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人妻屈辱的被迫大张着双腿|女警被吊起来两腿扯开

2021-11-01 11:35:52情感专区
明曦被他失望的眼神盯着,心里十分难受。

  其实霍承洲之前对她做的事情,她也还清楚地记得。

  如果当时没有沈庭律铤而走险的将她救走,她现在也不可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

明曦被他失望的眼神盯着,心里十分难受。

  其实霍承洲之前对她做的事情,她也还清楚地记得。

  如果当时没有沈庭律铤而走险的将她救走,她现在也不可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

  可是——

  霍承洲适时开口:“是我强行留在这里的,你别怪她。”

  沈庭律冷笑,“你现在倒是会帮她说话了。”

  他目光落在霍承洲绑着纱布的手臂上,笑容更加讽刺,“因为受伤了,需要她的帮助,所以才终于想起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位妹妹?”

  “别说了。”明曦按了按太阳穴,心里那股烦躁的感觉久久没能消散。

  沈庭律看着她这副样子,欲言又止。

  江朦月被吵闹声惊醒,打开房门看到这一幕,脸色也变得复杂。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又觉得现在无论说什么,都没办法解决这混乱的关系。

  明曦将套间门关上,朝几人淡漠道:“先坐下来,再好好谈。”

  江朦月率先配合着在沙发上坐下。

  沈庭律和霍承洲对视一眼,神色冷冰冰的。

  但最终还是走了过去,在明曦的一左一右坐了下来。

  明曦看向沈庭律,认真问:“他手臂上的伤,和你无关对吗?”

  沈庭律勾了勾唇,“如果是我做的,你会选择原谅我,还是维护他?”

  “现在这些问题不重要。”明曦板着脸,“告诉我实情。”

  看着她这副严肃的样子,沈庭律语气带着几分妥协,“不是我。”

  明曦长松了口气,又看向霍承洲,“你这次选择来找我,也代表着你不会再找沈家的麻烦了,对吗?”

  霍承洲陷入沉思。

  明曦的语气依旧冰冷,“既然你选择来投靠我,就必须告诉我实情。要不然,你也没必要再留在这里。”

  “是沈岳南。”霍承洲沉吟良久,才终于开口。

  “什么意思?”明曦一时半会没能理解他这话的含义,神色困惑。

  沈庭律眼中却寒光乍现,周身爆发出森冷骇人的气息。

  他薄唇轻启,声音透着讽刺,“这一切,都是沈岳南指使你的?”

  听到这话,明曦眼瞳一缩,不可置信地朝霍承洲看去。

  霍承洲面无表情地点头,“没错。”

  轰隆——

  明曦大脑突然一片空白,身子往后靠,神色变了又变。

  江朦月也震惊地瞪大眼眸,“沈岳南?那个人不正是……”

  沈庭律名义上的父亲!

  沈庭律薄唇紧抿,下颌紧绷,幽深的黑眸闪烁着缕缕寒芒。

  房间陷入长时间的沉默,气氛变得低沉。

  也不知过了多久,明曦才终于找回些许理智,看向沈庭律担忧地问:“你事先知道这件事吗?”

  “不知道。”男人声音寡淡道。

  明曦眉心皱得更深。

  所以现在的这些情况,都是沈庭律之前没能预料到的。

  她心里五味杂陈,手突然被一只大掌轻轻握住。

  明曦回头,正好对上沈庭律安抚的眼神。

  她神色有些错愕,明明现在遇到困难的人是她,可沈庭律却——

  霍承洲看到他们两人的举动,眸色深沉。

  “现在最要紧的不是谁指使了你做这些事情,而是指使你的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沈庭律抬眼看向霍承洲。

  明曦听到他这话,心里万分感激。

  依照她对沈庭律的了解,他这是暂时不想再追究霍承洲做过的那些事情了。

  江朦月回过神来,也很是不解,“所以他这么做的目的又到底是什么?”

  沈岳南可是沈庭律的养父,却一次次在背后操控着这些人来对付沈庭律。

  这些事情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匪夷所思。

  霍承洲摇头,“我也不清楚。”

  他抬眼,对上几人狐疑的眼神,自嘲地笑了笑,“我知道你们都不相信我,但事实就是如此。”

  “我相信你。”明曦开口道。

  霍承洲有些意外地多看了她几眼,神色变得复杂。

  沈庭律身体往后靠,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在沙发扶手上轻点着,“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我会自己调查清楚。”

  他站起身,盯着霍承洲,“但你现在,必须跟我走。”

  “为什么?明曦忍不住问道,脸上布满担忧。

  沈庭律眼神颇冷,“他自己招惹上了麻烦,还想躲在你们这里,就不怕给你们带来杀身之祸?”

  霍承洲耸了耸肩,也站起身。

  不等明曦开口,沈庭律也盯着她说道:“放心,在对他动手之前,我会先跟你说一声。”

  这话的意思是,没有她的允许,他不会再轻易对霍承洲动手?

  明曦心尖一颤,莫名觉得他的眼神有些炙热,不敢再和他对视。

  霍承洲配合地跟着沈庭律离开,屋内再次恢复了安静。

  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明曦心里五味杂陈。

  她看向沙发扶手上的那点血渍,忍不住走到窗边往下看去,盯着沈庭律的背影。

  霍承洲明明给他带来过很多麻烦,可她为了他的安全,还是愿意忍受厌恶将霍承洲带去他的去处。

  明曦将手掌按在自己心口的位置,心底那股复杂的情绪久久没有被压下。

  这一夜,几人都睡得不太舒坦。

  次日一早,明曦收到了霍承洲发来的短信:【我很好。】

  所以沈庭律昨晚按照约定,没有再伤害他。

  明曦彻底放下心来,和江朦月吃好早餐后,就接到了霍雅晴打来的电话。

  她眸色深了深,犹豫着接听,声音冷漠,“霍女士,怎么了?”

  “听说,你前段时间去找了霍振海?”霍雅晴似笑非笑道。

  明曦冷笑,“你的消息还真是灵通。”

  “因为这种事情,有的是人主动来跟我汇报。”霍雅晴顿了顿,又开口,“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明曦双眸微眯,“这话,难道不应该由我来问你吗?霍女士这些年一直霸占着霍家的财产,还将霍家所有怨气指向了沈家,这对于沈家来说未免太不公平。”

  “我听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霍雅晴语气不变。

  “现在不明白没关系,你总有一天会自愿明白。”

  明曦反正要挂断电话,对方带着威胁的语气传来,“明曦,我劝你适可而止。有些浑水一旦踏入,以后可就难以抽身了。”

  明曦挑眉,“多谢你的提醒,但我向来喜欢冒险。不管未来如何,我都不会后悔自己这次的决定。”

  她不等霍雅晴回应,就挂断了电话。

  江朦月有些担忧地开口:“你说……她真的会对我们动手吗?”

  “人在利益面前,总会丧失本性。”明曦喝了口水,唇角的笑容变得苦涩,“如果我们父母的死真的和她有关,你觉得她还会在乎我们的死活?”

  江朦月想了想,不禁叹气,“你说的没错,有时候血缘并不能代表什么。”

  明曦想到了沈岳南和沈庭律的关系心里沉甸甸的。

  有血缘关系的都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沈岳南和沈庭律。

  奢华的别墅里,霍雅晴将手机随手搁置在一旁,脸上倒是没有丝毫恼意。

  她抿了口热茶,管家走了过来,“夫人,蒋小姐来了。”

  霍雅晴莞尔,“来得可真早,让她进来。”

  蒋莉进屋时,就见到霍雅晴正慢条斯理地喝着热茶,跟她焦灼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想到自己之前也曾裹着这么悠哉的生活,蒋莉气不打一处来。

  在和沈家决裂之前,霍雅晴多少还得给她一些面子。

  而现在,霍雅晴见到她进来,居然还一直坐在沙发上不愿意起身迎接。

  这简直是在给她下马威!

  可想到自己这次有求于人,蒋莉也只能努力让自己放下面子。

  她走过去,朝霍雅晴笑了笑,“我们长话短说吧。”

  既然她们彼此都知道今天见面的目的,也就没必要再拐弯抹角了。

  霍雅晴脸上浮现欣赏的笑容,“我就喜欢你这种明白人。”

  她指着自己对面的位置,示意蒋莉坐下,晃动着茶杯漫不经心道:“我听说,你父亲在外面有一个私生子。”

  听到这话,蒋莉放在膝盖上的手立刻紧拢成拳。

  她看着蒋莉的目光,带着警惕。

  她的父亲的确有一个私生子,正是因为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威胁,所以她才对父亲的话唯命是从。

  因为一旦自己没能给蒋家带来价值,父亲一定会为了家族利益,将那个私生子接回蒋家。

  这样一来,她以后继承蒋家家业的胜算可就变得渺茫了!

  看着蒋莉脸上逐渐多了几分怒火,霍雅晴满意地笑了笑,“别生气,我今天是来帮你解决问题的。”

  “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帮我?”蒋莉语气多了些许不耐烦。

  霍雅晴站起身来,拍了拍她的肩膀,“你现在最大的难题,就是没能搞定沈庭律。要是你能当上沈家少奶奶,还愁那个私生子来跟你争夺蒋家的财产?”

  蒋莉冷哼,“你说得倒是轻松!”

 文学

脑海里浮现出了上次自己在沈氏集团楼下遭遇的耻辱,蒋莉脸上无光。

  霍雅晴挑眉,“不试一试,你怎么知道自己到底行不行?”

  她顿了顿,唇角勾起幽深的笑容,“人心时时刻刻都在变,就算他现在对明曦再重视,总不能一辈子都保持初心不改吧?”

  蒋莉神色有些动摇,“所以你的计划是什么?”

  霍雅晴神秘一笑,“我们必须先对明曦下手。”

  她在蒋莉身边坐下,将自己的计划娓娓道来。

  听完了她的描述,蒋莉担忧地皱起眉,“明曦一直都很狡猾,要是被她发现了——”

  “我们小心一点不就行了?”霍雅晴身体往后靠,漫不经心道,“做任何事情,都必须承担一些风险。但只要最后获得的东西值得我们的付出,不就行了?”

  听到这话,蒋莉不禁莞尔,“你说的没错,只要这件事情能顺利进行,我也一定好好报答你的。”

  沈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沈庭律坐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根正在燃烧的雪茄。

  谢南栀走进来,关上办公室的门,压低声音道:“你说,你将霍承洲带回家了?”

  男人漫不经心地点头。

  这个消息本来就是沈庭律在电话里头亲自告诉他的,现在亲眼见到他肯定,谢南栀太阳穴突突直跳。

  他在沈庭律面前坐下,不确定地问:“所以现在,你已经耳后他冰释前嫌了?”

  沈庭律抬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觉得,我是这么大度的人?”

  谢南栀一愣,扶了扶金丝框眼镜,“难道……是明小姐的委托?”

  沈庭律继续抽着雪茄,没有回应。

  谢南栀看着他这副反应, 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他按了按太阳穴,不可思议地喃喃:“没想到明小姐居然这么大度,还是说她又受到了霍承洲的迷惑?”

  “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沈庭律将雪茄在烟灰缸里摁灭,“找到沈岳南的踪迹了吗?”

  昨晚他回家后,就让谢南栀帮他查这件事。

  谢南栀摇了摇头,“沈岳南半年前和你决裂后,就出国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他本来去了F国,可我找了很多关系,还是没能打听到他的踪迹。”

  “所以,他很有可能早就离开F国了。”沈庭律若有所思道。

  谢南栀颔首,“很有可能,我们在F国的势力他也很清楚,若果不想让我我们查到他的踪迹,他就一定会想办法逃去其他地方。”

  他顿了顿,看着沈庭律好奇地问:“不过,你怎么突然问起他的情况了?”

  “我和他终究不是亲生父子。”沈庭律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沙发扶手上轻点着,神色散漫,“你说,他就真的对沈氏的财富不感兴趣?”

  谢南栀双眸微眯,“你的意思是,他最近又有其他动作?”

  “霍承洲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沈岳南指使的。”沈庭律声音淡漠。

  “什么?”谢南栀眼瞳一缩,不可置信地盯着他。

  沈庭律仍然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仿佛刚才讲述的对他来说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看着他这副样子,谢南栀也已经明白他不是在开玩笑。

  他按了按太阳穴,“没想到,那些事情居然和他有关。可你觉得,霍承洲说的话是真的?”

  “我目前还不能确定。”沈庭律垂眸沉思,“但我也不能立刻否定他那些话的真实性。”

  谢南栀神色更加凝重,“不管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沈岳南做的,这都不是小事,我会让人继续盯着他的动向。如果找到了他,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让人将他带过来见你。”

  “嗯。”

  谢南栀离开了一会后,徐闻走了进来,将一些文件放在办公桌上,随口道:“沈总,今天蒋小姐去了一趟顾家,您觉得她是去找顾小姐,还是去找霍女士?”

  沈庭律双眸微微眯起,“她和顾家关系倒是不错。”

  “自从您断绝和蒋家合作,其他企业也担心会受到影响,所以也跟蒋家断绝往来了。蒋家最近日子不好过,肯定也一直在想办法找出路。”徐闻认真分析道。

  沈庭律把玩着打火机,神色幽冷,“找个机会,安排她来见我。”

  听到这话,徐闻有些意外。

  上次沈庭律对蒋莉的厌恶,他也都是看在眼里的,完全没想到沈庭律居然还愿意和蒋莉见面。

  但他见男人的神色不想是在开玩笑,也只能应了声“是。”

  既然沈总都这么说了,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夜色渐浓,明曦来到了沈氏集团办公楼下。

  沈庭律处理完工作下楼,这才发现她站在办公楼前。

  他眉心微蹙,“你怎么来了?”

  今晚的风有点冷,夹杂着细雨,明曦的头发和衣服都被淋湿了,像是已经在这里站了许久。

  他问完,也不等明曦回应,就将责备的目光移到前台职员身上。

  明曦连忙开口:“你别怪他们,是我让他们别去打扰你的。”

  沈庭律回过神来,探究地看着她,若有所思道:“你是想见霍承洲?担心他在我这里过得不好?”

  他自嘲地笑了笑,“跟我来,我带你去见他。”

  他绕过她,大步往外走。

  “不是的,我相信你不会伤害他。”明曦生怕他误会,着急开口。

  沈庭律停下脚步,再次回头。

  明曦将一个餐盒举到他面前,神色有些不自然,“我知道自己委托了你做这种事情,会给你带来负担。这是我自己做的一些点心,希望你喜欢。”

  沈庭律挑眉,将餐盒打开,似笑非笑道:“所以这是给我的报酬?未免太敷衍了一点。”

  明曦神色尴尬,“我目前财力有限,所以……”

  “这东西,我先收下了。等哪一天你能拿得出其他的东西来作为补偿,再来找我。”沈庭律将餐盒收下。

  明曦松了口气。

  她不想亏欠他太多,只有他接受了她的心意,才能让她心情舒坦一些。

  明曦正要再说些什么,一辆车在路边停下。

  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女人朝他们小炮了过来,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沈总,您找我?”

  这声音是——

  明曦诧异抬头,就见来人果然是蒋莉。

  她神色有些意外,前不久蒋莉不是才刚吃了沈庭律的闭门羹,怎么现在又这么喜气洋洋地回来了?

  蒋莉快步走到沈司寒身边,这才发现明曦也在。

  她像是担心明曦没听到自己刚才说的话,也用刻意强调的语气开口:“沈总,我刚才听徐助理说,您找我?”

  原来是沈庭律主动找她。

  明曦探究地朝沈庭律看去,十分好奇他这么做的目的。

  男人眼角余光朝她飞快地瞥了一眼,旋即朝蒋莉淡淡道:“上车再谈。”

  他转身,朝停在门口的黑色迈巴赫走去。

  蒋莉眼眸一亮,临走前朝明曦递去一个得意的眼神。

  看着蒋莉上了他的车,明曦抿了抿唇,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

  但不管沈庭律这次找蒋莉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也都不是她可以干涉的了。

  明曦离开后,蒋莉才收回目光,看向沈庭律讨好地笑:“沈总,您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谈?”

  男人盯着明曦逐渐远去的身影,才终于收回目光,看着蒋莉似笑非笑道:“你想不想,再跟沈氏合作?”

  蒋莉一愣,明显没想到沈庭律一下子给她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不想?”没等到她的回应,沈庭律眉梢一挑。

  蒋莉回过神来,忙不迭地点头,“我当然想!”

  她看着男人的眼神充满期待,“沈总,您终于肯原谅我们了吗?”

  沈庭律修长的手指在扶手上轻点着,漫不经心道:“我可以考虑恢复和蒋家的合作,但在那之前,你必须帮做一件事。”

  “什么事?”蒋莉不假思索地问。

  沈庭律回头,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这件事情,会让你牺牲很多,你确定自己能接受?”

  看着他幽深的目光,蒋莉心里犯怵。

  她知道沈庭律很少开玩笑,这次要让她做的事情,肯定也没那么简单。

  可如果她不答应的话——

  想到了父亲的态度,蒋莉硬下心来,“不管您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配合!”

  看着她坚定的神色,沈庭律勾了勾唇,缓缓将自己的要求道出。

  听到最后,蒋莉的表情又不禁变了。

  “要是你没办法做到,现在就可以下车。”男人无情地开口。

  蒋莉神色着急,毫不犹豫地回应:“我可以做得到!”

  她之所以跟霍雅晴联盟,本意就是想让蒋家重新得到跟沈氏合作的机会。

  既然现在机会已经摆在眼前了,她又怎么肯轻易错过?

  沈庭律听到她的回答,脸上也没有一丝惊喜,仿佛这件事情他本就毫不在意。

  车子拐了个弯,男人让司机停下,朝她冷声命令:“下车。”

  蒋莉没想到他会突然变脸,被他突如其来的气势吓住。

  她根本来不及多想,就本能地打开车门下车。

  车子疾驰而去,蒋莉眨了眨眼,好一会后才终于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