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人妻的初次互换 校花 撕裂 不要 好痛 糟蹋

2021-11-01 10:51:20情感专区
鼻头被冻得通红。

  进门看到一堆的人,愣了下,“不好意思啊,我迟到了!”

  何丽提前给她打了电话,但是没办法,实在是抽不开身。

  那些人偏要她再留着和他们喝

鼻头被冻得通红。

  进门看到一堆的人,愣了下,“不好意思啊,我迟到了!”

  何丽提前给她打了电话,但是没办法,实在是抽不开身。

  那些人偏要她再留着和他们喝几杯酒,否则这次的合作就不考虑。

  处于无奈,硬着头皮多了几杯,回来迟了点。

  “呵——大过年的就跑到外面去,也不知道向羽儿学一下,在家里帮帮忙,迎接下亲戚!”安江海看了她一眼,脸色瞬间沉了不少。

  大过年的就不着家,成什么样子!

  让人家看笑话!

  安江海当着这么多人直接变脸,显然是没有给她留情面。

  一时间,安琳的脸色有些挂不住,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安羽倒是出来打圆场,拿起安江海的汤碗,起身舀了碗汤,“爷爷,大过年的生气酒不好看了啊!妹妹虽然现在年纪小,以后指不定大有成就呢!”

  安琳想去演艺圈的这件事,安羽早就有所耳闻了。

  今天李导那边刚好有个酒局,说是谈下部戏的演员,估计安琳就是去了那里。

  不过安琳倒是有几分异想天开,这样的角色都是人家挑剩下的。

  故意放出风声,看看能不能选出几个长得好的。

  主角什么的早就已经内定了,不是当家流量小花,就是有背景的。

  如今的安家,早就已经入不了那些人的法眼了!

  安江海应了安羽这话,脸色又稍微好看点,冷哼了声:“就她?”

  他还就不信安琳能闯出个什么名堂!

  “爷爷,你放心啦!”安羽将汤放到安江海面前,转身去将安琳签到位置上,手轻轻地拍着安琳的手背,“我和暖暖都会帮妹妹的!”

  安琳和安暖不合的事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安暖肯定不会帮安琳,否则安琳也不用大过年的还要去酒局。

  话音刚落,安琳随即看向安暖,满是感谢,“说起这件事,还得多谢谢姐姐呢!”

  姐姐?

  安羽诧异地看向安琳,顺着安琳的视线看过去。

  眉心一跳,安琳看得竟然是安暖,她叫安暖姐姐?

  “嗯?”安羽偏头,心里有几分忐忑。

  须臾,安琳开口道:“今天我不是去和李导谈合作嘛?人家一听我姓安,就立刻过来和我热络,不仅订下了和我的合作,还让我问问姐姐有没有档期和他合作合作呢!”

  安暖拧眉,脸上挂了几分浅浅的笑,“李导?我和李导不太熟哎,我记得安羽姐倒是和李导挺熟的,是不是搞错了?”

  安羽的表情愣了下,随即又恢复寻常。

  “怎么可能?”安琳觉得奇怪,今天李导明明就是问的安暖,就连安羽的名字都没有提起,怎么可能和安羽熟悉。

  安羽吸了口气,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老爷子的声音打断。

  “好了,吃饭吃饭!”安江海手指骨节敲了敲桌子,“大过年的就不要谈工作的事情了,先吃饭!”

  “说得对,赶紧吃饭吧!”安羽随即接上话题。

  安暖清冷的眸瞥了她一眼,没有开口。

  顾墨深坐在她的身侧,夹了块糖醋鱼到自己碗里,挑出鱼刺后,将碗推到安暖的前面,声音淡淡的,“味道还可以!”

  男人的眉宇间竟是宠溺,说话的语气温柔到了骨子里。

  安暖望着他笑得很甜,低头吃着碗里的鱼。

  桌上没有人说话。

  安羽看着两人的互动,眼梢微红,默默地将自己碗里的糖醋鱼扒远了点。

  难吃得要死!

  ......

  吃完饭,安暖和顾墨深都没有留下来。

  回去的路上,安暖手指抚摸着下巴,清澈透亮的眸子里氤氲着几分不悦,声音淡淡道:“老公?”

  “嗯?”顾墨深开着车,应了声。

  “刚刚的事情你怎么看?”安暖的声音不大,两个人的空间里,听得一清二楚。

  顾墨深骨节分明的手指,轻点方向盘,“借花献佛,再借刀杀人!”

  安暖眼里一沉,有些人总是想要给她找些事情。

  “这人倒是故意和我过不去啊!”安暖换了个姿势,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椅子上,“顾先生,你说我是不是挡住人家的财路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如果不是挡在人家的发财路上,怎么会这样为难自己呢?

  顾墨深看了她一眼,笑,“暖暖,就算你什么都好,什么都不做,恨你的人只会将你往泥里踩!”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只要爬得高的人才有资格说话。

  就算没有挡人的财路,那些人一样不会放过......

  安暖的心头一颤,转头看着男人精致的侧脸,心头总压抑一股冲动。

  不知道为什么,安暖总觉得看不透眼前的这个男人。

  她微微失神,轻声呢喃:“顾墨深,你究竟是什么人啊?”

  顾墨深握方向盘的手顿了下,方向细微的偏移,随即回归正常。

  他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漆黑的眸子像是无尽的深渊,“顾太太,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会告诉你。不过有的东西,你需要自己想起来!”

  而这一切秘密的源头都在r国。

  安暖只觉得嘴唇有些干,粉红的舌尖微微探出,舔了下唇。

  闭上眼眸,没有说话!

  这种感觉不是滋味,所有的事情明明好像都和自己有关。

  但是自己又像是一个过客,听着别人的故事,心里总有缺失的地方。

  顾墨深说的也没错,他告诉自己的东西没有多大的意义。

  如果着一切都和自己有关的话,那r国就是她必须要去的地方。

  梦里所有的一切,不论是不是真的,她都要一一解开!

  不一会儿,顾墨深感觉到旁边的女人没有动静,转头看去的时候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细碎的头发挡在额前,车内暖暖的灯光洒在她的脸上,呼吸浅浅的。

  似乎所有的美好都定格在了这一刻。

  顾墨深的目光柔软,勾了勾唇,放慢了速度,将车内的空调开高了点。

 文学

一连半个月,江城都笼罩在新年的浓烈气氛中,四处张灯结彩的,让人心头都觉得喜气洋洋。

  今天是元宵节,张妈担心安暖不喜欢新来的厨师做的口味。

  连元宵节都没有在家里过就回来了。

  张妈说这里就是她的第二个家,和自己家里人过个年,这个元宵节就和安暖他们一起过。

  还没天黑,张妈就已经做好了一堆的菜,还有必不可少的汤圆。

  安暖吃得心满意足,顾墨深还在一旁嘲笑她这么大个人了吃饭还不知道节制,安暖白他一眼,大人不记小人过。

  安暖的心里藏着小心思,隐隐有些想知道顾墨深知不知道她的生日。

  顾墨深从来都没有问过,许是在结婚证上见到过。

  提到结婚证,安暖突然意识到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结婚证......

  就连结婚后,民政局都没有去过。

  安暖一手抚摸着自己胀得圆滚滚的肚子,活脱脱一个孕妇。

  她心头一慌,焦急地开口问道:“老公,我们有结婚证吗?”

  “有啊,怎么了?”顾墨深抬眸看过去。

  女人拧眉不解,“可是,我没有和你一起去过民政局啊?”

  顾墨深的眼眸深了深,握着手机的指节微微泛白,嗓音略微沙哑:“直接办下来,不用我们请自去!”

  安暖哦了声,没再开口。

  顾墨深的手机突然响了,接了个电话脸色不是很好。

  安暖心里大为诧异,轻声开口:“怎么了?”

  她极少见到顾墨深这副模样,向来处变不惊的男人竟然会有面色苍白的一天,看来是出了不小的事情。

  顾墨深走近安暖,一手将她搂进怀里,嗓音里但这几分小心翼翼。

  他道:“暖暖,我有点急事要出门一趟,你乖乖在家好吗?”

  安暖的所有表情瞬间僵滞在脸上,心里突然觉得惶恐。

  她明显感受到顾墨深的身体在颤抖。

  深吸一口气,控制住脸上的表情,牵强地扯出一抹笑意。

  安暖对上顾墨深的视线,“好,那你要早点回来哦!”

  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样才会减轻顾墨深的心理负担。

  顾墨深看着她,也笑,一双大手轻捧着她的脸颊。

  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浅浅的,不加停留,转瞬即逝。

  安暖穿着厚厚的衣服站在院子里,男人驱车疾驰而去,在长夜里留下汽笛长鸣的声音。

  寒冷的风吹在她的脸上,也不觉得有多刺骨。

  只是手脚冰冷,望着顾墨深离开的方向,心好像缺了一块。

  张妈从屋里走出来就看见安暖站在院子里,身影有些孤独和落寞。

  “太太,外面冷,先回去吧?”张妈走到安暖的身侧,轻声开口。

  安暖回过神,望向张妈点点头。

  转身和张妈一起朝着房间里走去,安暖的眼神微微黯淡,低声道:“张妈,我有点担心墨深。”

  张妈请拍拍安暖的手臂,安慰道:“太太,你要相信先生。”

  外面的烟花绽放的声音与庄园里静谧的气氛格格不入。

  安暖洗了澡躺上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依旧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安暖将手机所有的软件都已经玩了个遍。

  才过了不到二十分钟,心里焦急得厉害。

  安暖从来不觉得时间竟然会是如此的漫长。

  不知道顾墨深那边究竟是个什么情况,顾墨深不提,她不问。

  但这并代表着她不会担心。

  安暖翻遍了床上的各个角落,各种姿势总是觉得难以入眠。

  手机的时间在下一秒跳到零点,手机突然传来一阵提示音,安暖迅速翻身拿过手机。

  短信?

  安暖拧着眉头点进去,是顾墨深发过来的简短的几个字:顾太太,生日快乐!

  安暖紧接着讲电话回拨过去,响铃很久,是无人接听。

  不出意外是定时发送的消息。

  ......

  一个小时前。

  顾墨深驱车到新滨大道,换到了程诀开的车上。

  昏暗的车厢里,男人半挽起的袖子,露出白皙的小臂撑在车门内侧。

  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握着手机,垂首打字。

  程诀从后视镜注意到顾墨深的情绪,淡淡开口:“顾总,这次的事情有点棘手,太太那边......”

  明天就是太太的生日了,顾墨深一早就让他去准备了各种礼物。

  凌晨的烟花和满是鲜花的后院,藏于其中的礼物......

  就连凌晨的一句生日快乐都不能亲口说出口,想必顾总的心里不是滋味。

  顾墨深将手机静音收回兜里,一手搁在车窗内,看着外面的漆黑的天空,一双冷冽的眸子,此刻却格外忧郁。

  他清了清嗓子,还是很沙哑,“没事。”

  伸手到裤兜想要掏包烟,空空的口袋什么也没有,“程诀,来根烟!”

  程诀掏出烟和打火机一并递到顾墨深面前,嘱咐了声:“少抽点!”

  顾墨深以前的烟瘾有多大,他是见识过的。

  “嗯。”顾墨深接过烟,掏出一根,点上。

  指尖烟雾缭绕,顾墨深手指按下窗户,清冷的风和香烟的气息让他心里好受了点。

  ......

  庄园。

  安暖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几个简短的文字,让她的心里暖了几分。

  突然,庄园里炸响的烟花,让安暖诧异的转头看向窗外。

  漆黑的天空被烟花的光映得亮,安暖走到阳台,借着光可以看到院子里满布的玫瑰。

  一瞬间,安暖愣在原地,傻傻地看着满地的红玫瑰。

  突然响起今天顾墨深将玉米挪了个窝,还以为是玉米闯了什么货。

  就连安暖想去后院逛逛,都被张妈拦了下来,说是后院在从新铺草坪,没想到竟然会是顾墨深在给她准备生日惊喜。

  安暖本以为顾墨深会不记得自己的生日,没想到竟然在偷偷地准备。

  烟花绽放,此刻安暖的眼中像是盛满了整个星辰。

  她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直到烟花落幕,看不见暗夜里的玫瑰,才转身回了房间。

  ......

  翌日。

  安暖早早就被窗外的透进来的阳光照醒了。

  伸手拿过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时间,七点零八分,只有些无关紧要的消息,没有顾墨深的信息。

  安暖有些失望,睡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终。

  望着身边空无一人,伸手轻触身旁的位置,冰冷,没有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