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大炕上和岳偷倩 野战好大好紧好爽快点老头

2021-11-01 10:43:37情感专区
虽然离得有点远,但是也听得比较清楚。   大家此时都看着戴受,因为戴受的所有石头全部都开出来了,只有一块冰种翡翠,其余的都是水种之类的,或者是连水种都不是的玉。   戴受输

虽然离得有点远,但是也听得比较清楚。

 

  大家此时都看着戴受,因为戴受的所有石头全部都开出来了,只有一块冰种翡翠,其余的都是水种之类的,或者是连水种都不是的玉。

 

  戴受输了!

 

  根本不需要去找什么专业的鉴定师,也不需要去找什么专家来看这些玉的品种。

 

  很明显,戴受开出来的玉和阮苏开出来的玉相比,差远了。

 

  阮苏红唇牵扯出一丝微笑,“不好意思啊,戴老,现在比赛结果出来了,你看……”

 

  戴受冷笑一声,“那可未必,阮苏,你从一开始就算计我,然后挖了坑等着我让我往里面跳,这个结果我是不会认的。”

 

  阮苏神色微沉,“怎么?戴受要毁了赌约?愿赌服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戴受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沉痛模样,“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原石肯定是你和工作人员串通好的,他们为你挑选了上好的原石,上面肯定还有标记,到时候你只需要选择这些原石就好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戴受继续说,“我告诉你,你要是认输自己滚蛋也就算了,要是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四周顿时一片唏嘘。

 

  大家都没有想到戴受竟然玩不起,赌不起。

 

  阮苏看到戴受这么不要脸,心里也火了,“真是可笑

 

  !我赌个石而已,又不是赌身家性命,我用得着作弊吗我?你没真凭实据我劝你别血口喷人。”

 

  戴受冷哼一声,“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大家上!把阮苏这个骗子给我送到警察局去!”

 

  围观者就看到突然从四面八方冲出来十多个手持钢棍的年轻男人,男人身穿黑衣长得五大三粗,一看就不好惹。

 

  他们大叫着朝着阮苏冲过去,还有人负责驱散这些围观者,现场顿时乱作一团。

 

  薄行止真是笑了,“戴受,你知道我是谁吗?竟然敢当着我的面袭击我老婆。”

 

  戴受听到薄行止的声音,顿时心中一惊。

 

  他整张脸惨白一片,他怎么忘记了薄行止是总统的儿子这件事情?

 

  他真的是被气糊涂了,薄行止可是他得罪不起的男人!

 

  他竟然怒火攻心失去了理智,带了这么一群人围攻阮苏!

 

  惊慌过后,他急忙说,“薄少,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我针对的是阮苏一人!所以还请你速速离去。”

 

  薄行止眉眼间都是冰冷,强大的气场令人震慑,男人薄唇轻启,吐出如同冰渣般的声音,“戴受,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阮苏是我妻子!谁也休想动她!”

 

  男人一挥手!不过瞬间,就有数个隐藏在现场的便衣侍卫一涌而上。

 

  大喝着就朝着戴受的打手们冲过去。

 

  “找死!”

 

  戴受心中一震,顿时心生怯意,浑身都不禁一窒。

 

  凌家母女也在外面围观,现在看到

 

  这里乱成一团,也不敢再逗留,赶紧随着人流往外跑。

 

  “打架了!”

 

  “有人打群架了,快点报警啊!”

 

  人们争相往外窜去,而此时的戴受一看事情出了变故,赶紧也想要逃。

 

  可是宋言却上前一步,直接往戴受腰上一踹,戴受只觉得自己浑身发麻,身体直挺挺的摔倒在地,他痛得差点晕死过去。

 

  自己真的是气疯了,才会上赶着得罪薄行止,可是现在根本没有后悔药吃。

 

  他躺在地上,想哭都哭不出来。

 

  而他的打手们早就被这些薄行止带来的侍卫给打得哭爹叫娘。

 

  一眨眼的功夫,他的打手们就动弹不得,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

 

  薄行止可没有忘记戴受这个神经病,他俊脸冰冷大踏步走到疼得满头大汗的戴受面前,戴受吓坏了,大声叫道,“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我错了,我错了!”

 

  戴受强忍着身体的疼痛拼命的在地板上挪动,就好像是一条虫子在艰难的逃命蠕动一样。

 

  可是薄行止抬脚就朝着戴受的脑袋踢去,戴受惊恐的尖叫一声,“不要啊!”然后……一股难闻的尿.骚。味飘荡在空气中。

 

  他竟然……裤子湿了!

 

  薄行止不屑的收回脚,“以为你多大能耐,还没打你呢!你就自己吓尿了。”

 

  就这胆子还想打阮苏的主意?

 

  可笑!

 

  大家都忍不住哄堂大笑。

 

  戴受趴在地上满脸通红。

 

  薄行止不屑的踹了戴受小腹一脚,“滚吧!”

 

  戴受疼

 

  得大叫一声,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踹废了!

 

  “真是可笑!以后长点眼,我女人也是你能打的?”薄行止不屑的瞟了戴受一眼,转身走了。

 

  而此时戴受的几个打手也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去扶戴受。

 

  戴受有气无力的从地上站起来,“我打也挨了,阮……阮小姐,我不用再拜文老为师了吧!”

 

  阮苏淡淡看了他一眼,“文老收你为徒简直就是对文老的玷污,所以……不如你叫文老一声干爹吧!”

 

  戴受犹豫了一下,有些恼羞成怒,“你说什么?”

 

  这简直比拜文老为师还要痛苦难堪!

 

  但是他看了一眼面色冰冷的薄行止和他身后的那些侍卫,他牙一咬,大声叫道,“文老干爹!”

 

  阮苏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你放心,我用手机录音了,现在我师傅听不到,明天就能听到。”

 

  戴受气得直咬牙,但是他不甘心受辱,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阮苏看了看薄行止,红唇掀起笑意,“我还没动手,你就替我收拾了。”

 

  “那……你不奖励你亲亲老公一下?”薄行止眸中闪动着一丝窜动的火苗。

 

  阮苏脸一红,总觉得这男人话里有话,“咳,赌石结束了,咱们也走吧。”

 

  戴受却色厉荏苒的冲阮苏大叫,“你们别想跑!我已经报警了,你这个总统少爷聚众斗殴,殴打良民,你等着受到批判吧!”

 

  他就是治不了薄行止,他也要薄行止丢丢人!

 

  薄行止微微

 

  皱眉,“真是愚蠢,我不想把事情搞大。”

 

  戴受以为他害怕了,得意洋洋的说,“哎哟,你害怕了吧?我告诉你,只要见了警察你就是总统的儿子又如何?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薄行止懒得跟他多废话,直接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就在这时,有人大叫一声,“警察来了!”

 

 文学

  围观的立刻就迅速散开,有几个警察走了进来,看到地上还有一些躺得横七竖八的男人,他们顿时一愣。

 

  戴受看到警察立刻就指着薄行止大叫,“同志你们可来了,就是他把我们打成这样的!”

 

  “你胡说八道!明明是你先找了这么多打手要打我和我老公,所以我们才还手的,我们这是正当防卫。警察同志,你们看这地上的钢管,全部是他们带来的武器。”

 

  有几个围观的人也早就看不惯戴受的嘴脸,立刻帮阮苏和薄行止作证,“对对,阮小姐说的对。”

 

  “没错,事情就是这样子的。”

 

  “是他先带了打手打人!”

 

  那些警察看到这种场面顿时有些惊讶,不过他们还是直接就说道,“聚众搞事,打群架,不管怎么样,所有相关人员全部跟我们回局子里走一趟再说!”

 

  警察说完又看向了薄行止,乖乖!这戴受是疯了吗?还要状告总统的儿子?

 

  顿时警察心里有点难受,他们不敢抓薄行止,可是刚才的话已经说出去了。

 

  薄行止笑了笑,挂断了电话,刚才他就是给那个

 

  一起开会的王部长打的电话。

 

  果然,没一会儿工夫王部长的电话就打给了警察,“这里是王部长办公室,你们请注意,文博会现场的那个戴受是流氓,是嫌犯,他一手制造恶性案件,应该立刻捉拿归案。”

 

  听到这消息,警察立刻就将戴受给抓了起来。

 

  戴受大吃一惊,“不要抓我,你们应该抓阮苏!抓薄行止,他是总统的儿子怎么了?你们就不敢抓了?”

 

  为首的警察搓了搓手,有点尴尬的对薄行止说,“薄少,你放心我们会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薄少一个清白,不会让你受不白之冤。”

 

  毕竟总统的儿子聚众打架不是什么好听的事情。

 

  薄行止神情淡淡,“我相信你们。”

 

  警察很快就将戴受一帮子给带走,而此时文博会的现场有不少的有钱人都朝着阮苏凑过来,“阮小姐,你这些玉要不要卖?”

 

  “我们可以高价回收!”

 

  “对对对!”

 

  阮苏淡淡一笑,“我留下这两块冰种翡翠,其余的你们自己出价吧,我全部出了。这些东西我也不搞那些虚的,你们直接说底价,合适我就卖。”

 

  “不用出价了,我直接出价,所有的货全部我要了,我出五千万!”

 

  一个穿着旗袍的中年太太从人群里面走出来,声音豪爽的对阮苏说道。

 

  阮苏愣了愣,只有一块冰种翡翠,余下的也就是水种翡翠之类的,所以说……这五千万的确是给的高了。

 

  “原来是王

 

  部长的太太,怪不得这么财大气粗。”薄行止认出了这位中年太太,王部长的妻子娘家是做翡翠珠宝生意的。

 

她既然能开这个口,自然也是会稳赚不赔。

 

  王太太长得很富态,脸圆圆的,笑眯眯的,看起来就是一脸福相。

 

  她知道最近王部长和薄行止走得比较近,刚好家里又需要进一批新的玉石原料。

 

  刚好阮苏这里开出来了这么多,她不如就买回去还能增进一下两家的感情。

 

  她长得富态但是为人却很有眼力架,也很精明。

 

  “阮小姐,你觉得我这个买家如何?”

 

  阮苏望着王太太笑了笑,她看得出来王部长和薄行止应该关系不浅,于是她也愿意顺水推舟,作个人情买卖。

 

  “好啊!既然是熟人,就不用五千万了,不如直接打个八折,四千万好了。和气生财嘛!”

 

  王太太一听那更是一张富态的脸都笑成了花儿,“好好好,我现在马上让秘书给你转账。”

 

  说完,她就对身后的一个年轻女子低语吩咐了几句。

 

  接着又有几个年轻男人走过来开始搬运阮苏开出来的这些玉石原料。

 

  阮苏留下来的那块冰种翡翠,她还想自己亲手雕刻,所以就没有放手卖。

 

  在问了她的账号以后,很快她就收到了四千五百万。

 

  王太太果然有眼力架,多转了五百万。

 

  阮苏挑了挑眉,“王太太,你这……多给了五百万?”

 

  王太太笑得十分爽朗,“你给我便宜了一千万,我再还回去五百万,我们两个不是扯平了?刚刚好。”

 

  这王太太果然是会做生意,阮苏也笑起来,“那不如这

 

  样。既然咱们有缘,干脆我作东请你和王部长吃晚餐?”

 

  在赌石会场里面耗了一天的时间,看了看时间点,也差不多到了吃晚餐的时间。

 

  毕竟人家多给了五百万,她如果闷声不吭显得太稀罕钱,把钱财看得太重。

 

  “好啊!我们现在就走吧,坐我的车子吧。”王太太说着就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于是几人一起朝着外面走去。

 

  王太太的车子就停在外面的停车场,那是一辆价值千万的加长版劳斯莱斯。

 

  看来王太太家底真的很殷实。

 

  毕竟王部长手握重权,王太太家里如果没有钱财支持他的话,怕是会行走得很困难。

 

  王太太亲自打开车子的后门,阮苏扶着她的手先上车,然后又亲自将王太太给拉到车上,“王太太,你这是做什么?可折煞我了,我可是小辈呢!按年纪,我应该叫你一声姐姐呢!”

 

  王太太哈哈一笑,“哎呀,什么姐姐啊,我都四五十岁了,明明是个老阿姨。”

 

  “真的吗?完全看不出来,就好像是三十多岁的美丽少妇一般。”阮苏小嘴儿极甜,跟涂了蜜一样。

 

  她虽然和王部长不熟悉,但是她看得出来薄行止有意要和王部长攀交,既然如此,她肯定不定拖后腿很啦跨。

 

  等到大家都上车以后,劳斯莱斯直接发动。

 

  王太太开始给王总长打电话告诉他要一起吃饭的事情。

 

  挂了电话以后以后,她才一拍大腿,“哎呀,我忘记告诉老

 

  王去哪里吃饭了!”

 

  阮苏笑了笑,“那肯定得是M国最高级的餐厅啊!”

 

  M国最顶级的餐厅叫“云上”,有一座空中花园,环境非常优美,是很多上级社会富豪大佬们最爱去的地方。

 

  他们到达云上餐厅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

 

  王部长也刚刚下车,一转头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子开过来。

 

  他停住脚步站在原地等候,车子停稳,阮苏几人就下了车。

 

  王太太朝着王部长走过去,“老王啊,我跟你说,我今天买了好东西。”

 

  她开始跟王部长说她怎么买阮苏的玉石原料,又怎么看到阮苏在那里赌石超帅,超爆!

 

  王部长宠溺的看着她喋喋不休的小嘴,一直等到她不说完了。

 

  他这才开口有点不好意思的对薄行止说,“薄少,薄太太,我爱人话多,让你们见笑了。”

 

  看得出来夫妻的感情非常恩爱。

 

  “对了,薄太太,你怎么会那么清楚里面都能开出来玉呢?”王太太好奇极了。

 

  阮苏一愣,没想到她会问得这么直接,她随即就笑了,“我是文老的徒弟啊,别说是我,就是我哥商凌霄过来选原石的话,估计也能全部都开出玉来。”

 

  听到商凌霄的名字,王部长的脸色微变,他飞快的看了一眼薄行止,发现男人面色如常以后,他这才恢复神情。

 

  阮苏觉得有点奇怪。

 

  正纳闷的时候,就看到云上餐厅一楼大厅里面矗立着一个修长的熟悉身影,不是商

 

  凌霄是谁?

 

  商凌霄很显然也看到了他们一行人。

 

  他朝着阮苏温和一笑,“小苏,过来吃饭吗?”

 

  阮苏点了点头,“哥。”

 

  “弟弟。”商凌霄跟阮苏打了招呼以后,这才看向了薄行止,“不如我们一起用餐?刚好大家都认识。”

 

  弟弟?

 

  阮苏狐疑的看着两人之间那诡异奇怪的气氛。

 

  这是什么古怪的称呼?

 

  薄行止神色冷淡,“不好意思,我们夫妻跟王部长夫妻一起用餐,不喜欢外人在场。”

 

  “怎么是外人呢?我可是你的亲哥哥。”商凌霄说得十分亲切,他看了看阮苏那奇怪的表情就说,“小苏还不知道吧?弟弟,你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瞒着小苏呢?”

 

  阮苏一愣,“哥……你们在说什么?”

 

  难道商凌霄和薄行止是兄弟?

 

  这也太可笑了吧!

 

  她从来没有将两人的关系往这方面想过!

 

  商凌霄笑得依旧很温和,“是的啊,我刚刚被父亲找回来,我知道的时候也吓了一大跳呢!我和弟弟一个被薄家收养,一个被商家收养。幸好啊!都是大家族,如果是平民家庭的话,怕是我们俩也没有今天的能力。”

 

  这话讲得非常白莲花,听得王部长差点没有吐出来。

 

  薄行止也是一言难尽的神情看着他,商凌霄总是刷新他的下限和认知。

 

  还是王太太有点受不了,“商少,我们先进去了,我这会儿非常的饿。”

 

  阮苏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这关系……

 

  太奇怪太诡异了吧!

 

  并且,她总觉得薄行止非常讨厌商凌霄,可是商凌霄又对她极好……

 

  乱!

 

  四人一起到了包厢以后,很快就落座开始点餐。

 

  只是刚落座,就有服务员走过来热情的说,“这是商少总给你们的红酒,请你们慢用。”

 

  他将红酒放到桌子上打开,又拿了菜单过来,“各位请看一下菜单,我们这里的特色菜都在上面。”

 

  薄行止脸色微沉,这个无处不在的商凌霄真是令人厌恶。

 

  王部长胸口有点堵得慌,但是他还是对薄行止说,“薄少,看你想要吃什么?”

 

  薄行止则看向了阮苏,“小苏,你想点什么?”

 

  阮苏扫了一眼菜单,然后点了几个招牌菜,又问王太太,王太太是这里的熟客,那自然是点菜有一手。

 

  几人都点好以后,菜色就陆陆续续的被端上来。

 

  王太太狐疑的说,“往常我过来,可上菜没有这么快的咧!今天怎么这么快啊?”

 

  那服务员笑眯眯的说,“太太,你多虑了吧?我们上菜的速度一直都是这样的啊!”

 

  “真是奇了怪了,我记得以前真没有这么快。”王太太还是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王部长却看了一眼阮苏和薄行止,“今天听说商少入驻了勤政办。”

 

  “是。”薄行止点了点头,“我觉得他的能力应该不会只止步于勤政办。”

 

  他讲得委婉了几分,他原本想说商凌霄野心勃勃……

 

  阮苏不是傻子,她立刻就想到了

 

  古代时候的什么九龙夺嫡之类的故事。

 

  这是……商凌霄也参与到了总统之位的竟争之中?

 

  他早上打电话说他有事不能来文博会,是因为他去了总统那里工作?

 

  阮苏脑海里面的思绪瞬间千回百转,如果商凌霄和薄行止龙虎相争,她自然不用想也是站在薄行止这一边。

 

  如果是公平竟争还好……如果是非公平竞争呢?

 

  以商凌霄的手段,不知道他会不会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阮苏的警惕心顿时提了起来。

 

  而此时的另外一间包厢里面,商凌霄神色冰冷的坐在主位上,他的身边是几位中年男人,中年男人谄媚又讨好的看着他,“商少,你现在终于被放到了明面上……以后你是总统的大儿子……”

 

  “那又如何?”商凌霄晃了晃杯中的红酒,眯了眯眼睛,“不过就是个儿子罢了,人家薄行止才是嫡子。”

 

  “嫡子又怎么样?这位置不还是谁有能力谁坐!谁没能力谁下台!”离商凌霄最近的一个中年男人笑得不怀好意,“我瞧着他就不行,没有商少你能力卓绝。我看总统也器重您呢!”

 

  “他和王部长走得近,单 一个王部长就抵得上你们这一群人。”商凌霄烦躁的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你说说你们,干什么吃的?我布局这么多年,你们却依旧止步不前。”

 

  中年男人神情顿时一僵,声音也变得有点小,“商少你息怒,假以时日,我

 

  们一定把老王的位置给干下来。你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