冲进帷幔。

  顿时,秦梓温痛苦的表情和削瘦凹陷的脸庞便猛然闯入他那担忧的眸子。

  “夫人!!”

  “将军……”秦梓温这时早已没有了抵抗他的力量,哪怕眼里满是抗拒,可在看到自己丈夫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思念之情,泪水盈满了眼眶。

  “夫人,夫人……你为何如此倔强,不肯告诉我实情?竟拖的如此严重!”

  “行了快别墨迹了。”高枫然作为大夫,很冷酷的拉开了颜威武,冷声道:“赶紧让所有人撤离,清场,我要开始针灸了,你再废话下去,她活不过一个时辰!”

  颜威武就这么被一个晚辈给怼了。

  但他知道,高枫然的医术高明,这房里只有他能医治。

  颜威武一点都没生气,大手一挥,大将之风凛然。

  “除了高院判的药童,其他人都退出去!”

  呼啦啦——

  乌泱泱的一大堆人都噤若寒蝉,迅速离开;阿诺的尸体也被人迅速拖走了。

  “你们,把炭盆点上,我现在给她施针。眼下情况紧急,只能扎一些禁忌穴位了。”说到这里,高枫然也有些紧张!

  人身体的禁忌穴位,若非不得已,不能随便施针!

  否则很容易反噬!

  但是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半个时辰……

  一个时辰……

  时间一点点流逝,大厅里,唯有沈羨予端坐在主位喝茶;颜威武急得坐不住,在房间里不断的踱步。

  “高院判!情况如何!”

  高枫然一头是汗的走出来,双手因为一直保持着固定的姿势而变得微微发抖,

  颜威武立即焦灼地凑上前去。

  高枫然先是下意识地看了眼沈羨予。

  这才面色沉重道:“暂时止住血了,但是蛊毒没办法清除,我能力有限。”

  颜威武心头一凉。

  高枫然都治不好,那……

  他顿时就要疯!

  “怎么办,怎么办……夫人!”

  高枫然拽住颜威武的胳膊,眉头紧缩,认真道:“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治她。”

  “是谁!?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要将他请下来!”

  颜威武死死攥住高枫然的手,目眦欲裂!

  “这种蛊毒,按理说咱们禹国的毒仙也是可以医治的,但……”

  “一是毒仙并不专长于蛊毒,她可能也没有万分把握;二是毒仙已经隐匿江湖好几年了,多少人寻她都寻不到。”

  “除非……”

  “除非能找到当年试毒大会第三名,那位苗疆蛊女,穆清,她才能彻底治好你夫人。”

  “好,我这就去寻她!”

  颜威武立即就要往外冲。

  “等等!”

  高枫然立马拉住他。

  “当年穆清放过话了,她只毒人不救人,除非毒仙要跟她再次比试,否则她是不会回京城的。”

  颜威武立即道:“我现在就召集人马,去求毒仙出山!”

  “唉……可能性极小,那您就试试吧。”

  ……

  是夜。

  沈羨予端坐在轿中,闭目养神。

  虽依旧是那张古井无波的平静俊颜,但他那微微勾起的唇角,总是浮现出若隐若现的意味。

  低沉,兴奋。

  还有一丝嗜血。

  “你在想什么?”

  与他共乘的高枫然实在是受不了这恐怖的气氛,没忍住,用胳膊肘怼了怼沈羨予。

  那高深莫测的太监,这才悠悠睁开眼,琥珀色的瞳仁在睁开的那一刹那,有浓厚的杀戮一闪而逝。

  “什么也没想,怎么。”

  “呃……没事,我觉得颜威武能找到毒仙的机会微乎其微,而且他还得说服毒仙给穆清下战帖。唉,他夫人最多还能活七日,我觉得悬了。”

  沈羨予勾起唇角,意味莫名地笑了一声。

  “我倒觉得,他有这个本事。”

  “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先回宫吧,我还有事要做。”

  高枫然的“唉”字还没说完,只见沈羨予眉头微拧,内力运起,用大掌轻拍一把座椅,“腾”的一声。

  咻——

  人就这么不见了。

  “靠,又背着我偷偷练内功!!”

  ……

  大理寺。

  “哈哈哈哈,给钱给钱!”

  颜喜儿隔着一道栅栏,用粗制滥造版的扑克牌跟纹身大哥还有妖媚女子斗起了地主。

  这俩人别看都是重刑犯,但是人还挺有意思的。

  短短一天时间,颜喜儿努力发挥自己的社交牛比症体质,把他们俩人都聊成了自己人!

  关公满背大哥,虽然也是个恶人,但这次进来纯粹是给老大背锅了;

  妖媚女子,就是香香楼的头牌,被一个恶霸喜欢上了非要纳妾,她不肯,就被送进这里来“好好想想”了。

  再加上颜喜儿这个被迫背锅的。

  敢情,就是三个倒霉鬼罢了。

  三个人百无聊赖间,今天就开始玩斗地主,颜喜儿作为发起人,欺负人家两个玩的不熟练,赢了个钵满盆满!

  妖媚女子这把刚开始就着急“叫地主”,结果地主牌是两个三一个五,真是想逆天改命结果被现实死死按在地上又摩擦了一次。

  “哎呀~奴家可真倒霉~”

  她输了钱也不恼,只是媚气地抱怨了两句,捻起兰花指,从肚兜里夹出一张香气扑鼻的银票。

  “小妹妹,人家只有这张了呀。”

  颜喜儿忍住喷鼻血的冲动。

  努力把眼睛从女子那两抹莹白处挪开。

  伸出手,接过银票。

  “嘿嘿,承让承让了。”

  纹身大哥跟颜喜儿一家,赢得也开心,收到钱开心道,“说起宫里那个九千岁啊,我几年前还在红崖会里见过他……”

  红崖会?

  颜喜儿眼底闪过一抹狡黠。

  红崖会是先帝在世的时候最忌惮的一个民间组织,据说当时差点就发生了宫变。

  沈羨予,居然参加过红崖会?

  她正愁找不到制衡沈羨予的消息呢!

  送上门的消息,不用岂不是可惜了?

  “咳咳,大哥你以前也在红……”

  “你还有心情在这里赌牌?”

  倏然,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是沈羨予!

  颜喜儿心头一跳,连忙把想问的话又憋回了肚子里。

  她立即转身,小狗似的,笑眯眯的看着沈羨予:“督主!你看,我把他俩裤衩里藏的钱都赢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