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4P我被两个黑人包了一夜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2021-11-01 10:45:58情感专区
都是刚才店员说的那句话,不明白霍倩到底要干什么,这一切又和霍云城有什么关系,他们两个人到底在密谋些什么?

  而自己就像是被蒙在鼓里一样,任由他们摆弄。

  来到商场中,凭

都是刚才店员说的那句话,不明白霍倩到底要干什么,这一切又和霍云城有什么关系,他们两个人到底在密谋些什么?

  而自己就像是被蒙在鼓里一样,任由他们摆弄。

  来到商场中,凭借着店员的电话指引和舒情,原本的印象很快就找到了那家品牌,走进去之后,少了一眼整体的风格的确和霍倩平日的穿着打扮很相似。

  只不过这一切都是他的猜测罢了。

  电源看他衣着不反潜身价不菲都纷纷朝着他走过来,脸上带着招牌式微笑“小姐您好,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舒情听着声音像是和自己打电话的那个人,抬眼,上下打量了她。

  “你不认识我了吗?是你让我过来拿手机的。”

  店员听着声音,又仔细看了一眼舒情的样貌,有些不敢相信,反复确认“您真的是霍小姐吗?”

  舒情在心底轻哼一声,直接拦过去“难道不是吗?”

  于是把自己手机的通话记录调出来展示给店员看,经过他们几个人的再三确定,这才将舒情认成了霍倩。

  其中,一位店员从柜台里面拿出来一部手机交到他的面前“上次和您来的是您的先生吧!你先生可真体贴呢,人家都说陪女人逛街的男人已经很少见了,没想到李先生还特别有耐心。”

  这话听着舒情的怒气,越来越厉害,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光明正大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干出这样的勾当。

  双亲的去世已经让他等心中十分悲痛,而身边的人却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她。

  或许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相信了。

  “你认错了,我不是霍倩。”舒情不想再隐瞒下去,直接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这几个店员听后大吃一惊,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竟然是真的。

  “那这部手机就不能让你拿走了。”

  说着店员就要收回去,圆珠笔他快了一步直接交手机摔进了包中,一双凶狠的眼神狠狠的盯着面前的店员。

  “你们也是一个品牌店,允许一个陌生人在你们这里留下我的手机号,还故意把他的手机留在这里,让你们就给我打电话,你觉得他的居心何在?”

  舒情说的十分严谨,面对这些质疑店员有些哑口无言。

  这种情况其实他们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有钱的男人身边总会有几个这样的人。

  “可进馆是这样,这也是你的家是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的目的是为了要找到手机的主人,既然您不是请您把手机还给我们。”

  店员还是一副执着的模样。

  舒情心中的怒火早已经油然而生控制不住了,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你可能不认识我把你们经理叫过来!”

  他相信,这偌大的商场里面应该有认识他的人。

  舒情不愿意和他浪费口舌。

  店员见状中只能派一个人出去找经理。

  不一会儿的功夫一个身穿西装的年轻男人便走进了她的视线中,舒情上下打量了这个男人,看起来倒是一副文质彬彬年轻有为的模样。

  经理一看到舒情赶紧伸出手“舒小姐你好。”

  舒情淡淡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和他握手,就让经理十分尴尬。

  “麻烦你给你们的店员解释一下,我到底是谁。”

  经过经理的一番沟通,店员们也都认识了舒情纷纷上前去承认错误。

  “对不起,舒小姐,是我们没有了解清楚,这个手机您可以拿走。”几个店员的态度都十分诚恳,看起来对待舒情的态度也很认真。

  “既然如此,我也不愿意和你们多费口舌,那么我想请问一下,你们这里的监控我可以随意查看么。”

  舒情翻开手机,看了一眼和霍云城的通话记录,心中已经有了几分打算。

  “当然可以您跟我过来。”

  经理自然不敢得罪这个大客户,毕竟,舒情的娱乐公司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更何况他背后还有霍云城这个商业巨鳄作为老公。

  就单纯霍云城动动手指头就能把他们整个商场买下来,更何况是区区一个监控了。

  他们可不敢得罪这样的人。

  于是,领着舒情和其中一个店员来到了调配室。

  还是经理亲自去调监控,并且把那段监控直接提取出来放在桌面上,为了让舒情看得更清晰,甚至放大了好几倍,专门找到关于霍倩进出商场的整个画面。

  舒情仔细查看着录像,发现从大门口的时候,他们二人就已经走进去了,在商场里足足呆了一个小时,就像是平时在陪着自己逛街一样,霍云城显得十分悠然自得,且很享受这个过程。

  这让舒情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了一把拍在了桌子上。

  连同旁边的经理和店员都吓了一跳,纷纷往后退了几步。

  “他们在你们店里试了几个衣服是谁买单的?”舒情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

  电源早已经被他的气场吓住了,声音都有些颤抖,还是得回答着他的问题。

  “霍小姐,在里面试了三四套衣服,最后是由霍云城敲定出来哪一件衣服适合他,这才买下来的。”

  店员的话更是让舒情的怒火达到了极致中。

  经理赶紧在一旁劝说着“这位霍小姐不是霍云城的表妹吗?给自己的表妹买衣服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舒情冷冽的眸子扫过去下的经理大气都不敢出。

  “谁告诉你,他们是表妹?没事儿,多关注关注新闻!”

  舒情冷哼一声,直接离开了这里。

  坐在车子上越想越生气,原本整件事情都不需要霍云城插手,偏偏非要把霍倩从公安局里带出来,且给他这么好的待遇。

  舒情怎么都想不明白,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又给老宅打过去电话,明里暗里询问一下霍倩的情况。

 文学

接电话的人是老爷子一听到舒情的声音立马把电话挂了,就这一个举动,舒情就知道,霍倩回家的事情,肯定没有和老宅里面的人说,那么他就是被霍云城藏起来了。

  只不过霍云城手底下的房产那么多会藏在什么地方呢,这让舒情百思不得其解。

  于是,给自己手底下的私人侦探发打去的电话让他好好调查这件事。

  随后重新回到医院中,远远的看到霍云城一个人靠在椅子上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病房里面的情况,模样很是深情,且十分担忧。

  这种情况让舒情有些不敢相信他到底是装出来的,还是自己猜错了呢?

  “你怎么过来了,我不是让你回去休息了么。”

  霍云城看着他就一通指责语气中都带着心疼。

  舒情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他“你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么?”

  霍云城笑了,两手一摊十分委屈“我能跟你说什么?”

  “你的父亲要怎么处理?”

  憋了半天霍云城才憋出来,这样一句话让舒情很是失望。

  “我已经联系好了,目的这些不用你来操心,明天就有人过来处理了!”舒情的回答很是干脆。

  “有些事情,你不需要一个人扛着你可以告诉我。”霍云城一双大手打在他的肩膀上,这个动作让舒情十分厌恶下意识的就躲开了。

  好在霍云城并没有怀疑只是以为他心情不好。

  “你回家好好休息吧,这里不用你来操心,一切都交给我,有什么情况,我会通知你的。”

  霍云城安排得很妥当似乎就像是一个绝世好男人一样。

  甚至舒情还有一种错觉,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后不存在。

  可是现实的疼痛早已经把它从梦境中拉回来了。

  “我最后再问你一遍,到底有没有什么事瞒着我?”舒情再次重复着她刚才的问题希望得到一个最真实的答案,而不是欺骗过后的结果。

  “你在说什么呢?这几天你肯定是太累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几个孩子也不用操心,他们会照顾的很好。”

  听到这个答案舒情瞬间就明白了,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身而去。

  殊不知她的脸上早已经挂满泪痕。

  而身后的霍云城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像是躲过了一场大劫。

  回到家里,舒情回到父母的房间中看着满墙的照片和依稀还残留着父母的味道,那一抹悲痛更是从心底里出来,让他无法抑制住自己现在的情绪。

  打开衣柜找到了一件父亲经常穿的外套和那个他每天都要坐的轮椅,舒情静静的坐在上面把外套搭在自己的身上紧紧的,闭上眼睛和脑海中浮现出来的都是他们三人在国外的场景。

  那段时光虽然短暂却也十分美好。

  至少没有现在的骨肉分离和天地之隔。

  就这样,他坐在轮椅上,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舒情锤着已经发麻的双腿,努力地站起身来他这已经干掉的眼泪。

  看着手机上无数个关于霍云城的未接电话。

  让他心中一直顾不得换衣服就朝着医院跑去。

  平常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让他整整缩短了40分钟,来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他的助理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脸上还带着悲痛。

  这让他心头一凉,迈开腿就朝着病房跑去。

  还没走到里面,就听见一阵哀嚎,舒情楞怔怔地站在原地,不敢进去,这一刻,她害怕了他不愿意去面对突如其来的真相,也不愿意去接受这个已经发生的事实。

  “老板,今天早上我才接到的消息,您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助理害怕他撑不住一直在旁边扶着他。

  就连霍云城也从里面走出来,一双冷漠的表情,上面不带有任何的色彩。

  紧紧的把她搂在怀中一句话都没有说,到现在为止,舒情还不愿意接受现实。

  他甚至还抱有幻想,可能是诊断错了。

  直到他走进病房中,看到母亲被白布遮住了脸,周围的人哭哭啼啼的模样,她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只不过是自己在自欺欺人罢了。

  舒情这一刻彻底崩不住了,直接放声大哭起来,那种失而复得的痛苦就像是千斤顶一样压在他的胸口让他喘不过气来。

  周围的人都站在一旁丰顺过来劝着他让他从地上扶起来,而霍云城一直站在他的身边不肯离去,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在旁边默默的陪伴着。

  “这是今天早上发现病情恶化了,所以赶紧通知你电话没有打通,以为你在公司里面,这个手术将近两个小时才做完,而且手术的结果是失败了,你母亲死在了手术台上。”

  这个消息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再一次在舒情的脑海当中炸开。

  “求求你,不要再说了。”舒情几近哀求的语气朝着旁边的人说道。

  周围一片安静,只能听见哭泣的抽泣声。

  “我已经联系好了墓地,和你父亲葬在一起。”霍云城安排好这一切。

  谁知舒情一把把他推开了“我家里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操心就不劳烦您了。”

  舒情冷漠的态度让霍云城有些不知所措。

  “我说过遇到事情,我们两个人可以一起扛,你不要把我推开。”霍云城像是哄孩子一般哄着她,一点儿都没有着急的样子。

  可就是因为这种态度才让舒情更加生气。

  “我用不着你这样子对我,从今往后你是你我是我,你有你的事情和你在乎的人,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

  在自己母亲的面前,舒情就这样和他划清界线。

  “老板你这是怎么了?可千万不能糊涂啊。”祝你还以为他这是因为悲痛过度,所以才会拒绝身边人的帮助。

  还在旁边劝的霍云城“对不起总裁可能我们老板太过于伤心了,所以才会口不择言。”

  “不要替我说话,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舒情再一次重复着刚才的话,像是每一个字都扎在了霍云城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