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蹂躏肉核到高潮|被男朋友C醒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021-11-01 11:38:52情感专区
对面姜南笙暧昧地说,“想不到嘛,你居然是我们宿舍里第一个脱单的。”

  “不是男朋友。”顾尔直接把漫画大赛的图片亮到姜南笙面前,“我朋友想去

对面姜南笙暧昧地说,“想不到嘛,你居然是我们宿舍里第一个脱单的。”

  “不是男朋友。”顾尔直接把漫画大赛的图片亮到姜南笙面前,“我朋友想去参加这个比赛,咨询我的意见。”

  姜南笙接过手机低头翻看一阵,将手机还给顾尔道:“想参加就去试试啊,赢了就能摇身一变成漫画家,输了也没什么损失,还能积累经验,你朋友很喜欢画漫画吗?”

  顾尔把手机塞进包里,踟蹰片刻试探道:“……你觉得她可以参加这个比赛?可她辨色能力要弱于旁人,她真的能参加吗?”

  “为什么不能?”姜南笙抬起头,嘴里还咬着一撮粉丝,她“呲溜”吸进嘴巴里,咽下去然后说:“在我看来喜欢就去争取,去尝试嘛,色弱怎么了,还有无臂钢琴家呢。”

  说的也是……顾尔心里有了新的考量。

  姜南笙吃相喜人,吃完她自己碗里的粉丝舔了舔嘴巴,见顾尔碗里的粉丝几乎没动,扯出一抹憨态可掬的笑容:“尔尔,你吃饱了吗?”

  不知道她心中所想的顾尔诚实地点头。

  “那……你的粉丝应该不吃了吧?”

  顾尔这次犹豫了一下,点头。

  “既然你不吃,浪费可耻,要不就给我吃了吧?今天中午我都没吃饱,可以吗?”姜南笙不断眨着眼睛卖萌。

  顾尔眼角抽了抽。

  两人吃完饭,溜达着回到宿舍,走到宿舍门口就看到她叶臻抱着棠欢的衣服丢在门口,其他宿舍的女生也都拉开宿舍门正在看热闹。

  顾尔唇角抽动,偏头去看姜南笙。

  姜南笙脸皱的跟包子一样,苦笑:“我就说嘛,她们俩打得不可开交。”

  顾尔皱眉:“闹成这样都没人管吗?没人同志宿管阿姨?”

  对门看戏的女生说:“宿管阿姨刚来过一趟又被气走了,现在肯定是去教导处告状了,你们宿舍恐怕要倒霉。”

  顾尔跟姜南笙对视一眼。无语。

  进去宿舍,顾尔发现不仅是棠欢和叶臻的东西,就连她和姜南笙的东西都不能幸免于难,尤其是姜南笙那个珍贵无比的bjd娃娃此时正躺在地板上,还被人踩了两脚,娃娃手臂的树脂有开裂的迹象,姜南笙当场就炸了!

  “是谁动了我的娃娃!”

  姜南笙爱娃如命,最贵的一只娃娃要近十万元,刚进宿舍的时候她就声明过谁都不准动她的娃娃,眼下娃娃被人丢到地上踩了一脚,她真的要气疯了。

  随着姜南笙的一声厉吼,原本嘈杂的宿舍走道瞬间安静下来,大家面面相觑,没想到性格活泼开朗的姜南笙会发这么大的火气。

  “不就是只洋娃娃吗?”不知道是谁嘀咕了一句。

  顾尔抬眼向人群中看去,可她还没找到是谁说了这句话,姜南笙已经率先一步扯住那女生的头发,往后拉让人仰起头,然后姜南笙狠狠地甩了她两巴掌,恶狠狠地说:“不懂就闭上你的臭嘴!”

  姜南笙眼圈通红,心疼地看着怀里的娃娃,蓦地眼泪就砸了下来。

  顾尔虽然不了解bjd这个圈子,可她知道这些人不经允许乱动别人的东西,事后还死不悔改,诋毁别人的爱好,这种做法本身就是错误的。

  叶臻抱臂站在墙边,见状冷嗤一声再看棠欢的眼神充满了轻蔑。

  她刚之所以把棠欢的东西丢出去,就是因为棠欢在宿舍里乱翻东西,姜南笙的娃娃也是因为她刚才进来刚好撞到棠欢在玩娃娃,突然出声棠欢受惊脱手才导致娃娃摔在了地上。

  这时,宿管阿姨也带着教导处主任过来了。

  教导处主任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身材微胖,带着近视眼镜,将仿佛被人打劫过发宿舍上下左右打量一遍,目光在四个女生身上一一扫光,冷呵道:“跟我去教导处!”

  教导处办公室,四个女生一字排开站好,主任问清事情经过后,一一打电话通知女生家长。

  第一个来得便是棠欢的母亲,那个看上去就刻板教条的女人一进门就扇了棠欢一巴掌,直接将人扇得跌倒在地板上,旁边的人表情各异。

  叶臻目不斜视地冷着脸,姜南笙和顾尔吓了一跳,主任短暂震惊过后,在棠欢母亲打算再次动手打人之时,将人拦下,心平气和地将人请到一边坐下,示意顾尔和姜南笙将棠欢扶起来。

  随后来得就是姜南笙的母亲,打扮时尚的都市女郎,了解事情经过后,安抚着女儿的情绪两人到一边落座。

  紧接着进来的是个打扮时尚的女生,顾尔认识她,苏琳,国内知名女漫画家,她来这里干嘛?

  很快顾尔就知道了答案,女人径直朝叶臻走过来,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主任你好,我是叶臻的姐姐,您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主任将事情经过又仔细说给她听。

  苏琳是个脾气好的,闻言她看了叶臻一眼,然后对周围的人友好的笑了下,拉着叶臻去角落里坐下。

  毫无悬念,顾尔的家长是最后到的。赵女士拎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进来办公室,身后还跟着穿着红色运动服的林澄,赵女士一进门就一口一个“宝贝儿”的喊着顾尔,仿佛她受了多大委屈一般。

  林澄目光戒备地扫过屋里一圈人,什么也没说,他往前走了一步来到顾尔面前,歉疚道:“对不起,今天没来送你。”

  顾尔没想到林澄也跟赵女士一起来了,刚要摸摸他的头说没关系,从赵女士进门以来就一直被忽视的主任,忍不住右手握拳,凑近嘴巴轻咳一声,道:“那个……顾尔同学家长,要不我先跟您说一下事情的大概情况?”

  赵女士这才把目光望向主任,调整出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笑着说:“真不好意思啊主任,我家尔尔给您添麻烦了,她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您说,我回去一定好好跟她说。”

  “呃……其实也没什么,这件事跟顾尔同学也没什么关系,叫您来是因为其他同学争执期间,损坏了顾尔同学的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等贵重物件,商量一下赔偿事宜。”

 文学

教导处出来,赵女士主动邀请宿舍里其他女生一起吃饭,除了姜南笙表示感谢外,无人买账。

  赵女士也不恼,拉着顾尔和林澄上车,激动地对顾尔说:“尔尔宝贝,你听妈咪跟你说,今天澄澄比赛上的表现超级棒,不出意外很快就能转去一队,跟着你爸爸出国打比赛了。”

  顾尔提林澄感到高兴,转头去看他,林澄耳根爬上一抹红色,他摸着后脑勺,腼腆地说:“都是教练教的好。”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还是澄澄你聪明,有天赋。”赵女士毫不吝啬地夸奖。

  顾尔也鼓励他:“行了,别谦虚了,学校旁边有个小吃街,里面的很多美食都不错,我请客,给林澄庆功。”

  “谢谢。”林澄偷偷抬眼皮瞧她,脸皮薄得跟小姑娘似的。

  顾尔带他们来附近有名的一家烤肉店,外面排队的人很多,店门口有棋盘,专门提供给等餐的顾客消磨时间用。

  赵女士去买饮料,顾尔和林澄隔着张桌子面对面坐着,林澄提议下棋,顾尔想了想没有反对。

  顾尔执黑棋,林澄执白棋。

  顾尔黑棋先走,一边下棋一边问:“最近学校里表现怎么样?还能跟得上课吗?”

  林澄目前就读初三,即将面临中考,虽说进了国家队,可以作为体育特长生减去响应的分数,但要进市一中还是需要文化分。

  林澄文化课成绩一直不错,尤其是理科学科的成绩很轻易就能拿到高分,可需要时间去记去背的文科成绩,就有些差强人意。

  “还可以。”林澄思考后落子,“开学测验,我数学和物理都拿了满分。”

  顾尔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佯做不经意地问:“哦,那不错,语文和英语呢?多少分?”

  林澄面露囧色,抬头偷瞄了一眼顾尔,干笑两声,小声咕哝道:“……语文79,英语53。”

  语文总分一百四,英语一百二。很好,两门文科成绩都不及格。

  顾尔深吸一口气,沉吟思考片刻,道:“这样,以后你有哪里不懂直接打语音问我,每周我都会抽背课文和单词。林澄,你虽然是体育生,可文化课也不能落下,知道吗?”

  顾尔观察着林澄的表情,挨了批评林澄没有半分懊丧,反倒像是中了大奖一般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她,他忙不迭地点头:“我知道了,我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一定向顾老师请教。”

  “乖。”

  顾尔哄小孩般继续落子,棋盘上胜负分明,五枚黑子连成一条直线,顾尔胜。

  林澄兴致冲冲地跟顾尔分享训练时有趣的事情,顾尔正听得入迷,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喊她。

  “顾尔。”

  回过头,顾尔看到季航正朝她这边跑过来,脸上还带着些许兴奋,顾尔见他手里拿着两本参考书,知晓他是买书路过的,站起来微笑地打招呼:“季航学长,好巧啊。”

  “不巧啊,是我们有缘。”季航眨眼笑道。

  不等顾尔辩驳,他又继续说:“你来这儿里吃饭吗?自己?这是我朋友家开得店,他家菜品不错,等的人相对就多,你早说你要来这吃饭,我就让他提前给你留个桌儿了。”

  “没……”

  “那还是你面子不够大。”不给顾尔说话的机会,林澄走过来挽住顾尔的胳膊,看着她说:“我突然想到我有几个题不会,顾尔,你可以教教我吗?”

  林澄戒备地插在两人中间。他不喜欢顾尔的这位学长,长得一副风流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顾尔茫然地看了林澄一会儿,见他表情无辜又真挚,只能转头抱歉地对季航说:“不好意思啊。”

  “这位是……你弟弟?”

  季航摸了摸鼻子,面前的小男生撑死也就刚上高中,可看他表情充满了敌意,活像他抢了他老婆一样,看得背脊发凉。

  “他是……”

  顾尔还没说完,林澄主动伸出手,脸上带着不卑不亢的笑容:“你好,我叫林澄,我不是她弟弟,我是……”林澄犹豫了下措辞,道:“我是她的青梅竹马。”

  季航意外地看向顾尔,目光带着探究。

  顾尔不轻不重地在林澄脑袋上拍了一下,把人摔到自己身后,解释道:“季航学长,你别听他胡说,他是我邻居家的弟弟,也是我爸爸的学生。”

  林澄冷着脸没再说话,季航则是一脸恍然,笑道:“我说呢,原来是邻居弟弟啊。”

  他刻意咬重强调“弟弟”两字,惹得林澄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顾尔没注意到这些,季航也见好就收,说起了正事:“对了,我刚发给你的东西看了吗?怎么样?感兴趣吗?”

  “什么东西?”林澄皱眉问。

  顾尔勉强笑笑没说话。她还没有考虑好到底要不要参加,冷淡道:“再说吧。”

  赵女士买好饮料刚走过来,就看到顾尔旁边站着个帅气的小伙子,长相蹲正,看起来跟顾尔也能聊到一起去,心道:不愧是她赵云的亲闺女,才开学第一天就有那么帅的男孩子追求,照这样发展下去,说不定再过两年她就可以做外婆了。

  “尔尔宝贝。”赵女士清了清嗓子,拎着饮料走过去,目光绕过顾尔落在季航身上,上下打量着,怎么看怎么觉得满意,八卦的话张嘴就来。

  “小伙子叫什么名字啊?也是A大的学生吗?学什么专业的?今年多大?有没有女朋友?打算什么时候结婚?觉得我们家尔尔怎么养啊?有——”

  “妈!”

  顾尔及时打断赵女士盘问户口,压低声音小声说:“妈,您这是干嘛!季航学长只是我一个普通朋友,您别这样。”

  她转过身,歉意地对季航说:“不好意思啊,我妈人就这样,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说这话时,顾尔脸火辣辣的,都要烧成红苹果了。

  季航原本还有些惊讶,可见顾尔脸臊得通红的样子着实可爱,爽朗地笑了:“没事的。”

  他转头对赵女士微微鞠了一躬,表现的很有教养:“阿姨,您好,我叫季航。今年刚满二十,是A大医学院的学生。”

  “医学院的啊。”赵女士面露惊喜,越看越觉得面前的少年彬彬有礼,谈吐温文,越看越欢喜,“学医好啊。这样家里人生个小病小痛的都不用出门了。”

  刚好里面有桌了,服务员出来叫号刚好叫到顾尔她们,赵女士越看季航越满意,非要拽着他一起吃顿饭,当然季航也却之不恭,不推拒就是。

  顾尔几乎瞬间明白了赵女士的衣服,脸很快冷了下来。

  被冷落在一边的林澄眼神晦暗不明,一贯带着和煦笑容的脸此刻也暗淡下去。

  两人并肩默默跟在赵女士和季航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