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胁迫屈辱的张开灌满肚子:我和闺蜜在公交被八人伦

2021-11-01 09:20:10情感专区
想想就好了!

  而且她没脸,等自己没钱了去求孙梓涛亦或者是那个连面都没见过一次,话都没说过一句的母亲赵艳秋,顾小妧扪心自问,自己绝对做不出来这样的事。

  但是去不上温

想想就好了!

  而且她没脸,等自己没钱了去求孙梓涛亦或者是那个连面都没见过一次,话都没说过一句的母亲赵艳秋,顾小妧扪心自问,自己绝对做不出来这样的事。

  但是去不上温泉,失望还是肯定的,眼前也没有外人,顾小妧也不用掩饰自己内心中的失落,几乎全部写在了脸上。

  韩柳真看在眼里,心疼在心里。

  “想去温泉了?”他试探着问道!

  “要你管!”顾小妧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此时她们两个还维持着顾小妧推韩柳真的状态,女生那只白嫩嫩的小手还死死的掰着韩柳真的脸颊。

  “我要是说我有办法呢?”

  “你是说你能去温泉?”顾小妧眼睛一亮,但紧接着就暗淡了下来:“算了吧,就算你能弄到票,那不还是人挤人?我是想去哪里休息,不是去训练去了!”

  “可如果我说有个没人的温泉呢?你愿意去吗?”

  “真的?”女生的眼里重新燃起了希望。

  这个时候还有没人的,那绝对是块风水宝地啊!

  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跟韩柳真问道:“快说,在那里!”

  “你让我说倒是行,但是...”韩柳真指了指自己被掐的发白的脸蛋,接着说道:“你能不能先把我放开,好疼的说!”

  顾小妧这才意识到了两个人此时的状态,讪讪的收回了手。

  “不好意思啊!我忘记了!”

  有求于韩柳真,顾小妧不得不放低姿态,连平时不愿认的错都难得认了一回。

  没办法,谁让这回韩柳真捏着她的命门呢!

  韩柳真嘿嘿一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就算他有预料,但也万万没想到顾小妧想去温泉竟然想去到了这个程度,这简直就是让她干啥都行啊!

  头一次在拌嘴上站到上风,韩柳真不免有些得意,他装作耳背的样子,跟顾小妧说道:“你刚刚那句话我没听清,要不你再说一遍?”

  顾小妧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一股火气顿时从心底里蹿出,但是到了嗓子眼,又生生让她给憋了回去!

  为了去温泉,我忍!

  顾小妧强颜欢笑:“我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啊?什么?”

  韩柳真还在装,他有些蹬鼻子上脸了,这回顾小妧无论如何都再忍受不住了!

  奶奶的,两天不发威,你小子还敢骑到我头上了,给你点甜头尝尝就得了,怎么还蹬鼻子上脸呢!

  顾小妧怒极反笑,两眼完成了月牙,竟然主动靠近韩柳真。

  “柳真哥哥!”这一声叫的令人酥麻,当事人韩柳真听见,直觉得骨头都给泡进了蜂蜜里。

  韩柳真下意识贱兮兮的回道:“诶,小妧妹妹!”

  顾小妧心里面妈卖批,合着这句你可没耳背呢!

  不过她表面上还装作微笑的样子:“我说~你她喵的事耳朵里生了痔疮了吗?连人话都听不清楚,还在那跟我装!我说我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的,这回你听到了吗?满意了吗?”

  除了前两个字,她后面几乎都是用吼出来的,吼声之大,连房屋都好像震了三震,连外面的保安都忍不出顺着窗户多瞅了急眼。

  妈妈呀,老板发威了,好可怕!

  身在暴风中心的韩柳真就更别提了,刚刚顾小妧嗲声嗲气的靠近他,目的就是凑近他的耳朵,现在一连串闷雷似的声音在耳边炸起,才听到一半,韩柳真就觉得大脑一阵轰鸣!

  这回他是真没听到后半句话,顾小妧声音落下,留下的只有嘈杂的耳鸣声。

  韩柳真看着顾小妧的眼神变了,他好像是一个受了欺负的孩子,蹲在那里可怜兮兮的,不敢起来。

  但是顾小妧再也不想怜惜他了:“你要是能找到温泉就找,找不到就滚蛋,别在这里爱老娘的眼,你听到没有?”

  韩柳真很想说你刚刚吼得太厉害,我耳朵暂时失聪了,没太听到,但看着顾小妧怒气冲冲的样子,他没敢触霉头,好在他凭着嘴型跟听到以一知半解也能猜到顾小妧在跟自己说什么,于是就赶紧点了点头,灰溜溜的躲到别处打电话去了!

  “气死我了!”

  顾小妧盯着韩柳真消失的拐角,好半晌才缓过劲来,这小子最近真是越来越蹬鼻子上脸了,她还真得找机会敲打他一下。

  可是...刚刚那声吼,应该也挺严重吧,他没什么事吧,要不就这么算了?

  顾小妧心中竟然莫名其妙的升起一阵怜惜,一种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

  韩柳真要是真的以为她受伤了,她会伤心自责!

  什么鬼!

  下一刻,顾小妧用力的摇头晃脑,强行驱散了脑海中这个不靠谱的想法。

  瞎想什么呢!

  另一边韩柳真竟然也在跟顾小妧做着同样的动作,摇头晃脑。

  不过跟前者不一样的是,他是为了把耳鸣声从脑袋里驱逐出去,好跟别人通话。

  韩柳真拨通了一个号码:“喂,关键吗?”

  对面正是那个在天宫俱乐部里,与韩柳真和张艺璇一起密谋的男人,关键!

  “韩柳真啊,你可是好久没跟我们联系了,艺璇姐还以为你小子忘恩负义了呢!”

  自从韩柳真选择相信顾小妧之后,跟张艺璇的意见就出现了分歧,韩柳真决定用自己的办法去扳倒徐江海,同时守护住顾小妧,这点张艺璇一直不敢苟同,于是两人间逐渐交流就少了,甚至张艺璇一度以为韩柳真要叛变了!

  要不是关键从中周旋,恐怕这两人早就内部瓦解了!

  韩柳真长叹口气:“关键哥,你也不是不知道艺璇姐的脾气,不听她的就是背叛,她说什么都是对的,可是她就没有错的时候吗?如果她这么完美的话,那当时怎么会发生跟徐江海的事情,最后还导致自己的孩子被害!”

  “我相信小妧是清白的,所以要是艺璇姐只要能同意这点,我都很乐意接着跟她合作,毕竟我们两人少了谁都势单力薄,只要在一起才有机会!”

  “道理谁都懂,但你不能跟艺璇这么说啊!”关键在电话那边也是长叹:“现在海星出事了,这是多好的机会啊,你们就应该摒弃前嫌,先一致对外才对嘛,可是艺璇她太固执了,哎,错失了大好的机会啊!”

  关键顿了顿,接着跟韩柳真说道:“不过你让顾小妧帮筱绵做账的事情,我已经跟艺璇说了,希望她能因此作出改变吧!”

  韩柳真点了点头,现下也只能如此了,做假账是一步棋,而且是需要张艺璇配合的一步棋,同时也是向张艺璇证明顾小妧清白的做法,如果张艺璇能不在疑神疑鬼,相信他们的话,那计划就能进一步往下进行,最后撬动韩柳真这座大山。

  然而,韩柳真不知道,最近孙雨晴在忙些什么!

  “好了,不说这些了!”韩柳真整理了下思绪,他今天不是打电话跟关键来讲这些事情的:“听说你新开了家温泉度假村,怎么样,现在营业没?”

  “还没,还在最后的调整阶段!”关键回答道:“不过人都顾好了,现在是万事俱备,我还想着哪天来找你们体验一把,如果可以的话就择吉日开业了!”

  “那就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怎么样,我带着顾小妧她们来!”韩柳真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那当然好啊!我求之不得!”

  关键一听简直是大喜,他没有张艺璇那么跟顾小妧过不去,而且辞了经纪人的工作之后,他也一直无所事事,直到最近才开了这么个店,想要好好经营下去。

  如果能有韩柳真跟顾小妧过来体验的话,这无非就是最好的宣传,而且还是免费的那种,关键自然一百个愿意!

  “那就今天吧!”

  关键跟韩柳真又聊了几句,两人敲定了时间,准备结束这次通话。

  这时候,小佳禾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韩哥哥!”小家伙那这个玩具,看韩柳真偷偷摸摸的躲在这里打电话,大眼睛滴溜溜的乱转:“你背着小妧姐姐做什么坏事呢?”

  “我...啊...没有...”韩柳真被一个小家伙给问的语无伦次,他倒不是真的鬼鬼祟祟,但是一唠到张艺璇,他不知怎的就变成这个模样了!

  “怎么,那边有孩子?”关键在电话另一旁讶异,这声音好稚嫩,好像是...

  “嗯,是有个小孩!”韩柳真回答:“反正就这个样子,我们晚上就到哈,你等着吧!”

  说完,韩柳真就挂掉了电话!

  “哼,哥哥背着姐姐做坏事,我要告诉姐姐去!”小佳禾气鼓鼓的等着韩柳真,在她眼里,没人能欺负小妧姐姐。

  就算是哥哥要欺负,她也要站在前面保护好姐姐!

  韩柳真失笑,蹲下来掐着佳禾的小脸蛋:“小佳禾,哥哥不是干坏事,哥哥是想要给姐姐一个惊喜,才会偷偷摸摸的。佳禾,你听过温泉吗?”

 文学

 “佳禾,你知道温泉是什么吗?”

  “温泉?”佳禾若有所思的挠了挠她那小巧的小脑袋瓜:“我听人说过,是地球叔叔烧的开水吧!”

  “哈哈!”

  韩柳真哑然失笑,这小家伙实在是太有趣了!

  温泉是地球烧的开水,真不知道是那个人这么唬弄的小家伙,不过,好像还有那么几分道理。

  佳禾看到韩柳真这样,小脸鼓成了一只金鱼,气哼哼的瞅着对方。

  有什么好笑的,难道我说错了吗?

  韩柳真看她这样,笑容更加收不住了,没办法,小女孩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让他心中撸娃的心思大起。

  他只能尽量不去看佳禾,伸手揉了揉小女孩顺滑的秀发,说道:“你说的没错,哥哥是笑你可爱,喜欢你才这样的。但是佳禾啊,温泉这东西虽然是开水,可是却不能喝啊!”

  听到韩柳真的辩解,小佳禾原本严肃的小脸这才缓和了几分,她有些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不能喝啊?”

  “这个嘛...就有点难解释了...”韩柳真遇到求知欲如此强盛的小女孩,脸上也是有些发苦,他也没啥问话,就算有,以小女孩现在的年纪也根本听不懂!

  “总之,你现在只要知道,温泉是用来洗澡的,比喝起来对人体的好处要多上很多,明白了吗?”

  韩柳真清了清嗓子,故作深沉的跟佳禾说道:“你小妧姐姐最近身体不太好,需要泡一泡这东西才能得到缓解,但她又找不到地方,所以我就想给她个惊喜,这才偷偷找了一家有温泉的度假村,你可别给我说漏嘴喽!”

  他告诫着佳禾,但是温泉的事情顾小妧根本就知道,韩柳真只是怕小女孩听到了他跟关键所有的谈话,然后跑去跟顾小妧学舌,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但是佳禾却信以为真了!

  小女孩郑重的点了点头:“明白了,小妧姐姐身体不好,需要用温泉治疗,所以温泉不能喝,要留给姐姐泡澡!”

  韩柳真:“...”

  怎么感觉那里还是怪怪的,不够也罢,只要她能答应自己不跟顾小妧多嘴,一个小孩,爱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吧!

  韩柳真心中这般作想,带着佳禾回到了客厅当中。

  “小妧姐姐!”

  佳禾一看到顾小妧坐在那里,立马就张开小手,蹬蹬蹬的一路小跑过去,一猛子就扎进了顾小妧的怀里。

  她对顾小妧的依赖简直是无处不在,尽管两人就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可对佳禾来说,就好像分别了好长时间一样,说不出的思念。

  顾小妧摸着佳禾的脑袋,也是十分宠溺。

  要是自己以后的女儿跟佳禾一样惹人怜惜就好了!顾小妧心想,但也仅限是想想得了,先不说自己想不想结婚,就连另一半说不定还在哪个婆婆的肚子里呢,扯什么有的没的。

  再说,就她这性格,生出来的女儿是什么样子,也是可想而知,不把天掀翻了就算是谢天谢地了,指望她跟佳禾一样乖巧懂事,下辈子吧!

  “小妧姐姐!”小佳禾从顾小妧的怀中探出小脑袋瓜,神神秘秘的跟她说道:“我告诉你个秘密哦,是韩哥哥的秘密,他让我保密,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啊!”

  “哦?什么秘密啊!”顾小妧瞥了眼韩柳真,后者当然也听到了。韩柳真现在是说不出的紧张,但又根本没办法制止这件事的发生。

  他只能在心里面一顿埋怨,佳禾这臭丫头,说了保密保密,结果就是这么保密的?

  “韩哥哥跟我说,小妧姐姐你现在身体不好,需要去温泉治病,所以他联系了一个度假村要给你送进去,不过我答应了他保密,但我跟跟小妧姐姐不是外人,我们之间没有秘密,所以就跟你说了哦!”

  好一个不是外人,好一个没有秘密!

  韩柳真无语,看来以后什么都不能跟这小家伙说,不过令他欣慰的是,小家伙不知道是没听到他跟关键的谈话,还是在她心底这事情远没有秘密这么重要,没跟顾小妧说。

  不幸中的万幸。

  但是,佳禾虽然将韩柳真找度假村的事情说的一五一十,但话语间加入了自己的理解,并不是韩柳真的原话。

  这就导致了顾小妧的误会,尤其是佳禾说道送进去治治病那段,她整个眉头气的都拧成了一道弯。

  “你才有病!”顾小妧冲着韩柳真怒吼,要不是看着佳禾在,怕给小孩子带来不好的榜样,恐怕她早就对后者拳脚相加了。

  “韩柳真,我看你病得也不轻啊!要不要我给你送进公司治一治病啊!”

  一提到公司,韩柳真身上不由自足的一哆嗦,他知道顾小妧嘴里的公司大抵就是她开的那家保镖公司,天知道他这副小身板,要是进了那里,最后还能不能完好无损的出来。

  “你别听孩子瞎说,我什么时候说你有病了,我哪敢啊!”韩柳真连声狡辩,他可不想因为这个事情跟顾小妧一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但顾小妧对韩柳真根本就没半点信任可言:“难道小孩子还会撒谎吗?佳禾,你告诉姐姐,你是个诚实的孩子对不对?”

  “嗯!”小佳禾重重的点了点头:“佳禾没有撒谎,是韩哥哥自己说的,他还说温泉那东西泡着比喝着管用!”

  “这...”韩柳真哑口无言,他能说顾小妧你小孩子的话能别全信嘛,她们可是有自己的理解的啊!

  这下子自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还好佳禾是个内心善良的小孩,看到顾小妧跟韩柳真这样,她跟顾小妧说道:“姐姐,你也不要跟哥哥生气,他也是为了你着想啊,你们两个可要好好的,不要有什么矛盾,佳禾还等着你们给我生小弟弟呢!”

  两人:“......”

  气氛瞬间就凝固在了那里,空气中弥漫着异样的尴尬。

  不得不说,小佳禾这话杀伤力十分严重,直接将脸皮厚到赛城墙的韩柳真老脸都羞的通红,更不用说顾小妧这边来,脑中简直是一团凌乱。

  小佳禾也感受到了不对,大眼睛瞅瞅顾小妧,又看看韩柳真,眼中充满了不解。

  咦?我是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哥哥姐姐都不说话了?

  “咳咳...”好久之后,韩柳真才一声干咳:“佳禾啊,你还小,不懂这些事情,就不要为哥哥姐姐操心了!”

  虽然小佳禾这一句不失为一次助攻,但韩柳真还是觉得助的有点猛了,他没敢上佳禾的车,怕这样下去非要出车祸不可。

  可小佳禾想的明星跟他们不一样,她眼中有些焦急:“那怎么成,要是哥哥姐姐不给我生小弟弟的话,再过几年佳禾就老了,到时候怎么跟弟弟结婚啊!”

  啥玩意?

  顾小妧此时才刚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就直接又被小女孩给雷到了!

  敢情是在这里等着我呢啊,还要嫁给自己的儿子?顾小妧真的有被惊到,她可是一心一意的把佳禾当做小妹妹的,结果后者一直想要当自己的...儿媳妇!

  看着佳禾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似乎对未来的生活很憧憬,顾小妧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这各种缘由了!

  算了,还是等她大点再跟她说吧!

  ......

  “什么?佳禾丢了?你们干什么吃的!”

  神经科的主任低着头站在医务室里,对面的是一身风尘仆仆赶来的筱绵。

  本来她还在跟蓝樱谈怎么收购传奇俱乐部的事情,结果医院那边一通电话,告诉她佳禾丢了,她就赶紧赶来了。

  她现在简直是怒不可遏,听这主任说,佳禾从神经科突然消失,已经有一段时日了,医院上下都找遍了,也没看到她一个人影!

  “那你们为何不早告诉我,非要到这时候才说!”筱绵气急:“如果当时马上通知我的话,就算是天王老子救得她我都能让她留下,可现在呢?说不定人家都离开首都了,你让我上哪里去找!”

  主任沉默不语,他哪敢告诉筱绵佳禾丢了啊,再说一个小孩能跑到哪去,可是他发动了整个医院的关系去查,偏偏到头来连一个头发丝都没找到,眼看着是在瞒不下去了,他才联系的筱绵。

  看着对方生气的样子,主任心里面也是一阵怀疑。几年前,筱绵将佳禾带过来时,他就知道这小女孩根本就没有任何心理上的疾病,但筱绵却坚持让她住在这里,好像把他的神经科当成了囚禁小女孩的监牢。

  但是没办法,他有把柄在筱绵那里,不得不昧着良心帮助她。

  现在看来,这个小女孩真的是对她很重要,要不然她也不能直接在这里发狂。

  佳禾对筱绵来说当然重要,因为佳禾是张艺璇的孩子,也是她用来制约徐江海的一手后招。

  可别以为她跟徐江海的关系有多牢固,这些年筱绵家中失势,徐江海又步步高升,隐隐间早就有不把她放在眼里的迹象了。

  而这时候出了张艺璇的事情,筱绵因此把佳禾据为己有,又让女孩假死,背地里给送到了这个地方圈着,目的就是为了一天徐江海跟自己翻脸的话,她好能拿出证据让他身败名裂!