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古代荡女丫鬟高H辣文纯肉 医院美妇娇喘

2021-11-01 10:20:36情感专区
慕容萱难受地点点头,“好。”

  “他们婚礼定在什么时候?”

  “就下周六。”

  “到时候你帮我带一份礼物过去吧。”

 

慕容萱难受地点点头,“好。”

  “他们婚礼定在什么时候?”

  “就下周六。”

  “到时候你帮我带一份礼物过去吧。”

  “嗯。”慕容萱再次点头,道:“吃饭去吧。”

  饭局上,两家人其乐融融。

  顾逸道:“唐总,金林的5%的散股,我希望你能半个月内帮我收齐。资金方面,你可以直接跟阿K对接。”

  “好,没问题。”唐轩承诺。

  慕容萱担忧道:“一定要这半个月么?我怕这会太显眼了。”

  “慕容小姐有顾虑?”

  “不是……主要子锦马上就要结婚了……”

  苏小小(林晓)立即明白过来,一旦被对方警觉,那么慕容萱连去参加婚礼的资格都没有了。

  苏小小(林晓)提议道:“不然,我们先不行动,先让子锦结婚了再说。”

  唐轩没有表态,等着顾逸开口。

  顾逸如实道:“金林圆梦的项目一旦完成,我相信所有的股东都会站在金圣宇这边,你就彻底没有翻盘的机会了。据我所知,金圣宇的计划是年前完成。”

  苏小小(林晓)瞬间陷入沉默。

  慕容萱抿了抿唇,道:“顾逸,那就还是按照你的计划吧,我和唐轩一定支持你们。”

  顾逸点头致谢,然后又跟唐轩说:“然后你们还需要做一件事,就是抛出南沙头的那块地做融资,以合作的方式招揽投资商。”

  唐轩问:“你想放烟雾弹?”

  顾逸道:“虽然不一定能瞒过金石他们。”

  唐轩点头,“是啊,如果目的是对抗南宫家,打响的第一枪绝对不会是财大势大的金林集团。”

  “但这已经是上上之策。”

  慕容萱道:“其实只要我们有所行动,指向性就非常明确,放烟雾弹意义不大。”

  “如果你们招揽的第一个投资商是我呢?”

  三人齐刷刷看向顾逸。

  苏小小(林晓)道:“你不是答应我,不会把顾家牵扯进来?”

  慕容萱看苏小小(林晓)一眼,附和说:“是啊,顾逸你已经帮我们够多了,而我们是心甘情愿帮小小的,你真的不必如此。”

  顾逸解释:“我个人投资,与顾氏无关。我确实看好他们的商业模式。”

  “哦。”苏小小(林晓)不想争辩,反正她欠他的,已经还不清了,她微笑面向各位,“那就祝大家生意兴隆了,我们碰个杯吧!”

  饭局上又恢复了欢乐的景象。

  回到住房,顾逸便跟苏小小(林晓)道:“我有事,现在得走,估计要3天后回来。”

  “怎么了?”苏小小(林晓)担心的问。

  “不是大事。”顾逸嘱咐:“我不在这几天,你和暖暖尽量不要离开慕容府。”

  苏小小(林晓)愣了下,然后点头:“好。”

  顾逸离开没多久,慕容萱和唐轩也收拾好去了潘子锦的求婚现场,独留苏小小(林晓)和林暖在家。

  苏小小(林晓)则一边指导林暖学画画,一边刷手机看新闻。

  韩俊恩韩国飞A市的热搜又上了榜首,依然是一大批粉丝接机,苏小小(林晓)突然在想,如果他知道了自己退赛的消息,会是什么反应?

  手机突然弹出一条消息,是来自南宫誉的微信消息。

  第一句是:在么?

  第二句是:今晚子锦跟文希求婚,你应该会想看到吧?

  苏小小(林晓)内心五味陈杂,不知道是否该回复,又如何回复,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她还是准备一字不发。

  可忽然又弹出了一个小视频,看封面,是一群人围观什么似的。

  苏小小(林晓)便点击了视频。

  视频里的潘子锦一身浅灰色的西装,卓文希则是一身纯白的高定裙装,两人面对面站着,无论身高、颜值都非常搭配。

  潘子锦说话的声音伴着杂音,但是苏小小(林晓)还是听得一清二楚,“文希,我们交往之前,我就一直欺负你,交往之后,我又一直让你受委屈,我知道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男朋友,所以很感谢你这些年对我的包容,但是今天,我在这里当着我所有亲人朋友的面向你承诺:未来我一定会好好疼惜你、珍视你,一定会做一个优秀的丈夫,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么?”

  然后是大家的掌声。

  小视频也到此结束。

  苏小小(林晓)看着看着就哭了。

  “妈咪,你在看什么?怎么看哭了?”林暖把小脑袋探过来。

  苏小小(林晓)解释说:“是子锦叔叔的求婚视频,妈咪感动哭了。你要看吗?”

  “要看要看。”

  苏小小(林晓)把手机给到女儿手里,“你看吧,妈咪去倒杯水。”

  林暖正在看小视频的时候,屏幕突然被切换成了南宫誉的微信视频通话,林暖毫不犹豫就把视频接通了。

  “南宫叔叔。”林暖开心的叫喊。

  “暖暖?”南宫誉微微疑惑,“你妈咪呢?”

  这头本来正要返回座位的苏小小(林晓)一听到南宫誉都声音,便脚步停留在了原地。

  然后,她清晰的听到南宫誉和林暖的对话内容。

  “妈咪刚刚去倒水了。”

  “那暖暖现在在干嘛?”

  “我刚刚在看子锦叔叔的求婚视频。”

  “妈咪看过了吗?”

  “看过了,她都看哭了。”

  南宫誉面色一沉,吩咐林暖道:“暖暖一定要乖,要听妈咪的话哦。”

  “嗯,南宫叔叔,暖暖可乖了。”

  “嗯,叔叔相信暖暖是个乖孩子。”

  林暖突然撒娇道:“南宫叔叔,爸比又出差了,你可不可以来陪我和妈咪?”

  苏小小(林晓)生怕林暖跟南宫誉说太多,坏了事,连忙赶了过来。

  “你爸比去哪了?”

  “爸比他说……”

  苏小小(林晓)一把抢过林暖手中的手机,然后跟南宫誉解释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暖暖会播视频通话给你……”

  南宫誉打断说:“是我播过去的。”

  苏小小(林晓)脸色尴尬了下,“哦……你有事么?”

  “没事。”

  “没什么事的话,那我挂了……”苏小小(林晓)害怕面对南宫誉,每次看到他,她就心虚得要命。

  南宫誉急切拦住她,“你等一下。”

  苏小小(林晓)正欲按键的手收了回来。

  “我想让你感受一下现场的氛围。”不等苏小小(林晓)回绝,南宫誉便直接转换了摄像头。

  视频里,苏小小(林晓)看到了很多熟悉的人,基本上跟潘子锦认识的人都到齐了,就差她和江寒。

  大家陆陆续续走向潘子锦和卓文希,似乎是准备开始来个大合照。

  突然听到顾辰喊南宫誉说:“誉哥,你干嘛呢?你赶紧过来!”

  随即手机又切换回了南宫誉本人,他一本正经的问她:“子锦的婚礼,你会来吧?”

  苏小小(林晓)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南宫誉却说:“我就当你答应了。”然后解释了一句说:“顾辰喊我,我先挂了。”

  微信视频挂断,苏小小(林晓)却盯着手机,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南宫誉的对她的态度太反常了,好像从那天晚上以后,只剩下温柔。

  “妈咪,南宫叔叔挂断了么?”林暖抱怨说:“我都还没跟他说再见呢!”

  “南宫叔叔有事忙去了。”苏小小(林晓)解释

  “那他会来找我们么?”林暖一脸期待的表情,“我都想他了。”

  苏小小(林晓)内疚的心只能藏起来,然后转移林暖的关注点,“让妈咪看看,你画的怎么样了。”

  “哦,我把房子都画好了。”

  两母女就这样,又投入了作画中。

  ……

  潘子锦的求婚现场,拍完大合照之后,大家陆续散去。

  顾辰眼看慕容萱他们跟潘子锦道别后离开,早没有了玩笑潘子锦的心情,他也匆忙地跟潘子锦解释道:“子锦文希,祝福你们!我医院还有事,我就先撤了。”

  潘子锦早就注意到顾辰的目光转移,便也没有挽留他,只道:“好,路上注意安全。”

  顾辰追出来,第一时间喊住慕容萱,“萱萱,我有件事想问你。”

  “什么事?”

  “我想单独跟你聊。”

  慕容萱和唐轩对视一眼,慕容萱跟唐轩说,“那你跟念念去车里等我吧。”

  “好。”

  两人来到一侧,顾辰开门见山,“萱萱,你是不是知道关于我哥他们什么隐情?”

  慕容萱一副迷糊的样子,道:“顾辰,我不大明白你的意思。”

  顾辰皱眉,“不然,他们为何偏要你那里住?”

  “这事你怎么不去问你哥?”

  “我哥什么都不肯告诉我,只是让我别插手。”

  “那你听他的话就好了。”

  “可是我……”顾辰欲言又止,不解道:“难道你们还真的准备跟我哥联合起来,对抗南宫家族吗?”

  慕容萱吸了一口气,道:“顾辰,你这个问题,我真没有办法回答你。”

  顾辰几分心疼的表情显露,道:“萱萱,如果江寒哥还在世,他一定不会想要看到现在的局面。”

  慕容萱的心仿佛被狠狠的戳了一下,她咬了咬唇,跟顾辰认真道:“是啊,如果江寒还在,他一定不会让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局面……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萱萱……”顾辰有些懊悔,可是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阻止这一切,只能看着慕容萱离开。

 文学

慕容萱回到家去看望苏小小(林晓)时,她正在给睡下的林暖盖被子。

  “睡着了?”慕容萱停在门口轻声道。

  “你这么早就回来了?”苏小小(林晓)

  说着,一边走出来。

  “嗯。”

  苏小小(林晓)轻轻关上房门,关心问:“怎么了?有心事?”

  慕容萱如实告知:“我离开的时候,顾辰问我,是不是知道什么隐情?他还说,如果江寒还在世,他一定不会想要看到现在的局面。”

  “如果江寒哥哥还在,一定不会是现在的局面……”苏小小(林晓)伤感起来。

  慕容萱看了苏小小(林晓)一眼,道:“小小,今晚你跟我睡吧,我有个秘密想要跟你分享。”

  “好呀。”

  慕容萱一进屋,先把江寒送给苏小小(林晓)的那条项链还给了她,“小小,这个项链还给你。”

  苏小小(林晓)几分犹豫:“萱萱,你要不要留着做纪念?”

  慕容萱晃了晃自己脖颈前的项链,微笑示意道:“我已经有了,你的东西还是要物归原主。”

  “好,那我收回了。”苏小小(林晓)微笑接过,也立马把项链戴在了脖子上。

  两人洗完澡、换了衣服,躺在床上,慕容萱开始诉说心里的秘密,“你知道么?其实江寒的家人是江姨害死的!”

  “你说什么?!”苏小小(林晓)简直震惊,“江姨怎么会害死江寒哥哥的家人?”

  “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慕容萱开始回忆六年前发生的事情。

  苏小小(林晓)听完慕容萱的回答,还是无法相信,“江姨怎么可能……江寒哥哥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么?”

  慕容萱抿了抿唇,道:“其实不管江姨有没有做过这些事情都已经不重要,当年江寒决定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告诉我说,他决定为了我放弃报仇。”

  “萱萱……”苏小小(林晓)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身边的女孩。

  慕容萱十分轻松的笑了笑,搂了搂苏小小(林晓),道:“小小,你不用担心我,我很好,我今天之所以把这个事情告诉你,是因为今晚见到子锦的求婚宴会,我看到了江姨对子锦的用心,我感觉她是把子锦当亲生儿子对待的。就如当年她故意放过江寒,然后一直在暗地里帮我, 应该也是把江寒当成亲生孩子来对待吧。”

  “一定是的,江姨一直对我们几个孩子都视如己出。”

  “以前不论江姨如何帮过我,横梗在我心里的仇恨都没有放下,所以一开始你说要报仇,我私心里想要借用顾逸的力量对付南宫家,也算是同时帮江寒报灭门之仇吧,可是直到今晚顾辰来找我,跟我说出那句话……”慕容萱声音哽咽起来,“我好像突然明白了当年江寒跟我说的放下,所以啊小小,我不知道自己这样劝你对不对,可是我还是想跟你说,不凡试着相信南宫家一次,我们一起去找江姨,有我在,她一定会给你陈述的机会的,只要我们揭开金石父子的假面具,至少可以把伤害降到最低的局面。”

  苏小小(林晓)看着慕容萱那晶莹剔透的泪水,不禁陷入沉思。

  慕容萱又添了句,“小小,我只是建议你,你别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我知道,萱萱,谢谢你今晚跟我说的这些。”

  “好了,我们早点睡吧。”

  “好。”

  于是两人躺下、关灯、却都睡不着。

  苏小小(林晓)脑海中拂过无数关于和南宫誉的画面,她在心里问自己:誉哥哥,你会相信我么?你会站在我这边么?

  后来,苏小小(林晓)又回忆起跟金圣宇发生过的点点滴滴,她在心里跟自己说:圣宇,我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多希望,你是不知情的那个……

  再后来,苏小小(林晓)看着那星光点点的窗外,在心里问自己说:江寒哥哥,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要怎么做?

  回忆大抵是伤痛的,苏小小(林晓)的泪水很快就侵湿了枕头,她默默地落泪着,不敢哭出声、不敢转身,就怕吵醒身边的慕容萱。

  而这一晚的慕容萱,跟苏小小(林晓)背靠背而睡,她摸着自己戴在脖颈的戒指,跟江寒说:江寒,我准备把你放下了,我准备好好跟唐轩继续未来的生活了,你在天上,一定会祝福我的,对不对?嗯,你一定会祝福我的,不然你不会让我们儿子那么依赖唐轩的。

  ……

  翌日一早,苏小小(林晓)被铃声吵醒。

  苏小小(林晓)睁着困倦的双眼看到是韩俊恩的来电时,还是马上接了。

  “喂……”

  “呃,你不会还在睡吧?”

  苏小小(林晓)看了下手机时间,竟然已经快十点了,“怎么了?你有事么?”

  “没事不能找你?”对方传来抱怨的语气。

  “我不是那个意思。”苏小小(林晓)连忙否认,“只是……”

  “莫名其妙就退赛,你不觉得你欠我一个道歉?”韩俊恩义正言辞的语气。

  苏小小(林晓)真诚道:“我……俊恩,真的对不起……”

  “你道歉也要有点诚意,至少当面道歉吧。”

  苏小小(林晓)立马意识到他可能是受人所托,直接问:“是不是南宫誉让你来找我?”

  那头传来一声叹息,“我就知道瞒不了你,不过不是我表哥,是子锦,子锦说有重要的事情,必须当面问你。”

  “子锦?他找我干嘛?”

  “虽然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突然闹到这个地步,但是这件事关乎我姨和表哥,所以我私心里还是希望你能过来。当然,我不会强迫你。”

  苏小小(林晓)思虑片刻,回答:“好,我去。”

  唐轩和慕容萱已经去公司上班,苏小小(林晓)便让阿K载着自己来了SM。

  “潘总,林小姐到了。”潘子锦的秘书带着苏小小(林晓)入内。

  此时再见面,苏小小(林晓)发现,潘子锦的眼神不再那么充满敌意。

  看到苏小小(林晓)身后紧跟着的阿K,潘子锦商量的语气,道:“林小姐,我想跟你单独聊聊。”

  “阿K,你先出去等我吧。”

  “可是夫人……”

  “我不会有事的。”

  阿K犹豫了下,还是点头同意了,道:“我就在门口。”

  “嗯嗯。”

  见两人协商好,潘子锦跟秘书说:“张秘书,不管多急的事,不准任何人来打扰。”

  “好的,潘总。”张秘书颔首施礼后,跟阿K道:“先生,这边请。”

  大门关上,潘子锦才起身了,手里拿着一沓资料走去沙发处,礼貌道:“林小姐这边坐吧。”

  看着潘子锦手里的东西,苏小小(林晓)几分不安的坐下。

  潘子锦好似几分犹豫的样子。

  “子锦,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潘子锦抿了抿唇,“宁旭死了。我前几天找到了他的尸体。”

  苏小小心慌起来,“你告诉我这个做什么?”

  “你好像并不意外?”

  “你觉得是我让人干的?”

  “好像也不是不可能。”潘子锦陈述的语气让苏小小(林晓)寒毛直竖,“毕竟,他曾经在医院差点要了你的命,不是么?”

  “你看过监控了?”苏小小(林晓)不由自控地把一只手握成了拳头。

  潘子锦把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他继续试探她,“你为什么会认识宁旭?”

  苏小小(林晓)否认道:“宁旭不是我让人杀的。”

  “当然。”潘子锦依然看不出任何表情,“如果你想杀他,他第一次在集训场地试图绑架你的时候,你就能把借我们的手把他干掉,可是你依然选择了放过他。”

  苏小小(林晓)一脸震惊,“你都知道了?!”

  潘子锦如实道:“有些知道,有些不知道,所以我需要找你来问清楚。”

  “比如?”

  “比如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会认识宁旭?”

  苏小小(林晓)犹豫起来。

  潘子锦抛出新的提问,“又比如,安静和宁旭逃跑到国外发生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在苏小小(林晓)咬紧唇角的时候,他再次发问:“再比如,上次投资商会时,你说金叔……金石、圣宇和安静一起陷害你,你为什么偏偏咬定他们三人?”

  此话一出,偷听的那头,金石眼睛一眯。

  潘子锦暗地里调查宁旭和苏小小(林晓)的时候,金石就一直保持警惕,得知潘子锦非常急切的找苏小小(林晓),他自然需要第一时间判断两人掌握的信息,随时止损。

  “子锦,你可不可以让我考虑一会儿?”苏小小(林晓)头一次被眼前的人压迫到口干舌燥。

  潘子锦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喝点水吧。”

  苏小小(林晓)双手接过水,双手捧着喝起来。

  潘子锦没有停止他的进攻,他继续说:“其实我今天找你来,是因为查到了安静和金石貌似有一种联系,安静和金石的手下阿易出现在同一个地方的次数太多了,这不可能是巧合。之前因为太过信任金石,我总会第一时间把他排开在外考虑,但是这次文政因为不熟悉我们的关系结构,反而一眼就看出来了。”

  “所以,你觉得金石不对劲,而愿意相信我那天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