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风流老太爷h丫鬟(卖力耕耘高贵美熟妇)全文阅读

2021-11-01 10:54:06情感专区
韩莞几人坐在炕上闲话,牛嫂子来报,谢世子来了。

  这时候来这里……

  韩莞忙道,“请他进来。”

  谢明承进屋把斗篷和蓑衣取下,他的裤脚挽到小

韩莞几人坐在炕上闲话,牛嫂子来报,谢世子来了。

  这时候来这里……

  韩莞忙道,“请他进来。”

  谢明承进屋把斗篷和蓑衣取下,他的裤脚挽到小腿肚,裤子到大腿处已经全部打湿。脸色青白,嘴唇暗黑,一看就是冷的和累的。

  韩莞迎上前问道,“你怎么来了?”

  谢明承答非所问道,“你这里有事吗?”

  韩莞道,“目前还好。孩子们有事吗?”

  谢明承道,“平顶山有多处山洪暴发,青苍河的水位也过了警戒线。虽然现在庄子那一带无事,还是怕出意外。我已经让人把我祖父和两只虎、两位小郡主背去了虎卫营,只可惜离京城太远,回不来。我给你带了两筐石炭,一筐菜蔬,一袋面。”他回头看了一眼院子里,又道“雨再这样下几天,这里怕是也住不得了,你就住去谢府。”

  听说孩子们去了虎卫营,韩莞更加放了心。

  她道了谢,又道,“若这里住不了,我就住去我姑丈家。你还没有吃饭吧,我让人给你弄点饭吃。”

  谢明承笑道,“你一说,我还真饿了。快一点,我还要出城。”

  “还要出城?”

  “嗯,营里事多,孩子们又在那里,不回去不放心。”

  韩莞让春嬷嬷和牛嫂子赶紧去做几个菜,又让贺婶去邻居家买点好酒。

  她烧了两个炭盆,一个让谢明承烤,另一个让蜜蜡拿去外院给谢福和谢吉烤。

  她打听着雨灾的情况。

  谢明承说,这场大暴雨是近二十几年最大的一次。不仅京城,附近郊县都遭了灾,有些地方比这里还严重。大法寺和仙姑殿虽然都在平顶山上,但选址选的好,这两处目前还平安。谢明承和暗卫都想把青山元君接下山,怎奈她不愿意……

  两刻钟后,便做了炒鸡蛋、辣子鸡丁、油煎花生米等几个菜端来,另一份端去外院。下晌杀了一只公鸡,准备做小蘑菇炖鸡。谢明承不能等,春嬷嬷就把鸡胸肉切成小丁炒出来。

  谢明承匆匆吃完,又走了。

  廊下的玻璃宫灯在风中飘摇着。

  微弱的光线中,看到那个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雨雾中,韩莞突然有了一丝心疼和心安。她之前从来没有过想倚靠谁的想法,但此刻觉得有了那个背影,她可以放心孩子了,没有那么纠心了。

  戌时末,春嬷嬷去西厢歇息。韩莞把门插好,进入了空间。

  寻着两只虎找过去,听到谢明承和两只虎的说话声。

  “之前你们喜欢跟爹爹睡一屋的,今天怎么不愿意了?”

  大虎找着借口,“之前是我们岁数小,现在我们长大了。”

  二虎又道,“我们满了七岁,娘亲都不许我们亲她了。”

  谢明承道,“爹爹是男人,你们再大也能住一个屋。难不成,你们想跟太祖父一个屋?”

  大虎忙道,“不要。太祖父呼噜声太大,影响睡眠。”

  谢明承起身去了净房,两只虎搂着咬耳朵。

  “爹爹在,我们就不能把娘亲叫过来了。”

  “是啊,我第一次觉得爹爹太黏人。我现在特别想吃巧克力……”

  “还有红肠,蛋糕,玫瑰酥心糖,花生酥……”

  几声吞口水的声音。

  “哥哥,娘亲会不会已经来找咱们了,就在咱们身边不敢出来?”

  “嗯,有可能。”

  谢明承走了过来,“你们念叨什么呢,什么有可能?”

  二虎嘿嘿笑道,“我们在猜娘亲是不是已经睡下了。”

  谢明承想像不出韩莞睡觉的样子,冲口而出,“你们娘亲喜欢平着睡还是侧着睡。”觉得跟儿子说这样的话不妥,又赶紧道,“我的意思是,你们喜欢侧着睡。”

  大虎没想那么多,老实答道,“娘亲喜欢平着睡。小时候,我和弟弟一边一个搂着她。娘亲给我们唱催眠曲儿,唱着唱着我们就睡着了。”

  二虎也想到了以前,小老头似地长叹一口气,“小时候,只要娘亲一唱小曲儿,我们就喜欢听,觉得跟吃肉一样香。呵呵呵……”

  谢明承也长叹一口气,循循善诱道,“好儿子,以后多在你们娘亲面前说爹的好话。看看今天,爹顾不上公务,先把你们接来这里。”

  大虎为难道,“可我娘亲说了不想跟你破镜重圆。”

  谢明承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笨,心意是可以变的。我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爹爹和你们开心,你娘也会轻松很多。你们若是真心心疼她,就跟爹爹一起努力,让她放下心中的怨气,从此开心生活,岂不是更好?”

  两只虎对视一眼,好像……是这么个理儿。

  谢明承看看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儿子,很无奈。这两个小子,哪里聪明了?

  外面传来一个亲兵的声音,“世子爷,夏将军请你出去,说要去巡视西营门了。”

  谢明承答应一声,又哄道,“你们先睡觉,我过会子就回来。”

  谢明承走了出去,两只虎把门插上,压低声音喊着,“娘亲,娘亲,你过来了吗?出来吧,没人。”

  “门插上了,窗帘也关好了。”

  韩莞闪身出了空间,两只虎兴奋地过去抱着她,一个吊在她的前面,一个吊在她的后面。

  韩莞蹲下。这两个小子已经超过一百斤,重的狠。

  由于高兴,她破例一人亲了一口。

  几人进了空间,两只虎呆了两刻多钟,吃了该吃的,答应出去把口漱干净,才出了空间。

  回家后,韩莞安然入眠。

  次日,令韩莞没想到的是,齐国公府又送来两筐石炭、一筐菜、一袋米、一篮子肉。

  似乎怕韩莞不收,下人把东西放在门房就走了。

  暴雨接连下了三天三夜,在院子里的水就快淹进屋里的时候,终于停了。

 文学

此时正值春收,还没收的粮食都泡在水里。最严重的是京城西边和南边的几个郊县,到晋城一带,许多房屋被冲跨,流民都涌向灾情较弱的京城和京郊东北边。

  三羊村附近也一定程度受了灾,但比其它地方好得多。特别是双宜山庄和星月山庄,地势比较高,旁边的山上又没有发洪水,几乎没有什么影响。这里是福地之说,传的更神了。

  比这两个福地更神的是大法寺和仙姑殿。大法寺所在的山峰就有山洪暴发,山洪倾泄而下,冲到大法寺上面的时候,分成两股,绕开大法寺后又汇成一股。整个骡子坡就没有暴发山洪,暴雨中的仙姑殿毫发无损。

  停雨的次日,谢祥等人送两只虎回了京城的家,驴叔和乌风雪影也一起来了。他们是直接从虎卫营过来的,赵佳儿和赵好儿也被赵畅接回了王府。

  如今乡下很乱,流民多,农人又在抢收地里的庄稼,虽然被水泡了几天,收回来晒晒还是能吃。韩莞已经让人给春大叔送了信,视情况少收或是不收租子。

  张先生生病了,家里也乱,说好十日后开课。

  为了抗灾,国子监、京城及京郊的书院、族学、私塾都会放假,三至十天不等。

  谢老国公同两只虎一起回京的,他说会接他们去谢府玩几天。

  若谢府真来接人,韩莞不好拒绝。

  韩莞跟两只虎交待,去了谢府要注意谢三夫人,不要单独跟她在一起,还不能引起她的怀疑。

  “为什么?”

  韩莞道,“娘也说不准,就是觉得她有些不对劲。不管她有没有问题,防备着总是好的。”

  次日早饭后,谢老国公就来接人了。

  韩莞去外院见了他。

  老头想让两只虎去谢府玩五天。韩莞当然不同意,最后说好两天一夜,明天下晌送他们回来。

  两只虎属于自觉的好孩子,不仅带上课业,还把小笛子也带上了。

  他们一走,韩莞就插上门进了空间,她要去把那几个小东西找到送回星月山庄。现在灾民多流民多,怕它们被人发现打死。

  七分钟后就找到了它们。行进的过程中韩莞又把大塑料布扑在车座上,那几个小东西肯定很脏。

  仔细听外面,能听到翠翠和豹子、雪团儿的叫声,声音比较欢快。也能听到其它野兽的叫声,似乎离得比较远。还有一种声音,就是风声。风本无声,树叶的哗哗声,很大。

  在确定外面比较安全后,韩莞在身上洒了雄黄酒,手里拿着电棍,闪身出了空间。

  她置身于一片萋萋绿草中,还没看清楚,翠翠和豹子就把她扑了个屁股墩,用舌头舔着她的脸和衣裳。

  地下还没有完全干,韩莞坐了一裙子水和泥。

  韩莞把它们巴拉开,看到附近没有其它野物,才一手拎翠翠一手拎豹子,使劲扭了几圈耳朵。

  骂道,“这么长时间不着家,心都玩野了。那么大的暴雨,多危险。”

  三个小家伙也不生气,继续用舌头舔着她。

  韩莞又把它们巴拉开,站起身仔细观察着周围。这里靠近山尖,风大,把她的头发吹得飘起来,绿草中长着星星点点的野花,乱石林立,灌木远多于乔木。往远看去,山峦叠嶂,前面的一座山峰像骡子坡。

  韩莞不敢在这里久耽误,俯身搂住它们说,“走,我带你们回家。”

  翠翠挣开她的手,用嘴咬着她的裤角往一个方向拖。

  韩莞看看这只“仙狐”,想到佛手灵芝和人参,它是要带自己去寻宝?

  韩莞一下兴奋起来,又四处望望,目前没有危险。就跟着翠翠走,来到一堆泥土旁。这堆泥土像是刚从山体上跨蹋下来的,泥土和乱石中间,赫然有一块红彤彤的东西。她的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这里会出现这种东西。

  韩莞走进去,把那个东东拿起来。

  这东西不要说在这个时代绝无仅有,就是在前世她穿越过来前也属于古董级别。

  是红色塑料书皮,很脏,上面裹着泥,一看就经过多年风吹日晒。塑料书皮里的书已经没有了,上面写着几个金色大字:无产阶级***********胜利万岁。

  翠翠能注意到这个塑料皮,一定是觉得它像火腿肠皮。

  韩莞来不及细想,拿起一根棍子在泥里翻腾。还真又找出了一样,是一支黑色钢笔。韩莞欣喜地捡起来,把泥抹干净打开笔盖,金色笔尖,上面有模糊的字母和图案。虽然笔套和笔尖都有腐蚀,韩莞还是看得出这是早年的派克钢笔。

  由于特殊原因,韩莞对钢笔有研究,尤甚喜欢派克钢笔。

  再加上那个年代感十足的书皮,韩莞断定这两样东西到这里的时间为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七六年之间。

  突然,豹子和雪团狂跑过来,不安地大叫着,翠翠也紧张地拱着韩莞。

  有危险靠近,韩莞赶紧把它们三个搂住带进空间。

  一分多钟后,外面就传来几只狼的嚎叫声。

  韩莞回了星月山庄后院,嘱咐翠翠近段时间不能出去。听到外面没人,把三个小东西放了出去。

  她又回了京城的家,没有出去,而是看着塑料封皮和钢笔想心事。

  不用说,肯定是有人跟她一样,整个人从那个时空隧道穿越而来。不知是风向还是什么原因,致使那个人和自己落下的地方有一定偏差,或者说这些东西被风带去了那里。

  既然有人穿越过来,不管那个人是男是女,为了生活或什么目的,或多或少都应该给这个地方留下一点现代痕迹。

  可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韩莞的眼前一下浮现出老半仙明弘大师那张“仙颜”。他没留下现代痕迹,但他知道现代的可口可乐。

  因为他是出家人,所以没有染指俗世中的事务,也才没有留下俗世中的痕迹。

  之前看照片的那丝疑惑又涌上心头,韩莞拿出电脑开始翻看照片。

  一张张照片看过去,翻了几遍,最后停格在一张黑白老照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